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空之上,驀然響起了驚雷陣陣,隨著大片烏雲的出現,天色瞬間便是暗了下來,內院中的眾人,除了靈王境強者外,均是感到胸口有些發悶,身體中有股難言的痛苦。

「爽兒……」

感受著傲爽身體中的殺意,尤其是看到空氣中那些細密的血紅色氣息后,傲天豪的面色隨之一凜,暗想道:難道參加了風雲亂戰之後,這股殺氣還是沒有得到一些凈化么?

原本傲天豪便是打算著,讓傲爽去參加風雲亂戰,和一些天驕鳳楚般的存在發生一些碰撞,這樣一來能夠起到磨礪他的作用,對他以後武者的道路會有著不小的好處。

可照今日這情況看,傲爽的殺氣不僅沒有任何削弱的跡象,反而越來越強盛。

糟了!

思索著此時的局勢,孫家家主的心裡頓時咯噔一下,他剛才之所以著急要離開,就是因為怕傲爽會突然回來,因為畢竟他們現在就站在這裡,必然會遭到他的敵視。

在剛開始時,孫、黃、許等三家人確實想幫助秦段除去傲家,隨後分割傲家的產業,但隨著傲家的第三位靈王境強者出現之後,三人的心中早就生出了動搖之意。

而從聖上的旨諭到來,三人才徹底放棄幫助秦段的念頭,打算快速離開這是非之地,畢竟這個消息既然已經傳回了青天王朝,那傲爽真正歸來的時日也不遠了。

可還就是怕什麼來什麼,三人剛要離開,傲爽便是出現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孫家家主在竭力思索著對策,他們雖然現在沒有動手的意思,但起初確實是打著那個念頭來的,若一會傲爽追問起來,自己這裡該怎麼回答,怎麼回答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他想象中最好的效果,自然就是安然離開,不和傲爽發生任何的碰撞。

但他苦苦思索了數十種計策后,發現哪一種恐怕都不能起到什麼作用,之所以會如此的原因,就是因為傲爽的背後,站著的是藍日道宗,這個靈玉大陸上最強大的門派。

一會若是真動起手來,孫、黃、許三家的人馬甚至都不能還手,畢竟這件事如果到這裡傲爽就追究責任的話,可能他們三家人還不會付出太大的代價,也就是說還能擺脫罪責。

可一旦和傲爽之間再產生什麼爭執,事情就不會那麼簡單了……

能夠成為王中王,並且活著走出風雲七界的天才,藍日道宗於情於理都會在其身邊放置著一名高手,而這名高手,極有可能是尊者級巔峰,甚至是聖階蓋世級強者的存在!

不得不說,孫家家主作為一個家族的族長,思維確實很細膩,他甚至都想到了隱藏起來的強者,可他卻想不出,他該如何去跟傲爽解釋,為什麼會發生眼前這種情況。

「咔!」

震人心神的悶雷,猛然響徹整個天地間,伴隨其一起出現的,是一道道映襯著眾人蒼白臉色的閃電,隨後雨水便是嘩啦啦的落了下來,雨勢極猛,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

此時的傲爽傲立在雨中,眼神中嶄露出的雄芒越來越強烈,空氣中血紅色氣息越來越多,似乎在下一刻就要因為壓制不住而徹底發泄出來,望著他的人,都能感受到一種寒芒刺背的感覺。

「傲家主!」

孫家家主在思索了半響后,腦海中驟然閃過一道靈光,他發現現在能讓傲爽停下來的,或許也只剩下他的父親傲天豪了,旋即便是連忙抬頭望向了懸立於空中的後者。

唉……

嘆了口氣,感受著越來越重的殺氣,傲天豪搖了搖頭,自己的兒子終究有一天會長大,自己不可能在他身邊看守一輩子,他的路要怎麼走,還是讓他自己選擇吧。

罷了,罷了……

是殺戮一生,背負一世罵名,還是成為一名強者,揚名立萬,傲立巔峰,傲天豪都不會再去干預傲爽做出任何的決定,因為他發現以自己現在的實力來說,幫助傲爽已經極為吃力,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如果哪一天傲爽拼累了,他提供給其一個家的港灣。

微微低頭,望著孫家家主傲天豪輕聲說道:「孫家主,我傲天豪脾氣好,不代表我兒子的脾氣也好,事先你確實打算覆滅我傲家,現在出現了這種情況,也只能是你咎由自取。」

「……」

孫家家主雖什麼都沒有說,但心中還是暗罵了一聲:可惡,沒想到傲天豪也根本沒打算再出手,這可怎麼辦,難道就讓傲爽這麼擊殺下去,等擊殺累了才停止下來?

