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夥計擦了把眼淚,立刻去後面通知廚房的人做吃的去了。

“師傅,到底生了什麼事?”衆人圍着一張大圓桌坐定後,南世興疑惑的問道。

“鎮上生了虜童事件,具體是怎麼回事,還要等李水回來才知道了。”張太虛沉着臉答道,張太虛生性耿直,頗具俠義心腸,現在這裏生了這等事情,張太虛心裏很不好過。

不久,李水便去而復返,與他一起來的還有一個穿着鎮守大人服侍的胖子,年約四十幾歲,小眼中閃爍着狡獪的光芒。

“李老弟,你打探到什麼了?”張太虛站了起來,迎上前去道。

“張大哥,他是這裏的鎮守錢來往,還是讓他來說把。”李水聞言指了指身旁的胖子。

“下官是此鎮的鎮守錢來往,見過這位前輩。”錢來往連忙對着張太虛深深行了一禮,他在來的路上已經聽劉陽說過,張太虛是天斬門的強者,所以他也不敢放肆,態度非常的恭敬。

“錢大人,不必多禮,你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太虛揮了揮手道。

“前輩,就在三天前,我們鎮上三歲到十歲的小孩子突然無緣無故的失蹤,這三天裏,已經有三十九個孩子丟失了,下官已經派出所有的鎮上士兵去尋找,可惜卻根本就查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而且下官派出去的那五十多名士兵死去了四十多人,僅存的幾人也身受重傷,被嚇得神志不清了,他們回來後嘴裏不停的唸叨着,說那個抓孩子的傢伙是惡魔,面目猙獰,十分可怕。”錢來往的話和夥計的話一模一樣,只是把丟失孩子的數目說得清清楚楚。

“豈有此理。”張太虛聞言恨恨的一跺腳,頓時地面出現一個丈深的腳印,嚇得錢來往一個顫抖,差點摔倒在地。

“前輩,您一定要幫幫下官,把那個抓小孩的惡魔抓起來,下官知道,那個抓小孩子的人一定是個很厲害的強者,下官的士兵都不是他的對手,還請前輩幫忙啊。”錢來往突然啪的跪在地上,對着張太虛磕起頭來。

“這個……”張太虛有些爲難的看向李水,他雖然很想留下來把那個惡魔抓住,可是這次是和李水一起去都城幫忙的,時間緊迫,要是在此地耽誤的話,好像不太好。

“張大哥,我看我們應該管一管此事。”李水突然說道。

“哦?爲何?”張太虛疑惑的問道。

“張大哥,實不相瞞,我想這件事應該和李自成請來的那些邪魔外道之人有關,此事或許就是他們搞出來的,我聽說在李自成請來的幫手中,有一人名爲陰邪魔君的,生性殘暴,修煉的功法更是邪門,專門生食小孩的心增加修爲。”李水神色凝重的道。

“什麼?是陰邪魔君這個惡名昭彰的傢伙?”張太虛聞言驚呼出聲。

“怎麼?張大哥,你認識此人?”李水反問道。

張太虛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不錯,十幾年前,我在外遊歷的時候,曾經追殺過他一次,卻被他逃了,這傢伙修煉的功法確實是非常邪門和歹毒,此事應該是他做的沒錯了。”

“如果真的是陰邪魔君付軍在這裏作惡,我是絕不會袖手旁觀的。”張太虛恨恨的咬了咬牙,補充了一句。

“謝謝前輩,謝謝。”鎮守錢來往聞言立刻欣喜若狂的大聲道謝起來,自從鎮上生了虜童事件後,鎮上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終日的,過着提心吊膽的日子,作爲鎮守的錢來往,卻毫無辦法,他心裏難受啊,現在有天斬門的強者願意幫忙,那麼以後鎮上的人應該能過上安穩的日子了。

“張大哥說的不錯,如果真是陰邪魔君在這裏作惡,我們正好可以趁着他落單的時候,把他給滅了,免得他繼續助紂爲虐,幫李自成那個老賊賣命。”李水聞言點了點頭。

陰邪魔君是李自成請來的人中實力很高的強者,現在他竟然一個人在這個小鎮作惡,正好是大家剷除他的良機。

“錢鎮守,你起來說話。”見錢來往還跪在地上,張太虛連忙把他扶了起來,然後問道:“不知道陰邪魔君那個惡魔一般是什麼時候來這裏抓小孩呢?”

