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約三個多時辰過後。天刀行二人在耗費了大量符籙。四件極品天器。六件上品天器代價后。才驚險的抵禦住禁制金山的攻擊。成功與金蛟龍王等人匯合了。

天刀行二人闖過禁制金山區域后。金蛟龍王立即給雲天羽傳訊。讓他們可以準備一下闖關了。

「璇。。璇姑娘。天家主他們已經闖過禁制金山。我們也去試試吧。」雲天羽本想叫『璇兒』。不過觸碰到納蘭璇如刀子一般鋒利、冰冷的眼睛。無奈的改變了稱呼。

「希望你不要拖我後腿。」納蘭璇看到雲天羽改變了稱呼。布滿冰霜的臉龐稍稍緩和了一些。冷冰冰的說道。

「放心。我們走吧。」說完。雲天羽搶先目光中透出一絲複雜之色。看著他背影的納蘭璇走到了禁制金山下面。 雲天羽走到坐立在半空中的禁制金山下面。禁制金山立即降落了下來。砸向了雙腿被吸力牢牢吸住的雲天羽。

就在禁制金山即將砸到雲天羽時。納蘭璇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伸出白嫩修長的手臂。印出了一道能量掌印。擊中了從天而降的禁制金山。

讓血猿王、金蛟龍王都感到吃力的禁制金山遭到納蘭璇印出的能量掌印攻擊。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鎮壓威力瞬間削弱了近八成。

僅剩兩成威力的禁制金山墜落下來。雲天羽以一人之力就撐住了金山。頂著金山與納蘭璇踏出了第二步。

「族長。我感覺那納蘭璇與那小子有私情。不如我們利用這禁制金山將他們除掉。」當雲天羽和納蘭璇配合。抵禦不斷墜落的禁制金山。一步步前進時。納迦身邊。一名身材魁梧。穿著一身蛇紋獸皮。露出精裝肌肉。滿目凶光的光頭男子目光陰冷的傳音提議道。

「九頭蛇。你是想。」聽到光頭男子提議。嫵媚的納迦紅唇微微上翹。冷冷的問道。

「等他們邁出第二十步。無法回頭時。我們一起進入禁制金山區域。加大禁制金山的威力。給他們致命打擊。我就不信以他們的實力。可以在威力暴漲的禁制金山攻擊下。有命闖出去。」海妖一族大長老。光頭男子九頭蛇陰冷的說道。

「不錯。這倒是一個除掉他們的好機會。好。等禁制金山第二十次墜落時。我們一起進入禁制金山區域。加大禁制金山的威力。」剛剛納蘭璇阻攔自己擊殺雲天羽和蛟龍長老。就已經讓納迦心中產生了濃烈的殺意。而九頭蛇的提議納迦剛剛也曾想過。又經九頭蛇提議。慫恿。堅定了內心。

「真仙鼎。」雲天羽依靠自身真雷之體的強度以及重力戒指的力量。與納蘭璇抵禦住五次禁制金山攻擊后。漸漸有些力不從心。迅速將中品仙器真仙鼎祭了出來。源源不斷的向真仙鼎中注入虛仙之力。控制真仙鼎抵禦禁制金山的鎮壓。

「這麼快就承受不住了。」納蘭璇看到雲天羽僅僅抵禦住五次禁制金山攻擊。就有些不支將真仙鼎祭了出來。冷笑一聲說道。

「放心。我說了不會拖你後退的。我們繼續前進吧。」雲天羽深吸一口氣。看了一眼美麗不可方物。實力遠勝自己的納蘭璇。硬氣的說道。

「希望你沒有說大話。如果你真的抵禦不住禁制金山攻擊。我也不會救你的。所以能不能離開這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說完。納蘭璇擦著雲天羽的身體向前踏出了一步。承受禁制金山第六次攻擊。

「真仙鼎。變大。」禁制金山攜帶可怕的重壓鎮壓下來時。雲天羽立即向真仙鼎中注入虛仙之力。控制真仙鼎不斷地變大。撞擊到了禁制金山上。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傳了出來。

