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在街頭大喊,殷承安卻聽不到。

她想給他打電話,但是手機在飯店包間里。

她沒辦法,只好返回酒店,還得裝起一副笑臉,對自己的閨蜜說:「承安有事,我們就先回了。你們繼續玩,我會把單買了的!」

她的閨蜜調笑她:「哎呀,這麼迫不及待回去過二人世界啊?簡直蜜裏調油了,羨慕死人了!」

齊云云打着哈哈,沒有承認,也沒有反駁,拿着自己的東西,離開了飯店。

她讓飯店安排車,送自己回家。

路上,她給殷承安打電話,卻被他無情地掛掉了。

齊云云氣得,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機給捏碎了。

就在這是,她的手機上出現了一條新聞,是關於江雲夢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拖着疲憊的身體,打開北屋的門,秦軒一頭倒在床上,用右手遮擋住刺眼的陽光。

秦軒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把脖子上的領結,向下拉了一點,整個人才變輕鬆了一些。

拿起床頭的農夫三拳,擰開灌了一口,撕開昨天買的干吃面,就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腦,白嫖著鬥魚的美女主播,看着美女,嘴裏的干吃面也變的有滋味了。

「謝謝大哥送的超火。」

「愛你,么么噠!」

看着給老闆賣萌的美女,嘴裏的干吃面有些不香了,秦軒心裏有一絲羨慕那個送超火的老闆,為什麼不是老子我呢?

「麻煩給我的愛人來一杯Mojito。」

手機響起周董的新歌,秦軒拿起手機一看,是他媽的手機號,按下了接聽鍵,說道:「喂,媽,怎麼了?給我打電話?」

「軒子,中午你自己找點吃的吧,我要加個班,就不回去了,你爸去你三叔家喝酒去了,記得等等給你爸打電話讓他少喝點,還就是你弟弟去給他朋友過生日了,也不回去了,中午就剩你了。」媽媽在電話里吩咐道。

「恩,我知道了,這些吧,那母親大人沒吩咐了吧。」

「沒了,掛了吧,我還有事忙,就先這吧。」媽媽急急忙忙掛了電話。

秦軒起身揉了揉臉,走去廚房,冰箱裏看看有什麼吃的,發現裏面昨天剩下沒吃完的過夜大米和雞蛋什麼的,他拿出大米和兩顆雞蛋,再拿出點一根胡蘿蔔,炒個蛋炒飯湊活的吃吧。

拿出手機,接着白嫖美女主播,拿起菜刀,切著菜,享受着這片刻的寧靜,沒有酒店裏的吵雜的聲音,也聽不到領班訓斥的聲音,彷彿世界與他隔離了。

「謝謝,阿亞哥哥,送的火箭。」看着各種大哥送的禮物,秦軒也有些手癢,剛好發了工資,也想刷點禮物,可是還沒來的急放下菜刀,直接給手來了個「外科手術」,刀給秦軒開了一口子,血從傷口裏流出,疼得秦軒嘶啞咧嘴,他趕緊把手放進水池沖洗傷口,但因為擰水龍頭的時候急了,水有些大了,血水濺到了他的玉佩上。

這個玉佩是秦軒六歲的時候,他爸媽帶他去小巷子裏的算命攤上花三十元買的,算命先生忽悠他爸媽,說是秦軒他出生的時間有些不好可能會有什麼災,然後掏出個玉佩說是可以保他一生平安,父母也信了,就讓秦軒帶了十幾年,他在外地上學的時候,還去珠寶店裏品鑒師看了看值多少錢,如果值錢的話,那就賺大了,可是現實給了他一個大比兜,品鑒師告訴他,這玉佩和市面上的五六十的玻璃製品有的一拼,根本就不值錢,還表示可以看在他朋友面子上三百塊錢回收,所以他就沒賣,其實就怕買了,回去被他爸媽混合雙打,正是要感謝怕從小爸媽的思想與這次的切到手,才有秦軒現在的機遇,給了他無限美好的未來。

「血液……符合。」

「綁定成功。」

「卧槽,誰在說話。」這一聲音差點嚇得讓秦軒當場去世,現在他家裏連個人影都沒有,他趕緊看了看了四周發現也沒人,他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強行冷靜下來,難道這世界上真的有鬼?

