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女孩看了葉辰一眼,神眸空洞無神,她緩緩搖了搖頭。

“誰讓你去碰那個賤人的?誰允許你去碰那個賤人的?”

見葉辰走過來,不是先跟自己說話,反而是去扶地上那位女生,陸若敏頓時跟受刺激了一樣,高聲尖叫。

啪!

葉辰赫然擡手,反掌摑在她臉上,白嫩的臉上,頓時浮出五道鮮紅的指印。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你憑什麼打我!”陸若敏摸着臉蛋愣了一下,接着跟發瘋的母豹子一樣,朝葉辰撲了過來。

葉辰再度出手,拎着她衣領,頂到牆上,冷聲道:“那你又憑什麼打她?”他指了指臉被打腫了的女孩子。

“她搶我風頭,我看着不爽,就要打!就要給她顏色瞧瞧!”

陸若敏拼命拍打着葉辰的手臂,如果不是身體被限制在牆上,看情形,她還會撲過來咬葉辰兩口。

“那我打你的理由也很簡單,看你不爽!想打!”葉辰冷聲說道。

接着,提着陸若敏往椅子上一丟:“在這裏等着,哪兒也不許去,等會回來再找你算帳。”

說罷,他扶着受傷的女孩子,朝醫務室裏走去。

叫“三妹”的女孩子,目瞪口呆地望着這一切,許久後,才戰戰兢兢地說道:“若,若敏姐,你,你男人,也,太,太那個了吧!”

她本來想說“太兇殘了吧”,只是,一直找不到比較委婉的代替詞,所以只好用“那個”代替。

“太有格性了是吧?”陸若敏笑着接上,然後緩緩撫摸着臉上鮮紅的印記,輕聲說道:“正因爲這樣,我才喜歡啊!”

三妹抽了抽嘴角,面無表情:真是個受虐狂!

……

“葉同學,你怎麼又來了?莫非又在找藉口逃課?”

美女護士徐瑩瑩,正端着飯盒在值班室裏吃中飯,看到去而復返的葉辰後,她笑嘻嘻地調侃道。

“自從見了某個美女後,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一時不見,如隔三秋,這不,我又跑來見她了。”葉辰笑笑答道。

“切,沒個正經。”徐瑩瑩臉蛋微微一紅,白了他一眼。

“張大夫在嗎?有個女孩子受了點傷,需要治療。”葉辰嚥了口口水問,這美女翻起白眼來,那真叫一個動人心魄啊!

“張大夫在倒是在,不過,我不建議你現在去打擾她。”徐瑩瑩想了想道。

“怎麼了?難道她大姨媽來了?”葉辰隨口接道。

徐瑩瑩滿臉紅暈,啐了葉辰一口:“葉同學,你能不能正經一點啊?”

“我哪不正經了?”葉辰奇怪道:“這女人來大姨媽,一月一次,很正常啊,生理課上都有教過的,虧你還是護士呢,說得好像你不來大姨一樣。”

“你纔不來大姨媽呢!”徐瑩瑩惱聲道。

葉辰笑笑回道:“我是男人,當然不來大姨媽啊!”

“你……”

徐瑩瑩頓時感覺自己被打敗了,她深吸一口氣,安慰自己:“哼,好女不跟臭男鬥!姓葉的,你把那位受傷的女同學扶進來,我看看傷勢嚴不嚴重。” 葉辰把女同學扶到醫護室裏,徐瑩瑩打開光透,開始認真地檢查。

過了一會,她噓了口氣,說道:“幸好都是些皮外傷,不太嚴重,我給她上點藥,處理一下,休息兩天,就基本沒事了,不需要麻煩張醫生。”

葉辰微微點頭。

他也知道,這位女同學,身體受的傷並不嚴重,上點藥,休養幾天就好了。

但心理受的傷,只怕就難說了。一兩個月能緩過來,那都算不錯的,嚴重的,說不定一輩子都有心裏陰影。

“喂,葉同學。”徐瑩瑩邊上藥邊問:“是誰把這位嬌滴滴的女孩子,傷得這麼嚴重啊?”她頓了頓:“不會是你吧?”