傲家的內院中,整個天空都被烏雲籠罩,散發著陽光的太陽被遮掩的嚴嚴實實,道道狂風伴隨著瓢潑大雨,如同幽冥之聲,整個天地間昏暗無比,幽森得如同森羅地獄。

「呵呵!來得好!都來得好啊!」

冷笑一聲,一把血紅色長劍頓時出現在其手中,隨著周身那紫色靈光的一閃一爍之間,傲爽猛然沖入了人群之中,只見各式各樣的劍芒閃爍而出,瘋狂地收割著人命!

傲爽這一衝,的確是異常的狂猛,就如同猛虎下山,除了幾名靈王境強者外,其他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只是一息半刻的時間,地面上便是躺下了十數具屍體。

而就在上一刻,他們還是活得好好的武者。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當即自人群中傳了出來,下意識地他們就要出手去對傲爽進行攻擊,這也可以理解,畢竟誰願意平白無故被人打?如果不做出反擊,那豈不是太過懦弱了?

「不要出手!竭力防禦!」

可就在這時,孫家家主卻是發出一聲心痛的吶喊。

儘管人群中有著很多孫家之人,可他卻不得不如此做,因為此時若是招惹到了傲爽,恐怕就不止這裡的人會死那麼簡單,很有可能整個青雷城孫家都會因此覆滅。

「唉……」

聞言,黃、許兩家家主也是嘆了一口氣,他們自然知道孫家家主為何會如此,的確,如果為了日後作打算的話,不讓整個家族覆滅,現在也只能做出一些犧牲了。

「唰唰!」

但正處於殺戮中的傲爽,卻根本沒有理會孫家家主的話,只是一次次地揮舞手中長劍,收割著身前所有人的生命,眉宇間的那抹凌厲之色,似乎要刺破整個蒼穹!

「呃!啊!嘶!」

各式各樣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地在人群中傳來,他們想來也是知道了為何家主會做出這種決定,因此只是竭力地被動防禦著,未曾做出過任何主動的反擊。

對此,傲爽自然也是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嘴角處,漸漸露出了一絲笑意,那是一種殘酷的笑意,就好似打量著眼前食物的凶獸,看著即將死在自己手中人類的惡魔。

傲爽的身形在全力施展起詭步之後,就如同一道鬼魅,在人群中極速穿梭著,並沒有因為周圍的任何人出現哪怕一絲的停滯,反而是越來越瀟洒隨意,靈動無比。

若是熟悉傲爽的人在此,定然會知道他這是進入狀態了,這個時候的傲爽是最可怕的,殺人的效率會變得越來越高,知道將眼前的一切盡數擊殺之後才會停止下來。

這種狀態,並不是瘋魔禁,也不是空靈狀態,而是專屬於傲爽的一種奇異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傲爽的全方面實力都會得到一些提高,類似於一種體內潛能的爆發。

強悍的殺氣浩蕩八方,感受到這股氣息的眾人無不顫慄,感覺靈魂都要鑽出識海,原本打算離開而臨時站立起的陣型,幾乎在瞬間便是散亂開來,變得歪七扭八。

在此時此刻起,他們便已經不是了一個整體,而是各自為戰,或許說他們就算是團結起來也不行,或許說他們此時根本不是在戰鬥,只是在防禦著試圖不被傲爽擊殺而已。

「斷雲……碎玉殺!」

傲爽爆喝一聲,手中長劍化成萬千道劍芒,像波濤怒浪般洶湧澎湃而去,只見傲家的內院中劍氣磅礴,劍芒翻飛,層層劍浪洞穿了整整十多名三家人馬!

