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義俱樂部現在在金陵名聲很響。

除了豪華的健身設備外,像剛開始營業的數字化場館,裡面採用了最新的空氣投影技術,很多人慕名而來。

但是天義運動俱樂部,現在會員費也是出了名的高。

三千五千隻是月卡,年卡三萬起步;

聽說射箭館里的會員費,現在更是高達十萬,但還是有很多人趨之若鶩,

因為江湖上傳說,裡面有一位鎮場子的超級高手,

無論是民間射箭達人,還是奧運冠軍,統統都是對方的手下敗將。

你就說,這樣一個俱樂部,哪是隨便什麼人就能在裡面練歌的?

然後那位師姐過來了,看到俞靜瑤她們居然真的租住在天義俱樂部里,無語至極。

再然後,看到那位特聘教授后,更是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了。

因為那個學姐知道對方身份。

當初夢想著進中央音樂學院,然後特地上網查過所有授課老師,記住了對方樣貌。

再一聽說對方叫李文芳,這下沒跑了。

那位師姐知道了,俞靜瑤自然也很快知道了。

忐忑,

歉疚,

不安,

使得俞靜瑤有好幾次想找讓韓義退掉這位教授的課程。

一節課一萬,一個禮拜兩天,一個月就是八萬;

反正俞靜瑤覺得,就算把她賣了也值不了這麼多錢。

別說揉個腿,就算……

腦海里想著這些事情,俞靜瑤就有些出神,

一雙手順著小腿往上揉啊揉,捏啊捏!

到了膝蓋,

到了大腿面,

到了大腿根,

抽著煙,閉著眼享受的韓義,感覺有些不對勁,

想提醒一句,但又覺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便沒管她,以為她會自動停手。

哪知道下一秒,俞靜瑤一把摁在了某個不可描述物體上。

然後她就像剛才揉捏大腿面一樣,抓了抓,揉了揉……

「咳咳咳……」

還在抽著煙的韓義,眼睛一下睜開了,嘴裡也是嗆著連連咳嗽。

回過神來的俞靜瑤,很快發現自己右手放的位置好像有些不對勁。

然後低頭一看,臉唰的一下紅到了耳後根…… 俞靜瑤小腦瓜還挺聰明,明白過來自己抓的是什麼東西后,並沒有大驚小怪,

臉紅了一下后,裝作若無其事的放開,順著大腿面繼續摁,

同時轉移話題說:「姐夫,小虎哥哥跟甜甜姐現在怎麼樣了?」

韓義正自尷尬呢,見小姨子主動給了台階,那還不趕緊下?

側身掐煙蒂的同時,不動聲色的把腿從俞靜瑤身上拿下來,坐好后說:「分手了。王甜甜去了德國。」

「好可惜噢~」

說著俞靜瑤順手打開電視,嘈雜的購物廣告聲衝散了空氣中殘留的尷尬氣息,「我一直搞不明白,她為什麼跟小虎哥哥分手呢?」

韓義伸手拽過方便袋,從裡面拿了兩隻橘子出來,邊剝邊說:「就是作唄!

總以為自己能活出夢想中精彩的人生,

然後對比眼前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會產生厭煩的心理。」

把剝好的橘子遞了幾瓣給俞靜瑤,繼續說:「有句話叫尋求人生的意義不是得到快樂的關鍵;

「千萬不要尋求人生的意義」才是。

懂嗎?」

俞靜瑤品味了一下,然後便笑得樂不可支,「哈哈哈……姐夫你……你好毒啊!」

「呵呵~」

就在兩人說笑著的時候,門鈴響了。

俞靜瑤蹦跳著去開門。

高清攝像頭裡是一張漂亮的女人臉,穿著米白色的風衣,

哪怕隔著攝像頭都能看出對方眼眸里的笑意。

俞靜瑤心裡就「咯噔」一聲。

這大晚上的,一個漂亮女人來一個單身男人家裡,實在是太可疑了。

姐姐懷孕,然後姐夫欲-火難耐之下,出軌了?

還被自己撞見了?

那自己到底是視而不見呢,還是告訴姐姐?

