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過顧凌會變得如此恐怖和厲害!

更沒有想到他會殺了自己全家!

這一年來,她就像活在過去的陰影里,十分的自責!

她自責自己當初為什麼也起了一絲憐憫之心和她父親一樣放過了顧凌。

重生嫡妃:皇叔,等一下 從剛出來的那會她就聽說了顧凌入魔的事情,但是她只是一笑而過,認為他就是自尋死路。

果不其然,不出一兩個月,他就被追殺致死。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他又活過來了!

可就算活過來了,就算你是聖體,就算你入魔了,你想報復我弟,你也不能殺我全家啊!

楊煙雨到現在都沒有緩過來,她一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更不敢相信在自己面前裝清高的小小少年,那個除了苦讀聖賢書就一無是處的廢物,竟然是聖荒聖體!

而且他還有至尊魔氣!

更可怕的是,他才修鍊了不到五年,就可以和靈王對抗!

被外人稱作聖荒魔王!

這個稱號好像噩夢一樣纏繞在她的心頭!

她最嫌棄的人,最看不起的人,她最後悔嫁的人,竟然是一個如此恐怖,如此滅絕人性的畜生!

她又驚又恨,她不敢信,可每次想起又無助的恐慌。

不在了,都不在了,所有的人,都不在了。

這種感覺就像自己在深淵裡,無助的吶喊卻沒有一個人回應一樣。

空蕩,孤寂,無助。

她莫名的想起顧凌,或許這就是你入魔的理由吧?

能殺滅一切能殺的,能報復一切能報復的!

如果這世間有真魔,她也渴望自己入魔,渴望能帶給她報仇的力量!

可你為什麼,要殺我全家?!

楊煙雨的雙眼又充滿了憤怒和仇恨,一想到顧凌那種稚嫩,還經常笑眯眯的臉蛋,甚至還跟自己睡過一個房間的男人,竟然就這樣把她的家人全都給殺了……

為什麼!她很想問他為什麼!

她甚至想當面和他對峙,當面對他報仇解恨!

她恨不得吃他的肉,咬他的骨!

所幸,這個魔頭被世人所不容!哪怕他是聖體,也絕對逃不出那麼多靈王的通緝和追殺!

她就是可惜自己不能親自動手!

「走吧,屈家的大墓可不等人,」蘇塵臉上也有一絲期待,「傳聞這位屈長擎前輩在遠古乃是一代聖荒聖體,

一生戰鬥未曾一敗!甚至在早期還贏過永夜大帝!

只是奈何永夜大帝太過逆天,在屈長擎聖體剛剛大成之時,他為了證道成帝,與他大戰六六三十六天!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煙雨,你猜最後誰贏了?!」

「那還用說嘛,肯定是永夜大帝呀!」

一個嚶寧的笑聲傳來,一名樣貌十分出眾、身材高挑,長發飄飄,如同帝王公主一般的女子在蘇塵身邊清美的笑道,「蘇塵哥哥,你這還用問嗎?

這世人都知道永夜大帝縱橫一生,舉世無敵啊!是吧,煙雨妹妹?」

蘇塵責備的看了她一眼,輕笑一聲,雙眼淡然道,「恰恰相反,是屈長擎贏了!」

「什麼?不可能吧?」那女子臉色驀然尷尬,一臉幽怨的看著蘇塵,「蘇塵哥哥,你這是在取笑倫家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64213/ 「那倒不至於,」蘇塵目光如炬,又嘆然道,「永夜大帝其實也不算輸,只是當時他的神荒出現了裂縫,不知道之前做了什麼有傷在身。

但屈長擎也奈何不了永夜大帝,而在晚年他還想徹底擊殺永夜大帝,爭奪帝位,卻反鎮壓。

而原本永夜大帝想饒他一命,他卻自覺證道無望,一心求死。

所以,屈長擎的墓穴我估計是永夜大帝親自建造的。

不然近一百萬年都沒有什麼人發現,連屈家的人絲毫不知!」

「那這個盜墓賊未免太厲害了吧?」那女子臉色驚訝。

「這不是重點,」蘇塵淡然道,「重點是屈長擎的聖威!他的大墓,哪怕只有他的聖體在,也會對我們的悟道之路有很大的啟發!」

「好啦,蘇塵哥哥,你老是取笑我,不跟你玩了。」那女子一臉不悅,看著楊煙雨打趣道,「整天就知道哄煙雨妹妹,倫家羨慕死了。」

楊煙雨聞言,雙眼一動,臉色微紅,輕聲道,「紀語師姐,你誤會了,我何德何能能讓蘇塵師兄寵幸。

倒是我應該羨慕你呢,馬上和蘇塵師兄就要結成雙休道侶了。」

「妹妹要是羨慕,」紀語媚笑一聲,「不如與姐姐我一起和蘇塵哥哥雙宿雙飛,咱們不分大小,情同姐妹。」

「這,這怎麼可以……」楊煙雨臉色暗淡,「我是一個有夫之婦,而且,我的資質也配不上蘇塵師兄。」

「煙雨,我知道你放不下過去,」蘇塵溫柔的看著她,「放心,我父親答應你報仇,他一定會做到的。

等到那個魔頭滅亡之際,便是我蘇塵迎娶你之時!」

「那到時候,我可就是大咯,妹妹……」紀語似笑非笑。

楊煙雨臉上禮貌的微笑,卻也沒有再多說。

對於蘇塵,她並不討厭,但也喜歡不起來,因為他太花心了。

身邊的女人很多,而和他結成道侶的就紀語一個,也是因為紀語的父親實力強大。

而自己呢,一個宗級荒蕪,在天寧那個小地方或許是得天獨厚。

但在永昌,僅僅只是一般的資質。

而且如今還是顧凌那個魔頭名義上的妻子,讓她嫁給蘇塵,她除了覺得配不上以外,還會覺得自己一定會被拋棄。

但所幸空旭靈王對他們都很好,這才讓她心裡有一絲安慰。

而對於顧凌的恨,她是越來越濃烈。

「再怎麼樣,你也就是一個書生!就算你是聖體,就算你是至尊魔氣,你也只是一個掙扎的螻蟻!」

楊煙雨心中冰冷,怨恨,「此生若有機會,我必定和我弟,將你千刀萬剮!」

在空靈門的這些年,她見識了很多大人物,見識了很多天之驕子,所以對於顧凌的騰空出世,她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和震撼。

在她眼裡,顧凌永遠只是一個羸弱的書生公子,不值一提!