「請主人不要疑神疑鬼的,我是你的系統精靈,我在腦海里,你可以通過心靈和我交流。」堪比一線聲優的聲音在秦軒的腦海中響起。

「卧槽!!」秦軒深呼吸把心裏的震驚,壓了下去,小說的系統流也看過不少,他認為小說里的事情,是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沒想到有一天能碰上這種好事。

「你是系….統??」

「主人,也可以這麼理解我。」

「那你從哪裏來??」

「我不是從哪來的,我是主人你身上的那塊玉佩,因為主人,你的血液把我激活了。」

秦軒一邊聽系統介紹一邊從抽屜里拿出創口貼,貼傷口,抽出坐下椅子說:「你是說是我的血把你給激活的,那你有些什麼功能,比如把我變成絕世高手,還是超級英雄?」

「很抱歉,主人,我目前只有穿梭其他世界的能力,其他能力還未知。」

秦軒興奮站了起來,說「我曹,你的能力真是穿越世界?」

「是的,主人。」得到系統的確定,秦軒興奮的跳了起來,沒高興多久,系統潑了一盆涼水下來。

「主人,因為初次喚醒,沒有足夠的因果隨意打開其他世界,所以第一個世界只能開啟現代世界。」

「啥???」秦軒懵逼了,他以為是穿越到金庸或者是仙俠,靠着「主角」機緣一路裝逼打臉,瀟灑一波呢,這倒好,它告訴我只能穿越到現代,那還穿個屁,不穿的時候當社畜,穿了還當社畜,我當場裂開了。

秦軒敏銳的抓住了系統的話,說:「也就是說有了你說的因果就可以隨便穿越了?」

「是的,主人,有了因果就可以隨意穿越其他世界了。」

秦軒有些沒理解什麼因果,問道:「那因果就是玄幻世界的那樣子嗎,還是另有呢?」

系統回答道:「不是,我這裏的因果就相當於一種在其他國家的「綠卡」,不被世界意識發現,從而偷渡。換而言之就是在其他世界搞事情,來獲得因果點,讓它的世界陷入混亂。」

秦軒恍然大悟說:「哦,是這樣,說白了就是搞亂原有世界線,讓這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性,從而產生新的世界線,我說的對吧。」

「主人,也可以這麼理解,那主人你想好了第一個世界是什麼了嗎。」

「啊這。」秦軒楞逼了,作為一個雙子座的人,有着選著困難症的人,想了半天還是沒想到,又過了半天開始煩躁,抱怨上天怎麼沒給我一個聰明的腦袋瓜子呢,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既簡單又容易的世界《永無止境》,於是問系統:「就打開《永無止境》吧。」

「好的,主人。」

秦軒一拍手說着:「只要拿到NZT-48,那個世界的豬腳的因果就崩了,而且只要等待,等他小舅子被殺死就可以了,一本萬利的買賣。」

「正在打開。」

「嘗試連接中…..。」

「連接成功。」 兩支球隊對這場比賽的期望差異,造成了暫時平局之後兩邊的更衣室氣氛也大為不同:

客隊葡萄牙體育這頭,從教練組到下面的每一個球員都是群情激奮,痛悔沒能在上半場就取得領先優勢,隊中的頭號球星帕特里西奧,更是賭咒發誓地宣稱,絕不會再讓那個亞洲小子再度渾水摸魚成功破門。

而薩爾茨堡這邊,心情輕鬆的羅斯教練聞言細語,鼓舞着手下的將士再接再厲,在下半場繼續踢出奧甲冠軍的風采。

神拓麻的奧甲冠軍風采!