雲天羽控制真仙鼎削弱了禁制金山近一半力量時。芊如雪雙掌之中立即涌射出強大的力量。頂在了禁制金山上。抵禦住了禁制金山。與雲天羽一起繼續前進。

七步。八步。九步。十步。當雲天羽和芊如雪走出第十一步。承受禁制金山第十一次鎮壓攻擊時。雲天羽身體出現了損傷。大量的鮮血在他身體表面流淌了出來。染紅了他身穿的衣服。

「九劍飛盤。真雷之劍。現。」受傷。雲天羽立即將極品天器九劍飛盤以及中品仙器真雷之劍祭了出來。源源不斷向它們其中注入天氣本源顆粒。激發這兩大寶物的威力。

近在咫尺感覺到雲天羽竟然可以同時操控三大寶物。發揮三大寶物最強的威力。納蘭璇內心稍稍有些吃驚。

「我們繼續走。」雲天羽祭出三大寶物后。修長雙手表面浮現出一對金紗手套的納蘭璇快速踏出一步。

「三大寶物。抵禦。」納蘭璇踏出第十二步。雲天羽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控制三大寶物抵禦禁制金山第十二次重壓攻擊。

在雲天羽釋放天氣本源顆粒控制下。三大寶物迸發全力。助納蘭璇抵禦住第十二次重壓攻擊。繼續前進。

十三步。十四步。十五步。當納迦等人在外面耐心等待。直到雲天羽和納蘭璇走到第十九步時。他們一起出現禁制金山籠罩區域外面。等待禁制金山第二十次降下時。一起進入其中。加大禁制金山的威力。

「你還行吧。」抵禦住禁制金山第十九次重壓攻擊后。納蘭璇不帶一絲

感情的看了一眼臉色煞白。氣喘吁吁的雲天羽。冷冷的問道。

「沒問題的。」雖然雲天羽看似堅持不住。但云天羽承受禁制金山十九次攻擊完全依靠自身的力量。如果藉助大魔王的力量。雲天羽不會如此狼狽。

「那就好。我們走。」看到雲天羽不服輸的韌性。納蘭璇冰冷的目光中出現了道道精光。頂著重力可怕的禁制金山。邁動修長的大腿。又往前走了一步。

而就在雲天羽和納蘭璇同時邁出第二十步。承受禁制金山第二十次墜落攻擊時。不懷好意的納迦等人同時進入到了禁制金山籠罩的區域中。

納迦三人一進入到籠罩區域。重重壓向雲天羽二人的禁制金山突然暴漲了近十倍力量。可怕的力量讓雲天羽和納蘭璇的臉色同時變了。

「噗噗。」遭到威力暴漲了近十倍的禁制金山攻擊。雲天羽控制的三大寶物立即受制。強大的力量灌注到他身體中。立即將他身體震傷。一口鮮血不受控制的在雲天羽口中噴洒了出來。

「無天傘抵禦。」禁制金山威力詭異的暴漲近十倍。感覺到巨大壓力的芊如雪迅速祭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無天傘。頂住了禁制金山重壓攻擊。

「這禁制金山的威力為什麼會瞬間增加這麼多。」臉色煞白。受傷不輕的雲天羽迅速祭出了一張力量符籙貼在了身體上。不斷地提升自身的力量。喃喃道。

「小子。你還好吧。需要我的幫助嗎。」就在雲天羽身體受傷嚴重之際。大魔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大魔王。速速燃燒生命與我融合。」承受不住禁制金山重壓的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傳音回應道。

「百年生命燃燒。」聽到雲天羽催促聲。大魔王毫不猶豫的燃燒了雲天羽百年壽元。與他融合在了一起。大幅提升了雲天羽自身的實力。

實力暴漲。雲天羽身體傷勢立即被控制住。雲天羽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到了真仙鼎中。控制真仙鼎重重的撞擊向了禁制金山。

