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夏岑兮專注的聽着他的話,完全沒有注意到靳珩深的目光打在自己身上。

擡眸的一瞬間,和靳珩深面帶着微笑的面孔相撞,倒是讓夏岑兮有些迷茫。

“你……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你認真考慮的樣子還挺可愛,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還有……至於你要不要去德國這件事,自己考慮清楚……”

回身的一瞬間,他甚至希望夏岑兮能夠堅定的告訴自己不會去德國,只可惜身後沒有任何的聲音。 今夜註定了是個不眠夜。

夏岑兮對於秦正明這個人並不瞭解,只知道他是秦家最得寵的兒子,多年來一直被安排在環納總部,想必也培養了不少自己的勢力。如果他真的和當年的事情有關係的話,那麼秦荺在其中扮演的是怎樣的角色呢?

她打開那份文件,仔細的翻閱着,沒有錯過任何可能錯過的細節。

驚瀾集團這個謎團,看似設計的天衣無縫,卻終究有直面陽光的那一天。

還是那片同樣的沙灘,只是今天下了毛毛細雨。

靳珩深穿着一件藍色高領毛衣,撐雨傘站在海邊,身邊還站着一個黑色風衣的男人。

依舊包裹嚴實,只露出了一雙深邃的眼眸。

“怎麼樣?這一次我希望你不要再給我毫無線索的結果……”靳珩深的視線始終放在海平面上。

男人沒有打傘,任由雨水打在衣服上。

“上一次我說秦正明在暗處聯繫了不少的股東,最近他也的確不出所料的有了動作,和秦荺像是做了什麼交易,目的就是爲了她手裏的那部分股份……”

“珩深,這個人,你不得不防。”

喑啞低沉的嗓音在氤氳着陰暗的空氣中,那種神祕感縈繞在滬城的雨季,沒有能夠看穿的人。

靳珩深低頭看了看腳下,似乎在思索着什麼,直到真的與男人對視。

“我知道了,放心吧,秦正明這個人……做事謹慎,不露馬腳,如果現在就急着出手,那麼我想當年的事情和他也脫不了干係……”

頓時陷入的短暫沉默,只有幾隻海鷗飛來的叫聲,以及海浪打在礁石上的動靜……

“珩深,我聽說,鄭意……鄭叔叔要回國了。”

久違的那個名字讓靳珩深回憶涌現,鄭毅城要回來了,也就證明着自己距離當年的靳風更近了一步。

他的嘴角露出一個笑容,但是很快湮沒在了涌現出記憶中的悲情裏。

“好,我知道了。”

“既然秦正明已經開始動手了,你最近行事小心一些,有任何需要幫忙的,還是在這裏見面。”

男人眉頭輕佻。

“對了,最近和那個夏家的小姐怎麼樣了?靳珩深……我可是很期待着看到你也有愛上別人的那一天。”

也許會有那麼一天的吧,不止是他,連靳珩深自己都很期待,畢竟已經孤寂了二十多年的靈魂需要有人走進來,至於夏岑兮是不是那個人……

“靳珩深,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的話,我應該會很爲你高興。”

“你那顆心,是時候需要人捂熱了。”

男人一邊說着,一邊用力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隨即便走向了礁石的那個方向,很快在霧氣繚繞的盡頭消失。

靳珩深望着大海的目光一直沒有收回來,他在期待着海平面上升,期待着日月同輝,期待着星河燦爛,也在期待着自己能夠有勇氣直面感情的那一天。

不安生的可不止秦正明一個,另一邊的人也開始精打細算的準備着對環納影娛的下一個陰謀。

站在後期製作現場的男人,眼神空洞的望着自己親手培養出來的人一幀幀的對畫面進行剪輯、製作。

沈亦驍一隻手搭在前面的椅背上,另一隻手騰出來指了指大屏幕上的畫面。

“這裏不用給特別強烈的光,簡單的補一補就好了。”

在影視作品的後期製作這方面,沈亦驍絕對稱得上是行業領頭人。當年和卓沁分手之後,沈亦驍懷揣着無數的激情,雖說是拒絕了各大名校的邀約,但是也真正的走上了自己喜歡的道路。

他的專業能力也剛好成爲了靳珩深一定要合作的理由。

祕書走近,在沈亦驍的耳邊簡單耳語了幾句。

“小寧,過來一下…”

他招來了後期製作的總設計師。

“現在環納影娛那邊給我們後期製作的運行經費給我列出一個清單來,儘快。”

“沈總您這是?”

祕書對於他的這一突然要求十分不解。

“我倒是想看一看…靳珩深會不會爲了這部大製作的劇而真的願意傾盡心力。”

沈亦驍想提升製作資金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靳珩深的耳朵裏,但是這件事情似乎對他來說並不意外,更像是早就已經有所預料。

他壓根沒有擡頭看辦公桌前的王景恆,依舊低着頭專注於新項目的製作。

“他想要多少?直接給我說一個準確的數字。”

王景恆連忙翻動着手中的文書,在看到某個數字的時候明顯的震驚起來,小心翼翼地開口。

“那邊報價……五百萬。”

辦公桌的另一邊傳來一聲冷笑。

“可笑…沈亦驍還真是獅子大開口,看來我果然猜的沒錯,他之前沒有動手腳就是在等着今天。”

“靳總,那我們現在?”

