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夢倩倩一臉柔情似水,也虧她這麼快就找到了理由和借口。

「啊,原來是這樣,那……我就先暫不辭去昊天學院的職務了。」

風亦池有點愣愣的說道,夢倩倩表現出來的異狀,卻還是留在了風亦池的心中。

「那我先回學院為你臉蛋,倩倩好好照顧自己。」

風亦池勉強一笑,轉身走了。

夢倩倩卻根本沒發現他的異狀,只想着自己的丹藥。

「快去快回,風哥,我等你!」

風亦池失魂落魄的走着,想到從前那清高的女子,一臉倔強的跟自己說,她就是喜歡南風瑾,情不自禁,並不是因為南風瑾的權勢,若是有朝一日能得一人心,哪怕浪跡天涯也是好的。

這樣的清高和不慕權勢,竟是叫他心動不已。

怎麼到了他,就不願意了呢?

可惜的是,沒人能給風亦池解釋,他只能失魂落魄的回到昊天學院。

另一邊,經過了調查之後,昊天學院當晚,所有有實力的女人都已經排除了嫌疑。

幾位高層正是一籌莫展,一個具有邪魔力量的女人,實力還很強,這讓他們十分不安,擔心學員的安全。

更何況,這件事若是鬧的嚴重了,對昊天學院的名聲也是很有礙的,畢竟昊天學院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人人得而誅之的邪魔。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宋秋感覺自己的心態快要崩了。

