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多男少。

女子一個個都很美麗,姿容頂尖,昔日有的甚至身份高貴,是宗門聖女,王朝公主。

他們身上都纏著縛聖鎖,無法調動體內聖氣和精神力,那落魄狼狽的樣子,與凡人奴隸沒有兩樣。

沒有一絲聖境修士昔日的高貴和傲氣。

張若塵駐足,凝視站在城牆下的奴隸,眼神渾濁,沒有任何情緒。

陸依道:「都是從星空戰場運過來,古文明派系的修士居多,神女十二坊也是花費大價錢才買到一些。更多的奴隸,被送去了十族的神城。」

「女的,若是聽話,若是資質足夠的高,今後或許可以在神女十二坊佔得一席之地。」

「男的,都要被打碎聖源,做最低賤的力活。」

張若塵點了點頭,繼續向前走去。

後方,魚晨靜卻是沒有張若塵這般平靜,看著牆下的女性修士,和被廢掉的男性修士,眼神痛苦,身體輕輕的顫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她本是理智和冷靜的人,可是此刻,卻很想出手,將他們全部都救走。

商夏嘆道:「天女殿下天資絕代,智慧過人,千萬不要做出衝動的事。你們在星空戰場,改變不了的事,在這裡,更加不可能改變。其實,他們被送來神女十二坊,已經是幸運的了!」

魚晨靜閉上雙眼,不忍再看,道:「我只是恨而已!與地獄界戰爭,一定是殘酷的,比以前的功德戰殘酷十倍、百倍。若是天庭各界,能夠齊心協力,又怎麼會敗得這麼慘?」

「你看,後面那些妖族大聖,個個修為絕頂,但他們可有絲毫憤慨?他們此時心中,想的可有怎麼去戰勝敵人,怎麼阻止戰爭?沒有!他們來神女第一城,就是尋歡作樂,甚至可能還想將這一切發泄在那些剛剛抓來的女性修士身上。只因,南方宇宙的戰火,還不夠烈。來自死亡和屈辱的威脅,好沒有落到他們頭上。」

商夏靜默不語。

神女第一城的確是繁華瑰麗,遠勝張若塵曾去過的冰王星神女城。

更重要的是,城中強者如過江之鯽,隨時都有散發大聖氣息的車架,從身邊行過。

張若塵還察覺到了不少神靈的氣息。

雖然收斂了神威,可是,在張若塵的感知中,他們卻如一輪輪烈日,住在一座座刻滿神紋的古建築中。

都是偽神。

天尊神紋的力量太強,在神女第一城,想要感應到真神的氣息難如登天。

「老傢伙,是你!」

一尊石頭巨人,如同小山一般,出現到張若塵對面。

「拜見神靈。」陸依立即躬身行禮。

正是石英上君。

石英上君語氣中,滿含怨怒,道:「你可是將本君害得很慘啊,天尊寶紗是不是在你手中?」

與石英上君同行的,還有另外兩尊石族神靈,但,他們變化成了正常人類的模樣,皆器宇軒昂,俊美不凡。

「石英,你就是栽在他的手中?我看,他氣息很虛弱,生命之火幾乎枯竭,怎麼可能有能力從你們手中逃走?」其中一尊石族神靈,如此說道。

從一開始,就在打量張若塵。

另一尊石族神靈,道:「老頭子,將天尊寶紗交出來吧,本座石族黑林。」

張若塵淡淡問出一句:「我不交出來,你們莫非要動手強搶?」

名叫黑林的石族神靈,道:「這裡是神女第一城,白皇后的面子,我們還是要給的,怎麼可能在城中神戰?但,你應該知道我們三神背後的勢力和能量,得罪了我們,你一旦走出神女第一城,還能活多久呢?」

「你看我,還能活多久?」張若塵反問一句。

這一句,倒是讓石族三尊神靈都眼神凝固。

「既然你們不出手,老夫先走了!」

張若塵牽著老黃牛,從他們身旁走過。

石英上君回頭看去,石質的臉上,充滿無奈,道:「使用威脅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這個老傢伙,他根本不怕死。真把他逼急了,萬一自爆神心,臨死之前,還得把我們帶走。」

「別說我們,一些大神,見到這種人都發怵。」其中一位石族神靈嘆道。

黑林眼神冷峭,道:「至少他承認了,天尊寶紗在他身上,總會有機會的。」

陸依此刻也好奇至極,難道天尊寶紗真的在前輩手中?

這個問題,她不敢問出來。

雖說這位老前輩很隨和,可是,她一個大聖,必須得明白尊卑,否則肯定會被老前輩厭惡。

車架中的魚晨靜,卻是陷入震驚,緊緊盯著那位牽牛的白髮老者。

隨即她走下了車,來到張若塵身旁,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道:「晚輩千星文明魚晨靜,不知前輩如何稱呼,是何方高人?」

張若塵不言語,自顧的走著。

商夏也已經下車,跟在一旁。

魚晨靜連忙又道:「天尊寶紗關係重大,千星文明願意以任何代價換取。條件,前輩可以隨便提。」

「天尊寶紗不在我身上。」張若塵道。

魚晨靜道:「前輩修為高深,石族三大神靈,尚且不放在眼裡,何必誆騙晚輩呢?」

「先前,我之所以沒有否認天尊寶紗在我身上,是不想與他們多費唇舌。因為,就算我說天尊寶紗不在我身上,他們也不會信,依舊會糾纏。」張若塵道。

魚晨靜半信半疑。

畢竟,石族三大神靈找上張若塵,討要天尊寶紗,必是有一定把握,才會這麼做。

陸依問道:「前輩來神女第一城,到底是辦什麼事?」

「我想見白卿兒一面。」張若塵道。

跟在旁邊的三女,皆是怔住。

千年前,白卿兒橫空出世,以一己之力,在俗世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更是引得本源神殿現世天下。

