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媧是個強大的助力,有她的幫助,攻破獄界的結界就輕鬆許多,因此無論她抱着什麼樣的主意,這個交易是做定了。何況從獄界出去之後,真正的考驗纔剛剛開始。這些囚徒日後的走向和生活,不但是東西方天界頭疼的問題,也是李海冬他們應該擔憂的。而有了女媧的庇護,一切似乎都順理成章的簡單起來。

“三個幫助之一我已經想好了。”李海冬笑眯眯的道,“九鼎連珠陣,不賴吧?”

申公豹哈哈笑道:“你小子奸商做久了果然獅子大開口。九鼎連珠陣連塌下來的天都能扛的住,何況對付獄界的結界。有了這個陣法幫助,攻破獄界的事情就十拿九穩了。”

俞白眉等人聽了申公豹的話無不激動萬分,俞白眉道:“既然如此我們還等什麼,趁着東西方天界不和沒有發現的機會這就打破獄界的束縛,保準讓他們大吃一驚。”

申公豹搖搖頭道:“九鼎連珠陣的確厲害,是我們成功的一大助力,但是那只是在外部施壓。真正破除結界的關鍵還在於我們自己的努力。還剩下的兩個幫助我已經心中有數了,海冬,你照我的話去做,只要女媧肯將這兩樣東西借給咱們一用,我就有十成的把握成功。”

“什麼東西?”李海冬問道。

“一樣是用來震壇的定心珠,有了這個珠子就可以保證我在施展混沌真始決的時候不被結界裏的心魔入侵。一樣就是用來破陣的五彩石。”

“五彩石不是用來補天的嗎?”李海冬奇怪的道。

“用來補天自然是造福人間,用來破天,也是輕而易舉手到擒來啊。”申公豹笑道,“一樣法寶究竟起到什麼作用,還要看持寶人怎麼用。就比如你煉製的那個法寶蓬蓬,隨心所欲變化萬千纔是正道啊。”

李海冬點頭受教,恍惚間覺得又明白了一些天地之間的真理。

申公豹等人繼續在獄界營造祭壇,準備施法的各種材質。李海冬和聚元子返回人間,再度前往東海女媧宮,跟女媧那裏借來了五彩石和定心珠。

女媧似乎早就知道李海冬會借這兩樣東西,早已經準備好。至於九鼎連珠陣她也滿口答應下來。女媧的三個幫助承諾下來,攻打獄界的事情便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將法寶送回獄界,李海冬終於得以繼續中斷的天界之行。當日破九天十地烈陽陣的時候如果他的能力能達到申公豹的境界,朱雀和黑龍也不會受那麼重的傷。 浮生若夢 如今距離祭壇搭建好還有一些時間,他只能寄希望於天界的靈氣能將自身的實力再提高一個檔次。到時候他和申公豹的混沌真始決一起發動,就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自從見到女媧娘娘之後,聚元子就老實了不少。李海冬也不怕他搗亂了,兩人穿過虛無之路,從上一次的入口進入了熟悉的天界。

“還是天界的靈氣濃郁滋潤,難怪那些老傢伙想要獨霸呢。”李海冬嘖嘖讚歎。身在天界就好像處在一塊由靈氣做成的濃濃的果凍布丁之中,在這裏修煉一天等於在獄界那種貧瘠的地方修煉一年的了。

這一回有聚元子護法,李海冬的實力也非當初送信時可比,兩人悄然的在天界穿行,不幾日來到了四聖獸軍的營地外。

故地重遊,二十八星宿的值日星官一見他們,立刻欣喜的將他們帶去見青龍白虎玄武三聖獸。

一見李海冬,青龍第一句便是:“你闖下大禍了!” 上一次天界派出數路精英人馬,出動了李靖四凶獸這樣的強者,本以爲一戰之下可以將李海冬捉拿歸案,結果卻無功而返,讓他逃之夭夭。玉皇大帝知道後勃然大怒,將李靖等人好生訓斥,命令他們再度整頓人馬,一定要拿下李海冬。

“這一次恐怕天界十軍之中除去在邊界和西方作戰的幾路人馬外,都要去拿你了。”青龍憂心忡忡的道。

天界十軍分別是李靖的天王軍,旗下有大將金吒木吒哪吒巨靈神;楊戩的梅山軍,旗下大將梅山七聖;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的四聖獸軍,旗下有二十八星宿;饕餮窮奇渾沌檮杌的四凶獸軍;風雨雷電軍;華光領銜的四元帥軍;上洞八仙率領的八仙軍;四大天王哼哈二將軍;張道陵率領的天師軍以及五嶽大帝軍。