「我們走。」就在納蘭璇詫異雲天羽在重傷狀態下。竟然瞬間暴漲了實力時。雲天羽猛地上前踏出一步。

「呼。」雲天羽走出第二十一步。納蘭璇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一起承受威力直線上升的禁制金山攻擊。

「轟。」的一聲巨響。威力可怕的禁制金山降落下來時。雲天羽感覺自己和大魔王融合。燃燒的生命之力瞬間耗盡了。

「無天傘。打開。」感覺到雲天羽剛剛暴漲的力量瞬間萎靡。納蘭璇立即打開了無天傘。藉助無天傘的力量抵禦住了禁制金山第二十一次重壓攻擊。

「大魔王。禁制金山威力突然提升是不是與納迦她們有關係。」消耗了百年壽元力量的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傳音詢問道。

「不錯。正是她們幾個乾的。她們想要藉助禁制金山殺死你們。」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你有我保護不會有事的。而你那新婚妻子身體中封印力量更加可怕。區區禁制金山傷害不了你們的性命。」大魔王傳音回應道。

「你還能堅持嗎。」感覺到雲天羽身體中暴漲的力量突然消失。眉頭緊鎖。透出別樣之美的納蘭璇輕聲問道。

「沒問題。我們繼續前進吧。」雲天羽深吸一口氣。硬氣的說道。

「好。我們走。」看到雲天羽眼眸中透出的堅毅之色。納蘭璇輕輕點了點頭。與雲天羽踏出了第二十二步。

而就在雲天羽踏出第二十二步的瞬間。大魔王又燃燒了雲天羽百年壽元。大幅提升了他的實力。

感覺到雲天羽身體中消失的力量再次出現。納蘭璇稍稍鬆了一口氣。控制無天傘與雲天羽一起抵禦禁制金山第二十二次鎮壓攻擊。

「第二十二步了。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堅持多久。」雲天羽和納蘭璇各憑手段抵禦住禁制金山第二十二次鎮壓攻擊時。受到同等威力的禁制金山攻擊納迦三人同時受傷。不過為了除掉納蘭璇和雲天羽。納迦三人苦苦的堅持著。

雲天羽與大魔王融合。不斷地燃燒生命之力增幅力量。與手持無天傘的納蘭璇走出第二十四步時。耗費了數大底牌的納迦三人隱隱堅持不住了。不得不退出了禁制金山籠罩區域。

而失去納迦三人影響。禁制金山的威力快速的下降。給了雲天羽和納蘭璇一絲喘息的機會。也讓納蘭璇感覺出了端疑。 「禁制金山的威力怎麼會下降。難道真的是納迦他們三個搗的鬼。」心中早有猜測的納蘭璇感覺禁制金山第二十五次重壓攻擊的威力還不及二十四次重壓攻擊。立即確定禁制金山威力直線上升的原因與納迦他們有關。

「璇姑娘。我們趁禁制金山威力下降之際。速速前進吧。」氣喘吁吁的雲天羽大聲催促道。

「好。」納蘭璇深吸一口氣。妙曼的身體與無天傘融合在了一起。抵禦著禁制金山的攻擊繼續前進。

當不斷燃燒壽元與真仙鼎融合在一起的雲天羽與化成光傘的芊如雪連續抵禦住第二十五次。第二十六次。第二十七次。第二十八次禁制金山重壓攻擊。走出第二十九步時。穩定住傷勢的納迦三人又進入到了禁制金山籠罩的區域中。大幅提升提升了禁制金山的威力。

「可惡。禁制金山的威力又提升了。」感覺到禁制金山的威力再次提升。雲天羽和納蘭璇的臉色同時發生了變化。

承受威力直線上升的禁制金山第二十九次攻擊。雲天羽和納蘭璇同時受傷。大量的鮮血在他們二人口中噴洒了出來。

「真仙鼎。真雷之劍。九劍飛盤。全力抵禦。」身體再遭重創。大魔王再次燃燒了雲天羽百年壽元。將強大的生命之力注入到了三大寶物中。控制三大寶物連續的攻擊禁制金山。抵禦禁制金山第二十九次攻擊。

