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夏洛奇的眉心一陣劇痛,彷彿那道閃電般高亮的行星刺中了他的額頭。

「行星匹配,生命誕生!」

「原來如此!」

不僅是星空宇宙西南角方向有行星高速朝圖拉姆星飛來,四面八方的各層級宇宙都有行星朝這邊趕來。

如同蝌蚪一般的行星在浩瀚洶湧的宇宙高潮中奮勇前行,努力趕路。

「明白了。」

夏洛奇想到了人類的誕生過程,竟然和宇宙行星生命的誕生過程極其相似。

忽然,夏洛奇一愣。

濃重的太陽耀斑噴發出多股電爆輻射粒子潮汐。

如同薄膜般的拋射蔓延,潮水噴涌,環繞太陽,在外層空間緩慢的低垂下一層漆黑厚重的帷幕。

「恆星卵壁?」

「我靠,這也簡直太擬人了吧?」

夏洛奇隱隱感覺到一種高級宇宙生命系統的存在。

你若能穿透這層卵壁,那就進來誕生吧。

你如無能,那就死亡!

夏洛奇似乎已經提前預知了那些不遠千里趕來的行星的命運。

撩妻高高在上 「低熵星域也做怪?」

某處宇宙中心的一名起源瞭望者3.14號看見了夏洛奇的那一抹凝視的眼光。

如同極其清晰的閃電般從太陽系射出。

等那名瞭望者仔細追查時,太陽系的那層帷幕剛好遮擋住了他的探查。

「嘿嘿,竟然還有自我防禦系統黑幕保護?」

「野心不小,想誕生大能么?」

「給我滅!」

瞭望者額頭張開了星雲般旋轉的眼眸,發射出一股恐怖的能量。

「湮滅吧!」

「這種低熵星系浪費我一枚湮滅黑洞子彈,真是令人心疼啊!」

瞭望者有些疲累的躺倒在綿軟的絳紅色星雲中,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夏洛奇哪裡知道自己的回眸凝望竟然給太陽系域帶來這麼一場滅世災難呢?

圖拉姆星的綠色越來越鮮艷了。

溫度恢復到零下一百至零上一百度內的閾值範疇。

植被逐漸復甦,空氣中的含氧量也恢復正常了。

錨星月球通過自我調整參數,軌道閉合后鎖定。

如同原先一樣負責圖拉姆星的潮汐,繼續催動生命文明進化。

這一切都是瞬間的事情。

明悟就是如此,看起來相當遼闊浩瀚,其實在時間軸線上就是幾秒的事情。

「簽訂盟約了?」

班儂問凱撒。

「嗯,蕭白將軍過些時候過來拜訪您,隊長。」

「啊,那太好了。」

「塔陀貝拉宇宙紅矮星戰艦的實力是非常強大的。」

「以後若是與它們聯手開啟星際旅程,不失為一位好朋友。」

「嗯,他們的飛船科技水平很高,與我們不相上下。」

凱撒彙報了月球基地上塔陀貝拉艦隊的實力。

「我怎麼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呢?」

班儂有些煩躁的對夏洛奇等人說道。

「隊長是不是太累了,去休息一會吧,軌道微調的事情我們來做。」

凱撒說。

「嗯,大家都休息會吧,逆轉程序完成的應該說很好。不必擔心之後圖拉姆星的狀況。」

夏洛奇也說。

「地表的一切都在恢復。」

「大氣層正在重新形成,氧氣含量正在上升,溫度閾值已經基本固定。」

「錨星月球也已入軌。」

班儂道:

「就是無法知道太陽系整個系統的狀況如何。」

夏洛奇道:

「是福不是禍,總比那尼奧星降臨生靈塗炭強吧。」

「最不濟咱們再啟動一次返鄉程序唄。」

億萬繼承者,帝少的甜妻 夏洛奇的話語把大家逗樂了。

「喂,你們還讓不讓人家活了啊?」

能源中樞的火種小星跳出來指責大家說道。

「我可是燃燒了本源了,再來一次,我就罷工,哼!」

獲得了文德之心的小星底氣很足的傲嬌道。

「不對啊,夏洛奇,我怎麼有一種特別恐怖的感覺不斷襲擊我的中樞程序啊?」

「咱們出去看看吧。」

「大屏幕上不就能看清楚么?」

夏洛奇道。

「好吧,就在大屏幕上看看吧。」

班儂不再堅持了。

虛擬屏幕開啟,威列與詹姆斯繼續負責核心能量的輸出與維持圖拉姆星的穩定微調。

小星鑽入夏洛奇的精神力元丹之海休息。

火種應和著夏洛奇體內龐大的靈元境潮汐海水,彼此交融,互向補充。

竹馬帝少:吃定小青梅 「快,快看,那是什麼東西?」

班儂將圖拉姆星的感知系統調至最高,放大到了整個太陽系範疇。

「那道從西南角朝太陽系射來的強光是怎麼回事?」

那道強光強到無法忽視。

所過之處寸草不生。

「天啊!」

「難道是傳說中第一層宇宙的湮滅黑洞子彈么?」

班儂傻眼了。

「怎麼會瞄準太陽系射來了啊?」

「這是怎麼回事啊?」

夏洛奇問道。

「不應該啊!」

班儂自言自語道。

神情恍惚,夏洛奇的話都沒聽見。

「俄,這第一層宇宙據說是三十六天維穩部隊所在的星域。」

「它們負責整個宇宙的文明度平衡。」

「獵殺的一般都是那些激進、張揚、侵略性較強的星系文明。」

「塔陀貝拉宇宙據說當年就是被一名目擊者3.15號幹掉的。」 湮滅黑洞子彈原理很簡單,α粒子與β粒子在高能聚合下互相攻擊內核,引發裂變。

微觀黑洞形成,然後吞噬周圍場能,四周的物質看上去無礙,可存在所必須的場能卻全部消失。

子彈高速經過後,隕石成灰,星球粉碎。

湮滅來的極快。

黑洞路徑經過的地方宛如劃下一道有生命的鴻溝,自己不擴張,卻無限制的吸入巨量場能。

後續的粉碎與湮滅是可視的,但那場能的吞噬卻是看不見的。

湮滅黑洞吸入的場能越大,速度越快,像滾雪球一樣,只要給一個初速,它可以抵達你設定的任意一個目標。

圖拉姆星公元3068年4月24日,離末日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這顆子彈從第一宇宙吠黎星域到達這裡需要多少時間?」

夏洛奇忽然問道。

「怎麼,你有什麼預案么?」

夏洛奇沉默半晌,然後搖了搖頭。

「俄,它抵達這裡只需要半個月。」

凱撒查了一下虛擬屏幕上的宇宙距離數據,告訴夏洛奇。

「我去試試看,或許能夠……」

夏洛奇看見那道耀眼的白光從湮滅黑洞后噴射而出,如同激光似的拉得筆直。

隱隱得星雲漩渦在那顆子彈附近出現了。

那道白光正好穿過漩渦中心。

如同一根極細的光柱頂著一面磨砂打造的星雲光碟。

從遠處看,有點像小孩子手搓升空的飛碟玩具。

「我和你一起去!」

黛麗絲拉住夏洛奇的手道。

「我也和你一起去!」

霓裳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她已經被夏洛奇的勇氣感染了。

「嗯,你們都好好留下等我回來。」

夏洛奇欣慰的看著這些朋友與愛人,深情溫柔的說道。

「你們去了,我還要分心照顧你們。」

「那你去了被湮滅怎麼辦?」

「我既然敢去,自然有辦法對付它!」

夏洛奇眼中充滿了熊熊的戰火。

氣勢忽然攀升,讓班儂等人感覺到夏洛奇能夠。

月娥走過來拉住夏洛奇的手道:

「夏洛奇,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想我應該能夠幫到你。」

「哦?你能夠對付這湮滅黑洞子彈?」

「不,我有尋魂珏,隨時能夠瞬移離開。」

「若情勢不利,我可以帶著你一起離開。」

月娥很淡定的看著夏洛奇,臉上表情看似柔和,卻在柔和中透露出不可更改的堅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