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夜千羽拿出身份令牌,在牆壁上掛著的陣盤上刷了一下,然後往裡走去。

她隨意地翻了翻裡面的藏書,有對各種功法的解析,有講述突破瓶頸的經驗。

夜千羽覺得,對她來說,都沒用。

她的功法是烈焰靈訣,是從鳳族的功法演變而來的,這些藏書解析的只是一些常見的基礎功法。

至於瓶頸,她其實很少瓶頸,應該是和殤雙修的關係,雙修似乎可以調和陰陽,減少瓶頸的概率。

翻了不到一刻鐘,她就出去了。

一號藏書閣和二號藏書閣她不打算進去了。

她相信,裡面的藏書不會比九重高塔里的那些書籍更詳盡。

不過三號藏書閣有必要進去看一看,九重高塔里的丹方和配方都是一萬年前的,一萬年來,說不定有什麼新的丹方和配方。

夜千羽走進三號藏書閣,發現守門弟子是孫妙竹,微微一愣。

孫妙竹看到她,也是微微一愣,隨即面色恢復冷淡,例行公事地說道:「一個時辰10積分,自己在陣盤上刷,看幾個時辰,就刷幾下。」

夜千羽隱約可以感覺到孫妙竹的傲氣和不屑,扯了扯唇,沒在意。

她確實沒參加考核就進了藥師城,被看輕,很正常。

她拿出身份令牌,在牆壁上的陣盤上刷了一下,往裡走去。

因為她只是想尋找一萬年來新的丹方和配方,她翻書非常快,嘩啦啦,十幾秒鐘就翻完一本。

一個書架的書,幾分鐘就翻完了。

孫妙竹起先沒注意到,後來不經意地回頭一瞥,看到夜千羽快到起飛的翻書速度,不由得皺眉,她在幹嘛?翻這麼快,能看清楚書上的字不?不是真心想看書,就別裝模作樣地進藏書閣。

就這樣,孫妙竹對夜千羽的印象更差了。

夜千羽翻了好幾個書架,一無所獲。 不過想想,也挺正常的。

丹藥的配方都很嚴謹,每一種材料的份量,以及在什麼時機投入葯鼎,分毫不能出差錯。

也就是說,想要折騰出一份新的丹方,需要經過無數的實驗和失敗。

只有天賦卓絕者能做到這一點吧?

夜千羽不禁想起帝瀾夜的師尊。

帝瀾夜的師尊真的是太厲害了,醫毒雙絕,不但研究出了逆天的毒藥,還研究出了逆天的丹藥和傷葯!

假如帝瀾夜的師尊還活著,將來遇到了,她一定要拜帝瀾夜的師尊為師!

希望不要被嫌棄才好。

說起來,她已經算是帝瀾夜師尊的半個弟子了,畢竟九重高塔里的那些書籍就是帝瀾夜師尊所贈。

夜千羽浮想聯翩著,正要去下一個書架,眼角的餘光卻瞄到,面前書架最下面一層的角落裡,似乎有什麼東西。

她蹲下身仔細看,下面幾層,因為太矮了,沒放書籍,她發現,最下面一層的角落裡,放著一本木色封皮的小冊子。

因為封皮的顏色和木頭書架的顏色一致,再加上小冊子很薄,只有幾頁紙的樣子,實在很難被發現。

她拿起小冊子翻了翻,第一印象是,這是一本筆記,因為上面的內容很雜亂。

等將內容梳理出來,她不禁唇角抽搐。

這本筆記上記錄的是兩份丹方,一種叫破顏丹,一種叫破壽丹……

破顏丹的作用是,破除定顏丹的效果,也就是說,吃下破顏丹,定顏丹的效果就解除了,恢復當前年齡該有的原貌。

而破壽丹的效果是,破除延壽丹的效果,也就是說,吃下破壽丹,延壽丹的效果就解除了,增長的壽元消失。

夜千羽簡直給跪了,這兩份丹方,可以說是反人類,也不知道是哪位煉藥師前輩折騰出來的?

她將小冊子放回原位,朝下一個書架走去,殊不知,她蹲下身的這一幕已經落入孫妙竹的眼中。

夜千羽將所有書架上的書翻了個遍,都沒找到新的丹方和配方。

既然沒收穫,那就回去繼續煉製小回玄丹,四號藏書閣是醫術書籍,需要慢慢琢磨,今天就不進去看了,等她把宸葯堂開起來,再進去看。

夜千羽出了三號藏書閣,正想往回走,卻被幾個男男女女攔住去路。

「哎呦,這不是姓夜的老妖婆嗎?怎麼跑到我們藥師城來了?」

「你裝嫩沒問題,不過別來污染我們藥師城的空氣!」

夜千羽眉頭跳了跳,姓夜的老妖婆?該不會又是霍憐兒的手筆吧?司徒元策剛到藥師城,霍憐兒就追過來了?

