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外面的閒散尊者議論紛紛,開始的時候很多人都有些忍不住,想衝進山谷裏,不過最終還是理智的忍耐住了,畢竟看軒轅楓等人的架勢,的確不像是打開了迷宮大門的樣子,更像是遇到了強敵一般。

雖然寶物誘人,但是性命更重要,這些人雖然不乏貪財之輩,但是也不是愚蠢之人,看着軒轅楓等人的情況,一個個都壓住了性子,等着接下來的變化。

然而,山谷裏面,菜菜被軒轅楓一吼,卻是半死不活的道:“小子,本尊覺得你還是不要瞎嚷嚷了,快點帶着你的人退到外面寬敞的地方,然後讓所有人準備戰鬥吧!再磨嘰這些大傢伙可就要動手了,那時候你再想退可就難了。”

“退到外面?你是說這些傀儡會追到外面去攻擊?”聽到菜菜這話,軒轅楓馬上發現了問題,畢竟先前這些傀儡根本不會離開山谷的。

只要攻擊的人退出了山谷,這些傀儡就會自動回到宮殿門口,只有等人進入他們的攻擊範圍,這些傀儡纔會攻擊,但是現在菜菜的意思明顯是說這些傀儡會追出山谷進行攻擊。

“小子,本尊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如果你不想你的這些個手下們在這裏出現死傷的話,你最好就不要再廢話了,免得過下你又說本尊沒警告過你。”菜菜不急不緩的說着。

“靠,小爺就知道你這死鳥沒安什麼好心。”軒轅楓雖然怒罵着菜菜,但是對於菜菜的警告可不敢怠慢,馬上向北鬥七星衆人命令道:“所有人退出山谷,讓外面的人全部做好戰鬥準備。”

說完,軒轅楓便率先帶頭向着谷外掠去,而北斗七星的衆人聽到他的命令自然也不多問,全部向着谷外掠去。

“死鳥,現在你給老子一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軒轅楓心中焦急,一邊飛掠一邊跟菜菜進行交流。

“小子,有你怎麼求人的嗎?態度實在太惡劣了,本尊聽着非常的不爽,你最好搞清楚了,現在是你再求本尊,求人的時候就得有求人的樣子,你…”菜菜喋喋不休的說着。

聽到這死鳥一說就沒玩沒了,並且全是廢話,軒轅楓馬上打斷道:“你最好給小爺快點解釋,否則小爺要你好看。”

“喲呵,你小子居然敢威脅本尊,本尊…”菜菜繼續磨嘰道。

“停,一句話,你不想報仇了那你就繼續磨嘰。”軒轅楓再次打斷了菜菜的話,然後直接拋出了殺手鐗威脅道。

“你!小子你就敢威脅本尊,你…”聽到軒轅楓的威脅,菜菜憤怒了。

“你繼續磨嘰。”軒轅楓這次沒有廢話了,只是淡淡的說道。

ωwш★ттκan★¢ o

不過卻非常的有效果,聽到這話,菜菜屈服道:“好吧,算你狠,別人本尊帶到機會,否則有你好看的,這傀儡陣被破了,所以原本儲存在陣法裏面的能量全部涌入了那些傀儡身體裏面,激活了傀儡身體裏面的終極戰鬥系統,吸收了陣法裏面的能量,這些傀儡自然就實力暴增了,同時因爲陣法能量都涌入了傀儡本身,自然也就不想要陣法再提供能量,於是他們可以離開陣法進行攻擊。”

“靠,那這些該死的傀儡實力會暴增到什麼程度?”軒轅楓怒罵一聲問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這死鳥居然不說,軒轅楓楓這時候連殺人的心都有了,如果不是情況緊急,他真想暴揍這死鳥一頓。 “沒有。”

一道怒罵聲在一個簡樸的院舍中傳了出來,緊接着一道身影在空中留下一道弧線飛了出來。

砰~

人影落地,濺起了層層的灰塵。

“媽的,小爺只不過想給你借點錢而已,又沒有把你們家的女性給睡了,用得着以這種方式把小爺請出來嗎。”