心有溝壑的陳風自然不會和這幫沒出息的同流合污,因為自己的需要不一樣,一定得拿下這場或許是小組賽中難度最小的勝利。

可陳風此時也不得不承認,羅斯這般無意營造出來的注重防守、放鬆心情的臨戰氣氛,也許正好能夠遏制對面那歐戰老油條的老辣攻勢。

但是無論如何,為了戰勝對手,陳風還是準備在下半場展開自己的變陣計劃,因此暗自找到了前場的幾位隊友。

達布爾和南野拓實位居前場兩側,防守的任務不太重,因此一口就答應了陳風提出的換位要求。

「如果我上去了,你退到中場后能攔住那些該死的葡萄牙人嗎?」

而位居陳風身後的10號拉扎羅就有些遲疑了,因為作為薩爾茨堡本場的第一道攔截線,奧地利人身上的防守擔子很重。

「放心,我回撤後還能拖住對方更多的人,再說咱倆也不是從頭換到尾,如果賽后羅斯找你的麻煩,推到我身上就是。」

廢話,以小爺超過80分的防守屬性,比你這個綜合屬性才70分出頭的二流前衛強出太多,對面的葡萄牙中場到時有的是苦頭吃!

陳風心裏呲笑一聲,可還得有理有據地說服這位堅守戰術紀律的隊友。

一聽陳風主動攬過了變陣的責任,拉扎羅沒有意見了,陳風下半場計劃的第一步圓滿成功…

將近半個小時的中場休息過去,雙方易邊再戰,急於打破場上平局的葡萄牙體育率先發起了進攻,不過在主隊眾志成城的防守面前,葡萄牙人也沒能佔到多大的便宜。

第46分鐘,葡萄牙體育隊攻入薩爾茨堡的禁區未果,最後只得在禁區外匆匆一腳遠射,皮球被主隊的33號門將瓦爾克輕鬆抱在懷中。

第48分鐘,葡萄牙體育22號後衛馬蒂厄因為對陳風惡意犯規,被主裁判出示黃牌。

34歲的法國中衛馬蒂厄,剛剛在這個夏天以自由球員的身份加盟葡萄牙體育,並且還領到了自己職業生涯的最高薪水,自然會對新東家感恩戴德。

這不剛在上半場被陳風偷襲進了一個球,怒火在胸的老後衛就有些上頭了,因此下半場一開場就很鋼,很快就在陳風身上拿到了小黃黃。

比賽繼續,葡萄牙體育隊怕法國老中衛再次頭鐵,換過了3號席爾瓦來主防陳風,後者也就順勢和身後的拉扎羅互換了位置。

第53分鐘,回撤到中場的陳風攔截對方的傳球成功,但旋即被氣急敗壞的對手放倒,薩爾茨堡獲得了一個中場位置的自由球。

罰球地點距離球門太遠,因此陳風將罰球權交給了隊友,薩爾茨堡隨後的定位球進攻被客隊後衛大腳解圍。

此後雙方球員在場上連番惡鬥,最後也只打成了五五開的均勢,自視甚高的葡萄牙人更加有些着急了。

第58分鐘,南野拓實為薩爾茨堡在右邊路贏得了一個自由球,只可惜距離邊線太近,陳風的一腳弧線球傳中被搶先出擊的帕特里西奧用手擊出了禁區。

第62分鐘,上半場攻入薩爾茨堡一球的88號杜姆比亞,在和對方後衛的爭搶中動作過大,先是被主裁判口頭警告,隨後不服氣的剛果前鋒纏着主裁判嗶嗶不止,最後雖然被隊友拉開卻也獲得了黃牌一張。