“前輩,根據這三天的情形看來,他一般是深夜三點左右行事,而且一次要抓上十三名小孩,至於他是不是一個人,下官就不太清楚了。”錢來往聞言連忙如實答道。

“十三個小孩?一次性抓這麼多人,這麼看來,他應該是還有幫手了。”張太虛聞言眉頭微微皺起。

“錢大人,你先回去把,等抓住那個惡魔,我會通知你的。”李水對錢來往揮了揮手。

“是,下官告退。”錢來往聞言欣喜的離去了。

張太虛和李水坐在桌子前,把事情給大家講了一遍。

“大家聽着,這次的事件可能是陰邪魔君付軍和他的幫手做的,我們天斬門作爲西北第一正道門派,遇到這樣的事情,決不能坐視不理,我決定,今晚我們就行動,把陰邪魔君和他的人一網打盡,大家吃飽喝足後,找個客棧好好的休息一下。呆會我再和大家說一下詳細的計劃。”張太虛掃視了一眼衆人,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風少明等年輕弟子聞言點了點頭,眼中冒出狂熱的光芒,想不到纔來到都城附近的小鎮,就有和敵人交手的機會了,這可是立功的好機會到了。

有張太虛和蕭天谷兩位實力高強的師叔在,大家都不太擔心,反正有他們在,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的。

吃完飯,終於找了鎮上一間不起眼的客棧住下,原本李水建議去鎮守錢來往的府上住的,可張太虛生怕打草驚蛇,讓陰邪魔君付軍等人知道了自己等人的存在,不敢再來了,所以還是找了個小客棧住下。

張太虛一行十人,把這個小客棧全都包了下來,交代幾句後,張太虛讓大家先回去好好休息,等到晚上吃晚飯的時候再給大家詳細安排任務。

回到簡陋的客房,風少明立刻盤膝坐在牀上修煉起來,晚上要對付陰邪魔君付軍,現在必須得好好的恢復體力才行。

真氣在體內運行了三個周天,風少明突然聽到外面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於是睜開眼睛,透過窗戶望向外面,這才現原來天已經悄然的變黑了,今夜的月色倒是很明亮,透過窗戶照在房中,灑落無數斑斑點點的廣亮。(未完待續) “風師兄,在嗎?”門外傳來敲門聲,伴隨着南世興的聲音。

風少明聞言立刻從牀上一躍而起,迅速走到門口打開房門。

“南師弟,是不是師叔找我?”風少明笑着問道。

“是的,師兄,我師傅讓大家去他的房裏集合。”南世興說完,在前面帶路,向着師傅的房間走去。

來到張太虛的房間,發現他房中擺着一張大桌子,上面擺滿了菜餚。

風少明掃視了一眼,發現大家都到齊了,就等着自己和南世興兩人了。

“大家坐好,我們邊吃邊說。”張太虛打了聲招呼,他一邊吃飯一邊把今晚的計劃給大家簡單的介紹了一遍。

吃完晚飯,張太虛讓大家回房去等着,他和李水、蕭天谷三人在房裏開始祕密商議着什麼。

深夜二點很快就到了,由張太虛和李水、蕭天谷三人帶隊,衆人迅速融入了茫茫夜色中,分成四組埋伏在鎮上的各個重要關口。

風少明、李水、凌風三人一組,埋伏在鎮東的入口處,這裏是從東面進入鎮上的唯一入口,跨過一道低矮的城牆後,就是幾間破敗的民房了,埋伏在這裏,只要敵人從這個位置闖入小鎮,就一定逃不過大家的雙眼。

原本張太虛是分配凌風到蕭天谷那一組的,可是凌風卻堅持要和師弟風少明一起,說是想要好好的照顧師弟,張太虛不疑有他,便讓凌風和南世興換了組,讓凌風和風少明一組了。

對於凌風的話,李天宇嗤之以鼻,他會那麼好心照顧自己?麻痹的,只要這傢伙不在背後耍陰招就行了,不過風少明也沒說什麼,畢竟今晚大家的目的是對付陰邪魔君,想必凌風不會那麼不識大體,在這個時候搞破壞把。