可是姐姐懷孕呢,要是告訴她的話,搞不好要出事的。

心念間百轉千回。

俞靜瑤看了眼端坐在沙發上、面不改色的某人,心裡真是愁死了。

「哎,男人啊——」

俞靜瑤心裡嘆息了聲,還是打開了防盜門。

「噔噔噔~」

尖頭皮鞋跟人造大理石台階相擊發出的踢踏聲。

還不等俞靜瑤想好該怎麼跟對方打招呼時,樓下的「女人」已經上來了,手上還提著一瓶蠟封紅葡萄酒。

「女人」自然是劉錦燁,

見到佇立在玄關處的俞靜瑤,嫣然一笑說:「嗨,你好!」

「可真夠浪漫的——」俞靜瑤撇撇嘴,僵硬著點點頭,沒說話。

劉錦燁看到韓義了,舉了舉手上的酒瓶子,「可以進來嗎?」

俞靜瑤不好再生硬的拒絕了,彎腰從鞋櫃里拿了雙棉拖鞋給對方。

「謝謝~」

劉錦燁撐著鞋櫃換好鞋,很有范兒的踩著貓步走了來來,「朋友送的酒,我一個人喝著沒勁。」

韓義笑著朝俞靜瑤道:「去,拿幾隻酒杯過來。」

俞靜瑤就嘟著嘴去了廚房。

心裡怨念四起。

深夜相會陌生女人就算了,居然還喝紅酒,

要是自己不在,是不是還要吃個燭光晚餐,再來個酒後亂性?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東西——

「喏~」俞靜瑤就拿了兩隻杯子。

劉錦燁也不問她喝不喝,抿嘴道了聲「謝」,從口袋裡拿出自帶的起酒器,打開橡木塞后、斟了1/3杯紅酒,遞給韓義。

然後自己又把自己的杯子斟上,舉起笑說:「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對生命的辜負。

來,乾杯。」

韓義哈哈大笑,感覺這個劉錦燁也是個蠻有趣的人,端起杯子道:「乾杯~」

稍稍抿了一口,韓義笑問:「這幾天幹嘛呢?」

劉錦燁托著杯座放到膝蓋上,說:「每天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充實但繁瑣。」

「生活本來就是由一件件雞毛蒜皮的小事所構成的。」韓義回到。

「說的有道理……」

見兩個人在那有說有笑的,俞靜瑤心裡頓時警鐘大作,想著要不要打個電話給姐姐?

「小姐姐你是做什麼工作啊?」俞靜瑤皮笑肉不笑到。

姐姐?

韓義楞了一下才明白過來,感情俞靜瑤到現在都沒看出劉錦燁是男人?

然後才注意到,今天劉錦燁穿了件過膝米色呢子褂,遮蓋了平胸這件事;

再加上深紫色立領衫,把喉結也給擋住了,確實有些莫辨雌雄。

然後就端起杯子掩飾臉上古怪的神色。

被人叫姐姐的劉錦燁,一點也不惱,笑眯眯說:「我的職業是房東。」

「?」 一胎雙胞老婆太給力 俞靜瑤不明白什麼意思。

劉錦燁就解釋了一下。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俞靜瑤頓時驚為天人。

王者榮耀因果系統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小資女人竟然坐擁30套房,

然後從月初起收租,一直收到月末。

真是……太有「才」了。

劉錦燁比她想象中的有才。

在跟韓義喝了兩杯后,也沒說把剩下的半瓶酒留下,直接提著酒瓶飄然離去。

韓義也起身道:「睡覺了。」

一直在等著他解釋的俞靜瑤,終於忍不住問道:「姐夫,她誰啊?」

「樓下鄰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

俞靜瑤更急了,「那你跟她……」

已經走到樓梯邊的韓義,好笑道:「你看不出他是男人嘛。」

「啊……他他他……」俞靜瑤大驚失色,過了好一會才驚問道:「姐夫你……

你該不會……

彎了吧?」

「噗——」韓義一腳差點沒踏空,哭笑不得說:「胡說八道什麼呢,睡覺去吧。」

然後連連搖頭的上了樓。

還站在客廳里的俞靜瑤,也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是個娘娘腔。」

……

第二天是禮拜六,韓義本打算去公司處理一下昨天積攢下來的事務;

結果懶癌發作,想著沈心明天差不多要回來了,留著給她去處理。

這樣一樣,蒙著被子繼續睡。

一直到9點鐘,艷陽高照才起來。

俞靜瑤去練歌了,家裡就他一個人。

到健身房裡跑了半個小時,下樓去買菜。

901門口,劉錦燁正拿著塊抹布擦他的法拉利488。

大紅色的漆面,在陽光下閃耀著奪目的光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