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馬嘶鳴,馬踏虛空,青銅神馬人立而起,一雙宛如山峰般的馬蹄直接蓋下,將下方的黑暗能量直接踩爆。

青銅巨熊同樣出手了,揮舞著兩隻巨大的巴掌,朝著前方撞,一次次將洶湧的黑暗能量狂流狀的潰散,格外暴力!



一時間,足有七尊青銅巨獸充入了黑暗之中瘋狂破壞,在他們的帶領下,絢爛的霞光不斷消融著黑暗,降低高度。

就在大家都認為形意門將要成功時,趙天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他發現附著在黑色城牆上的詭異血液此刻竟開始瘋狂蠕動起來,從四面八方開始匯聚成一團一團的詭異血團,妖異到了幾點!

「那是什麼!」

有人失聲驚呼,只見到那些巨大的血團一陣詭異的拉伸蠕動,竟變成了一個個有些模糊的巨大血獸,竟然與上方的12尊青銅巨獸十分相似!

幽暗涌動,黑色的烏光如同流水融入那12頭詭異的血獸之中,隨後,12頭血獸就如同被吹大的氣球一般迅速膨脹,轉眼之間就超過了天空中的青銅巨獸的體型。

緊接著,12頭血獸紛紛嘶吼一聲,帶著妖異的血色紅光,衝天而起,直接撲向了那些青銅巨獸。

行想事成 轟!轟!…

只是瞬間,一場可怕的大戰便在天空中展開,巨獸嘶吼,一次次碰撞彷彿無數雷霆炸響。

一條足有1500丈長的血龍,在天空中瘋狂遊動,身體盤旋,直接將沖在最前面的青銅巨虎纏在了其中,瘋狂絞殺。

一隻血色巨猴伸出那雙鋒利的爪子,上面閃爍著妖異的血色光芒,帶著遠古的詛咒與可怕的腐蝕,瘋狂的在無法動彈的青銅巨虎身上撕扯。

即便是青銅鑄就的奇異身體,也無法完全抵抗住那妖異的血色紅光,大塊的金屬被撕裂而下,整隻青銅巨虎的胸膛都巨虎要被掏穿,太凄慘了! 吼!

一聲龍吟響徹天地,青銅巨龍龍尾一甩,就直接朝著下方的戰場撲去。

幾乎與此同時,剩餘的舉頭青銅巨獸也呼嘯著沖入了下方的混戰之中,一時間咆哮之聲震動整片天地,妖異的血色紅芒與古老而神秘的青銅光交織在一起,宛若璀璨的霞光

殺!

八極門門主此刻渾身都在放著光芒,在他身體四周,八位準爵士王者呈八方之勢,在他話音剛落的瞬間,身上同時燃燒起熊熊的烈焰。

八個巨大的火團熊熊燃燒,看不清其中的人影,徑直朝著天空中飛去,轉瞬之間就到了天穹之上,懸挂在那裡,猶如八顆明亮的星辰,太神奇了!

那些人所化的星辰,格外璀璨,即便在白天也清晰可見,而他們似乎直接連接到了星空深處八個神秘而遙遠的所在,一股莫名的神秘力量通過二者間的特殊聯繫,傳入了那八顆星辰之中,又經過無比複雜的轉化,化作一道丈許粗的白色光柱落在八極門門主的身上。

下一刻,八極門門主出手了,他一步跨出,身體始終籠罩在明亮的光輝之中,速度快的驚人,眨眼間就跨過了數百米的距離,站到了殷商古都的一座城門之前!

砰砰…

他揮動雙拳,如同流星一般一次次衝擊,每一根髮絲都綻放出晶瑩而剔透的神聖光澤,猶如天神下凡,太霸道了!

大地都在晃動,古老的青銅城門發出厚重而低沉的轟鳴,開始劇烈震顫起來!

如同山脈一般的黑色城牆,此刻上面涌動的黑光開始劇烈閃爍起來,在八極門門主如同流星般璀璨的拳頭下逐漸有了支持不住的跡象。

幾乎與此同時,另外幾個方向,各大勢力同時動手了!

只見到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充斥天地,霞光千萬道,方圓數百公里的天地能量徹底沸騰起來,變得極度混亂!

八卦門太上長老化作一方巨大的八卦圖,九色火焰交織,一種種異水相伴,轟隆隆不斷旋轉著,彷彿要化作一個吞噬萬物的混洞。

一道灰濛濛的巨大光柱從中爆射而出,照射在巨大無比的青銅城門之上,那裡彷彿出現了一個小太陽,刺目的光輝耀得人睜不開眼睛!