狂猛的靈力波動一重接著一重,重重不斷,聲勢浩大無比,直接便是將前方清理出了一個四丈多長,一丈多寬的空白地帶,周圍土石飛濺,沙塵蔽天,氣浪吹刮的人臉頰生疼。

細數之下,傲爽的屠殺僅僅開始不到一刻的時間,便是帶走了將近一百條人命,雖然那些人並未做出任何反擊,但這種屠殺的速度,還是遠遠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沒想到,小爽在參加了一次風雲亂戰之後,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不愧是被稱為靈師階武者的最強交鋒,其中迸發出的火花,能讓一名武者快速地成長起來!」

「這般年齡,能夠達到這種境界,恐怕就算是在二品宗門內都不多見,而且你們別忘了,旨諭上說就連藍日道宗宗主的孫女都敗在了他的手中,實乃我傲家好兒郎啊。」

「小爽今年才十八歲,我今年五十四歲,卻還是停留在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其中整整三倍的年齡差不說,或許在明年我就要被他超越,不對,或許我現在都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

此時在傲家內院中能夠說出話來的,可能也就剩下傲家的人了,大多數長老雖然看到傲爽的強大後有些感概,江山代有才人出,可畢竟前者是傲家之人,他們也為此欣慰著。

縱觀古今,雖然傲爽以十八歲年齡達到高階天靈師的境界並不是最為天才的存在,要知道有些強大武者培養出的後代,幾歲甚至都能夠達到靈王境強者的境界,或是一些極為奇異的存在,一出世便是有著絕強的戰力,但就在現在的靈玉大陸上來說,已經算是王牌了。

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

在傲家眾多人的眼中,此時傲爽就是一顆耀眼的明星,只要給他時間,讓他好好修鍊,能夠順利成長起來的話,將來的某一日定會踏足巔峰,傲立一方天地,叱吒風雲!

傲家等人能夠保持著這種心態,可其他四個家族的人馬就不這麼想了……

「家主!怎麼辦?此子的殺敵速度太快了,而且沒有任何要停止下來的意思,他到底修鍊了什麼功法,丹田中靈力按理說應該早就耗盡才對,不可能支撐這麼長時間!」

「家主,快些下命令吧,如果等他殺累了的話,恐怕要等到明天了,那時候咱們家族的人馬早就被屠戮地一乾二淨了,我看咱們不如逃命吧,能逃幾個是幾個!」

道道驚呼和慘叫之聲,不斷地自人群中傳來,他們的確是被傲爽殺怕了,否則也不可能違背家族族長的意願,說出逃命的這種話來,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離開這裡。

人群中血跡四濺,慘叫之聲好似那厲鬼的嘶嚎,能夠保持鎮定的人,恐怕也只剩下了那個身穿一襲黑袍的少年,他手中的長劍,每次刺出都能夠手走一條人命,甚至更多。

這是傲爽無悔的殺戮,憤怒的殺戮!

他不是那種平白無故便會掀起殺戮的人,但他若是殺起人來,誰也不曾見到他眉頭皺過一次,尤其是此時剛參加完風雲亂戰歸來之際,他更需要以血腥的手段,震懾世人。

參加風雲亂戰之時,傲爽製造出諸多殺戮的同時,也是結下了許多仇怨,雖然藍星已經決定將藍日道宗在北域的分部遷至青雲城,但他還是想依靠自己的實力,樹立傲家的威名。

其實之所以藍星要將藍日道宗的分部遷移到青雲城,其意圖也是在保護傲家,畢竟傲爽這般天才能夠加入藍日道宗,對於整個宗派也算是幸事一件,他也要下些本錢。

臨盆大雨,似乎在洗刷著地面上的血跡,但過不上一息的時間,便會又有新鮮的血~液淌下,藉助著極猛的雨勢,傲爽每每踏步,甚至都要在身後留下大片的殘影。

對此,四家人嗎也是無可奈何,他們甚至連防禦都做不到,尤其是秦家的人,在秦段昏死過去后,更是猶如失去了觸角的螞蟻,只知道跟隨著其餘三家人馬防禦。

「我……我受不了了!」

終於,在這場殺戮整整持續了一炷香的時間后,一名秦家的武者實在忍受不了這種被人屠殺,且不能反擊隨時都有死亡的情況了,驚叫一聲後轉身就跑,步伐異常的混亂。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這種情況,就如同一個草垛上出現了火苗,即便這個火苗極為細微,但火勢必然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蔓延整個草垛,此時四家人馬就是如此,在出現了第一個逃跑之人後,原本便是散落的人群,頓時潰散的更加零零散散,向四面八方逃遁開來。

「想跑……呵……晚了!」

望著四散逃開的人群,傲爽站定身形,一聲冷笑,憤怒之下,他的聲音似乎都變得有些嘶啞起來,不過雙目中的凶光,卻好似能穿透萬千雨幕,君臨天下一般!