幹啥啥不成。

榮東的到來,明明應該很意外才對,可姐夫直接就猜到了。

「是。」宋秋有點有力無氣,「還帶了不少禮物,看樣子是來賠禮道歉的。」

楚塵想到了昨晚半夜裡張道長發來的一個信息,嘴角輕輕地上揚了一下。

用清風道長來對付禪城的富豪們,簡直有著神效。

楚塵回到了宋家。

榮東在大廳的一張椅子上坐立不安,見楚塵走來,下意識猛站了起來。

「姐夫。」宋秋坐在沙發上。

張琴也急忙抬起頭來。

楚塵越走越近,榮東的面容神色不停地變幻。

這可是他生平最恨的一個人啊。

從皇庭酒店被楚塵狠狠地一腳踩下開始,榮東做夢都想報復楚塵。

可昨天發生的事情,令他整個人有股源自靈魂的顫慄。

清風道長的那一番話,下山路上的那個石頭,令榮東心中的恐懼蔓延,蓋住了恨意。

「榮東少爺,好久不見。」楚塵走來。

榮東的雙腿下意識地一哆嗦,臉色隱隱有些發白,此刻站在楚塵的面前,他的腦海中不停地回蕩著清風道長的那四個字……天神降罰。

「楚少。」榮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朝前走了兩步,深深地鞠躬,「對不起。」

楚塵直接繞過了榮東,走到沙發前坐下,「榮東少爺說什麼呢,你哪裡對不起我。」

榮東的身子在輕顫。

張琴見狀,急忙開口,「楚少,我是東子的母親,我叫張琴,這段時間東子不懂事,多有得罪,還望楚少大人有大量,給東子一次改正的機會。」

楚塵哦了一聲,目光看向了榮東,「你都做了什麼?」

榮東的臉色變幻。

「東子,還不過來說清楚。」張琴急忙催促。

榮東走過來,咬著牙關,說道,「昨天,是寧家一位老爺通過葉少,然後葉少,錢少,還有……我,一起策劃了抹黑楊小瑾的事情,我……我知道錯了。」

楚塵喝了一口茶,「昨天的事情,你一五一十說出來。」

「好。」榮東急忙點頭。

將昨天的事情講述了一遍過後,眼巴巴地看著楚塵。

楚塵思索了一番之後,看著榮東,「你把知道的都說了嗎?」

榮東點頭。

「你撒謊!」楚塵突然間冷喝了一聲。

榮東的臉色一變,雙腿哆嗦,面容直接煞白著,「我……我應該沒有說漏什麼。」

「我問你。」楚塵淡淡地說道,「在萬大出手襲擊楊小瑾的武者,是誰派來的。」

「襲擊楊小瑾?」榮東愣了,神色帶著疑惑地看著楚塵,「我們沒有花錢請人啊,更何況……」榮東頓了一下,目光看向了宋秋,「可以打敗宋秋的人,我榮耀拳館可沒有。」

宋秋的瞳孔輕微地一縮。

「昨天我們掃蕩了魅影三個點,都沒有看見任何一個能打的過小秋的人。」楚塵說道,「如果跟你們沒有關的話,那麼,難道是寧家派來的?」

「寧家也沒有。」榮東說道,「我想起來了,寧家那位爺還給錢少打了電話,誇獎錢少,說錢少竟然可以想到派人去商場揭楊小瑾面紗的方法,引爆這件事。當時我們都以為是魅影做的。」

寧家以為是錢少,錢少以為是魅影,沒有卻什麼也沒有做。

楚塵的視線輕輕地眯了起來。

這就是他不敢輕易離開禪城的原因。

背地裡,還有一股力量在推波助瀾。

「那出手的是誰?」宋秋突然間想到了一個可能,「難道是……」

楚塵看著宋秋,「小秋,你要不要去查查?」

「我不去!」宋秋捍衛自己的最後一分尊嚴。

楚塵知道宋秋懷疑的對象,他也同樣懷疑。

黃家,青陽派。

在禪城,能夠在背後捅這一刀的人,就是黃家。

正好還有青陽派的武者入駐黃家,如今的黃家完全具備這份實力。

黃家對自己的仇恨,楚塵絲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站在他們面前,他們絕對恨不得將他捅一百刀。

黃秀秀那一脈除外。

楚塵沉思了一會,「我再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錢氏會對我們北塵的動作了如指掌,你和錢步邵天天在一起,應該知道點什麼吧。」

「北塵有錢少的人在潛伏。」榮東毫不猶豫地回答,「不過,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錢少沒有說。」

果然有內鬼。

楚塵輕緩地點頭,「我明白你今天的來意,不過,口頭上的道歉,似乎沒有什麼誠意。」

榮東的面容一變。

「看在你給我提供了情報的份上,只要你做好一件事,你我之間的恩怨,可以一筆勾銷。」楚塵說道。

「楚少你說。」張琴連忙開口。

「回到錢少的身邊,幫我查清楚,哪一個是北塵的內鬼。」楚塵確實沒想到,自己這麼隨口的一問,還問出了這樣的一個消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北塵的葯提前在市場上架的消息錢氏也絕對早已經知道了,可錢氏那邊,竟然沒有半點動靜。

錢氏必定還有後手。

榮東已經懵了。

他來向楚塵道歉,楚塵竟然讓他回到錢少爺的身邊。

那豈不是……讓他當卧底?

張琴滿眼的憂慮,「楚少,這也太為難東子了吧。東子他……」

「不為難!」榮東出聲打斷了張琴的話,神色隱隱帶著幾分興奮,「我願意。」

此刻榮東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幅畫面……

他和錢步邵站在天台上。

就在錢步邵意氣風發的時候,他掏出槍來,指著錢步邵的腦袋,「對不起,我是卧底。」

榮東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了。

這樣的畫面,他實在太期待了。

我要回去……當!卧!底!

楚塵也是愣了。

他本還想著該怎麼威逼利誘才能讓榮東答應,沒想到,榮東似乎非常喜歡卧底這個角色。

甚至迫不及待想要走馬上任了。

張琴看著榮東,「東子,你想清楚,要是被他們發現,你就完蛋了。」

「當卧底,不是生,就是死。」榮東緩緩地說道。

張琴,「……」

她突然間覺得,這孩子有點陌生了。 第261章

身份配不上。

這是慕安安現階段無法改變的。

她還沒完全長大,還沒走到足夠與七爺匹配的位子。

宗政家不會等她強大。

慕安安心裏很酸,也難受。

但跟唐蜜之間對話,並不落下風,「可七爺從來不喜歡被掌控,像唐小姐這樣的名媛七爺想要,一抓一大把。但我,沒有第二個。」

「所以,唐小姐,好好努力哦,別太快下場。」

慕安安說完,便不在跟唐蜜多說,直接掐斷電話!

原本她臉上是帶着偽裝的笑意,也隨着電話掛斷而中斷。

結束通話,慕安安深呼吸好幾次,才把情緒調整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