塵埃落地,一個年約十四五歲的少年捂着胸口在地上站了起來,擦了擦臉上的灰塵,露出一張清秀略顯稚嫩的臉龐。

“哎喲,這不是龍公子嗎,怎麼弄的灰頭土臉的?”一個嬌媚的聲音在少年背後傳來。

少年皺了皺眉頭,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頭也不回的說道:“你爹以爲本公子把你給睡了,非要本公子收你做小老婆,本公子不答應,你爹就把本公子給請了出來。”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嬌媚聲音的主人輕啐了一口,邁着小碎步走到了少年的身前,鄙夷的打量了少年一會兒,接着道:“我爹是一村之長,而你只是個廢物,我爹肯見你就不錯了,如果我是我爹,早就把你逐出村子,送到龍族去了。”

望着身前的少女,只見少女皮膚微黑,眼睛大大的,活靈活現,只是此時少女的眼中滿是鄙夷之色,少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道:“廢物,呵呵,也許真的是廢物吧。”

“廢物就是廢物,咱們村子所有人都能修煉《煉氣訣》,龍仁,只有你不能修煉,本姑娘看你根本就不是我們人族中人,說不定和你的姓一樣,是龍族,是一頭可惡的惡龍。”少女口下是毫不留情。

“李媚兒說的不錯,龍仁,你不會真的是龍族的惡龍吧?”在房屋的拐角處走出一個模樣俊逸的少年,微微揚着頭顱,陰陽怪氣的說道。

聽到這個聲音,龍仁臉上閃過了一絲怒氣,轉過身子,冷笑道:“徐志,你是不是皮又癢癢了?”

“龍仁,你不要得意,告訴你,我現在已經成爲了一名一重天的後天元者,以前你打過我那麼多次,我現在要十倍奉還。”模樣俊逸的少年臉立馬陰沉了下去,冷聲道。

“十倍奉還,哼,上次你派人把我辛苦得來的狐皮給偷去,這筆賬我還沒有給你算,現在你主動找上門來,就算你成爲了後天元者,那照樣得捱揍。”話音剛落,龍仁跨越兩大步來到了徐志的身前。

也許是以前龍仁給他留下了太深的陰影,徐志竟然呆呆的愣住了。

“徐志。”李媚兒見徐志竟然呆呆的不動,發出了一聲尖叫。

李媚兒的尖叫聲讓徐志反應了過來,但爲時已晚。

砰~

龍仁積蓄了最大力道的拳頭和李志脆弱的鼻子來了個親密接觸,兩行鼻血不出意料的汩汩流出,徐志的眼淚也不可抑制的流了下來。

“啊~”徐志捂着鼻子慘叫了一聲,劇烈的疼痛讓徐志簡直要發狂:“龍仁,我要殺了你。”

“殺了我,呵呵,如果你有這個膽量的話,我這一拳就不會打到你了。”淡淡瞥了徐志一眼,龍仁冷哼道。

“你…..”龍仁輕蔑的話讓徐志的怒氣高升。

“徐志,作爲我們村第一大戶的獨子,你擁有最好的修煉條件,我這一拳是希望你明白一個道理,如果沒有一個堅強的意志和戰鬥意識,就算你成爲了先天的元者,照樣是白費,李媚兒,說我是廢物,被廢物打敗的人是什麼東西?”龍仁笑眯眯的問道。

“你….你這是偷襲,卑鄙的手段。”臉色發紅,李媚兒強自爭辯道。

“呵呵,隨便你們怎麼認爲吧,一羣爭強好勝的小屁孩而已,不和你們一般計較。”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龍仁轉身邁步就要走開。

見龍仁就要走開,感覺顏面大失的徐志立馬高聲喊道:“龍仁,你這個廢物,我要向你挑戰。”

“對不起,沒空。”龍仁隨意的擺擺手說道。

挑戰,笑話,一重天的後天元者實力雖然不怎麼強大,但也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對付的,龍仁知道,那一拳之所以能打中徐志,那是因爲徐志沒有防備。

“龍仁,我知道你爲什麼來村長這裏,那是因爲你缺錢,只要你接受了我的挑戰,我給你十個金幣。”

