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人雙眸里散發出懾人的寒芒,嘴角微微上翹,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一來韓總就走,是不是妾身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啊?」

「妾身,還臣妾呢!」韓義在心裡吐槽了一句對方的故作姿態,「沒有的事,只是不怎麼喜歡這裡的環境。」

眼看他說走就走,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女人眼眸里醞釀起一團熊熊火焰,冷哼了一聲,「敬酒不吃吃罰酒!」

落後一步的陳家棟聽到了女人的話,朝前面韓義的背影看了眼,想提醒對方一句,

但隨即又想到對方的「劣跡」、以及剛剛輸掉的5000萬,裝作聽而不見,快步離開。

…………

韓義不想結識那個什麼秋總,只因為對方是女人。

有林慧兒的前車之鑒,現在除非必要,他不想去認識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實在管不住下半身,哪怕去大寶劍都行,起碼事後銀貨兩訖,概不相欠。

從拳擊館里出來后,手機里傳來了提示音,拿出手機看了眼,5000萬到賬了。

女總裁的王牌高手 心裡可惜了一聲。

早知道讓酆大稍微留點手,給陳家棟一個翻盤的希望,說不定能把貨輪錢給贏回來呢。

「走吧。」

夕陽下,賓士S650匯入沿江大道后很快消失不見。

……

拳擊館某扇窗戶後面,那位「秋總」看著車流里的黑色賓士,臉上再也不復之前的笑意盎然,變得面無表情。

「有沒有查出那個人的來頭?」

「沒有。對方的來歷很神秘,就好像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憑空冒出來的……」女人呢喃了一句,低頭看著手機上的視頻,上面是酆大戰鬥時的片段截取,後台技術人員放慢了8倍才看清楚他出手時的動作。

如此駭人的速度簡直令她匪夷所思,搞不懂人類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身手?

「他們住在哪裡?」

「麗思卡爾頓。」

女人一雙丹鳳眼看向窗外的沿江大道,那輛賓士早已不見蹤影。

「讓刺刀過去試探一下,小心一點。」

「好的,秋姐。」

就在身後的西裝男子準備離開之前,女人再次說道:「帶上傢伙,另外再帶一套監控設備。」

等手下離開后,女人一雙漂亮的眼睛變得深邃無比,「哼哼,我倒要看看你身上藏了什麼秘密。」

…………

那位秋總要是知道,上個月一個國際殺手被韓義手下一腳踹死,肯定不敢再派手下去送死;

而韓義也不知道,因為他的「傲慢」被人給嫉恨上了,

就算知道估計也不會放在心上。

恨他的人多了,要是個個都怕,乾脆覺都不用睡了。

回到下榻酒店接上阮紅妝,幾個人準備連夜趕回金陵。

罪惡總是發生在夜晚。

當路燈亮起之時,韓義一行人已經快要到高速路口,就在這時,斜刺里突然冒出一輛渣土車,把他們的道路給擋住了,要不是蘇瑞爾反應快,保管一頭撞上去。

韓義坐好身體后問:「怎麼回事啊?」

「前面有人故意擋道。」

韓義第一反應就是陳家棟輸了一大筆錢,心裡不痛快,故意搞了這麼一出。

不過隨後又否定了。

以陳家棟真小人的性格,斷然不會採用這麼低級的報復手段。

就在這時,旁邊主路以及車屁股后又竄過來兩輛大貨車,呈「品」字型把賓士牢牢固定在中間,朝輔路上逼去。

「老闆,怎麼辦?」蘇瑞爾問了一句。

韓義不慌不忙道:「打110。」 「信號被屏蔽了。」

「噢?」韓義驚疑了一聲,朝車外的渣土車看了眼,隨後道:「給我往死里打,不用留手。」

蘇瑞爾一腳剎車,賓士穩穩的停了下來。

外面三輛車也跟著剎車。

「嘶啦——」車燈前,揚起一股濃烈的灰塵及汽車尾煙。

酆大放下電話,拉開車門沖了下去,身體幾乎是拉出了一道殘影,最前面那輛渣土車上下來的男人,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人已經橫飛了出去。