風少明明顯高估了凌風的品行,因爲這傢伙之所以想和風少明一組,就是打算來陰風少明的。

一個小時在風少明等人的焦急等待着中過去,可是鎮外還是毫無動靜。

“李大哥,錢鎮守不是說那些人都是深夜三點行動嗎?怎麼現在還看不到他們的蹤影?”風少明小聲的問道。

“風兄弟,不要急,我們再等等。”李水聞言小聲的安慰道,他雖然也等着有些不耐煩了,但是作爲領頭人,卻不可表現出來。

可是半個小時過去了,陰邪魔君那些人還是毫無蹤跡,埋伏在鎮上其他位置的人也沒有消息傳來。

“難道走漏了風聲,陰邪魔君他們不會來了?”李水也忍不住喃喃的小聲說道。

“恩,有可能。”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

“你們看,前面剛有一條人影跑過。”就在李水和風少明談話的時候,一直沒有開口的凌風突然指着前方茫茫的大山方向指去。

李水和風少明聞言一驚,連忙擡頭望向凌風所指的方向,可是前面只有一片光禿禿的石山,在月光下閃爍着幽暗的光芒,就像是無數兇猛的野獸蹬着,那裏有半個鬼影子?

“凌兄弟,你確實看到了人影?”李水疑惑的問道。

“不錯,李大哥,我確實看到一條人影迅跑進了前面的大山中,我們要不要去查探一下情況?”凌風堅定的道。

李水聞言思索一會,點了點頭:“好,我們去你剛纔看到人影的位置查看一下。”李水見這麼久還沒敵人的蹤跡,有些忍不住了,反正在這裏也無事可做,去看看又不會損失什麼,大不了找不到人的時候再回來就是。

李水招呼一聲,率先向着前方的羣山方向奔去,風少明和凌風兩人跟在後面,也快的向着前面跑去。

在李水出發的時候,凌風眼中迅閃過一絲詭異的狠毒光芒,可是稍縱即逝,李水和風少明都沒看到罷了。

前行了二千多米,風少明三人來到最近的石山腳下,仔細搜索了一遍,卻什麼都沒發現。

“凌兄弟,這裏什麼都沒有,可能剛纔你是看花眼了,我們還是回去吧。”李水說完,就準備帶大家返回小鎮。

“李大哥,我確實是看到一條人影,速度飛快的進入前方羣山的方向了,要不我們進山去看看,說不定能找到陰邪魔君他們的蹤跡呢。”凌風聞言連忙擋在了李水前面,勸說起來。

“這不太好把,凌兄弟,我們現在只有三人,如果遇到陰邪魔君,不一定是他的對手啊,我看還是回去找你張太虛師叔他們商量一下再說把。”李水聞言有些猶豫的道。

“李大哥,難道你害怕了? 金牌銷售經理 如果你們怕了,你們就先回去把,我一個人進山去查探一下,一旦打探到了陰邪魔君他們的消息,我就立刻回來通知你們。”凌風說完,毫不猶豫的身子一動,沿着腳下的山路,迅速向着前方的羣山之間跑去。

“凌兄弟……”李水還沒喊完,前面已經失去了他的蹤影。

“哎,風兄弟,你大師兄做事也太沖動了。”李水苦笑着搖了搖頭,對風少明道。

“他就是個二貨。”風少明聞言冷笑着道,他也有些氣憤,三人組中,本來說好是李水作爲領頭人的,張太虛早就告誡過凌風和風少明,要聽李水的命令行事,畢竟李水年紀大些,見多識廣,做事也謹慎些,可現在凌風卻把張太虛和李水的話都當做了耳邊風,一個人獨自進山了。

“哎,風兄弟,我們也跟上去把,免得你大師兄遭遇不測,我們去了也有個照應。”李水苦笑着搖了搖頭,和風少明招呼一聲,兩人迅向着凌風遠去的方向追去。

凌風一邊向前飛奔,還一邊暗暗主意後方的動靜,他在飛奔了上千米後,終於發現李水和風少明兩人追上來了。

“哈哈,你們兩個傻b,那裏有什麼人影?這全是老子編出來的,風少明,呆會把你引到一個沒人的地方,老子要讓你好看。”凌風臉上帶着猙獰之色,暗暗在心裏嘀咕了一句,他故意放慢腳步,等李水和風少明兩人追上自己。