龍仁頓步。

徐志說的不錯,作爲一個孤兒,村子中所有人不待見的龍仁確實很缺錢。

今天龍仁來到村長家就是爲了向村長借一筆錢,去鎮子中的坊市買一本他早就預定好的功法,奈何摳門的村長不僅不借錢給他,還一腳把他給踢了出來,龍仁雖然很是氣憤,但也無可奈何。

“十個金幣太少,二十個,只要你出二十個金幣,那我就勉爲其難的答應你。”龍仁坐地起價。

徐志咬了咬牙,臉上閃過一絲狠色:“二十個就二十個。”

金幣是一種通用貨幣,一個金幣足夠一個三口之家一年的吃喝,出十個金幣已經夠徐志肉疼的了,出二十個,徐志有種想掐死龍仁的衝動,但想了想,只要能一雪前恥,二十個金幣不算什麼,他還是拿的出來的。

“成交。”龍仁眼睛一亮,有了這二十個金幣,再加上自己這兩年存下的金幣,那麼…..想到這,龍仁滿眼笑意。

止住鼻血,徐志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李媚兒,你做公證人,龍仁,我們開始吧。”說完,徐志猙獰的一笑,好似看到了龍仁已經被他狠狠的踩在了腳底下。

雖然對徐志那命令的口氣很是不滿意,但李媚兒還是順從的點了點頭,她爹要想穩穩當當的做村長,還是需要依仗徐志那做皮毛生意的父親。

“慢着。”走到徐志的近前,龍仁喝止道:“你已經成爲了一名一重天的後天元者,在咱們古山村也算得上一號人物,而我呢,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咱們就這樣比試就算你贏了,想必也不怎麼光彩。”

眉頭皺了皺,雖然很想立刻把龍仁揍一頓,但徐志知道龍仁說的在理,儘管村子中所有的人都非常的討厭龍仁,可就這樣把龍仁打敗,別人也會說他欺負人。

“那你說怎麼比試?”徐志不耐煩的問道。

拖着下巴徘徊了兩步,龍仁提議道:“不如這樣,三招,你在三招之內打敗我,那我心甘情願的拜服,並且不要你的那二十個金幣,但如果你在三招之內沒有打敗我,那麼,就算我贏,除此之外,你必須再給我十個金幣。”

“三招。”徐志思索了片刻,答道:“好,就這麼辦。”

話音還沒有完全落下,徐志就衝向了龍仁,看樣子是打算來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可惜的是龍仁早就有防備,身子一個側移,非常輕鬆的躲開了徐志打向他鼻子的一拳。

“一招。”龍仁出聲道。

一擊不重,徐志沒有氣餒,橫掃一拳,以比第一拳快一倍的速度砸向了龍仁的頭部,拳頭未至,快速揮拳擠壓空氣帶起的氣流先至,讓龍仁瞳孔驟然一縮。

“好強的力道。”

雙腿彎曲,身子在下降的同時向另一側偏移,呼的一聲,徐志的拳頭險而又險的擦着龍仁的頭皮而過,再次躲開徐志的一招,龍仁毫不停留,身子輕巧的在地上一翻,和徐志拉開了距離。

“兩招。”摸摸有些發疼的頭皮,龍仁臉色凝重的說道。

本以爲兩招絕對能把龍仁打敗,但結果卻是大大出乎了徐志的意外,兩招可以說完全被龍仁給躲過去了,徐志有些心煩氣躁了,再次緊握拳頭,準備發動第三招。

“徐志,你的心已經亂了,你需要冷靜一下,反正挑戰也沒有立下時間的限制。”一旁做公證人的李媚兒急忙出聲攔下了徐志。

聽到李媚兒的聲音,徐志鬆開了緊握的拳頭,向李媚兒投來了感激的神色,要沒有李媚兒的提醒,徐志知道第三招肯定也會被龍仁躲過去,心亂,招更亂。

狠狠的瞪了李媚兒一眼,龍仁臉上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龍仁所在的村子名叫古山村,村子三面環山,村中只有一百多戶人家,然兒這一百多戶人家沒有一個人願意和龍仁親近,只因爲一個原因,龍仁的姓,一個被人族禁忌的姓氏—龍。