“直接駁回去,如果雲夢集團問及理由,就讓沈總親自來和我談。”

靳珩深沒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爲自己的駁回,纔剛好正中沈亦驍的下懷。

此刻的他正拿着文件冷笑着站在辦公室,神色得意。

“果然……我就知道靳珩深一定會拒絕。這樣,你儘快安排下去,在網絡上大肆宣揚環納影娛在後期製作上剋扣資金,導致製作被迫停工。”

網絡帶來的輿論壓力,是他早就想好的用來對付靳珩深的手段。

環納影娛本就是一個依附於大衆的產業,這樣的負面新聞一經流傳,就算不能直接讓企業受損,也會影響環納後期和別的企業的合作。

“對了,一定要保證信息的來源是外界,而不是我們雲夢,既然做……就要做的乾淨。”

一時之間,網絡上的爆點全部都集中在了環納影娛剋扣製作資金,使得這部影視劇中所有演員的粉絲開始倒戈,一股腦的全部朝着環納而來。

“這麼大的企業原來也會做出來這樣沒有下限的事……真是可憐我們阿沁了,全程認真拍攝奈何公司不給力。”

“剋扣製作費用,我記得當時宣告要和雲夢合作的時候,可不是這個嘴臉,現在居然在錢的問題上出事,太黑心了!” “靳總,有很多這部劇的粉絲要討公道,認爲我們沒有在製作上盡心盡力,藝人的付出都是徒勞。現在網絡上的聲音基本上都是在心疼雲夢集團不該和我們合作,黑水都潑給了我們。”

靳珩深握着鋼筆的手微微用力,眼底的戾氣一閃而逝。

“沈亦驍這招真的是高,利用公衆的物質好好的黑了我們一次,這樣一鬧,看來我是不得不將這五百萬撥出去安撫民心了?”

敲門聲旋即響起,夏岑兮默默走進來。

“你先出去吧,想辦法降低網絡討論度。”

靳珩深看了一眼王景恆,冷冷地說道。

見他出去,夏岑兮才走近了靳珩深。

“看新聞了嗎?是不是很荒謬?連我都沒有想到沈亦驍會是這樣的意圖……”

靳珩深眉頭緊鎖。夏岑兮明白,如果處理不好,這部還沒有上映的戲,會在大衆面前白白降低口碑,影響是巨大的。

“珩深,其實現在的情況對我們來說太過於不利。網民們一般只會憑藉着自己的主觀臆斷站隊,即使現在做些什麼,也更像是坐實了我們剋扣資金的事實。”

夏岑兮也不知道自己哪裏來的勇氣,直接走到了他的身邊,她俯下身,在靳珩深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靳珩深的眉頭慢慢舒展開。

果然,公關部夏總監絕對不是浪得虛名……

靳珩深猛地轉頭,和夏岑兮四目相對。

心跳頓時加快,在看到靳珩深嘴角的笑以後,夏岑兮緩緩的吞嚥着,喉嚨的滾動被他盡收眼底。

“夏總監……我之前怎麼沒有發現你,居然也會用這樣的方式。”

靳珩深越靠越近,強大的氣場,讓夏岑兮本能地向後退,卻被靳珩深一把抓住了手腕,依舊保持着剛纔的姿勢,構成一幅浮想聯翩的畫面。

“珩…珩深…”

靳珩深看出她的恍惚,不知是有意挑逗還是早已計劃好,繼續貼着她的耳邊說道。

“夏總監…這樣的想法都是跟誰學的?是我嗎?”

他低語,瞳孔深處緩緩浮現清淺的笑意,他的目光讓夏岑兮招架不住。

她佯裝鎮定,儘量忽視臉上騰燒的溫度。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沒什麼問題。”

“面對這樣的情況,沈亦驍用輿論給我們壓力,我們也在網絡上進行反擊,不過是後期製作的過程,他應該也不能曝出太多的細節,藉此推波助瀾的讓雲夢集團做了這個好人,後期再將這一切都曝光,輿論自然會反撲。”

夏岑兮自信的樣子彷彿會發光,靳珩深深深的看着她,目光裏是毫不掩飾的讚歎。

“既然你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這件事情就交給夏總監和公關部去做……我要儘快看到成果。”

“知…知道了。”

夏岑兮慌忙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自己紅到耳根的面頰,只是剛纔的那份悸動現在也讓她心臟狂跳。

不遠處站着的夏美把她的舉動盡收眼底,連忙走過來。

“岑兮姐,你的臉怎麼這麼紅啊?”

明知故問這種事情,她一向拿手。對於自家總裁和少夫人在辦公室做了什麼夏美不得而知,但是看到夏岑兮這副樣子,也就能夠想象了…

“沒什麼。”

右手手背貼在臉頰上,感受着是有些燙的溫度,夏岑兮佯裝鎮定的說。

她將手中的文件幾乎是用塞的交到夏美手中。

“召集公關部的人開會,我們必須馬上想出來應對雲夢集團的方法。”

公關部用最快的速度在網絡上發佈聲明,澄清環納影娛對於資金問題的細節,雖說依然是面臨不少的影響,但至少讓那些明白是非的人清楚了事情的經過。

忙完以後已經接近晚上,晚霞帶有最後一片雲彩,在天際撒上墨水。

夏岑兮坐在工位前,一邊用手敲打着自己僵硬的頸椎,一邊繼續不停的在鍵盤上操縱着。

短信的提示音才讓她有了片刻的休息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