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夜芷柔和冬兒一下子被擠到後面去了。

現場一片哄亂,唯一不受影響的恐怕就是北流殤了。

昨日被夜千羽擺了一道,直到現在,北流殤還黑著一張臉,身上散發出來猶如實質的可怕氣息,誰也不敢靠近他。 夜千羽掐下最後兩片花瓣,正要扔進人群里。

「且慢——」

人群突然被兩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大漢分開,一個年輕男人從兩人身後走出來。

身材頎長,墨色的長發齊腰,左額劉海有些長,將左眼完全遮住了,淺棕色的右眼明亮銳利。

夜千羽不解地看向他。

年輕男人扔給她一枚銀色的戒指:「你要的儲物戒。」

夜千羽看著他:「只剩下兩片花瓣了……」

早知道有人有儲物戒,她就不亂來了,也不知道夠不夠換。

年輕男人點點頭:「夠了。」

夜千羽鬆了一口氣,將兩片花瓣放進年輕男人遞過來的玉盒裡。

年輕男人收回玉盒,他對氣味很敏感,天山雪蓮甘甜的氣味里似乎摻雜著某隻蠢老虎的氣味——某女喂完虎妞沒洗手。

竟是她……

年輕男人突然抬頭朝夜千羽笑了笑:「你很有趣。」

他膚色白皙,五官精緻,笑起來格外迷人。

夜千羽有點懵逼。

喂,她現在可是大嬸一隻,怎麼會有人朝她放電?

年輕男人又深看了夜千羽一眼,隨手將玉盒收進儲物戒,轉身離開。

看著年輕男人離去的背影,突然有人冒出來一句:「他該不會是厲川吧?」

「我看八九不離十,聽說厲川喜歡把劉海留得很長。」

「而且,剛才給他開路的分明是黑衣衛。」

剛安靜了沒一會兒的人群又炸了。

活生生的厲川,平生第一次見啊!

搞不清楚狀況的只有夜千羽。

夜千羽問隔壁攤位的年輕小伙:「厲川是誰?」

「黑市的老闆。」

「那黑衣衛呢?」

「就是維持黑市秩序的護衛,小巷子口不就有兩個黑衣衛,其實在黑市裡潛伏著更多的黑衣衛,那些黑衣衛的實力都很強勁,很少有人敢在黑市裡鬧事,以前鬧事的,全被黑衣衛打到半死丟出去了。」

幻月城雖然距離皇城十萬八千里,卻緊鄰青陽宗,因而人流量很大且魚龍混雜。

夜千羽若有所思:「能在幻月城經營這麼一間黑市,那個厲川想必很厲害吧。」

年輕小伙點點頭:「就是這麼一回事。」

其實還不止,有傳聞說,厲川是某個神秘隱藏勢力的頭頭,不過這種沒經過驗證的事,他就沒和夜千羽說。

夜千羽咬破手指,將血滴在厲川給她的儲物戒上,進行認主。

儲物戒飛快地將她的血吸收,然後閃過一道白光。

認主這就算完成了。

夜千羽早有準備,拿出一根紅繩將儲物戒串好掛在脖子上,然後將換來的銀票和丹藥收進儲物戒。

正要走,年輕小伙叫住她:「大姐,你來我攤位上選幾本書吧,白收你一片萬年天山雪蓮花瓣怪不好意思的。」

「好。」

夜千羽沒拒絕他的好意,朝他的攤位走過去。

圍觀的人群已經散的差不多了,秦沐風和北流殤還沒走。

秦沐風走到北流殤身邊:「小殤,你要不要萬年天山雪蓮花瓣,我送你一片?」

北流殤正要開口拒絕,夜千羽從旁邊走過。

聞到那股清新乾淨的靈魂味道,北流殤突然揚起唇角。

秦沐風嚇了一大跳,不敢置信的樣子:「小殤,你竟然笑了?!」

北流殤唇角弧度更深:「不可以嗎?」

為了不驚動夜千羽,北流殤沒有回頭,依然看著秦沐風。

萬年不化的冰山突然消融,從來沒有笑過,彷彿不會笑的小殤突然沖他笑了,只因他要送他一片萬年天山雪蓮花瓣!

