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夜琉月不知何時已經站在了門外,看著她失落的表情,內心有著隱隱的酸楚。「冷冷,別傷心,舅舅他不會想看見你這個樣子的。」

「我會治好他的。」

夜琉月看著她轉身走去的身影,跟在身後。「冷冷,你去哪!」

「我去找罪魁禍首,她有預感這一切都是那個女人設計好的。」歐陽冷風風火火的走出歐陽府。

夜琉月根本攔都攔不住,只有一路跟著。斜眼看著冷冷一路臉色冰冷,也沒了逗笑她的心情。

兩人一路穿過大街,歐陽冷直接御風而行,飛揚走壁,直接來到了御書房。

侍衛看見突然到訪的女子,臉色惶恐。「聖女,您……您怎麼進來的……」

「滾開。」

侍衛顫抖著雙腿,眼前的女子如何的血腥殘忍那是用血淋漓的事實告訴了他們的。

可皇帝也不是好惹的主啊!「聖女,您等等,我這就去稟告聖上。」

「不必了。」說完直接抬起腿,把他踹翻在地。

此刻的她磨發飛揚,絕色的臉上冰冷剛硬,渾身充斥著濃濃的殺氣。

一路踹翻侍衛,看見攔人二話不說直接踹倒在地。再起來阻攔直接殺了,內心沸騰的怒火,讓她已經不想再管任何人的生死。

自己一再的仁慈,都是對她身邊人的傷害。

一路翻倒死傷無數禁衛軍,一路直接殺到了御書房。

一腳直接踹向厚重的金屬大門,隔空看著高高在上的鳳帝,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火焰。「把她交出來。」

鳳帝淡定的把奏摺放在一邊。「你來了,坐。備茶。」

「她在哪?」一路直逼鳳帝,幾千禁衛軍擋在她的面前,卻不敢出手。

驚恐的臉上有著膽怯,一直的在往後退,不敢出手打她更不敢擅離職守。

鳳帝看了一眼她毫無人性的殺法,揮揮手。「都退下去。」

禁衛軍紛紛逃命似的退了下去,這個女魔頭簡直越來越殘暴血腥了,惹不起,趕緊躲。

一路直逼鳳帝。「我再問你最後一遍,她在哪。別挑戰我耐性。否則,我讓你鳳國毀於一旦。」

鳳帝看著她的身後,俊朗的臉上淡然一笑。「她,就在你的身後。」

歐陽冷猛然間轉頭,只看見一女子對著自己微微一笑,傾國傾城。

她穿著一身透明的紅杉,熱情如火。她聲音性感蠱惑人心。「你終於來了。」

夜琉月看著眼前的女子,總感覺在哪裡見過。

「怎麼樣,你才能幫他找出魂魄。」她莫名的就是知道她能找到那魂魄。

龍雨淺淺一笑,一撩緋紅色錦緞裙擺,坐在椅子上淡定的拿起茶杯輕茗。「你這是求我的態度嗎?」

「我歐陽冷從來不求人。」

她身體向前傾,yaorao的臉上淡然笑著。「是嗎?我這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你這樣我好怕怕,突然間忘了,你說怎麼辦?」 她身體向前傾,yaorao的臉上淡然笑著。「是嗎?我這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你這樣我好怕怕,突然間忘了,你說怎麼辦?」

夜琉月走近歐陽冷的身邊,直視著眼前的女子。「冷冷,她是誰。」

龍雨施施然站起身,繞著他走了幾圈。眼中帶著挑釁的目光。「嘖嘖,堂堂雄霸一方的君王,居然變成了一個圍繞女子打轉轉的窩囊廢。」

夜琉月瞬間掐住了她的咽喉。「你再說一遍。」

龍雨笑的妖嬈萬千。「哈哈哈……我說你-就是個窩-囊-廢。」

夜琉月桃花眼一點點的變成猩紅,手一點點的掐緊她纖細白皙的脖頸。

龍雨只是雲淡風輕的看著她,絲毫沒有掙扎的打算。

嘲諷的一笑。「如果是以前,我不是你的對手。現在,你不是我的對手。」話語剛落,她以著詭異不可思議的動作,讓脖子離開他的手掌。

在轉眼,她的纖細的玉手已經落在了他的脖子上,輕輕踮起腳尖紅唇靠近他的耳邊曖昧的說著:「現在,你說你是不是窩囊廢。」

夜琉月傻眼了,自己居然如此輕而易舉的被眼前這個人給秒殺了。

倔傲的撇過頭。「有本事,我們再比。」

「再比?哼,我可沒那閑情。」隨即放開手,一個旋轉坐在了椅子上。

歐陽冷阻止夜琉月再次出手,小聲的在他耳邊輕語。「我們不是她的對手,她跟龍曦來自同一個世界。」

她這樣一解釋,夜琉月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自己好歹是大陸排名靠前的人,怎麼別人隨隨便便出現一個人就能秒殺自己。

歐陽冷直視著眼前的女子。「說吧!什麼條件,別逼我跟你魚死網破。我雖然無法打贏你,但想毀了你,也是輕而易舉的。」這話她並不是誇大,她空間戒指完成可以複製出千千萬萬的啾啾。

