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夏洛奇一把推翻身上狂飆風情的黛莉斯,然後緊緊的將她摟在懷裡。

「好日子只是剛剛開始,你不要著急。」

「神王意志對現在的局勢很重要。」

「若是琴瑟一定,神王遠離,那咱們的死海古卷就泡湯了。」

「好的,聽夏大哥的。」

黛莉斯將臉埋在夏洛奇的懷裡久久不願意抬起來。

「喂,黛兒,醒醒!」

黛莉斯居然就這麼睡著了。

這神王附體看來也不能隨便上身,吃不消。

夏洛奇盤膝坐下,讓黛莉斯頭枕著自己的腿。

自己繼續參悟薩達威爾的射電星系秘籍。

思想根植於對這個世界的理解。

理解深刻則思想敏銳而有洞見。

比如對於時間,夏洛奇由於有時間原點的存在,所以遲滯射線與加速射線都沒問題。

激發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夏洛奇擁有的第一條射線源竟然是情愛。

這實在有點莫名其妙。

不過,回來重新遇見黛莉斯,夏洛奇的心是溫軟的。

執手春風中,經歷於紛飛的戰火。

穿越在異域的光怪陸離,相知又相伴。

這一點似乎已經逾越了思想的藩籬,抵達了情感。

接著覺醒的就是時間這條射線了。

有其偉大的父賜予的時間眼眸的凝視,夏洛奇的時間原點自然而然的具有了母星的性質。

第三條線是空間射線。

空間原本就是夏洛奇的天賦之力。

先天就蘊含有空間之力。

所以覺醒空間射線源力,夏洛奇自己都沒有感覺奇怪。

倒是科學源力射線一直沒有覺醒。

這一點讓夏洛奇覺得有點對不住薩達威爾。

他可是純粹的科學射線大拿。

夏洛奇也很鬱悶。

這科學現在倒成了他的短板。

儘管在邏各斯神殿中閱讀了《宇宙簡史》、《數理邏輯》、《模型與重構》等關於科學、天體物理等方面的書籍。

自認為科普掃盲已經宣告完成,但竟然沒有覺醒科學射線。

夏洛奇只好搖搖頭,無奈。

科學射線的好處在於激發時十分理性,尺度把握相當精確。

可能是自己性格太過於隨性了吧。

夏洛奇覺醒的第四條源力射線就是力量與速度。

這兩點是夏洛奇修鍊精神力時經過深入挖掘與潛修過的。

這也不意外。

最意外的是夏洛奇覺醒的第五條源力射線竟然是死亡與毀滅。

這就尷尬了。

要知道薩達威爾將佈道使的傳承交給了自己,而自己竟然覺醒了毀滅與死亡射線。

這不是離經叛道么?

夏洛奇內心忐忑不安。

那些源噬者還在不斷的追問自己是不是要加入?

阿旺圖拼著犧牲一具分身過來拉攏自己,結果還被薩達威爾給滅了。

自己還奚落嘲笑了阿旺圖一番。

自己覺醒的這死亡毀滅射線不正是與他們同流合污了么?

夏洛奇的源初覺醒到此為止。

只有最後這死亡與毀滅讓夏洛奇內心稍有不安,其餘的均光明正大,堂堂正正。

盤膝冥想,如何處理這死亡與毀滅射線?

長時間的冥想,夏洛奇總算想通了。

這刀與劍看是誰用。

用於創生則是創生射線,用於毀滅則是毀滅射線。

技能是次要的,內心的主觀意願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心既然服膺光明與創生,哪怕擁有這死亡毀滅射線,又何嘗不可?