「無天傘影。」雲天羽燃燒生命之力全力攻擊之際。納蘭璇也將全身的虛仙之力注入到無天傘中。控制無天傘不斷地分裂虛幻傘影。攻擊禁制金山。

在雲天羽和納蘭璇努力下。禁制金山的威力不斷下降。最終被他們抵禦住了。

「納迦。日後你最好不要被我碰見。否則我必殺你。」納蘭璇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厲色。在心中默念著。。

「這禁制金山最後一擊你還能堅持嗎。」身體受傷不輕的納蘭璇看了一眼身上衣物早已經被鮮血染紅。身受重傷的雲天羽。輕聲問道。

雖然納蘭璇說話聲音依然平淡。但云天羽卻從她目光中發現了一絲關切之意。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回應道:「放心吧。我還能堅持。不會拖你後腿的。」

「既然這樣。我們走。」納蘭璇深吸一口氣說道。說完。他們二人頂著禁制金山。踏出了最後一步。走到了神秘光圈之中。

當他們踏出第三十步時。清晰地感覺到禁制金山釋放的力量讓他們窒息。而身處最外面的納迦三人感覺到禁制金山的威力時。心中產生了濃濃的死亡危機。

「無天傘。人器合一。」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下來時。納蘭璇迅速與無天傘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巨大的光傘迎了上去。

「真仙鼎、真雷之劍。全力抵禦。」由於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威力太可怕。雲天羽不敢輕易控制九劍飛盤抵禦。以免九劍飛盤受損。只能全力控制真仙鼎和真雷之劍全力抵禦。

「五百年壽元燃燒。」感覺到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透出的死亡氣息。大魔王毫不猶豫的燃燒了雲天羽五百年壽元。最大程度提升雲天羽的實力進行抵禦。

「死亡黑弓。抵禦。」雲天羽和納蘭璇迸發全力抵禦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攻擊時。恐懼的納迦三人同時施展全力進行抵禦。

不過當海妖一族二長老。堪比五級道仙的紫芒黑蛇遭到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攻擊時。立即潰散了。露出了力量之源獸丹。

紫芒黑蛇暴露出獸丹。變化成戰鬥形態的納迦立即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強行吸走了它的獸丹。轟擊在了禁制金山上。

「轟。」的一聲巨響。紫芒黑蛇的獸丹爆開了。可怕的力量撼動了禁制金山第三十次鎮壓攻擊。

而納迦、九頭蛇抓住這一機會。迅速的閃避到了禁制金山籠罩區域外面撿回了一條命。

納迦自私的犧牲了自己的二長老。藉助獸丹自爆力量撿回了一條命。雲天羽和納蘭璇的處境卻很危險。

「璇姑娘。我來幫你抵禦。你速速離開。」燃燒五百年壽元都承受不住禁制金山的鎮壓攻擊。雲天羽看了一眼化成光傘苦苦支撐。身體封印力量遲遲沒有動靜的納蘭璇。大聲催促道。

雲天羽之所以催促納蘭璇離開。是想等納蘭璇離開后。讓大魔王現身幫助自己抵禦禁制金山的鎮壓。

「要走一起走。我不會獨自離開的。」納蘭璇沒有想到在生死存亡之際。雲天羽竟然不顧自身安危。讓自己先行離開。內心波動了一下。大聲回應道。

「如果你不走。我們可能都會喪命在此的。」雲天羽看到納蘭璇沒有捨去自己的意思。內心出現了一絲暖意。繼續催促道。

「我說了。要走一起走。你不用勸我了。」納蘭璇語氣堅定地說道。

「璇兒。你聽我說。如果你先行離開。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活著離開的。請你相信我。」看著倔強的納蘭璇。雲天羽虛弱的勸說道。