如今上洞八仙軍,五嶽大帝軍,天師軍正在西方天界對抗奧林匹克諸神的入侵,雙方打的如火如荼。其他空閒輪休的七軍都已經派出精銳的將領,要集中全力將李海冬抓拿。青龍他們剛剛得到命令,李海冬就膽大包天的送上門來,自然驚訝無比。

“去吧,我倒希望他們跑去人間抓我呢。”李海冬嘿嘿笑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跑到天界來,你既然想不到,其他人一定也想不到。我倒很喜歡跟天兵天將玩捉迷藏呢。”

“別忘記天界有千里眼和順風耳,除非你將氣息隱藏住,否則逃到天涯海角都會抓到你。若是現在正在偵查你的氣息,你簡直就等於是自投羅網一般。”青龍焦急的道。

“這個好辦。”李海冬悄然的將黑洞打開,體內的氣息完全的隱入黑洞之中去。別說千里眼順風耳,就算至尊天神想找到他,只怕也要捏指掐算甚至擺上一卦才行。

青龍見李海冬果然將自身的氣息屏蔽住,不泄露一絲半點出來,這才放心。玄武讚道:“我們聽說你做出了許多驚天動地的事情來,還以爲只是運氣好。沒想到你的實力提升的這麼快,我們若是單打獨鬥只怕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勝你。”

李海冬笑道:“青龍大哥真是開玩笑,我這三腳貓的本領哪裏能跟你們比。這一次來找你們,還是有事相求。”

“有什麼事情儘管說,我只有一個條件。”青龍豪邁的道。

“我要借個安全的地方修煉一下。”李海冬將要藉助天界的靈氣來對付獄界結界的事情說了。

青龍笑道:“這個沒有問題,在我們四聖獸軍中修煉,我看哪個敢來鼓譟一句。”

“既然如此,你有什麼條件?”李海冬問道。

“你小子還沒把怎麼救出朱雀的事情告訴我們,你說我能有什麼條件。”青龍哈哈笑着過來拍了拍李海冬的肩膀。

李海冬道:“講故事當然沒問題,只是還有一件小小的事情要請你幫一個忙啊。”

青龍見李海冬一臉的詭祕,笑道:“你又有什麼鬼主意了?”

距離四聖獸軍營不遠處的天王軍大營裏,猛將如雲謀士如雨,三位太子四大天王聖獸兇獸風雨雷電聚集一堂,李靖高坐在堂上,左邊是楊戩,右邊是華光,他眉毛一挑道:“千里眼順風耳何在?”

兩員大將從帳下走上來跟李靖行禮。李靖吩咐道:“出征在即,尋找那賊人李海冬的重任就交到你們身上了,千萬不能出了差錯。”

千里眼道:“末將遵命。那李海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過我兄弟的耳目。”

他們說罷便開動起千里眼和順風耳的神通,在四界之中搜尋起李海冬的蹤跡來。

“找到了!”片刻之後千里眼興奮的道,“啓稟天王,那李海冬躲在了魔界的一處荒山之中。”

“哦?”李靖冷笑一聲,“他以爲躲在魔界就能躲避天界的追捕嗎,小的們,聽令!”

“在!”麾下衆多天將齊聲應道,沒有人注意到青龍白虎玄武三聖獸的嘴角帶着若有若無的微笑。

天界大軍浩浩蕩蕩,戰將百員各個都是能征善戰以一當百的勇將,馬步卒五千也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訓練精良的武士。大軍貴精不貴多,直奔魔界,一路上橫行霸道鬧的鬼哭狼嚎。