再想起昨天發生的事,秦沐風突然驚悚了。

小殤該不會…… 年輕小伙很熱情,塞了一大摞書給夜千羽:「大姐,這些都是跟煉藥有關的書。」也是他攤位上最值錢的書了。

夜千羽放下那一大摞書,隨便拿了兩三本跟煉藥無關的書:「我要這幾本就好了。」跟煉藥有關的書,她太多了。

年輕小伙眼淚汪汪地目送夜千羽離去:「大姐你人真好……」

送了他一片萬年天山雪蓮花瓣,卻只拿走幾本不值錢的破書。

秦沐風很為難。

他可以為小殤赴湯蹈火,為小殤兩肋插刀,但是,他不喜歡男人啊,雖然小殤真的很好很好。

趕緊換個話題。

「對了小殤,你不是有個未婚妻嗎,你們什麼時候成親?」

北流殤的面色一下子陰暗如晦。

「你不是知道那樁婚約是怎麼一回事。」

交易一樣的婚約,根本沒有履行的必要,他甚至沒去關注和他有婚約的是誰。

這樣的話,落在正疑神疑鬼的秦沐風耳朵里,卻是另一番意味,就好像隱晦的表白。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歡她,卻還……

啊啊啊,看來小殤真的喜歡上他了,他要怎麼辦才好,他不喜歡男人,可是直接拒絕小殤的話,小殤很有可能再也不理他了,他一直把小殤當成最好的兄弟,他不想失去小殤……

北流殤沒注意到秦沐風臉上的糾結,他的神識一直鎖定在夜千羽身上。

感覺到夜千羽已經走遠了,不會注意到他這邊的動靜了,他身形一閃,隱沒在人流里:「離開一下。」

秦沐風鬆了一口氣,看著穿梭不息的人流,喃喃自語道:「或許我該找個女人成親了?」

他已經二十二歲了,比小殤還要大上兩個月,家裡人一直在催婚,以前他一直當成耳旁風,現在出了這種始料不及的狀況,倒是讓他們遂願了。

等秦沐風走後,夜芷柔激動地拉了拉冬兒:「剛才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你看到了嗎?」

冬兒連連點頭:「看到了,看到了!」顯然也很激動。

夜芷柔一臉的迷醉:「他好帥啊……」

不笑的時候,如寒氣四溢的萬年冰山,讓人望而卻步,不敢靠近分毫。

剛才那一笑,卻彷彿漫天陽光灑下來,在他身上形成一層炫目的光暈,讓她怎麼也移不開眼,魂魄幾乎被勾走。

冬兒也是一臉的迷醉:「只可惜他已經有未婚妻了……」

夜芷柔不以為意:「那又如何,你看不出來嗎,他很不喜歡他那個未婚妻。」說完嘆了口氣,「要是我是他的未婚妻就好了。」

冬兒瞪大眼睛:「小姐,你已經是楚王殿下的未婚妻了。」

夜芷柔臉色一訕:「你激動什麼,我只是說說而已。」

那個楚王天賦好,修為高,地位又尊崇,只要嫁給他,她就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但是,她不知道那個楚王長什麼樣子,萬一長得歪瓜裂棗的,她寧願嫁給剛才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不僅氣場強大,帥氣迷人,還和風公子關係很好,身份肯定也很尊貴,真男神有木有?

一想到秦沐風,夜芷柔頓時想起剛才一而再被羞辱的不堪經歷,她竟然在男神面前丟臉到那種程度,哪裡還有心情繼續逛下去。

主僕二人一前一後地出了黑市。

「冬兒,我背上好癢。」

「小姐你忍一忍,傷口快好的時候都是這樣的,等回去了,奴婢再幫你塗一遍玉肌膏。」 夜千羽離開小巷子的時候,感覺到身後跟了許多小尾巴。

那些小尾巴跟著她,無非是看上了她身上的儲物戒、巨額銀票和五品丹藥,想要殺人越貨,幸好她學過反追蹤術。

沒費多少力氣就將所有的小尾巴全甩掉了。

夜千羽很想吐槽,就這點本事,也出來打劫?