「那你先行離開。我向你保證我也可以活著離開。」聽到雲天羽叫自己『璇兒』。納蘭璇這次沒有排斥。緊咬牙關想要施展最後的手段。

「璇兒。這是命令。如果你再不離開。我立即放棄抵擋。如果你想要我死。那就繼續留在這裡吧。」雖然雲天羽知道納蘭璇身體封印力量很可怕。實力遠勝自己。但在危難時刻。雲天羽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保護她。不讓她冒險。受到一點傷害。不得不拿自己的性命進行威脅。

「你。你這個瘋子。」聽到雲天羽威脅。納蘭璇生氣之餘。心中產生了一絲暖流。

當納蘭璇的目光與雲天羽的目光交流在一起時。納蘭璇讀懂了雲天羽眼中深意。深吸一口氣說道:「好吧。雲天羽。你記住。你的命是我的。你不能喪命這這裡。」

「放心吧。我會把命留給你。直到你可以狠下心來殺我。」臉色蒼白。燃燒的五百年壽元即將耗盡的雲天羽擠出了一絲笑容說道。

「唰。」時間緊迫。納蘭璇深深望了一眼雲天羽。不再猶豫。與無天傘融合在一起。以極快的速度向禁制金山籠罩區域外面飛去。

失去了納蘭璇幫助。雲天羽的壓力陡然增加。雲天羽撐起禁制金山的手臂爆開了一道道血洞。強大的壓力直接將雲天羽壓得跪倒在地上。

「大魔王。我堅持不住了。速速出來幫我。」就在雲天羽即將被最強威力的禁制金山壓碎身體時。他立即傳音求助於大魔王。

「唰。」聽到雲天羽心意傳音。大魔王立即透過雲天羽身體。釋放出強大的靈魂之力。好似雞蛋殼一般將雲天羽籠罩在了裡面。抵禦禁制金山的鎮壓攻擊。

「你怎麼自己出來了。天羽呢。你竟然自私的將他捨去了。」一直在外面療傷的金蛟龍王看到納蘭璇獨自一人出現。身體中立即透出了濃濃的煞氣。沖著她憤怒的咆哮著。

「哼。」面對金蛟龍王憤怒的咆哮聲。心亂如麻的納蘭璇沒有向他解釋。冷哼一聲。目光一直關注禁制光牆。祈禱雲天羽可以創造奇迹闖出來。

「父親再等等。我想天羽不會這麼容易喪命的。」就在金蛟龍王想要發作攻擊納蘭璇時。與雲天羽有所感應的金蛟龍阻攔住金蛟龍王。輕聲勸說道。

「靈魂光球。融合。」當大魔王釋放靈魂之力化成靈魂光罩幫雲天羽抵禦住禁制金山鎮壓攻擊時。感覺自身的靈魂之力快速的流失。快速的吸收了一顆靈魂光球的力量。進行自我補充。