“天王,就是前面那座山。”千里眼和順風耳一直在前面帶路,上一次就是他們鎖定了李海冬的位置,天兵天將才能在大雪山設下埋伏。這一次若是抓到李海冬,他們就有首功。

“給我分散開來包圍這一片荒山。”李靖並不急於去尋找李海冬的蹤跡,而是將人馬分散開來,四面八方將那荒山圍了個水泄不通。就算他李海冬是一隻蒼蠅也飛不出去。

等到人馬合攏,荒山之中沒有絲毫的動靜。李海冬的氣息十分清晰的處於荒山之中,紋絲不動,似乎對這大軍壓境並不放在心上。

“給我搜,翻天覆地也要把他給我抓出來。”李靖手中令旗一揮,大軍呼喝着衝了下去,在荒山之中尋找起李海冬的蹤跡來。

荒山之中並沒有多少草木,前來抓捕李海冬的又都是強者,不過多時就鎖定了目標,李海冬的氣息從荒山山谷之中的一條小溪裏傳出來。

“藏在水裏就能躲過去嗎?”千里眼冷笑道,和順風耳一馬當先衝下去,手持鋼槍在小溪之中戳來戳去。

青龍三個互相望了一眼,有意無意的退了幾步,離那小溪遠遠的。千里眼戳了幾下,忽然喜道:“就在這裏。”他鋼槍一點,叫道:“出來!”

槍尖點下去,卻碰到一個硬東西,千里眼不知是什麼,使勁一戳。

“砰!”一聲巨大的聲響,一朵蘑菇雲衝上天際。巨大的衝擊力將整個山谷掀翻了個,那條小溪被巨大的熱能瞬間蒸發的一乾二淨。而劇烈的閃光甚至連高高在雲霄的李靖都覺得眼睛刺痛,半晌都睜不開。

青龍他們三個早知道這個埋伏,運足了靈力防備着,並沒有受到衝擊。可憐的是那些距離爆炸點最近的天兵天將,雖然也都有威力十足的靈力,卻猝不及防之際被猛烈的爆炸給粉身碎骨。

最慘的就是千里眼和順風耳了,他們兩個立功心切,正在最前面。千里眼親手去戳那李海冬埋在小溪裏的***,爆炸一起,立刻把他們萬年修煉的真身粉碎。 爆炸過後,檢點人馬,除了千里眼順風耳兩個倒黴鬼之外,另有大量的傷亡。連李海冬的影子都沒發現就折損了一部兵馬,李靖氣的鬍子都快立起來了。

“父親,那李海冬實在太狡猾了,這是我們發現的。”哪吒送來幾塊爆炸之後殘留的彈片,那上面還附有李海冬的氣息。這個簡單的陷阱卻讓驕傲自大的天界大軍吃了第一個大虧。

“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給我抓出來!”李靖勃然大怒的吼道。

立刻有精通陰陽術數的術士唸唸有詞的在地上畫起圈圈來,試圖找到李海冬的蹤跡。很快他們就確定了李海冬的藏身地點,人間的東海海底。

天兵立刻浩浩蕩蕩的從魔界往人間奔去。

就在天兵天將疲於奔命的時候,李海冬安安靜靜舒舒服服的在四聖獸的軍營後一座仙山的隱蔽處,黑洞在他的頭頂打開,元嬰也從頭頂鑽出來沐浴着天界的濃厚靈力。李海冬就好像一隻一頭撞進奶酪山的小老鼠,貪婪的大口吞吃着美味。

聚元子一旁則從一面鏡子裏看着李靖在魔界遭到重創,大笑不已。

“也虧了你小子能想出這種餿主意啊。”聚元子笑道,“你在人間設了什麼埋伏?”

“也沒什麼,只是將女媧鼎在東海海底留下的那些地熱留給他們,希望他們不怕火燒。”李海冬一本正經的道。

聚元子笑的前仰後合:“可不能得罪你小子,不然一定沒有好果子吃。”

李海冬微微笑着,他一共請青龍派人做了四個陷阱。保守估計的話也能拖延天界許久的時間。尤其是到了後面的幾個陷阱都有各種疑陣,吃了大虧的李靖一定會放慢速度的。等到他們把所有的陷阱都解開,李海冬早就吸飽了靈氣逃之夭夭了。

李海冬的頭頂之上,黑洞在有條不紊的吸取着靈氣。李海冬很聰明的控制着黑洞的速度,不至於驚動天界中人。其實他未免有點太過小心謹慎了。天界的靈氣實在太多,就算黑洞拼命的吸取也只不過是九牛一毛,根本不會有人注意的。

有聚元子在身邊護法,李海冬放心許多,他將黑洞吸取來的靈氣通過全身運轉一遍,就完全的吸入身體之中,化作可以運用的靈力了。如今他的經脈早就不同凡響,一應的功法運用自如,整個人就如同一部大型的靈氣轉換機般,一刻不停的在高速運轉着。