懶得搭理,她正要繞過幾人,幾人卻團團將她圍住,其中一個年輕男弟子朝丹堂的方向跑去,一邊跑一邊喊道:「別讓這老妖婆跑了,我去請管事大人過來!」

夜千羽唇角扯出一抹冷笑,看來今天這事是沒法善了了,那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等這事過去了,霍憐兒就等著倒霉吧,一而再地找她麻煩,真當她是沒脾氣的軟柿子了? 丹堂管事很快被請了過來。

看上去四十多歲,穿著一身藏青的袍子,一雙小眼睛,泛著精明的光澤。

丹堂管事看向被團團圍住的夜千羽:「你隱瞞年齡進入我們藥師城?」

夜千羽冷冷扯了扯唇:「沒有。」

那報信的年輕男弟子不慌不忙地道:「管事大人,她在說謊!我以前就認識她,她根本不是西大陸本土人,而是從東大陸過去西大陸的,這次趁著收人,她想辦法混進我們藥師城,結果被我認了出來!」

丹堂管事似是有些不解:「收人有兩道門檻,很難矇混過關。」

那報信的年輕男弟子自信滿滿地說道:「很簡單,第一關的時候,她賄賂了接引使者,她只有四級修鍊資質就是最好的證明!」

說到這,他停頓了下來。

丹堂管事上上下下打量了夜千羽幾眼:「只有四級修鍊資質?怪不得眼生得很。」

五級修鍊資質的煉藥師,肯定要入丹堂工作,他巡查的時候,就能見到。

而四級修鍊資質的煉藥師,就不一定了,有些心氣高的會去找別的工作。

丹堂管事還是有些不解:「那第二關摸骨齡呢?我記得第二關是醫堂的何老把關,醫堂那麼多人,就屬何老摸骨齡最准,從來沒出過錯。」

那報信的年輕男弟子正氣浩然地道:「管事大人,這其中定然有什麼隱情,不如請何老過來當面對質!」

總統先生,你被挖牆腳了! 丹堂管事點點頭,吩咐跟在他身後的一個小廝:「去醫堂請何老過來。」

夜千羽心思百轉,看來何老又被霍憐兒收買了。

放著好好的光明大道不走,非要和她作對,走一條死路?

何老確實又被霍憐兒收買了,不過過程比較曲折。

何老的夫人,也就是說,何夫人,有個弟弟,就住在清水城。

何夫人的弟弟,欠了一大筆賭債,本來差點被活活打死,被霍憐兒救了下來。

霍憐兒通過何夫人的弟弟搭上何夫人,再搭上何老。

霍憐兒一計不成,很不甘心,剛回到清水城,就往藥師城而來。

司徒元策因為乘坐金舟,比霍憐兒早一天到清水城,也比霍憐兒早一天出發來藥師城。

這不,昨天司徒元策剛到,今天霍憐兒就到了。

從何老口中,她得知夜千羽手中有一塊霍家精英子弟令牌。

她不相信,夜千羽手中怎麼可能有霍家精英子弟令牌?

霍家精英子弟令牌,一共只有三塊,分別在二哥、四哥和七哥手中。

二哥和四哥正在閉關中,根本不可能去西大陸,七哥一直在聖城侍奉聖主大人,更不可能去西大陸!

所以,那塊所謂的霍家精英子弟令牌一定是假的!只是形似,偽造了一個表象而已!

估計是司徒元策乾的,她看得很明白,司徒元策已經被那個夜千羽迷得神魂顛倒,司徒元策怕自己給夜千羽使絆子,就偽造了一塊霍家精英子弟令牌給夜千羽以防萬一!

回頭她一定要和爺爺說,給司徒家施壓,讓司徒家將司徒元策逐出家門! 霍憐兒將她的猜想說給何老聽,又威逼何老,如果不幫她整夜千羽,就替何夫人的弟弟還錢!

收人那天,何老因為在大殿外等候鍾離長老,沒看到北流殤和墨小弟維護夜千羽,不過張靈玉開口替夜千羽說話,他是聽到了的。

因為對張靈玉的顧忌,他本來想咬咬牙,替他那個不爭氣的小舅子把賭債還了,何夫人卻不答應,和他一通好吵。

何夫人堅持認為張靈玉和夜千羽毫無關係,張靈玉只是看在同樣來自西大陸的份上,隨口提了一句,不可能刻意幫夜千羽出頭,夜千羽被安排到破落的丁區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何夫人看來,根本沒必要花冤枉錢,直接幫著霍憐兒把夜千羽弄出藥師城就萬事大吉了。

何老拗不過何夫人,到底又上了霍憐兒的黑船。

何老是和何夫人一起來的,何夫人跟過來,一則,監督何老,免得他說錯話,二則,看看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和霍五小姐搶男人。

不得不說,霍憐兒心機深沉,她絲毫沒透露夜千羽已經有夫君,也沒透露她這會兒喜歡的已經不是司徒元策了,而是夜千羽的夫君。

何夫人還以為,霍憐兒還喜歡著司徒元策呢。

她非常認同霍憐兒的做法,不要臉的小三,就該狠狠磋磨!