「砰」的一聲,男子落在了護欄外的花壇里。

「住手!」左側東風廂式貨車裡下來的長發男子厲喝到。

然而酆大是機器人,他只接受韓義的指令,韓義讓他往死里打,他自然也不客氣。

「轟——」

「嘩啦啦——」

衝上渣土車的酆大,一腳踹在駕駛員身上,把剛剛解開安全帶的光頭男子,從側窗玻璃里踹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路面上。

落地的光頭男子,身體扭曲了幾下,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看到酆大出手毫不留情、且手段如此殘忍,站在廂式貨車旁的長發男子,臉上浮現出陰狠的神色。

一個助跑,跳上韓義他們乘坐的賓士,「噔噔噔」幾聲,在酆大從渣土車裡落地時,猛撲了過去,同時左右手各露出一把森寒的匕首。

可惜這個長發男子沒看到今天下午、酆大「抽人」時的速度,要不然打死他也不敢跟酆大貼身戰鬥。

所以說,世上沒有後悔葯賣。

酆大不像普通人類,有耐力、敏捷、臨場發揮等不確定因素,他就是一部機器人,他所有的運動軌跡都是經過超級大腦計算過的,不存在失誤一說,

包括從渣土車裡跳下來時,也已經計算好萬一遇到偷襲該如何應對。

當長發男子匕首刺過來的時候,酆大在絕無可能的情況下,身體就跟麻花一樣扭了半圈,左手空手入白刃,穿過兩把匕首的間隙,抓住長發男子的脖頸,一把摜向渣土車車門上。

「砰」的一聲巨響,長發男子連哼唧出聲都沒有,已經昏迷了過去。

「啪啪啪……」賓士後方響起了鼓掌聲,「厲害,真是厲害!」

韓義回頭看了眼,一個身高兩米有餘,肩寬體闊的鐵塔大漢從後面慢悠悠走了過來。

再朝遠處的主幹道上看去,輔路路口已經被封了起來,豎立的路牌上隱約可見「道路維修」字樣。

車外面,酆大在解決完長發男子后,立刻朝鐵塔大漢衝去。

大漢看來也是想試試酆大的武力值,身體微微一沉,後腳跟在柏油路面上擰了半圈,「嗤啦」一聲,上半身已經彈射了出去。

「嘭——」兩具身體狠狠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響。

酆大毫髮無損,只是微微後退了半步,而鐵塔大漢卻猶如破麻袋一般摔了出去,狠狠的摜在了路面上。

「噗——」大漢沒忍住,嘴一張,一口淡紅色鮮血噴了出來。

這是心頭血,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心血」,只有在臟腑受到強烈振蕩時才會嘔這種血。

一旦吐心血,人也就廢了,以後不是癆病鬼就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廢物。

大漢絕沒有想到,僅僅是試探一番,結果把自己給玩廢了,瞬間心如死灰。

看著大踏步朝自己衝來的男人,臉上浮現出陰鷲狠毒的神色。

他身上背了好幾條人命案,要不是老闆看在他身手好的份上保他,早就去吃花生米了。

如今成了廢物,以老闆不養閑人的性格,下場已經可以預料到了。

大漢右手探入后腰處,迅速拔出一把漆黑的手槍,對準酆大腦袋就是一槍,「給我去死吧!」

「砰——」

一聲槍響過後,大漢眼睛瞬間瞪成了銅鈴,駭然道:「你……你不是……」

話未說完,酆大右腳帶著凌厲的勁風掃在他的手上和腦袋上,當場死亡。

…………

浦江東區某豪華別墅里,那位還穿著黑色連衣裙的秋總、正通過隨身監控看現場直播。

「秋總」全名桐綺秋,別看面貌好像才30左右的樣子,其實已40多歲,祖輩乃是前黨高官,從90年代初便來大陸闖蕩,是泛長三角地區出了名的「黑曼巴」。

近些年隨著大陸的高壓態勢,漸漸漂白上岸。

但狗改不了吃屎,多年培養出來的暴力因子深埋在她的骨子裡,碰到那些敢違拗她意志的人,照樣下黑手。

此時見到酆大把自己手下從車裡踹飛出去,她臉上不僅沒有任何害怕的神色,甚至顯得異常的興奮,她感覺自己快要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舔舐了一下嬌嫩的紅唇,看著視頻目泛漣漪:「一幫廢物,你們倒是快點上啊……」