表面上是這樣的。

實際情況卻有所偏差,她能輕鬆脫身,主要是因為北流殤將跟著她的小尾巴全打暈了。

白沉的變化之術,還剩下大概半個小時,用來買材料的話,肯定不夠了。

夜千羽正好走到一棵大樹底下,見周圍沒人,就將血玉鐲子拿出來,藏到樹根旁的瓦礫下面,然後進去血玉鐲子。

半個小時的時間,她用來翻書了。

那些五品丹藥都有什麼效果,萬年天山雪蓮到底有什麼用,她通通不知道。

總不能什麼都去問白沉,她自己翻書好了。

那些五品丹藥都是用來輔助修鍊的。

讓她大吃一驚的是,萬年天山雪蓮的作用。

第一,煉製成萬年天山雪蓮露,喝下去的話,可以美容養顏,延緩衰老。

第二,和定顏果一起煉製成能讓容顏永駐的定顏丹,雖然直接服用定顏果,就可以定顏,但是一枚定顏果,只能給一個人吃,而煉製成定顏丹后,可以給好幾個人吃。

第三,和其他八種珍稀材料一起煉製成九花清靈丹,可以解絕大部分毒。

第四,煉製壯骨丹所不可或缺的材料,壯骨丹可以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如果有長輩過壽,用來當壽禮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第五,煉製壽元丹所不可或缺的材料,壽元丹可以增加五十年壽元,每個人只能服用一顆,只不過,壽元丹是六品丹藥,目前大陸上還無人能煉製。

這般看來,萬年天山雪蓮確實是好東西,值得高價拿下。

血玉鐲子外。

北流殤一直悄悄跟在夜千羽身後。

他看到,夜千羽將什麼東西藏到了樹根旁的瓦礫下面,然後人就憑空消失不見了。

又被她跑了?!

他從暗處疾衝出來,翻開那片瓦礫,看到一隻血色的鐲子。

是那小野貓的鐲子,他不會認錯,問題是,那小野貓人呢?

北流殤眯眼思索了一會兒,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他撿起血玉鐲子,試著收進自己的隨身空間。

果然收不進去,這說明,血玉鐲子里另有天地。

異世獨寵:神醫娘親萌寶貝 北流殤總算明白了,原來血玉鐲子不是帶有瞬移技能,而是一件空間寶物。

既然進去了,總要出來的。

北流殤將血玉鐲子放回原地,再將瓦礫蓋上,身形一閃,就上了樹,大樹枝繁葉茂,完美地遮蔽了他的身影。

……

等變回原來的樣子,夜千羽立刻出了九重高塔,找白沉重新幫她易容。

這一次,白沉將她變成了一個蓄著小鬍子看上去很是精明的中年男人。

「白沉,我出去了。」夜千羽感應了一下外面的情況,見周圍沒人,立刻就出去了。

白沉看著夜千羽從面前消失,金色的眸子里閃過一道異樣。

他知道,那男人就在外面,只不過,從那男人身上,他感覺不到任何殺意。

所以,不告訴那丫頭也沒關係吧…… 夜千羽隨身攜帶了一面小鏡子,她拿出小鏡子照了照,看著鏡子里陌生的中年男人臉,嘆了一聲。

「什麼時候才能用自己的臉出來行走……」

夜千羽離開后,北流殤從大樹上跳下來,看著她離去的方向,輕啟薄唇:「很快就如你所願。」

因為有了儲物戒,夜千羽買了很多東西。

用來配製毒藥迷藥的材料,修鍊用的玄石,吃的穿的,還買了不少給虎妞喝的羊奶。

正要回去,想了想,她又買了很多用來煉製一品丹藥小回玄丹的藥草,反正有葯鼎,她想嘗試一下煉藥。

還買了很多低品丹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