Blog

士兵調整下情緒,不過身子仍在顫抖,勉強把話完整說出來:「將軍,剛才古將軍前往了神紋傳送陣!」

這才對嘛!

這話說出來就清楚了。

武戰淡淡的道:「那個古將軍啊?」

士兵深呼一口氣,道:「赤血軍的將軍,古木!」

「啥?」

武戰聞言,差點沒站穩一頭栽在地上。

他努力穩住身形,瞪著眼睛道:「你說你看到了古木!?」

士兵見得武戰站穩身子,佩服不已。

將軍不愧是將軍,定力就是高,自己剛才看到古木,直接當場栽倒,小心臟差點沒跳出來啊。

士兵抹掉額頭的冷汗,道:「是的,將軍!」

「靠,你當老子是白痴嗎!」

武戰破口大罵,道。

古木的隕落是鴻天君傳達給軍區元首,早已成事實,如今已快過了二十年,自己手下說看到古木,這不是扯淡嗎!

士兵很委屈,他的確親眼看到了古木。

而就在此時。

更多的武者慌慌張張來到庭院,開口第一句話便是:「將軍,屬下剛才看到了古將軍!」

眨眼功夫,庭院內來了至少幾十名神色駭然的士兵,無一例外,他們全是負責鎮守神紋傳送陣的士兵!

武戰起初根本不信,但看到這麼多手下來報,頓時就信了,畢竟不認為,這群手下吃飽沒事幹,來調侃自己這個將軍。

「難道那傢伙沒死?天君大人弄錯了?」

武戰雖然怕死,但腦子很好使,頓時猜到了重點,於是急忙施展身法向著神紋傳送陣行飛去。不過當他來到這裡,古木早已進入其中,傳送到鴻鈞天的極南軍區了。 「爸爸?」

他聲音很輕,語氣也十分的慢,帶著某種不確定性的叫出這一聲爸爸。

龍血聖尊 慕靖南眸底冰霜盡斂,輕輕頷首,應了一聲,「去洗手,馬上就吃飯了。」

慕言禮和安璇被傭人帶下去洗手。

司徒雲舒站起身,面無表情的看著他,慕靖南薄唇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弧度,「怎麼,如今連掩飾也不願意掩飾一下了?」

這幅表情看著他,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她的仇人。

「你明白就好。」

明白。

呵,他就是太明白了,所以才會傷心。

如果少一些清醒,失幾分理智,或許會好很多。

或許,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揪心的疼痛。

上前一步,緊緊攥住她的手腕,司徒雲舒躲閃不及,被他扣住手腕,那力道,彷彿下一秒就會失控捏碎她的手骨。

眉頭狠狠一皺,她慍怒,「你放手。」

「雲舒,你到底有心么?」

為什麼,對一個江南就那麼重情,對他卻偏偏狠心。

他的傷心,他的難過,她當真就一點都看不到么?

他以為的互有好感,到現在,成了他一個人的笑話。

他一直在演一出獨角戲,成為了所有人的笑話。

司徒雲舒渾身微僵,猛然掙脫開他的手,拉開了彼此之間的距離,她抬手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髮絲,唇瓣輕啟剛要回答。

洗完手的安璇和慕言禮出來了,兩個小傢伙站在那,齊刷刷的看著他們倆,「爸爸媽媽,該吃飯了。」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談話,不得不結束。

偌大的餐廳里,氣氛冷清得過分。

慕靖南全程無話,臉色如覆冰霜,安璇和慕言禮就更不敢說話了。

蜜愛入骨:老公撩妻無下限 慕言禮本就話說,安璇少了平日里的活潑,安安靜靜的吃飯。

司徒雲舒沒動幾下筷子,便放下筷子,拿起餐巾擦拭唇角。

她一放筷,慕靖南也同樣放下了筷子。

本就沒有食慾,不過是陪著安璇和慕言禮勉強吃幾口罷了。

吩咐傭人,一會兒慕言禮和安璇吃好后,帶他們到影音室看兒童電影。

他站起身,冷眸睨著司徒雲舒,「雲舒,跟我到書房。」

https://tw.95zongcai.com/zc/42540/ 丟下一句,他率先離開。

司徒雲舒本可以拒絕的,也可以充耳不聞,可她還是上來了。

剛推門進書房,手腕一緊,被人拽了過去。

下一秒,後背抵在門背上,隨著一聲巨響,門被關上。

而她,也被男人囚困在他胸膛之內。

抬眸,司徒雲舒忍不住氣惱,「你幹什麼?」

「我們談談。」

「你先放開我!」

慕靖南不放,「就這麼談。」

「你瘋了么你?」

瘋?

慕靖南自嘲一笑,「離瘋不遠了。」

就算沒瘋,也離瘋不願了。

在她身上,他已經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辦法可以用了。

軟的,硬的,能用得上的辦法他都用了。

可她仍舊是沒有一絲動搖。

對他,她可以冷漠無情到底,甚至稱得上是冷血。

可對江南,她一次次的擔心,一次次的為他涉險,慕靖南不甘心。

嫉妒得發狂!

