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不負我,十年等待,終於等來了公子,今日便以身相許,還望公子修為大進后,能替奴家手刃仇敵。」

女子說話間,已經取下了紅袍,伸手將頭上的銀飾取下,一頭青絲垂落下來,隨後伸出玉手便要解開那襦裙絲帶。

宋凡心中始終有那黑色長裙少女的背影,又怎能作出對不起對方的事情,情急之下,閉上了雙眼,體內的逆天龍訣運轉。

與此同時,宋凡心中默念起了那天玄心劍訣的功法口訣來,天玄心劍分為十三層境界,每斬去七情六慾之一,便能提升一層境界。

此時,宋凡的竟然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天玄心劍訣中對應的六欲中的『身』和『意』正逐漸被破去。

體內的蛇毒似乎暫時被壓制在了一個角落,那股淡淡的香味失去了藥效,宋凡加速跳動的心臟也逐漸恢復了平靜。

女子剛好解開襦裙的絲帶,正要將襦裙脫下,兩隻玉手卻被緊緊握住。

宋凡略微用力,將對方撲倒在寒玉床上,卻並未作出那種事情,只是將那件脫下的紅袍重新蓋回女子身上。

「姑娘,請自重。」

心中有些歡喜,本以為是迷香發揮藥效的女子卻陡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你中了蛇毒,為何還能自由行動?」

宋凡並未回答,只是放開了女子,伸手問道,「解藥?」

他雖然將蛇毒壓制在了體內的一個角落,卻無法將其驅除到體外。

「我若是不給呢?」女子反問道。

「我答應替你殺了那個人就是,若是我死了,你恐怕還要再等十年。」宋凡開口說道。

女子聞言,柳眉微蹙,隨後起身抱住了宋凡,「公子當真不動心?」

不得不說,那漫頭青絲,配上此時俏臉微紅,春光半露的女子,確實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動心。

宋凡輕輕將對方推開,起身便要離開,女子反手將一個玉瓶扔了過來。

「你剛才可是答應我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宋凡將那玉瓶接在手中,從中取出一顆丹藥,放入口中。

丹藥入口,體內的蛇毒果然緩緩消散,這無疑便是解藥。

「只是那人已經是紫霞境的修為,你雖然實力超凡,功法玄妙,殺了那野狼山的老狼頭,卻未必是他的對手。」

女子略微停頓,隨後繼續說道,「公子當真不考慮一下和奴家雙修嗎?」

宋凡沒有回頭,轉身向外面走去,口中傳音道,「若是我殺了那人,昨日跟着我的百餘人,便交給姑娘照顧。」

女子聞言,連忙穿上衣物跟了上來,「那個,公子可以稱呼奴家為紅靈!」

卻說上方石殿內,一直在雕像旁等候了兩個時辰的雪狼已經有些焦急起來。

雪狼本就極其聰明,更有着數百年的生活經驗,此時已經用那毛茸茸的爪子,轉動起那八盞油燈來。 大勢至菩薩言出法隨,蘇炎跟孫悟空完全不是對手,甚至…連與他對視的資格都沒有。

孫悟空在這生死危難之際,突然想起了之前妙姍給的救命毫毛。

他掐起一根,剎那間便綻放出璀璨金光,掙脫了大勢至的壓制。

隨即喚出金箍棒,面對着大勢至,仰天吶喊:

「你這是什麼狗屁菩薩,不問緣由,以大欺小,包庇妖魔,放虎歸山,如此佛道,憑什麼讓俺老孫皈依,先生安坐,我去去就來!!」

「哎!討打!!」

孫悟空擒起金箍棒,運轉筋斗雲,在眨眼間便出現在大勢至身後,不由分說,使起渾身解數狠狠砸向大勢至。

「咚!」

然而包含着孫悟空全部修為的憤怒一擊,卻根本破不開大勢至的防禦。

只見金箍棒落在大勢至身前半米位置,不得寸進。

一道清亮如水,看似薄薄一層佛光,輕鬆擋住這所有衝擊,上面流轉明滅的佛言經文,連顫動都未曾出現。

無論是金箍棒本身蘊含的功德金光,亦或是孫悟空修鍊的金靈力量,都無法造成哪怕是半點傷害。

孫悟空見此,心驚膽寒,他只感覺自己發出的攻擊,猶如泥牛入海,被那浩瀚力量瞬間吞沒。

「怎…怎會…」

這一下,已經打擊到了孫悟空的信心,他在天宮之時廣交朋友,也曾見過這大勢至菩薩。

就只覺得這人常常面帶微笑,是個好說話的,實力聽說是大羅真仙,但那時,孫悟空也是太乙金仙修為,感覺差距也沒這麼大。

那如來老兒都是亞聖修為,都沒有給他這種壓力…但現在…

孫悟空突然回想起,之前天宮時候,那些神仙眼神中,總是帶着的莫名感覺。

他現在明白了,那感覺是什麼。

但說來負責,實際戰鬥中也不過一瞬。

雖然對於孫悟空的攻擊,他毫不在乎,但孫悟空也是西遊極其重要的一環,他不能不管。

此時大勢至暫時減少了對蘇炎的壓制,轉過身來,看着孫悟空失魂落魄的模樣,他饒有興趣的回道:

「哦,妙姍的法子,可惜要是她親自到場,我也許還能禮讓三分,但就憑這一點力量,就妄想翻天,真是可笑!」

「阿彌陀佛,你這潑猴,,難道不知你能悟的智慧,俱是我佛之功,不受那幾百年之苦,不知你還要多久醒轉,還敢在此放肆?!」

大勢至一眼看到孫悟空的狀態,似乎就能知道前因後果。

言語之間把孫悟空貶低的一文不值,不過他的實力足以支撐他的狂妄。

只見大勢至幾句話落下,原本就楞在空中的孫悟空,又被定在空中,動彈不得,即使是妙姍救命毫毛,還在發揮作用的情況下。

隨即大勢至大手一揮,孫悟空就被無形的力量裹挾,直接被打飛到天邊去。

孫悟空被這無形力量,完全掌控,噴湧出不少鮮血。

他倒飛出去之時,身體還是無法掌控,只覺法力無法運轉,劇痛遍佈全身,他喉口一甜,噴湧出不少鮮血,

眼見着蘇炎還跪在原地。

孫悟空無不自責,還以為自己全力攻擊能有建樹,但現在想開太過幼稚。

「先生,是俺老孫害了你,你若是下九泉,俺追隨九幽之下,你若是上天界,俺追隨九天之上!!」

這樣的想法在孫悟空內心紮根,但他不知道是,大勢至要的是,蘇炎身靈俱滅,真靈都不會給他剩,哪裏還有什麼上天入地的機會。

「蘇炎,你本該早就不存於世間,竟敢混進西行隊伍,未免你是天外邪魔外道入侵,我今日就為百姓,為天下,為三界六道,除了你這禍害!!」

大勢至,見孫悟空這種礙事的蒼蠅已經被趕跑,他便故意大聲,宣讀蘇炎所謂的「罪行」。

他聲如洪鐘,聲傳天下,似乎在這一刻,三界六道,都能聽到他的聲音。

於此大勢至滿意的點點頭,揚起右手,化掌為刀,直直落下,在下方就是跪在原地不動,怎麼都無法掙脫的蘇炎。

此時蘇炎內心除了滔天的憤怒,還有深深的無助與無奈,面對大勢至這絕命一擊,他還有迴旋餘地。

但那樣除了暴露天錄以外,也有不可預測的風險。

除此以外,他心中還有疑惑,自認為一路來都很低調,還有妙姍,幫忙遮掩。

但為什麼…還是被佛教大能找上門來,而且…妙姍為什麼還沒來,她不是說過會在…

然而此時蘇炎並不知道,在前幾天時間,南海珞珈山,突然來了一位佛教高人,二話不說,就要纏着妙姍講經。

雖然妙姍在講經時,突然心血來潮,腦中馬上便知道蘇炎有危機出現,但奈何這佛教高人,就是不走,她又不好當場翻臉。

她本來對蘇炎並無多大興趣,但經過那天之後,愈發覺得人道可行,為了蘇炎心中的計劃,更不能這麼早暴露。

只能在心中默默為蘇炎祈禱…希望蘇炎吉人自有天相。

而且她以為,以蘇炎那天展現出的意志,就算是她這種等級去了,那也是白搭,而且自己還給他了三滴神露,應該會…逢凶化吉吧。

然而此時妙姍,根本就不知道蘇炎,正在經歷什麼樣的兇險。

說了這麼多,此時在蘇炎面前,大勢至那手刀卻是要落下。

遠遠還未接觸,蘇炎便已經感覺到壓力臨身,猶如大山落在頭上,蘇炎此時倒是能想到,自己平常用落決時,別人是什麼感覺了。

本就無法動彈的蘇炎,此時有種心思運轉,都開始緩慢的感覺。

「叮,檢測到宿主遭受滅頂打擊,本書測算出三條應對之法。」

「一,本書幫忙調用神露抵禦,宿主趁機逃跑,此法雖然可行,但以後就如同下水道老鼠,再不能見光。」

「二,本書幫忙調用神露抵禦,宿主趁機躲進天錄世界,此法死亡概率為零,但代價是損失本書書靈。」

「三,召喚…召喚…叮叮叮系統故障,演演算法未得知第三法。」

「請宿主自行選擇!」

蘇炎聞言心中疑惑,他有預感,那第三法才是最佳解法,但目前他只有兩個選擇。

大勢至手刀似乎就在眼前,蘇炎能感覺到,身體開始劇痛,他毫不猶豫在內心默念:

「天錄,我選…」

然而還不等他想法落定,突然兩道身影,擋在了他面前。

其中一人身着錦斕袈裟,手持九環錫杖。

這象著着恆心與毅力的兩件佛寶,其實也並非無用。

只見大勢至的手刀,打在這身影身上,卻不見成效,被那耀眼寶光瞬間吸收。

等蘇炎定睛一看,原來是唐僧跟玉龍二人。

唐僧此時面對大勢至菩薩,不卑不亢,不慌不忙,雙手合十道:

「阿彌陀佛,弟子,拜見菩薩,這是我徒弟悟空,朋友蘇炎,不知是哪裏衝撞了菩薩,還望饒他們一次!」

眼見唐僧突然踩着天眼通的步伐出現,又如此淡定的面對自己。

大勢至菩薩,只感覺自己收到了莫大的侮辱。

他參悟的是智慧之道,一生得見前生,後世,過去,未來。

自然也就能窺見原本的命運軌跡,他眼見有蘇炎這個變數所在,西行隊伍越來越偏,他便忍不住出來修正。

現在看到,就連最堅定的佛徒金蟬子都出現了偏差,他胸中怒氣翻湧,火冒三丈。

怒聲喝到:

「唐僧,你好大的膽,敢出來包庇這等變數,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這唐僧,本應該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誰敢教你術法神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