聚元子一旁無聊的很,看着李海冬不停的吞噬着靈氣,頗有些嫉妒的嘟囔道:“這小子的狗屎運可真是強,當初碰到他的時候那麼弱,隨便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現在看他這個樣子越來越厲害了,只怕很快就要超過我了。”

聚元子說的話不無道理,他是器物修成的靈體,先天上要比人類修行更多的障礙。只是因爲年頭久遠又有女媧和崑崙後來的數位大羅金仙的靈氣滋養這才達到今日的成就。不過李海冬現在這種前無古人的速度如果繼續下去,很快就會將聚元子遠遠的拋到後面了。

看到李海冬在飛快的成長,聚元子也很是得意。畢竟李海冬今天的成長裏有他許多的功勞,日後若他真能在天神譜上佔據一席之地,聚元子的大名也會名傳千古的。

正在得意之中,聚元子忽然發現李海冬的身體發生了奇怪的變化。方纔那一直隱藏住的氣息不可抑制的爆發了出來,瞬間充斥在整個天界之中。

“怎麼了?”聚元子大吃一驚,以爲李海冬走火入魔。可是看到他睜開眼睛來,一副疑惑的神情,顯然並不是心魔入侵導致的狀況。

李海冬也很是愕然,他一直在努力的吸取靈力,心中並沒有一絲的雜念。不知不覺之中已經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界,經脈血流心跳乃至整個身體都進入了最佳的狀態,可就在黑洞和元嬰發展壯大的時候,他突然覺得一股清冽的靈力涌上頭部,一瞬之間靈臺清明無比,本來根植在體內的黑洞和元嬰恍惚間和身體分離,化爲了一黑一金兩個人形分立在他的左右。

“乖乖不得了啊,一氣化三清?”聚元子這時候已經在一旁看了個清楚,總算知道發生了什麼,不禁瞠目結舌。

一氣化三清可是道家的至高無上的本領,從來只有至尊天神才能做到這一點。比如當年老子和通天教主大戰的時候,老子就使出了一氣化三清的絕學,給了通天教主一柺杖,大獲全勝。而今李海冬居然也能從身體裏分離出來兩個和本體一樣強大的力量,着實有些聳人聽聞了。

“這是怎麼回事?”連李海冬都搞不清楚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他怔怔的擺頭看看黑洞又看看元嬰,萬分的奇怪。

“我知道了!”聚元子一拍腦門叫道,“你這是冒牌的一氣化三清啊。”

李海冬疑惑的看着黑洞幻化成的黑色自己和元嬰幻化成的金色自己,有些理解聚元子的話了。

他本來只是一個凡人,後來得到俞白眉的幫助將金之靈融入身體之中,又在聚元子的幫助下讓元嬰和金之靈合併。學會了混沌真始決之後,他又在元嬰之外塑造了一個強大無比的黑洞,黑洞的性質就等同於第二元嬰。如今在天地靈氣的滋潤之下,體內的黑洞和元嬰獲得了足夠脫離身體自成一派的力量,因此分離出來,就形成了這種類似於一氣化三清的狀況。

這種情形亙古以來從來沒曾發生過,可是在抽絲剝繭的分析之下,到底也被李海冬和聚元子看出了端倪所在。

“這冒牌的一氣化三清,厲害不厲害?”李海冬喃喃自語也不知道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聚元子。他嘗試着心念一動,黑洞和元嬰立刻做出了和心思一樣的動作。

“好玩。”李海冬根本察覺不出來那是兩個獨立的身體,而就像是控制自己的手腳一般的輕鬆容易。

聚元子羨慕不已的道:“你這雖然不是真正的把元嬰一分爲三,可已經很不容易了。我看這冒牌的一氣化三清只要不碰上正牌的,那是絲毫不會落下風的。”

聚元子說的沒錯,他的本體有蓬蓬這樣的超級法寶作爲武器,攻守兼備。黑洞和元嬰又各有獨特的進攻方法,等於是將李海冬一身的三大絕技各自爲戰,至少可以讓敵人震驚莫名頭昏腦脹,威力比起他一身施展來要強大不少。

李海冬也敏銳的發現了這神奇分身的優勢,只是有個問題讓他困擾不已,那就是這麼分開之後,怎麼再合爲一體呢?