憑什麼他苦心積慮,也得不到她一絲的關注。 太武天。

時間,古木提升世界之源階位的霎那間。

嗡嗡——

這方天地突然劇烈顫動,山石崩裂,河水逆流,仿若世界末日。

身在其中的武者見狀,紛紛駭然。

劍山之巔。

以岳峰和靳戈等人為首的歸元劍派最強高手施展身法,懸空而起,看到天地異象,眸子里有著一絲茫然和擔憂。

二十年來他們的境界止步不前,始終處於武神巔峰,沒辦法,古木的世界之源遲遲沒有突破七等階位,他們的修為只能被無情壓制。

何止是他們,太武天內近乎千名武神巔峰被壓制境界,無法突破武神之上。

然而。

此時此刻,他們將不在苦惱。

因為天地在崩碎后片刻,蒼穹之上的空間極速扭曲,一股股磅礴的五行屬性仿若海浪咆哮瞬間席捲整個世界。

這一切要源於古木的世界之源提升兩個階位,引起了天地異象,也預示著天地將再次改造,而改造的程度也是極為劇烈。

八等和七等是三境『天』字型大小世界的一個分水嶺,一旦跨過這道坎,世界本體將會進行一次蛻變!

所謂的蛻變不單單是提升屬性,而是全方位的,從面積、從空間壁壘的厚度等等。

此刻的太武天雖然仿若在經歷世界末日,事實上則是破而後立!

「這方世界在蛻變……」

武道殿內,道童走出來,目睹下方變化,臉上有著微微獃滯,道:「難道古木又提升了世界之源?」

他是此等世界的執法者,雖然很少離開,但所了解的遠比土生土長在這方世界的武者多。

當年的太武大陸,每隔一段時間屬性就會變得無比充盈,武者修為暴漲,新生命武道天資也跟著提高,讓他有了幾分明悟,那就是這方世界認主了,而那個人很可能是古木!

如今看到這麼大的陣勢,更是讓他有些崩潰。

才過了幾十年。

這傢伙就算擁有世界之源,如此頻繁的提升階位,要不要這麼誇張啊!

……

大陸內的天崩地裂並沒持續太久,很快一切恢復如常。

然而,這只是破,那麼下面便是立!

轟隆隆——

當這方天地剛剛靜下來沒多久,無數山石從地面浮現,以讓人難以想象的速度林立在天地間,其高度比碎裂前的大山還要高。

大山一座座拔地而起,覆蓋了太武天所有區域,而那河流也開始奔騰,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沒有在崩碎中坍塌的山體高度也得到躥升,這其中以劍山最為猛烈,短短一分鐘時間,其海拔比之前高了近乎五千米。

毫無疑問。

此刻的劍山絕對是太武天第一峰!

「怎麼回事?」

「劍山怎又高了很多?」

懸在半空的岳峰等人目睹劍山變化,一個個傻眼了。

一會兒山體崩塌,一會兒又拔地而起。

這到底是要鬧哪樣?

不過,下一刻,他們集體亢奮!

因為就在此時,諸人體內湧現出一股氣息,而氣息中蘊含的信息便是——突破!

山石崩裂,再次煥發出更為強大的山川河流后,太武天內的五行屬性達到空前高度,而空間壁壘也得到極大改善,那麼接下來便是所有被卡在武神巔峰的武者開始晉級,因為在全新世界里,在三境體系規則中,達到七等以上世界將不再限制武者等級提高。

呼呼——

呼呼——

諸多武神巔峰強者感受到那股晉級的徵兆,周身散發出磅礴氣息。

一時間,大陸上空浮現出一股股強悍的氣勢。

這股氣勢不單單隻是武神巔峰武者所散發出來,其中還包含了其他級別的武者,因為,天地升華后,受益的不止是最高武道,那些同樣卡在某個境界尚未達到晉級要求的武者亦是受益匪淺!

二十多年來,太武大陸的強者如雲,輝煌程度早已超過上古黃金時代,所以此刻受益武者也多如恆沙。

而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凝聚蒼穹,仿若烏雲迷霧,籠罩整片大陸!

咻——

駐足在半空的岳峰等人,僅僅是稍微抱元守一,修為便是順理突破武神之上!

然而。

壓制這麼久,只是晉級武神之上那麼簡單嗎?

答案是否定的。

這些年他們被壓制在武神巔峰,雖無法進步,但對於武道的理解極為深刻。

如今天地升華,境界全開,他們曾經被壓制的修為好似決堤洪水咆哮而出,其修為再暴漲!

八力……

九力……

十五力!

當懸在半空的諸人微微睜開雙眸,氣質發生了蛻變,而天地間的一切則更加清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