葡萄牙體育的主教練見勢不妙,趕緊用28號多斯特將杜姆比亞換了下來,省得剛果人在場上繼續闖禍。

第65分鐘,葡萄牙體育隊剛剛擺平自己在前場的隱患,后場卻又迎來了考驗,達布爾在左路下底后皮球被對方後衛碰出底線,薩爾茨堡獲得了開場以來的第一個角球。

達布爾隨後開出角球,拉扎羅化身中鋒衝到禁區內爭頂卻爭了個空氣,皮球砸在對方後衛的後腦勺上彈向了大禁區弧頂位置…

兩秒鐘的一陣雞飛狗跳之後,禁區內的眾人紛紛回頭望月,卻看到身處二線的陳風剛好候個正著,一腳距離球門35碼開外的左腳大力抽射,皮球閃電般的直掛球門左上死角而去…

帕特里西奧此時正被禁區內擁擠的身影擋住了視線,等聽到「砰」一聲后心知不妙,可最終也只能看到一道白光竄進了網窩…

2-1!陳風在禁區外一腳不停球的直接抽射,再次攻破了由歐洲冠軍門將把守的大門,幫助薩爾茨堡實現了反超。

皮球一入網,前場的隊友就玩命般地撲向了陳風,其中又以假中鋒拉扎羅最為瘋狂,口裏嚷着「這個球要算我一半!」就沖了過來…

此時的陳風怎麼辦?

要躲過這群瘋子很簡單,駕輕就熟的陳風撒腿就溜,衝到了角旗附近玩連續前空翻,總算是逃過了這一劫。

與此同時,紅牛競技場歡聲雷動,全體薩爾茨堡球迷都站起身來為自己的球隊高聲吶喊,共同慶祝這激情澎湃的勝利時刻。

貴賓席上的李銅和錢鋒也隨着全場觀眾一起起立鼓掌,慶祝自己的小老鄉創造的這偉大時刻,其中又以李銅這位華足隊名宿的感受尤為深刻:

「還是老里皮的消息靈通,能進球還擅長防守,一遇僵局還會主動求變,這尼瑪的也太不科學了!」

嗯,不善言辭的李銅思維就是這麼另類,「不科學」就是他對所有妖孽型天才的最好褒獎之詞。

當然這也和咱大天朝「建國以後不準成精」的規定有關,起碼李銅就沒有在任何一位華國球員身上,使用過「不科學」這三個字。

薩爾茨堡靠着陳風的一腳無理爆射超出了比分,場邊的替補席上自然是歡聲笑語一片,連不苟言笑的羅斯教練也與身邊的球隊助教擊掌相賀。

而另一邊葡萄牙體育替補區的動靜更大,一幫子替補球員和教練組都在捶胸頓足地大喊大叫,彷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球隊會落後。

「怎麼可能會落後於這幫從未進過歐冠正賽的奧地利蠻子呢?」

臉沉似水的葡萄牙體育主教練也覺得眼前的場景不可思議,不過一隊之帥的職責在提醒他:

存在即合理,得趕緊為改變這該死的比分落後而重新佈置一番了,葡萄牙足球的榮光,無論如何也不能折在自己手上……

7017k 「這才安定幾日?便猖狂成這樣!」冷清芊嗤鼻。

「莫急!」處月林夕輕飲茶水,壓制著憤怒。「總有些害群之馬跳出來,爭當反面教材!」

等待援兵間,沒想到那幾莽漢不僅欺霸,還是登徒子。淫笑著搖搖晃晃走來,出言輕薄:「兩位小娘子長得真不賴,過來陪爺來喝一杯?」

「放肆!你們膽子可真夠大!」冷清芊慌忙站起,護住處月林夕。「知道她是誰嗎?」

「哎呦,不僅長得俏,還挺嗆口!」那人更為猖獗,動手調戲起冷清芊。「爺們都喜歡你這樣的小娘們,是不是兄弟們?」

「越辣越招人疼!」副將帶頭走來:「咱們一起去陪美人飲上一杯,哈哈…!」

攬過冷清芊,處月林夕站到了前頭,對著一群醉漢微微一笑,問道:「你們誰的官兒最大啊?本夫人,得好好敬他一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