聚元子聽了李海冬的疑問,不禁哈哈大笑道:“你這笨蛋,這兩個分身就如同你的手腳一般,你怎麼吩咐,它們自然就怎麼行動,你問我我又怎麼知道。”

李海冬自己試了幾回,果然找到了方法。當他控制住身體的靈力,聚斂力量的時候,兩個分身便乖乖的回到了體內。而當他不刻意的去控制體內的力量,將所有的能力都爆發出來的時候,黑洞和元嬰就自動的衝出身體變成兩個強大的分身來。弄明白了這一收一放之間的奧妙,李海冬纔算真正掌握了這冒牌的一氣化三清。

“小子,這回你可要……”聚元子剛要戲弄他幾句,猛然間察覺到無數的靈力正往藏身之處飛速而來。

“不好!”李海冬也察覺到了,他方纔靈力不受控制的突然爆發,立刻將藏身之處暴露出來。剛剛在東海海底受了地熱的攻擊損失慘重的李靖立刻就發現了李海冬的所在,帶領着天兵天將飛快的返回天界,來找他的麻煩了。

而天界之中的一些神仙也發現了異狀,從四面八方趕了過來,如果再不逃走的話,只怕就要變成甕中之鱉了。

“快走。”聚元子哈哈大笑着,既然無意之中修煉成功了冒牌的一氣化三清,也暴露了身份,那天界就不必久留了。他拉着李海冬,兩人化作兩道閃電一般的精光,在李靖的大隊人馬和天界的神仙來到之前,逃的不知去向了。

等到李靖氣喘吁吁的趕到時,只餘下李海冬那分成三股的怪異氣息。青龍等三聖獸看着他那暴跳如雷的模樣,互相使個眼色心照不宣的暗自竊笑起來。

李海冬和聚元子從虛無之路迴歸了獄界,這一次天界之行算是大功告成。申公豹等人得知李海冬修煉成了一氣化三清都大吃一驚,等到看到李海冬表演,也百思不得其解,直稱讚李海冬的奇遇萬年難得一遇。

李靖就算再痛恨李海冬,明知道他已經跑進了獄界之中,也沒有辦法追過來。因爲獄界畢竟還是在西方天界的掌握之下,雙方如今連綿混戰,打的不亦樂乎,合作剿滅獄界那星星之火的燎原之勢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獄界就在這夾縫之中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虛無之路上的祭壇已經被壘的齊天之高。

難得的平靜裏李海冬每日在苦練着一氣化三清的收放,經過數日的練習終於可以達到從心所欲收放自如的地步。

日復一日,轉眼十幾天過去了,東方天界的追捕沒有了消息,獄界的祭壇也即將完工,一切都十分的順利。申公豹和李海冬這兩個主要開壇施法的主持人開始精心調養。獄界的晶石礦裏採出來的晶石除了繼續磨成粉末來構建祭壇的堅固地基之外,大部分都被他們兩個用混沌真始決吸收了力量。到時候面對獄界這樣強大的結界,等於是直接對抗元始天尊等至尊天神,雖然有女媧幫助,但是多一分力量就等於多一分的把握。重任在身,沒有人敢掉以輕心。

祭壇眼看就要完工,申公豹親自將從女媧那裏借來的定心珠埋在祭壇最上層的那一片完全用晶石鋪出來的華麗而絢爛的平臺中央。一片五彩光芒的晶石之中,定心珠的光華十分的黯淡,可是每當人們的目光注視在上面就會立刻感覺到心態平和。這正是剋制心魔的第一等法寶。

裝好了定心珠,鋪就了平臺,最後的工序就是樹立起這個陣法的最後關鍵了。

“一直以來都沒有告訴大家這個陣法的奧妙,今日就要揭曉了。”申公豹和無暇子是建陣的總工程師,其他人只負責幹活,並不知道這個陣法到底有什麼作用。直到祭壇的平臺完全建成,申公豹纔將各路獄霸和李海冬等人都請到祭壇上來。

從祭壇的高處望下去,獄界茫茫的大地一覽無餘。那貧瘠的土地上到處都是爲了建造祭壇而挖出來的大坑。千瘡百孔的地面就如同囚徒們支離破碎的人生,只有破繭重生重新開始,才能拋開那佈滿傷疤的過去。

“這個陣法名叫刺天之劍,大家請看。”申公豹一指祭壇投向地面的影子,衆人這才發現原來這下寬上窄的祭壇投影投在大地之上,猶如一柄利劍般。

這個名字起的十分貼切衆多囚徒的渴望,他們正是希望這一柄利劍能刺破獄界的天空,還一個自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