龍姓給龍仁帶來了無數的白眼和質疑,但對於這些龍仁都不在乎,如果你要問龍仁你爲什麼姓龍,龍仁會毫不猶豫的說我爹姓龍,所以我就姓龍。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漸漸地,很多人都發現了徐志在和龍仁挑戰,很快就圍攏了很多的村民。

“徐志,你一定能贏得,我們相信你。”

“徐志,快點出手吧,打死這個龍姓臭小子,爲我們人族出口氣。”

……

所有的村民都紛紛支持徐志喊道,很多人甚至都喊要打死龍仁,對於村民的這種反應,龍仁心中很是氣憤和無奈,但也在預料之中。

眼見着太陽西下,夜晚就要降臨,徐志遲遲沒有出手,龍仁催促道:“徐志,都這麼長時間了,你的心應該沉靜了下來吧,快點出手吧,拿了錢我還要回家吃飯。”

“你就這麼確定你能躲開我的第三招?”徐志忽然在懷裏拿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一邊把玩着一邊問道。

“這是….”望着徐志手中的匕首,龍仁的瞳孔又是一縮。

陰測測的一笑,徐志道:“這是一把融入了妖晶的匕首,是我成功成爲後天元者後我爹送給我的禮物,有了它,就算正面面對一名二重天的後天元者,我也不懼。”

聽到徐志的話,周圍的村民都倒抽了一口涼氣,豔羨的目光在每個人的眼中凝聚,就連龍仁也不例外。 妖晶,是妖獸體內的能量結晶,把妖晶融入到武器之中,可以提高武器的攻擊力,就比如徐志手中的匕首,雖然徐志只是一個一重天的後天元者,但是配合這把匕首,徐志可以發揮出二重天后天元者的攻擊力。

雖然羨慕徐志能有一把融入了妖晶的匕首,但奈何這種武器價格太過昂貴,整個古山村,恐怕也就徐志家能消費的起。

“龍仁,如果你認輸,並讓我打一頓,我就收起這把匕首,怎麼樣?”徐志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對龍仁說道。

冷冷的一笑,龍仁嗤笑道:“你這是在說話還是在放屁?”

“既然你找死,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徐志臉色頓時一冷,匕首在掌中急速旋轉幾圈,留下了道道寒光。

寒光消散,徐志一個快速的跳躍,拉近了和龍仁的距離,徐志手中的匕首寒光再次亮了一分,這是因爲徐志輸入了後天元氣的原因。

周圍的村民見徐志出手了,立馬安靜了下來,

“這次看你往哪裏躲。”徐志冷喝一聲,唰唰唰,配合比龍仁快一倍的速度,徐志連續揮舞了三次匕首。

此刻徐志把他一重天后天元者應有的實力發揮盡致,徹底封住了龍仁的退路,然兒,徐志忘記了一件事情……

“已經五招了,徐志,你輸了。”見徐志要在自己身上下刀,龍仁急忙喊道。

徐志愕然。

不過,眼見勝利在望,徐志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他只想着要讓龍仁血濺當場,手中匕首一個迴旋,向着龍仁以更快的速度刺去。

“呀~”一些膽小的村民已經尖叫了出來,儘管這是他們希望看到的一幕,可真正來臨的時候,心中還是會恐懼的,因爲在他們看來,龍仁必死無疑。

匕首凜凜的寒氣直接鎖定龍仁,讓龍仁感覺無處可躲,面臨死亡,龍仁原本漆黑的瞳孔忽然閃過一絲紅光,時間極爲的短暫,誰都沒有發現。

但,徐志卻是一頓,本以爲必死的徐志見狀大喜,以最快的速度抽身後退,等徐志攻擊降臨之時,龍仁已經擠進了人羣。

“徐志,你個卑鄙小人,出爾反爾。”驚魂甫定的龍仁直接破口大罵,要不是徐志詭異的一頓,再加上身手還算敏捷,龍仁絕對相信徐志能要了自己的命。

自知理虧,如果再出手徐志恐怕就沒有臉面在古山村呆下去了,只能憤恨的瞪了人羣中的龍仁一眼,扔下三十個金幣,灰溜溜的離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