丹堂管事見何老來了,看了一眼夜千羽,然後問道:「何老,這是怎麼一回事?」

何老一臉羞愧地說道:「事情是這樣的,我本來測出來她的真實骨齡是118,在她的脅迫下,才無奈改口成18的,當時在場的人都知道,我讓藥師城蒙羞了。」

丹堂的煉藥師和藥師助手見有熱鬧看,全聚攏了過來,聽見何老這麼說,個個臉色怪異。

但凡女修,只要有能力,都會吃上一顆定顏丹,保持年輕的容貌,這本來無可厚非,但裝嫩混進藥師城就說不過去了。

他們竊竊私語起來。

「她混進藥師城想幹嘛?」

「誰知道,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樊平這會兒在藥師堂工作,就混在看熱鬧的人堆里,他陰陽怪氣地來了一句:「指不定她想老牛吃嫩草,和誰來一場艷遇呢!」

那些男煉藥師和男藥師助手頓時起了雞皮疙瘩,這也太滲人了,以後他們找對象,一定要弄清對方的身份來歷,免得被這種118歲了還裝18歲的老妖婆給騙了!

丹堂管事到底管理著偌大的丹堂,他隱約感覺到,這其中可能有什麼隱情,不過到底有什麼隱情,他並不在意,夜千羽只有四級修鍊資質,不值得他去刨根究底。

他冷冷說道:「連藥師城的人也敢威脅,你的膽子可真大,交出身份令牌,然後滾出藥師城!」

夜千羽從容不迫,先是看著丹堂管事:「我有話要說,我沒威脅過何老,也沒隱瞞年齡,我本來就只有十八歲。」說著她將目光轉向何老,聲音一冷,「假如我能證明我只有十八歲,你怎麼說?」



晚安,emmm 何老心道,怎麼證明?

骨齡只能用摸的,靠經驗說話,又沒有什麼陣法能測出來。

這個夜千羽頂多找醫堂的其他人來重新幫她摸骨齡,可惜的是,他來之前打過招呼了,不會有人拆他的台。

他不以為然地說道:「如果你真能證明你只有十八歲,你怎麼說,我怎麼做。」

「這可是你說的。」夜千羽冷冷一笑,又將目光掃視一圈,「還請諸位為我做個見證。」

丹堂管事開始對夜千羽感興趣了,這丫頭太篤定了,難道會有什麼反轉?

那些看熱鬧的煉藥師和藥師助手也開始不確信了,或許這姑娘不是老妖婆,這世界其實沒有那麼險惡?

夜千羽目光轉了轉,落在何夫人身上:「請問,你是何老的原配夫人嗎?」

「我當然是他的原配夫人。」何夫人目光變得警惕,這不要臉的小賤人該不會打她男人的主意吧?

何老看上去已經五十多歲,而何夫人看上去只有三十多歲,烏髮黑亮,皮膚光滑,可以說,風韻猶存。

既然何夫人是何老的原配夫人,那麼何夫人的年齡應該和何老差不多,也是五十歲左右。

夜千羽得出一個結論:「何夫人,你吃了定顏丹吧?」

何夫人不禁有些惱火,她是吃了定顏丹,這很正常不是嗎?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種事,這小賤人什麼意思,諷刺她老?

夜千羽沒等她回答,繼續說道:「我呢,知道一種叫破顏丹的丹藥,可以破除定顏丹的效果,也就是說,吃下破顏丹,會恢復當前年齡該有的原貌。」

那些看熱鬧的煉藥師和藥師助手頓時嘩然,破顏丹?有這種丹藥?根本沒聽說過好嗎?誰沒事研究這種反人類的丹藥?這個夜千羽該不會腦子進水了吧?

夜千羽腦子當然沒進水,不過她有點懷疑,研究出破顏丹的那位煉藥師前輩可能腦子進水了。

何夫人也算是個聰明的,猜出夜千羽的意圖:「你的意思是,我與你各吃下一顆破顏丹,看效果?」

夜千羽挑釁地挑眉:「你敢嗎?」

何夫人心思百轉,這個小賤人只是在虛張聲勢!

她以前當過不少年的藥師助手,有哪些丹藥,她一清二楚,根本就沒有破顏丹這種丹藥!

丹方那麼嚴謹,一絲一毫的差錯都不能有,想折騰出一份新的丹方,比登天還難!這種反人類的丹藥,根本不可能有人耗費時間和心血去研究!

何夫人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假如你能拿得出來,我有什麼不敢的?」

「那就這麼說好了。」夜千羽看向丹堂管事,「借煉丹房一用?」

丹堂管事有些意外,現場煉製?他同樣覺得破顏丹是不存在的,他倒是要看看,這丫頭要搞什麼鬼!

「來吧。」丹堂管事領著一堆人浩浩蕩蕩地往丹堂而去。

隨便指了間煉丹房,丹堂管事朝夜千羽道:「進去吧。」

夜千羽沒急著進去,而是回憶起破顏丹的丹方,破顏丹是四品丹藥,需要幾十種藥草。 其中珍稀藥草因為身上有庫存,她倒是齊全的,反而是普通藥草,她缺不少。

夜千羽說道:「我身上的藥草不齊全,還差這些藥草……」她報出一長串的藥草名,「每樣藥草給我來三份,我用積分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