聲音落下之時,傲爽將手中長劍直插入地面中,右手隨之緊握為拳狀,身體微微下蹲的同時,四道身影逐漸顯化在了他身體周圍,猛然轟出一拳,砸在了面前的地面上!

暗龍擊!

一股股靈力,極為平靜地隱沒入了地面內,這個詭異的情形持續了一息的時間,直到一道道細密的裂痕以其拳頭為中心向四周蔓延至整個內院中后,才徹底爆發開來!

「砰!」

大片的碎石衝天而起,一陣陣兇猛的拳勁,衝破了地面的束縛之後,好似一條條蛟龍自海底衝出,瞬間掀起了滔天的波浪,向逃竄的眾人發起了無差別的攻勢。

在這種攻勢之下,即便他們都沒有反抗的意思,都是打算快速逃離這裡,但似乎這點他們都做不到,直接便是被轟飛開來,拳勁夾雜著碎石,穿透了許多人的身體。

「這拳法……」

望著那突然出現四道虛影的拳法,傲家的眾人似乎都想起了什麼,好似在兩年前的傲家族比時,傲爽便是使用過這一招,只不過那時只有兩道虛影,而現在卻是翻了一倍之多。

這門拳法確實異常強大,而且在傲家的靈技閣內,似乎根本沒有出現過?

對此,即便他們心中有著諸多疑問,可也沒有問出來,因為他們知道,哪個天才沒有一些秘密,如果沒有一些世人所不知曉的手段,又怎能一次次地創造奇迹?

但這種轟殺似乎遠遠沒有結束,要知道傲爽這次轟出的便是困龍拳中最為兇狠的暗龍擊,它能夠將拳勁轉化為暗勁,在進入到敵人的身體之中,才會爆發出來。

「砰砰砰!」

天空之上的眾人,只要是身體上曾被碎石穿透而過,因為暗勁的發作在此時竟都是爆裂開來,化作碎肉和肉泥,夾雜在雨水之中,讓得傲家內院好似都下起了血雨。

僅僅是這一拳,便是有著將近百人身死,不得不說,傲爽對於拳法上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地步,不僅將力量控制地恰到好處,範圍也是不大不小剛剛好。

此時的內院中,四家的人馬除了幾名靈王境強者外,都再難以保持站定身形的姿態,均是躺倒在了地面上,就算他們剛才沒被拳勁直接轟擊到,但還是被帶起的氣浪掀翻。

事情發展到現在,傲爽似乎也沒有再出手的意願,胸脯略微有些起伏,調節著自身氣息的同時,眼神橫掃著所有還活著的四家人馬,眸中含煞,似乎隨時有要出手。

而他若是再出手,必將再起一番屠殺!

那如鷹如隼的犀利眼神,掃到哪裡哪裡便是一片安靜,任憑經受著漂泊大雨的洗禮,他們根本不敢直視,每每閃躲之後,心神還會隨之震顫一番,腦袋都是地垂下來,不敢抬起。

雙目微微眯起,傲爽的眼神似乎能夠穿透所有人的心理防線,直直地凝視著他們的本心:「兩年之前,我傲家舉杯烈酒送英魂,當天晚上,我便是將李家滿門盡數屠殺。」

李家滿門被屠殺一事,幾乎青雲城內所有人都是知曉,可孫、黃、許家的人就不知道了,他們來自於青雷城,平日里和青雲城也沒有什麼交際,這次也是聽信了秦段之言才來到這裡。

「這兩年的時間內我雖然參加風雲亂戰,身處於遠古戰場內,可每日都思念著我的家鄉,傲家是生我養我的地方,不管我將來有著怎樣的成就,我都不會忘記這裡,可今日你們卻是想要覆滅我傲家,當我傲家眾人何在?眾英靈何在?當我傲爽何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