“怎麼可能?”葉辰義正辭嚴地反駁:“像我這種玉樹臨風,又瀟灑溫柔,可愛大方的男人,怎麼可能動手打女人呢?”

“行了,行了!你繞了我吧,我剛吃完中飯,真的不想吐……”徐瑩瑩滿頭黑線。

“好吧,我就饒你這一回。”葉辰嘿嘿一笑,接着,壓低聲音問道:“張大夫怎麼啦?就算她大姨媽來了,看病總還是能看的吧?”

對於這個身上有頗多祕密的冰山女醫生,葉辰心裏頭還是蠻關注的。

徐瑩瑩再次白了葉辰一眼:“葉同學,你別總用大姨媽幾個字噁心我,行不?人家張醫生在過二人世界,你覺得這時候過打擾她合適嗎?起碼得有點公德心吧?”

“噢!”葉辰拖着長長的音,應了一聲:“你早說她男朋友來了,需要點空間,做點男女間愛做的事,不就完了嗎?害我瞎想了半天。”

說完,葉辰心裏不由得嘆了口氣,尼瑪,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

張仙兒那麼美一位妞,居然有人捷足先登了,她男朋友真是性福啊,大熱天,摟着位冰美人睡,連空調都省了。接着,他又惡意揣測,如果,她那裏也跟冰一樣的話,不會把她男朋友的小弟弟給凍壞吧……小爺似乎又邪惡了……

“是你自己思想齷齪,反倒惡人先告狀,怪起我來了!”徐瑩瑩紅着臉,揮了揮粉拳:“難道二人世界,就不能聊聊天,說說話,非要,非要……做那種事,纔算二人世界嗎?”

葉辰賊笑着問道:“哪種事啊?”

“懶得理你。”徐瑩瑩眼一瞪:“還不趕緊把這位同學送到病護室裏去?”

“好咧,你吩咐,我照辦。”葉辰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有些話,點到爲止就可以了,說得太多,反而會讓人產生厭煩的。

葉辰扶着上好藥的女同學來到病護室裏,將她一把抱起來,輕輕放在牀上。

一直顯得很沉默的女同學,直到葉辰抱她的這一刻,纔開始有反應,她微微扭動着身子,似乎有些害羞。

葉辰幫她鋪好枕頭,蓋好被子,然後沿四周壓了壓,這才溫和地直視對方。

“哇,想不到你挺細心的嘛,話說,這位女孩子,是不是你女朋友啊?”不知什麼時候,美女小護士,徐瑩瑩又跟了進來。

“我倒想啊,可惜人家美女不給機會,所以,我葉辰還是正兒八經的光棍。”葉辰嘿嘿笑道:“要不,瑩瑩美女,你行行好,幫個忙,幫我解脫這孤獨、寂寞、無聊的單身生活,怎麼樣?”

“切,你想得美!”

徐瑩瑩翻了個白眼,快速退出病號室,那背影,跟落荒而逃沒兩樣。

跑出十多米之後,徐瑩瑩纔想起,自己是去給他送藥費單的,逃什麼?

只是,葉辰那種單刀直入式的說話方式,依然讓她心有餘悸。徐瑩瑩遠遠地在病護室門口徘徊,始終不敢進去。

最後,她銀牙一咬,退回護士值班室裏。

哼!大色~狼,才見多久,就想泡本姑娘,你以爲本姑娘那麼好上手的嗎?本姑娘的追求者,可是能排滿半條街的……

葉辰和徐瑩瑩都沒注意到,葉辰隨口說那番話時,病牀上的女孩子微微顫抖了一下,兩隻滿是紅痕的手,緊緊揪住雪白的牀單。

“同學,你叫什麼名字?”葉辰回過頭來,微笑着問。

沉默了一會,女孩才小聲說道:“鍾,鍾素梅。”

葉辰臉上笑容不變,繼續溫和地問道:“能跟我說說,她們爲什麼欺負你嗎?”

