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多謝誇獎。”面對雷越的諷刺,姚洪卻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笑的十分燦爛。

聞言,雷越臉色一沉,如同烏雲密佈一般,有着掩飾不住的殺意。

滋……雷越的身體,一絲銀芒緩緩凝聚,竟然彷彿一條銀色小蛇在環繞。

望着突然氣勢強大的雷越,姚洪皺了皺眉,雷越的氣勢讓他感覺到了危險。

“這難道是雷家的功法武技雷神怒?”

“除了雷神怒,還有什麼功法能凝聚雷芒。”

“姚洪的情況看來要遭。”

“看來果然只能如此了,姚洪還真不是雷越的對手。”

一旁,衆人再次驚歎雷越無與倫比的氣勢,同時他們看向姚洪的眼神,充滿了憐憫。

雷神怒是雷家的最強功法,是真正具有殺傷力的強大功法。

要知道當初雷家能夠崛起,完全靠的就是雷神怒。

雷越使出雷神怒,衆人想象不到,姚洪如何能贏。

林非凡也看的緊緊皺眉,雖然他十分討厭雷越,但雷越的實力真是超乎他們的想象。只有地級七層的實力,這一刻竟然發揮出地級八層的氣勢。

“不行,我必須阻止姚洪,這樣下去姚洪必定會虐殺。”林非凡心中一急,可是剛一動,還沒有邁動步子,一道身影突然出現,擋在他的面前。

林非凡擡頭一看,前面的身影十分熟悉,正是他大哥林非城。

“不要過去。”林非城背對着林非凡,聲音傳進後者的耳中。

林非凡憂慮的說道:“你不怕雷越對姚洪痛下殺手嗎?”

“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林非城說道。

“什麼?”林非凡聽到大哥這句話,立刻就臉色變了,他震驚的說道。

“你看着吧,姚洪不會讓你失望的。”林非城頓了一下,說道。

雖然林非城閉口不點破,但只猜到冰山一角的林非凡,同樣被震動了一下,望向姚洪,充滿了期待之色。

這是,雷越的身體銀芒越聚越多,剛纔很小的如同小蛇的銀芒,此刻在運轉功法之下,已經變成了手臂般粗了。

“嘿嘿,看你能不能接下我這一招。”雷越哼了一聲,不屑的說道。

姚洪微微皺眉,一直注意着雷越,見雷越終於出手,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蜂擁而至,姚洪臉色一變,一個腳步移動,離開了原地。

刺啦。

合法婚妻 在原地,剛剛移開的原地,突然被雷電之力砸中,卻是將石塊給粉碎掉。

打在石塊上,立刻粉碎掉了,可若是這打在人身上,那麼肯定也是受極重的傷。

刺啦……

一陣陣的雷電之力,立刻爆炸開來,姚洪左突右閃,如同一個猿猴一般,活蹦亂跳,躲開雷越的攻擊。

“這便是雷神怒的嗎?好強。”姚洪舔了舔乾裂的嘴脣。

雷神怒只有雷家家主纔有資格修煉,沒有想到雷越纔剛成爲家主,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修煉成功,這大大出乎姚洪的預料。

“也不知道和金剛不壞身能否抵抗雷神怒?”姚洪喃喃自語,露出一絲濃厚的興趣來。

說話間,他的氣勢立刻就變了。 面對一道道雷光攻擊,姚洪已經不再躲避了,忽然停止不動,動也不動的站在了擂臺上。

他緊閉着雙眼,整個臉龐無驚無喜,淡定的表情。

看着姚洪不閃不避了,雷越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找死。”

手臂一揮,一道手臂粗的銀色雷光,帶着絞殺一切的氣息轟向了姚洪。

嗤的一聲,雷光擊中了姚洪。

見這麼容易就擊中了姚洪,場邊的衆人不由一滯,現場也安靜下來,一雙雙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姚洪。

同時不由疑惑姚洪的反應,按照姚洪的實力,雖然比雷越的要差一些,但這等攻擊,要想躲開絕對可以躲開。

難道姚洪放棄了?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衆人不由終於驚訝出聲,場面也活絡起來。

嘶。

雷光散去,姚洪哪受什麼傷,沒有受一點傷,只是雷光將他的衣服給撕裂。

衣服被撕裂,露出了上身的姚洪,立刻暴露在人們面前。

因爲此時的姚洪身體,皮膚呈現爲古銅色,身體也如同被鋼鐵澆灌一般,看起來威武不少。

衆人不由的愣住,雷光有多大的破壞力,這裏的人一清二楚,可沒有想到擊中姚洪,後者卻沒有一點傷,讓人震驚。

不過有限的幾個武者,一看姚洪古銅色的皮膚,立刻就知道他修煉了一種煉體功法。

煉體功法,是外門的武學,一般很難修煉,而如果真的修煉成功,絕對同級的武者無敵。

那麼,姚洪只憑身體能抵抗雷光,也就不意外了。

“有點意思,不過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雷越神情一愣,他也是非常意外,他事先並沒有想到姚洪修煉的竟然是煉體功法,而且修煉還小有成就。

不過也只是驚訝了一下,雷越就恢復了高傲的表情,他對自己有着絕對的信心,不管姚洪變得如何厲害,他也能打贏對方,因爲他有着無敵的信心。

不過,他若是知道,姚洪得到這功法纔不過三天時間,而且才匆匆看過一遍就能過目不忘,甚至還是第一次使用,不知道會有如何感想。

“是嗎,試一試?”姚洪拳頭握了握,彭,一股空氣被捏爆的聲音傳來。

對於體內澎湃的力量,姚洪也是暗自驚訝不已,這還是第一次使用金剛不壞身,沒有想到竟然連雷光都無法擊穿,可見厲害非凡。

姚洪現在體內充斥着力量,他迫切的想要發泄,他知道用金剛不壞身,也是有時間限制的,到了時間,他身體就恢復了原因。

所以他要快點解決雷越。

雷越陰霾的眼神盯着姚洪一眼,旋即輕輕說道:“哼,雷神之怒!”