一隻數百丈長的巨腿橫貫長空,又有一名模模糊糊的百丈青年虛影怪叫一聲拳頭化作漫天殘影,還有沾著妖異血液的奇特匕首,巨大的斷刀…等。

那些攻擊都強大無比,趙天甚至沒有把握對抗其中的任何一道攻擊,實際上這也屬正常,那些可都是各大勢力真正的底蘊,格外強大!

黑色城牆上涌動的黑光劇烈閃爍,隨後出現了無數的符文,又在劇烈的轟鳴聲中紛紛碎裂,下一刻,伴隨著轟隆的巨響,那彷彿頂天立地的青銅巨門打開了!

「哈哈,機緣寶物就在眼前,大家快充進去!」

八極門門主一馬當先,沐浴著無窮無盡的奇特能量,率先衝進了殷商古都之中。

詠春、八卦、砍腿…等都十分激動,都毫不猶豫的沖入了最近的城門之中。

與此同時,炎黃閣九大高層也發出命令,帶領著眾多強者,打開青銅城門,進入了憂傷殷墟古都之中。

幽幽暗暗,放眼望去,到處是坍塌的古老建築,色調暗沉,極度的壓抑!

寵妻總裁超給力 一旦真正踏入,內心會不由自主的變得壓抑緊張,十分的妖邪!

趙天發現就連自己也無法避免,在剛剛進入殷墟古都之中時,自己已經將靈魂運轉到了極限,幾乎要化作肉眼可見的靈魂火焰,但是卻也沒用!

青銅城門后,是一片巨大的廣場,更遠處則是三條巨大的街道,一直通向幽暗的深處。

街道兩邊的建築,十分古樸,帶著歲月的滄桑與厚重,只是其中許多都已坍塌,剩下還算完好的也多有破損之處。

而在這些建築上面則可以見到許多戰鬥的痕迹,巨大的刀痕,恐怖的爪印,無不散發著恐怖無比的氣息!

趙天遠遠的感受著這一切,內心無比震撼,無盡的歲月過去,這些攻擊留下的痕迹依舊如此恐怖,自己真的難以想象當初在這裡究竟爆發了怎樣的恐怖大戰!

深青色的巨大石板鋪就成了眼前的巨大廣場,廣場兩邊都是大片的幽暗廢墟,其中鬼影重重,讓所有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當初的可怕大戰同樣波及到了廣場,深青色的巨大岩石廣場上到處都是碎石與坑洞,一道道裂縫如蛛網般蔓延全場,更有一些殘破的屍骸就這樣倒伏在廣場之上。

距離趙天等人不遠處,就有一句古屍,那應該是一名士兵,全身穿著漆黑的戰鎧,兵器早已斷成了兩截,就這樣掉落在地上!

儘管過去了無盡歲月,但那句倒伏在地上的古屍身上所穿的鎧甲依舊完好,表面流動著烏光,神秘而強大,冰冷而堅固!

而就在屍體旁邊那把依舊沾染著點點猩紅的殘破戰刀,即使已經斷裂成了兩截,相隔數十米距離,趙天也能夠清晰地感到一股銳利的氣息撲面而來,讓皮膚都有些刺痛!

「不愧是上古神話時代,天材地寶遍地都是,一個士兵身上的鎧甲與兵器都是如此的寶物!

這次真的是賺大了!」

一位炎黃閣所邀請的老王者眼神熾熱,充滿了貪婪,目光落在那屍體上,就再也移不開了!

未等炎黃閣眾人有何反應,這名老王者竟直接就衝出了隊伍,如同一道閃電般沖向那倒伏在地上的古屍。

「你敢!」

陳建國一聲怒吼,腳下如同有炸彈炸開,他全身都沐浴在黃金色的神聖光芒中,伸出大手一把抓向了那名老王者!

好強!趙天驚訝,那名渾身包裹在黃金色光芒中的中年人生命層次明明只在王者境界,但在此刻爆發出的戰力絕對達到了絕世王者級別!

啊!

一聲慘叫,那名老王者轉瞬間就衝到了古屍邊,滿臉的狂喜,他眼中似乎只有眼前的寶物,絲毫不理會後方襲來的黃金大手,伸手就要去脫那屍體上的鎧甲。

然而也就在這一刻,當他的手接觸到鎧甲上的一片腥紅時,那本已乾枯變得暗淡的血跡竟然詭異地活了過來,輕輕蠕動著,散發出妖異而神秘的血色光芒。

眾人就看見,那名老王者就在淡淡的妖異血光之中化成了一灘膿水,包括全身上下的衣服都不剩半點,景象恐怖之極! 太妖邪了!

一位十分強大的老王者,就這樣慘死在眾人面前,化作了一灘膿水,景象格外嚇人!