而現在,她只有憤怒和殺意!

(本章完) 又是一天過去,顧凌望著腳下一排排骸骨,臉上露出十分享受的目光。

破了道,遠離那個女人,他又得重新尋找。

但再怎麼樣,他還得祭祀天魔!

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修為的提高,他所需要的量和殺戮就越多,也越密集!

他悄悄的殺戮了一堆修士,便隱秘的施展魔影一個個吞噬,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而陸陸續續的跟著修士的大隊,他也找到了一直流傳的長擎聖人的大墓。

同時心中震驚於全能帝的手段!

按照他這麼盜下去,全大陸的頂級聖器,甚至帝器都會被他全部囊括。

那到時候,他不就想殺誰就殺誰?

自己可還沒有強大到聖體大成,強大到可以和聖器一較高下的地步!

而全能帝的速度未免太快了!

能盜聖人之墓,這修為絕對恐怖!

恐怕這個世界如今知道全能帝真實面貌,知道他事情的人也就他自己了。

所以他更知道,這個人必定是日後最恐怖的威脅和存在!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得找他辦一件事,那就是小靜的復活之法。

身為永夜大帝的師傅,而且自己還輪迴轉世,必定了解不少!

而那些聖地聖教都出動了,說不定能知道他的一絲行蹤。

「道友……」

一聲淡然的聲音傳來,讓顧凌臉色一冷。

「道友如此殺人,未免太心狠手辣了吧?」一個長相頗為英武不凡的中年男子神色自若的看著顧凌,和他身後的一堆白骨,「殺人就殺人,何必還要煉化他們的肉身呢?」

顧凌見狀,只是嘴角一笑,整個身體如同縮地成寸一樣,眨眼之間就到了這男子跟前!

不!連讓他眨眼的機會都沒有!

顧凌就一拳轟碎了此人的心臟!

而他,至死都想不通,話還沒說完怎麼就動手了?

而且還被秒殺……

「道宗後期,呵呵……」顧凌猛然的施展一道火焰將那些人骨燃燒之前,就再度消失在原地,免得又被人打擾。

如今他的天化之力加上荒源卻能起到不一樣的效果,著實讓他心驚。

昨天和那個少年對戰的時候,也是多虧了兩者的結合,才能產生超越王級,甚至皇級的神通效果!

但現在的顧凌,神通太少了!

雖然上次噬魂了丁宇揚,讓他多了一些普通的法術,

比如赤焰術,傳音術,回光乏術,控劍術等等,但威力都不強。

加上神通的等級都不高,容易被眾多的神通克制。

而除了皇級的嗜血化骨爪,如今還能修鍊一二以外,他沒有更高級的神通了。

雖然吞天噬地十分的恐怖,卻只有黃泉境才能施展!

而且,如今的他還不想暴露自己魔修的身份,所以與強者對戰的時候,他連妖刀都不想祭出來!

除了擔心被恐怖的道皇,甚至靈尊追擊滅殺以外,還想靠自己的聖體,不藉助外力一步步提升自己的實力和心境!

這也是他這次悟道之路的根本!

太陽初生,顧凌出現在一大群修士的中間,正等待著屈家開放山門前的防禦大陣!

說起來,屈家的聖地並不在永昌州,而是在東北方向,靠近東寧州,與這裡相差兩個州、十幾萬公里!

而拓拔的青幽聖地離這裡倒是很近,也就是永昌州的隔壁,天南州。

那地界就比永昌州大得多,與中州相鄰!

所以屈家再得到消息之後,也是第一時間大部隊的不遠萬里的朝這裡趕來。

還十分憤怒的在這裡設立防禦大陣,不讓外人破壞!

「這屈家的人也真是厚臉皮啊!」

此時人滿為患,都擠在山門之外,等不及的他們都在議論紛紛。

「就是,這明明就是我們永昌州的地方,他們老祖宗埋在這裡,就搞得跟他們家一樣。」

「之前我聽說大墓剛出現的時候,很多人都進去過了!

那墓啊,除了大,就是隱蔽,什麼也沒有了!

現在,那個全能帝真的是名震天下!」

「這全能帝到底是何方神聖啊?感覺就是騰空出世一般!盜墓的水平,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要不然,他能把聖人的大墓盜空呢!!」

「嘿嘿,這屈家也是氣得夠嗆的。」

「不知道這次他們邀請聖教弟子,還有聖地弟子,會有多少人過來!

真是期待啊,要是能見到傳聞中的聖女,真是死而無憾啊!」

……

顧凌聽著他們的議論,目光也看向了高高在上的山門之上的那群修士。

其中的領頭的一位是一個青年,他英俊不凡,劍眉橫眼,目光十分凌厲!

最特別的是,在他的身旁有一條銀白色,雙眼赤紅,十分巨大的三眼凶狼!

它的背上還有銀白的翅膀,毛絨絨的有些收縮!渾身的妖氣十分的濃烈,強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