黛莉斯竟沉沉的睡美了。

夏洛奇看著這張深刻秀美的臉龐與光潔的額頭,忍不住低頭親吻了一下。

「嗯~」

黛莉斯眉頭微蹙,嚶嚀了一聲,從平躺改為側身。

沙漠中的綠洲可不好找,黛莉斯的神王附體的後果就是原本金黃的沙漠竟然出現了一片綠洲。

遠處雲端中飄著海市蜃樓,赫然是代爾祖爾的慘狀。

「現在戰事應該結束了吧?」

夏洛奇道。

他可是親眼看見蓋亞飛走時流下的一滴眼淚化作死海足足淹死了艾國一萬多名士兵。

連連受挫的川普唯一的選擇就是撤離這塊由自己攪得雞飛狗跳的地域。

「醒醒啦,天快黑了,咱們趕緊回營地去,不然大鵬他們該著急了。」

現在不僅大鵬他們著急,連恰也拿國家高官等一干掌舵者都在著急。

調出所有的衛星圖像搜索,也沒有發現夏洛奇的蹤影。

「夏大哥,你沒把我怎麼樣吧?」

黛莉斯眼睛一睜就愣頭愣腦的問道。

夏洛奇老臉都紅了。

「怎麼會呢?」

「野合這事咱們不幹,要干也得挑個好地方對吧?」

夏洛奇厚著臉皮調侃。

「這可是你說的哦,下次一定找個好地方。」

「嗯,這裡是太荒涼了。」

黛莉斯的腦海中還在不斷閃現那神王強大的箴言,似乎即刻就要附體。

黛莉斯實在忍不住,終於在夏洛奇的大腿上念出了神王箴言:

「神說……」

一時間,風雲變幻,元氣湧來。

「有什麼要問的,快點說。」

「我的時間不多。」

黛莉斯眼中冒著金色光芒,仰頭看向夏洛奇。

夏洛奇呆住了,沒想到這個時候神王附體降臨。

「我只想知道這死海古卷與金鑰匙有什麼作用。」

「這個問題得問你自己,機緣給你了,運道就要靠自己努力了。」

「還有那個地下城市現在還有么?」

「自然有,而且巨人族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圖拉姆星。」

「他們已經習慣於生活在地下。」

「他們的科技已經非常發達。」

「金鑰匙與死海古卷與他們有莫大的關聯。」

耶和華說完后,黛莉斯眼中的金色就逐漸褪去。

「好了,時間到了,以後我會隨時隨地的進行分身降臨的。」

「你把死海古卷的第七天教給她,那是如何休息與冥想的法門。」

「否則以她現在的本體很難承受我的分身。」

耶和華停止了說話,黛莉斯眼睛一翻,又暈死過去了。

夏洛奇無奈,只好讓黛莉斯接著睡覺。

腹黑大叔晚上見 自己從眉心中取出薩達威爾的源力之心,感受其中龐大的能量。

「嘿嘿,終於找到你了,臭小子,這次可別想逃掉了!」

夏洛奇沉浸與冥想,都忘了那四名源噬者一直在尋找自己。

自己取出這源力之心,頓時被他們鎖定了方位。

四人上來就出手,手中的激光劍唰唰唰的齊齊出手,四面圍攻而來。

夏洛奇要護著黛莉斯,不想讓他們驚醒了她的睡眠。

索性就坐在那裡釋放源力射線。

第一道情愛之線烙在衛斯理的右胳膊上,手中的激光劍噹啷一聲就掉在沙子上。

接著連續時間創生、空間之門、力量與速度極點攻擊、毀滅與死亡連續發動。

時間創生烙在四名源噬者功力第二的平梵祆臉上,這一道時間線是衰老射線。

當場那平梵祆的臉部起了許多皺紋。

夜滿青蘿 眉毛也白了,牙齒也沒了。

平梵祆大怒,一道極光摧毀直奔夏洛奇心口而來。

夏洛奇的精神力徽章盾牌叮的一聲,擋住了平梵祆的憤怒一擊。

然後,夏洛奇手中的盤古斧縮小成袖珍暗器,以空間射線的法門激射出去。

穿過平梵祆的右胸,劃了一個弧線回到自己手中。

平梵祆搖晃了一下,撲通一下撲倒在沙中,那張還在繼續衰老的臉已經嚴重脫水,白骨都露了出來。

衛斯理的功力為四人最高,源力天境高級巔峰。

意料之外,輕敵之下遭受夏洛奇一記情愛射線,直接隔斷了自己的右臂。

巨疼之下,左手一抄激光劍刺向夏洛奇印堂。

旁邊的周華激光劍刺向夏洛奇後背。

左邊的底特律刺向夏洛奇的左肋。

四劍其實是同時刺到,分開來講,受傷就有了先後。

最強的兩人最先受傷。

這是夏洛奇擁有世界多稜鏡的好處。

知道這兩人能量最高,當場先擊殺這兩人,旁邊這兩人就好對付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