正緊追著那名老王者的陳建國面色大變,他速度太快了,已經來不及停下,眼看著就要撞上。

轟!

黃金大手上包裹的幫忙直接化作一枚炮彈朝著下方狠狠的砸去,在堅硬無比的深青色岩石上空出一處淺坑,而藉助著反衝力,陳建國身形偏宜,終於避開了那具詭異的古屍,劃過一道弧線的軌跡,落在了旁邊不遠處。

「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陳建國雙眼驚疑不定,雙眼緊盯著那具屍體鎧甲上神秘的血液,猩紅而妖異,此刻的他背後已經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在場眾人都絲毫不懷疑,如果剛才陳建國不是避開了那團血液,恐怕這片廣場上又會多出一灘膿水!

「瘋丫頭你想幹嘛!」

趙天皺著眉頭詢問,小紫一隻手被他死死地抓住,掙脫不得。

「放開!」

「不放!」

「信不信我跟阿姨說你欺負我!」

「沒事,我媽他們巴不得我這麼做。

前面那東西太邪門了,還是別靠近的好。

沒聽說過好奇心害死貓嗎!」

趙天不為所動,右手之上綻放出淡淡的金光,任憑小紫如何用力,都彷彿一座大山般巍然不動。

最終,小紫這丫頭還是放棄了,不再想著靠近那具古屍,開始隨著眾人小心的繞過那些倒伏在地上的古屍,朝著廣場的更深處前進。

不過,小紫明顯很不高興,氣鼓鼓的,她磨動一對晶瑩的小虎牙,趁著趙天沒有注意的空檔,一口咬在了趙天的手上。

那一排貝齒,一顆顆剔透如同寶石,堅固的不像話,即便以趙天的肉體強度,也留下了兩道整齊的牙印。

趙天無奈,只能攤手表示投降,朱雀戰隊的幾個小丫頭在旁邊看的偷笑。

深青色岩石組成的廣場,在靠近城門的這一邊一共有著三具屍體,除了最開始的那具屍體還算完好以外,另外的兩具都只剩下了殘骸。

整個殷墟古都之中都讓人有種詭異感,很多人都有所察覺,但是卻始終找不到究竟是什麼!

直到看到那兩具殘破的屍體,雖然扭曲,但依稀還能夠辨認的面容,趙天才終於意識到了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

「無盡歲月過去,然而這座久遠的神話古都卻彷彿沒有受到多少時間長河的沖刷,依舊保存的十分完好!」

這太不可思議了!趙天很清楚的記得,在瀛洲仙山那座上古遺迹之中他看到的許多東西早就在時間的侵蝕下腐朽不堪,失去了一切神奇,變成了普通的凡物。

或許那些東西曾經也是十分珍貴的天材地寶,強大法兵,但是如果沒有好好的保存,再好的寶物也終究會在時間的侵蝕下逐漸腐朽。

而詭異的是,殷墟古都中雖然有些破敗,到處都是倒塌的房屋,伏倒在路邊的屍體,但是卻並沒有多少歲月侵蝕的痕迹。

別的不說,就說廣場前方的這三具屍體,看那些還算完好的鎧甲與武器的樣式,明顯就不是什麼大人物,在整個殷墟古都或許不是最低級的小兵,但是地位也絕不會高到哪裡去!

即便是在神話時代,作為數量最多的低級士兵,也不可能是真正的仙神級生命,或許同樣很強大,但是絕對不可能都達到肉身不朽的地步!

而這三具屍體雖然已經將身體中的能量絕大部分鬥牛士乾淨了,但是卻詭異的沒有腐朽,依舊保持著臨死前的樣子,一如無數歲月以前!

炎黃閣這一邊,可以分成兩部分,炎黃閣九大高層及其所屬的百人直屬作戰大隊,另外一部分則是四象戰隊,因為需要隨時布成陣法,所以相對獨立。

而另外隨著炎黃閣眾人一同進入這座青銅城門的則是受到炎黃閣邀請而來的眾多強者,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小門派與散修之中的高手,至於形意門、八極門等比較大型的勢力卻是幾乎看不見!

早在最開始,為了避免因為發現寶物而大打出手,炎黃閣與幾大勢力早就約定,各自選擇不同的青銅城門進入殷墟古都。

所以說,趙天所在的這支隊伍炎黃閣有著絕對的掌控力,沒有誰可以對抗。

「玄武戰隊留下來守護城門入口。」

炎黃閣九大高層中唯一的一名女子開口說道,玄武戰隊隊長那名面容極為普通的女子眼神微微閃了閃,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就帶著整個玄武戰隊守護在了青銅城門兩側。

「看樣子這些人不太老實啊,我看還是暫時讓白虎戰隊看著他們吧。」

炎黃閣九大高層中另一人開口,眼神冰冷的看著蠢蠢欲動的人群,帶著一薪毫不掩藏的殺機。

那是一名乾瘦的老者,目光銳利的猶如鷹隼,但凡是老者目光掃過的地方,那些蠢蠢欲動的散修強者無不感到渾身一冷,激靈靈打了一個寒顫!