「天羽。不要猶豫。速速加速闖出去。」補充了流失的靈魂之力。大魔王立即催促傷勢嚴重的雲天羽。

「好。」雲天羽點了點頭。在大魔王幫助下。一點點向外移動。

「希望他還有底牌沒有動用。」就在納蘭璇等待了半分鐘時間。心中越來越焦慮。越來越擔憂時。平靜的禁制光牆波動了一下。渾身浴血的雲天羽在大魔王幫助下。成功穿了出來。

「呼。」看到雲天羽奇迹般抵禦住禁制金山攻擊脫困而出。納蘭璇暗自舒了一口氣放下心來。

「天羽。你還好吧。」看到雲天羽竟然有實力。在納蘭璇闖出禁制金山區域近一分鐘后脫困而出。金蛟龍王等人全都感到了不可思議。紛紛上前詢問他的情況。

「我沒事。我需要儘快療傷。」雲天羽看了一眼面色恢復平靜。但目光中透出異樣之色的納蘭璇。迅速盤膝坐在地上地上療傷。

「族長。你說納蘭璇和那雲天羽死了沒有。」身體損傷嚴重。盤膝坐在地上療傷的九頭蛇看到禁制金山區域恢復平靜。輕聲詢問面色難看的納迦。

「我不知道他們死沒死。不過我們一時半會不能闖禁制金山了。以免讓他們有機可乘除掉我們。」納迦深吸一口氣。語氣低沉的說道。

「如果那樣。我們豈不是將失去爭奪最後寶物的機會。」九頭蛇不甘的說道。

「急什麼。這真仙洞府不簡單。走得快的人並不一定走到最後。我相信我們還有機會。」說完。性感妖嬈的納迦盤膝坐在地上。默默地調息恢復身受的重傷。 由於雲天羽損傷嚴重,他花了足足三天左右時間,才基本治癒身體重傷,在療傷中醒來。

「雲天羽,我欠你一件事,日後我會找機會償還的。」看到雲天羽傷勢已無大礙,早就恢復傷勢,一直默默等待的納蘭璇走到他身邊,輕聲許諾道。

說完,納蘭璇身體微微一閃,好似一陣風消失不見。

「龍王,猿王、天家主,我們也繼續前進吧。」納蘭璇離開后,雲天羽輕聲提議道。

「不,再等等,我們想要等納迦他們出現時合力將她擊殺。」金蛟龍王輕輕搖了搖頭,沒有隱瞞自己的計劃。

「龍王,我想納迦她們一時半會不會闖禁制金山的。」想到暗算自己,差點讓自己丟掉性命的納迦,雲天羽眼眸中透出了濃濃的殺意。

「為什麼?」金蛟龍王等人不解的看向了雲天羽。

「因為我們再闖禁制金山時遭到了納迦她們暗算,而且她們十分清楚闖關的後果,所以一時半會納迦她們絕對沒有膽量闖關。」雲天羽簡單的講述著。

「什麼,你和納蘭璇闖關時,納迦她們從中搗亂,提升了禁制金山的威力。」

「天羽,你到底是如何最終闖關成功的。」 張雲的古代生活 聽完雲天羽講述,金蛟龍王等人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驚詫的問道。

因為被納迦三人搗亂提升威力的禁制金山第三十次攻擊,金蛟龍王等人自認為也很難抵擋住,而二級道仙境界的雲天羽卻做到了。

「我有一些保命的底牌,正是動用了那些底牌,我才驚險的脫困而出。」雲天羽含糊的說道。

「好了,既然納迦一時半會不會闖關,我們就不要等她繼續前進吧。」金蛟龍王蘊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雲天羽,大聲提議道。

「好!」天刀行、血猿王同樣看了一眼讓他們第一次感到神秘的雲天羽,虛空飛行,繼續向天路盡頭飛去。

就在雲天羽一行人快速飛行了大約一天左右時間,遠遠看到天路盡頭時,發現納蘭璇手持無天傘正與天路盡頭三道光影激戰。

「嗯,那是?」接近戰圈,金蛟龍王等人的目光立即被空間出口上方鑲嵌的一顆晶核所吸引。

感覺到鑲嵌在虛幻光璧上的晶核蘊含十分可怕的規則力量時,金蛟龍王等人腦袋中不由得浮現出晶核的虛實,眼眸中透出了炙熱之色。

「真仙核,一顆四級真仙核!」透過雲天羽身體,察覺到晶核蘊含的力量,大魔王立即確定鑲嵌在光璧上的晶核乃是一顆四級真仙核。

「四級真仙核,這真仙核等級這麼高。」雲天羽眉頭一掀,驚訝的說道。

「如果我可以得到這真仙核,再給我一段時間煉化,以我如今靈魂強度,足以發揮出四級真仙的實力,到時捏死那納迦就想捏死一隻螞蟻那般簡單。」大魔王自傲的說道。

「那大魔王,你有辦法在他們眼皮底下吞噬那真仙核嗎?」雲天羽傳音詢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