說話間,雷越源源不斷的銀光,忽然全部一股腦,按照雷越的意志,匯聚在他的右手掌心處,隨着銀光匯聚,漸漸凝聚成一個銀色的光球。

這光球,晶瑩剔透,如同寶石一般,雖然好看,但那裏面卻隱藏着一股強大的力量,有着毀天滅地的氣息,讓人心悸。

“擦,竟然是雷神之怒,據說是雷家雷神怒,最強的一擊。”

“沒錯,我記得上次還是三年前,雷霆使用過一次,那次震撼了整個靈水城。”

“看來,姚洪這次要輸定了。”

“哎,看來真的結束了。”

一看雷越掌心的銀色光球,衆人不由精神一震,開始竊竊私語。

不過可以明顯看出,衆人已經明白,如果姚洪不拿出其他的手段,那麼這場戰鬥勝負已分。

“雷神之怒?”一旁,林非城聽到這名字,也終於臉色變了,忍不住露出擔憂的表情。

他沒法不擔憂,縱然他無比相信姚洪,但雷神之怒這招名氣太大了。

他雖然沒見過,但是也聽說過,如果說擁有外功鍛體功法的武者,在同級無敵,那麼雷神之怒,簡直就是任何武者剋星,是同級的神。

不由的,他對姚洪,也不由擔心起來。

“死在雷神之怒之下,也算你的福分了。”雷越得意的看了姚洪一眼,身影一閃,衝着姚洪衝去。

雷越的速度飛快,眨眼間就到了姚洪身前,光球一閃,右手掌心處的光球印向了姚洪的胸膛。

面對衝過來的雷越,姚洪也是心神謹慎,不過他臉上不急不躁,旋即他皮膚的古銅色更加深邃。

翁的一聲,姚洪的手掌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大,漲了兩三圈,可以看出他右手的手掌比左手要大了將近一半。

一握拳頭,立刻噼裏啪啦一聲亂響。

他雖然看出雷越這一招的厲害,但姚洪卻不閃不避,同樣一拳轟出。

大力神訣,姚洪突破到了地級七層的境界,現在單手的力量可以達到七萬斤的重量。

七萬斤的力量,姚洪就不相信不會將雷越幹掉。

兩拳這次沒有相撞過去,而是交錯開來,兩個拳頭都擊中了對方。

噗。

姚洪當場就吐血了,雷越這一拳實在是厲害,他身中一拳立刻倒飛了出去。

倒飛了十幾米,在擂臺邊緣的位置,才堪堪停了下來。

見姚洪吐血倒下,衆人不由一愣,大部分人嘆了口氣,姚洪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只可惜遇到了雷越這個變態。

而就在這時,站在擂臺中央如同標槍一般筆直的雷越,忽然撲通一聲,膝蓋砸到了地面,將地面砸了個粉碎。

噗噗噗。雷越接連吐出三大口的鮮血,精神也渙散起來。

噗通一聲,雷越終於栽倒在地上。

衆人愕然,看雷越的樣子,看起來比姚洪的傷勢還要嚴重,若非姚洪已經躺在地上昏迷了,那麼這一場戰鬥絕對是姚洪贏了。

“這算平手嗎?”衆人感到震驚的同時,不由心中想道。

然而這話衆人心裏的話剛冒出來,剛纔看起來昏迷的姚洪,卻突然動了動手,旋即眼神堅定,緩緩從地面上爬了起來。

緩緩爬起來,卻晃晃悠悠的姚洪,等了一會,終於站直了身體。

姚洪呼出一口氣,將目光放在了昏迷不醒的雷越身上,姚洪咧咧嘴笑道:“你輸了。” 姚洪這次能夠戰勝雷越,他知道自己主要還是金剛不壞身的緣故。

雷越的雷神之怒的威力,絕對比姚洪的大力神訣的威力要強。

雖然大力神訣他可以使出七萬斤的力量,可雷神之怒力量要差上一分,但威力要強勁一分。

剛纔兩人都擊中了對方,可是姚洪正因爲有了金剛不壞身,肉體比雷越要強大太多了,才導致姚洪此刻能夠勝利,而雷越則是重傷昏迷。

雷越敗了!不僅敗給了姚洪,而且敗的十分徹底。

望着臺上,被打的昏迷不醒的雷越,在場的衆人都是武者,都一眼看出雷越這次受的傷十分嚴重,不修養幾個月時間,別想將傷養好。

因爲雷越外表看起來沒什麼外傷,但真正重傷卻是在內傷當中,衆所周知,外傷好治,內傷卻是需要好好養傷了。

當然以姚洪的實力,三天內肯定將雷越治好,活蹦亂跳,一點病根都不會留下,但是姚洪和他是死對手,自然不可能幫他治療。

衆人再次望向姚洪的眼中,則是充滿了古怪的神色、

他們根本沒有想到,姚洪在離開了兩年後,再次回來,竟然一如既往的強勢。

直接將雷越這個現任青年俊傑榜第一名,給打了下來,重新奪回來第一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