「我一定會保護好他們的,畢竟這些人還是很有用的。」微微一笑,白虎戰隊隊長嵇命離嘴角勾起,帶著溫柔而舒緩的笑意,他如同一名絕世佳公子,風度翩翩,溫潤如玉,手中一把白玉摺扇輕輕一揮,白虎戰隊眾人就跟在他身後朝著那批武者走去。

「這樣做不太好吧,畢竟是我們邀請。」

陳建國皺了皺眉,對於老者的安排有些不滿,九大高層中有超過一半的人都不太贊同老者的做法。

這批沒有什麼背景的散修強者,雖然不太守規矩,看見寶物很多人都會按捺不住出手搶奪,似乎是一群烏合之眾。

但是他們也有著它們的用處,比如之前的那名衝出去的老王者,面對一些無法抵抗的危險可以沖在前面!

而這批人也不是什麼傻子,別看白虎戰隊隊長嵇命離一副公子哥的樣子,但白虎戰隊就是白虎戰隊,命主殺伐,誰也不會相信白虎戰隊是真的來保護自己的!

冷哼一聲,目光如同鷹隼般銳利的老者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朝著後方的那批強者籠罩而去,剎那間,剛剛還有些騷動的人群立馬就安靜下來,變得寂靜無聲。

「事情就這樣吧,現在我們談談別的。

那團血液太妖異了,所以那具屍體我們只能暫時放棄。

不過老夫注意到,另外兩具屍體上似乎並沒有那種血液,可以嘗試著派人去…」

收回目光,老者神情稍緩,邁步朝著廣場深處走去。

陳建國等人相互對視一眼,都有些無奈,苦笑的搖頭一同向前走去。

隨後不久,眼看著炎黃閣九大高層率領著近百人的直屬大隊已經向前前進了數百米,即將抵達廣場的盡頭,而那裡三條街道的入口都籠罩在一片幽幽暗暗之中,如同張開了巨口的洪荒凶獸!

趙天等人正要跟上去,卻突然接到了命令,那兩句殘破的屍體,青龍戰對與朱雀戰隊各負責一具屍體進行搜索探查。 深青色的岩石不知是何種材質,沒有絲毫能量運轉,卻堅硬的過分,即便是絕世王者的全力一擊,也最多在深清色的岩石上砸出一個淺淺的小坑。

可以想象,在無盡歲月以前這裡曾經爆發過怎樣可怕的大戰,整個廣場都幾乎被打碎,一道道裂縫一直蜿蜒到視線盡頭。

一塊塊碎石在廣場上散步的到處都是,格外凌亂,一句殘破的屍體倒在地上,周圍一圈碎裂的石塊分外引人注意。

趙天眾人站在距離那具屍體數十米外,仔細進行觀察,而這具屍體倒在一個方圓約有一丈的坑中,看著坑的形狀竟然是一個人的腳掌。

屍體倒在坑底,只剩下了聖誕節,下半截身體卻已不知所蹤,而在這具屍體旁邊卻有許多碎裂的金屬,奇形怪狀的,早已看不出本來的模樣!

真是可惜了!趙天看著屍體上明顯扭曲變形了的鎧甲,依舊散發出瑩瑩的烏光,不由搖頭。

那件鎧甲與兵器在玩好之時絕對是強大的法兵,或許上面刻畫著神話時代的符文,擁有這種種神異!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只可惜看現在的情況,這兩件東西明顯是徹底被毀壞了,或許本身因為材料的關係依舊有著極高價值,但是相較於真正完好的神話時代兵器其價值卻是差了太多

「我先帶兩個人一起去看看。」

金小琪束著單馬尾,乾淨而利落,她身上有一種勃勃的英氣,率先向前走去。

兩名身上有著同樣氣質的女孩從人群中走出,對著趙天與許瑤等人點了點頭,緊跟了上去。

知道這幾個女孩依舊保持著軍人的習慣,趙天本想出言阻止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回頭惡狠狠的警告了一句小紫不準亂跑,邁步就追了上去。

誰知道那具屍體上有沒有什麼危險,他可不放心讓金小琪她們三個獨自上去。

數十米的距離而已,即便再怎麼謹慎小心的前進,對於金小三人來說也是幾個呼吸間就到達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