可能是葉辰的笑容,讓鍾素梅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吧,她想了許久,最後,將事情原原本本跟葉辰說了一遍。

鍾素梅家裏很窮,這一點,是葉辰看她的着裝,以及她說的語氣中猜測出來的。

窮人嘛,在學校裏,多少會受到一些歧視,再加上她性格內向自卑,在女學生中,人際關係不太好。

不過,她成績很不錯,再加上人長得漂亮,在班上的男生中,人氣卻挺高的。就這樣,無形中得罪了女生中的大姐頭陸若敏,搶了她的風頭。

後面的事情就簡單了,陸若敏經常會找機會,帶着幾個好姐妹欺負她,並威脅她,如果她敢告訴老師,就會報復她,報復她家人……

事情的經過,葉辰大致明朗了。

不過對鍾素梅長得漂亮這個優點,他還是在心裏保留了自己的意見……對方臉蛋又紅又脹,還搓着藥劑,實在看不出來,她哪漂亮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去找陸若敏她們談談,相信,她們以後不會再找你麻煩了。”葉辰笑笑,起身。他心中的惱意沸騰到了極致……這陸若敏,真的該好好管教管教了,簡直太無法無天了!

“別,別去。”鍾素梅突然拉住葉辰的手,可憐巴巴的望着他,眼眸裏閃過一抹畏懼。

葉辰知道,鍾素梅擔心自己找了陸若敏後,陸若敏反過來,變本加厲去找她麻煩。

婆婆媳婦小姑子 拍了拍她手背,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相信我!這件事我會辦妥當的!”

鍾素梅愣了一下,然後頭垂了下去,算是默認相信了葉辰。

過一了會,她掀開被子,準備下牀:“我還是回宿舍裏去吧,這裏太貴了……”

葉辰急忙攔住她,然後眼眸一轉,笑笑說道:“放心,這裏不收錢的!看到剛纔那個小護士了沒,她是我表妹,跟我關係很好,不會收你錢的。”

鍾素梅將相將疑地望着他。

“怎麼?不相信我嗎?”葉辰佯怒道:“你再不相信我,我可生氣了!”

鍾素梅連忙又坐回牀上,用被子蓋在自己身上。

“這纔對嘛!”葉辰笑笑說道:“你先休息一會,我晚點再來看你。”

出了病護室,葉辰來到護士值班室裏。

只見徐瑩瑩正擡頭呆呆地望着窗外,手作握筆的模樣,鉛字筆早掉在桌子上都沒有發覺……這小妮子,想事也想得太入神了吧。

葉辰臉上顯過一抹捉狹的笑容,躡手躡腳朝她身後走去,想嚇她一跳。

不過,當走到她身後時,他又改變主意了。

因爲站在徐瑩瑩身後,透過她身上寬鬆的護士服縫隙,剛好可以看到她胸前一對晶瑩的白兔,白皙如脂,傲然挺拔。

與其捉弄她一下,還不如,飽飽自己的眼福。

只是,葉辰這種幸福的想法,沒能持續太久。

僅僅不到五秒鐘的時間,徐瑩瑩就回過神來,似乎想通了某件事後,心情顯得極爲明媚。

她嘴裏哼着小曲,站起身來,朝後一轉,準備出值班室。

然後……就發現自己身後,悄然無聲地站着一個人。

兩人面對面而立,鼻尖之間的距離,相隔不到一指。

徐瑩瑩一雙美眸,瞬間瞪得滾圓滾圓。

值班室裏的氣氛,透着詭異的安靜。

但這份安靜,保持了不到三秒,然後……

“啊~~鬼啊!”

驀然,一聲足以刺破耳膜的尖叫,從徐瑩瑩小巧的嘴裏響起。

在尖叫的同時,她身子也倉皇地往後退。慌亂之中,腳後根踢在凳子上,然後,整個人都失去了平衡,直接往後倒。

完了!自己要重重摔上一跤了,她心想。

說時遲,那時快,葉辰赫然踏前一步,雙手一抄,把徐瑩瑩凌空抱起,避免了她的後腦勺,與木桌親密接吻。

四眸對望的瞬間,時間幾乎停止了,四周景色,快速地旋轉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