只是那樣這個大陸,將會面臨被獸類吞噬的危險。如果她真的要做的那麼絕,她不介意讓這個大陸跟自己一起灰飛煙滅。

「好,條件很簡單。只要你對最近發生的事情當做沒看見就好了。」

「你想做什麼?」這麼簡單,她不相信。

龍雨微微翹起精緻的玉手,斜視了她一眼。「我想做什麼,與你何關。只要你不管不去查,等到了時候我自然親自送上你想要的。」

「冷冷,別答應她,她肯定在打什麼主意。」

「好,我答應你。」

龍雨璀璨一笑。「這才是做交易的態度,等事成之時就是他正常之時。」

「最好記住你自己的話,否則,我會不計代價讓你灰飛煙滅。」歐陽冷臉色平靜的看著她,但身上散發出濃重的煞氣,讓人退避三舍。

龍雨嫣然一笑,裙擺翩翩人憑空消失在眾人眼前。

歐陽冷抬頭看了眼高坐在上位的鳳帝,眼中帶著冷笑,平靜的轉身離開。

夜琉月跟在她的身後,兩人走出皇宮。他還是不解歐陽冷為什麼會同意她。

思考了良久,最終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冷冷,你為什麼要答應她?如果她不同意,我們就算跟她拼個魚死網破好了。」

「魚死網破嗎?那個世界我們不懂,如今之計只有穩住他,然後我們慢慢找出破綻。」

夜琉月吃驚的看著她。「冷冷,你的意思是?」

PS:這是個一路慢慢強大的故事,並不是直接吊炸天的故事。就好比我們賺了一萬一個月認為很多錢了,但卻遇到了一個月十萬的人,我們瞬間弱爆了。

然後慢慢到達一月十萬,卻遇上了一月百萬的人。一路強大,一路碰壁,一路成長。

明天上架了,給大家一個心理準備,包月十塊錢一個月隨便看,相對很便宜了。

如果你連一天花三毛三都不願意,那我也無法。上架更新肯定加速。 歐陽冷緩緩開口。「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那我陪你去。」

她想也不想的拒絕。「不用了,你還有別的事情。」

夜琉月知道說再多她也會堅持,妖孽的桃花眼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兩人一路無言走到憐心一條街,此刻大中午這裡正是吃午飯的時候,來來往往的人群熱鬧非凡。

酒樓內傳出的划拳聲,人群的爭吵聲不絕於耳。

兩人隨便找了個酒樓,直接坐在了大廳里。

掌柜的慌忙跑過來。「老闆,您需要些什麼?儘管吩咐,小的這就去端來。」

「照舊。」

「是,小的這就去。」掌柜的趕緊退下,跑去了廚房。

大廳里認識他們的人還真不少,人群開始竊竊私語。

「你看,那不是妖女歐陽冷嗎?」

「噓,小聲點,小心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那天她可是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殺死了,大將軍,侯爺府的幾位還有朝廷的重臣,到現在丞相府都還在顫顫巍巍警惕的過日子。」

「對啊!說起來也奇怪,那些人死了好歹是有頭有臉的,怎麼都不辦喪禮呢?」

「我聽說是他們沒死?」

「沒死?」

「對的,我聽隔壁的二狗說,他還看見他們了。」

兩人的談話聲雖然小聲,但對於靈力高強的兩人來說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夜琉月看著歐陽冷。「冷冷,這事,你怎麼看?」

「肯定是她做的,但目的恐怖不止那麼簡單。」

夜琉月也立馬想到了那個比自己更加妖孽的女子。「你說是真的死而復活嗎?如果是這樣那天下豈不是大亂。那些人都是你殺的,他們死而復活第一件事情肯定是殺死你,報仇?可他們現在都沒來找你報仇,還想隱藏自己死而復活的事情,那肯定就是有更加天大的秘密。」

他也只是順著事情分析,可越分析下去,自己都越心慌。

歐陽冷也感覺事情越來越不受控制了。「想知道事情原委嗎?」

「冷冷,你有什麼辦法?」

歐陽冷紅唇親親張開說道:「辦法就是殺了他們,在守株待兔。」

掌柜的此時剛好端菜過來,聽見這句話嚇的菜差點掉落在地上。呆愣了幾秒,這才緩過神來。

趕緊把菜細心的放好,退了下去,看都不敢看他們一眼。

歐陽冷拿起筷子夾菜吃起來,夜琉月習慣性的夾菜去她的碗里。

看著對面的夜琉月,她腦海中不禁想起那個詭異的夢境。

「夜琉月,你有沒有孿生兄弟。」

夜琉月抬起頭茫然的看著她。「沒有,怎麼突然這麼問?」

「沒事,那你成過親嗎?」

夜琉月放下筷子,直視著她。「冷冷,你想說什麼?我當然沒成親,你心理知道我在等你,我的妻子只能是你。」

「沒事了,吃飯吧!」歐陽冷精緻的柳眉微皺,拿起筷子心不在焉的夾起了一個辣椒放進嘴裡。,

夜琉月立馬把她筷子了的辣椒給夾了過來。「冷冷,你在說謊。」

面對他炙熱的眼神,她不得不放下筷子。

語氣帶著一絲懷疑還有一絲說不清的失落。「其實沒什麼事,我就是做了個很奇怪的夢?」

PS:上架后更新肯定沒的說,你們出錢看,我會對你們負責。

說太多,看我更新吧!更新和劇情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放心跳坑吧! 夜琉月不禁想起以前自己做過奇怪的夢。「奇怪的夢?我也做了個奇怪的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