「砰——」鐵塔大漢摔出去的聲音,通過耳麥清晰傳遞了過來。

桐綺秋身體跟著顫抖了一下,眼睛里頓時水汪汪一片,她被酆大強大的力量給刺激到了,下面濡濕了一大片。

就在這時,一聲槍響把桐綺秋從異樣的快感中驚喜了過來,隨後視頻一花,變得漆黑一片。

她感覺自己錯過了什麼東西,伸手拿起滑鼠往後拉了拉,然後看到了一幕令她難以置信的畫面。

奶爸他不務正業 超高清畫面中,被子彈在近距離之下擊中臉頰后,對方竟然沒有被爆頭,只是臉部組織破損了一小塊。

更可怖的是,皮膚在迅速彌合,很快便完好無損。

如此駭人的一幕嚇得桐綺秋站了起來,眼睛瞪成了銅鈴狀,她知道自己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秘密。

…………

「好奇心害死貓」的意思是貓有九條命,是很不容易死的,但卻因為好奇,沒事就喜歡用鼻子到處嗅嗅,最後死掉了;

用來警醒人們、不要去試圖了解那些你不該知道的事情,要不然很容易死掉。

此刻,浦江東區通往滬寧高速口的輔路上,酆大到廂式貨車上把屏蔽器關掉,準備撥打110報警電話。

賓士車裡,蘇瑞爾突然道:「等等!副駕駛後面是什麼東西?」

酆大把視線轉移了過去,立刻發現,車上居然裝載了大功率信號傳輸器。

這裡不得不提一下手機信號屏蔽器。

信號屏蔽器之所以能屏蔽信號,是因為它是大功率無線發射器,它發射強大的無線電干擾信號,從而覆蓋通用手機基站信號。

像衛星電話及對講機同樣也能覆蓋,只不過因為頻段不同,需要特別設置。

現在市場上的民用高端屏蔽器已經可以做到全覆蓋。

就像信號傳輸器,只要不特別設置,是可以傳輸數字信號的,跟屏蔽器並不矛盾。

聽說現場有信號傳輸器,韓義知道要壞事,立刻讓蘇瑞爾去查看長發男子跟大漢。

果然,從他們身上均發現了超高清針孔攝像頭;

隨後蘇瑞爾到廂式貨車上查看,見到了視頻備份,上面有酆大被槍擊中后的片段。

韓義臉色陰沉無比,「給我把對方找出來。」

蘇瑞爾用自帶的手提電腦連接上信號傳輸器,想通過反入侵鎖定信號接收方。

就在這時,韓義耳邊傳來了一道電子合成音,眼睛里也出現了一副猩紅色畫面【KD223型工業機器人試圖入侵民用網路,請問是否授權】

韓義遲疑了一下,在腦海里點擊【是】

只一瞬間,蘇瑞爾便查到了接受地址,位於浦江東區金橋花苑別墅8棟。

「酆大你來開車,蘇瑞爾,那邊就交給你了。」

等蘇瑞爾消失在月夜下之後,韓義拿起手機撥打了110.

…………

跟深城那一次的處理手法如出一轍,內部消化。

實際上也不可能有別的方法。

找個經紀人、做個頭髮、甚至是夏威夷核彈,最多也就是茶餘飯後的談資;

但韓義可不同,他是著名企業家,在中海半路被人持槍威脅,一旦曝光出去,後果不堪設想,搞不好很多人都要丟烏紗帽。

晚11點半,浦江東區公安局大門口,一位高級督察緊握著韓義的手,「謝謝韓總的配合,我代表中海市公安局再次向您說聲抱歉;

後續有任何進展,我們都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您。」

「好的!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事,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目送韓義他們一行人離開,這位高級督察轉身匆匆進了辦公樓,今晚有得忙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