千年來,關於她的傳說,層出不窮。

有人說,她驚艷美麗,仙肌神骨,更勝其母白皇后。

有人說,她乃是這個元會的五大元會級天才之一,可以與命運神殿的缺和天堂界的殷元辰分庭抗禮。

星天崖的《萬年評》,將她列在第三篇,稱她為這個元會誕生的最風華絕代的女子。

當然,真正讓白卿兒名動天下,乃至於無人敢不重視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的美貌和天資,而是因為她的師尊,星海垂釣者。

閻羅太上君,虛空大劫宮。

星海垂釣者,天南生死墟。

這四人,其餘三人皆是地獄界泰斗一般的存在,徒子徒孫都是一等一的強者,且分別代表了閻羅族、命運神殿、死族這三大勢力。

唯有星海垂釣者一直很神秘,像是超脫於各大勢力之外,即便是十萬年前的大戰,都只是因為私人恩怨,向天庭一方的神靈,出手過兩、三次。

對於天庭和地獄的戰爭,他似乎並不是太感興趣,也沒有主動選擇站地獄界的陣營。

這是一個天庭和地獄,都想爭取過去的至強。

正是如此,天庭的二十諸天中有他,地獄界的二十諸天中也有他。

僅他一人,有這樣的待遇。

可是,星海垂釣者卻是一直沒有現身表態。

星海垂釣者明面上的弟子,僅有兩位,一位是星天崖的崖主,一位就是白卿兒。可想而知,白卿兒現在是何等炙手可熱。

張若塵見她們神情如此異樣,心中倒也沒有多想,道:「老夫和白少主有些淵源,相信見她一面,應該不是難事。白少主在神女第一城嗎?」

魚晨靜看著張若塵的背影,心中不岔,天尊寶紗果然在他手中。這個老傢伙,都壽元枯竭,半死不活,居然還在打白卿兒的主意。

陸依道:「若是往常,以前輩的修為,要見少主自然不是難事。可是,玲瓏大會在即,拜見少主的神靈實在太多,除非……除非天尊寶紗真的在前輩手中,少主才是必定要見你的。」

張若塵一直對什麼玲瓏大會和天尊寶紗沒有興趣,所以,從來沒有多問。

此刻,終於還是問道:「天尊寶紗到底有什麼用處,為何這麼多修士爭?」

陸依還未開口,一道硬朗的聲音響起:「天尊寶紗,就是星桓天尊的皮,憑藉它,神女十二坊可以完全喚醒星桓天尊曾經刻畫的天尊神紋,將神女第一城,煉成一座神城。形成的保護力量,可以將整個星桓天都籠罩。」

「正是宇宙大亂,戰火四起,對神女十二坊而言想要自保,試問還有什麼比天尊寶紗更重要?」

「在下商弘,天尊寶紗真在前輩手中嗎?」

聽到商弘的名字,魚晨靜、商夏、陸依皆是臉色大變,立即躬身行禮。

商弘是和一大群修士走來,其中包括數位神靈。

即便是這些神靈,都如眾星捧月一般簇擁商弘,別的那些威震俗世的大聖,更是如同嘍啰。

其中一位神靈,語氣不善,傲聲道:「天孫問你話呢,還不趕快回答。」

「天孫,哪位天孫?不認識。」

張若塵猜出對方身份,故意如此說道。

「老傢伙,你也太不長眼了!眼前這位,乃是天堂界商天的嫡孫,易天君的嫡子。」那位天堂界神靈,拱手虛拜,充滿對商天和易天君的敬畏。

所謂商天,顯然就是曾經的商祖。

張若塵彷彿恍然大悟,道:「哦!原來商祖封天了,恭喜!天尊寶紗的確在老夫身上,但是,這麼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隨便給你們呢?」

商弘聽出對方的言外之意,知曉一位天的威懾力,已經讓對方屈服,現在只是在討價還價。

於是,他露出笑容,道:「前輩想要什麼,儘管提。」 排到人後,熱吧在1樓,楊逸在5樓,可能是因為和人開黑的緣故,所以熱吧聲音不自覺的很軟,很考慮他人的感受道:「那個楊逸你玩什麼?」

熱吧帶着一絲奶音的聲音在楊逸耳邊響起,讓楊逸忍不住嘴角上揚道:「我都行,你先選。」

「噢,那我玩輔助吧!我玩瑤。」

「嗯,可以。」

兩人很自然的對着話,進入遊戲后,熱吧按照常規中路幫中單清線,然後4級後跟着打野李白抓人,反野。

看着手機屏幕中楊逸的李白亂殺,熱吧就操作著瑤站在李白的頭頂,腦海中忍不住想起你是我的榮耀劇本中,余途好像就是這樣帶喬晶晶打遊戲的。

「哎,對面打野在前面,楊逸上,我控住了!」

「哈哈,他死了。」

「嗯,這個控制很及時,不然他就跑了。」

「是嗎?」

熱吧不自覺嘴角微微上揚,似乎很享受誇獎,隨即又說道:「哎~中路打起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