在進入前方羣山環繞的山谷邊緣地帶時,李水和風少明終於追上了凌風。

此時凌風正裝模作樣的在山谷的入口位置東張西望,好像真有那麼回事一樣。

“凌兄弟,你發現什麼沒有?”李水跑到凌風身旁站定,疑惑的問道。

“真是奇怪了,李大哥,我明明看到有人影進入這山谷裏了,可是追到這裏,卻失去了那個人蹤跡,這樣吧,李大哥,我們分散行事,在山谷中搜索一下怎麼樣?”凌風建議道。

“這……我看還是一起行動把,如果陰邪魔君他們就在這個山谷內藏着,到時候我們分散了,很容易被敵人各個擊破的。”李水聞言搖頭拒絕了。

“李大哥,我一直以來都認爲你是條漢子,可是現在我才現,原來你是個貪生怕死之人,算了,我還是單獨去查探把。”凌風鄙夷的說了句,然後又迅衝進了前方巨大的山谷中。

“哎,風兄弟,我發現你剛纔說的那句話很有道理。”李水突然望向身旁的風少明道。

“什麼話?”風少明不知道他指的是那句話。

“你大師兄的確是個二貨。”李水淡淡的道。

“撲哧”風少明聞言忍不住笑出聲來,別看李水平日一副呆板嚴肅的模樣,可是他在開玩笑的時候,也是很有幽默細胞的。

“李大哥,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風少明望向李水疑惑的問道。

“哎,還能怎麼辦呢?現在你大師兄都進入山谷了,我們也只好跟上去了,要是他單獨一人遇上陰邪魔君等人,絕對不是對手的,我們不能拋下他不管。”李水嘆了口氣,然後迅速向着山谷中跑去。

“好。”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雖然他很討厭凌風,但是也不願見到凌風被陰邪魔君等人殺掉。這就是風少明和凌風的區別了。

這個山谷特別大,而且還長滿了各種奇異的大樹,有的大樹參天蓋日的,特別茂盛,整個山谷在夜色下並不好認路,李水和風少明所見範圍也不是很大,因爲沿途有大樹擋住了視線。

凌風在前面跑了上千米,然後他唰的飛上一顆參天古樹,藏身在茂密的枝葉中,同時收納全身的氣息,等着李水和風少明兩人到來。

果然,三分鐘後,李水和風少明來到了大樹下。

“風兄弟,你大師兄跑哪裏去了呢?怎麼現在連人影都看不到了?”李水在樹下停下,轉頭望向風少明問道。

“我也不清楚,或許他已經去前面了把,我們繼續向前走。”風少明聞言建議道。

“好。”李水點了點頭。

就在此時,突然從李水和風少明兩人所在位置的東面和北面傳來了響聲,好像是樹枝摔落在地面的聲音。

“李大哥,東面和北面同時傳來響聲?我們去那個方向?”風少明望向李水問道。

“這樣吧,我們分開去找,一旦找到你大師兄,就勸他立刻回來,在這顆大樹下匯合。”李水聞言迅做出了決定。

“好,我去北面。”風少明聞言點了點頭,閃電般向着北面奔去,李水也跑向了東面方向。

“哈哈,你們兩個傻b,果然中計了,風少明,你的死期到了。”凌風藏身在大樹的枝葉茂密處,見李水和風少明分散行動,差點笑出聲來。

剛纔兩個方位傳來的樹枝落地的聲音,就是他弄出來的,只是他的實力比李水和風少明都要高出許多,在他全力收納氣息的情況下,風少明兩人沒有發現他罷了。

奸計得逞的凌風臉上露出一絲可怖的猙獰之色,等風少明和李水兩人跑遠了後,立刻從樹上降落在地,然後收納氣息,遠遠的吊在風少明身後,他準備找個僻靜無人的角落,悄悄把風少明解決掉,到時候就把風少明的死推在陰邪魔君的頭上,誰也不會懷疑他了。

“老子真是個天才啊,這樣絕妙的主意都想得出來。”凌風邊跟蹤着風少明,一邊暗暗的在心裏着,對自己的聰明極爲佩服。

風少明向前飛奔了兩千多米,可是一個鬼影都沒看到,他此時正站在山谷中一個凸起的高約三百米左右的一個山坡上,東張西望了一番,沒現凌風的蹤影,於是風少明便打算返回,先和李水會和再說。(未完待續) “唰”就在此時,前方一道人影閃電般飛過,看背影,和大師兄一模一樣。

“大師兄,不要跑了。”風少明見狀迅速追了上去,邊追邊大聲的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