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就陷入了幻境……一言難盡的幻境。

奚淺面色古怪,是什麼讓這個幻境覺得她是一個好色之人。

還有各色美男,靈修、妖修、鬼修、居然還有……佛修,奚淺看着秀氣俊美的和尚,真的……想罵娘……

看着十多個俊美異常的男子搔首弄姿,奚淺只覺頭皮發麻,打了激靈,一劍揮過去。

瞬間各色美男灰飛煙滅。

織幻蟲「……」

「姐姐,那小東西在密頭頂。」幻兒不動聲色的提醒。

「嗯,知道了。」奚淺沒動,就是想看看它還想幹嘛。

所以奚淺裝作沒發現,繼續在這個空曠的房間翻找著。

左敲敲右打打的。

好嘛!她又進了一個幻境,這次就不同了,不是各色美男,而是……各……色……美……女……

是的,你沒聽錯,就是美女

這下奚淺不能忍了,她是女的,女的,這織幻蟲怕是瞎了。

「小東西,滾出來!」

「噗……哈哈哈……」幻兒控制不住放聲大笑,奚淺幻境裏面的場景她因為是幻石,一眼就看出來了。

幽熒也失笑的搖頭……

不怪奚淺暴躁,這個織幻蟲搞什麼不好,你哪怕送上一堆靈石?

給女人送美人……

奚淺「……」

織幻蟲聽到怒吼,在奚淺頭頂瑟瑟發抖。

完了完了,主人,倫家要完了,嗚嗚嗚嗚嗚……好怕,主人說的對,女人都不是好惹的。

奚淺一個飛身就把織幻蟲揪了下來,「小東西你想幹嘛?給我送美女,嗯?」

「對不起……嗚嗚嗚……救命,主人……」織幻蟲瞬間飆淚大哭。

奚淺「……」

幻兒「……」

幽熒「……」

「閉嘴!」奚淺受不了,簡直吵死個人。

「嗚嗚……嗝……」織幻蟲用小小的翅膀捂住臉,小聲的嗚咽。

。。。 第613章價值十萬的假酒

「喂!」

起先李庶還有點猶豫,不過最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李庶先生,您好!我是上官雲霜。」

原本以為,可能會是龐建打過來的電話,然後免不了一頓臭罵。

然而,讓李庶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打來電話的,居然是上官羽的千金上官雲霜。

「雲霜小姐?」

只要不是龐建,李庶都還能接受:「您醒了?現在病情還好吧!」

「李庶先生,您的金烏湯效果真的很不錯。」

「我在連續喝了兩碗之後,現在已經基本上沒問題了。」

「你放心,餘下的五天時間我也會準時服用金烏湯的。」

知道李庶是一名醫生,所以雲霜急忙為自己辯護道。

畢竟,根據醫生的叮囑,將一周的治療完成。

這是對於醫生最為基本的尊敬。

「雲霜小姐,一周的金烏湯一天也不能少哦!」

李庶聽出了雲霜的話外話,她應該是準備出院了。

這個李庶管不著,只要她準備每天服用金烏湯。

出不出院,其實對於她的恢復,已經沒什麼影響了。

「這個請李庶先生放心好了。」

電話中,傳來了雲霜那語氣非常尊敬的回答。

「那我就預祝雲霜小姐早點康復。」

李庶剛一說完,正準備掛斷電話。

「李庶先生,請等一下!」

不過很快,就被雲霜給叫住了:「明天,李庶先生有空嗎?」

「怎麼了?」李庶問道。

「我明天喝完第三碗金烏湯,就要出院了。」

「我很想親自感謝一番李庶先生。」

「所以,明天我希望能邀請李庶先生吃頓便飯。」

在說完這番話后,電話中的雲霜再也沒有任何的聲音。

李庶反而聽到了一陣緊張的呼吸聲。

這一下子,搞得李庶很是蒙圈。

不就是請客吃頓飯嘛,至於還搞得這麼緊張?

「沒問題啊!」

李庶見雲霜是晚上臨近十點打過來的。

足以說明她很重視這一次的邀請。

既然如此,答應吃頓便飯又有何不可?

「謝謝!謝謝李庶先生。」

在得到了李庶肯定答覆之後,雲霜顯得十分激動。

「明天上午十點,我在人民廣場等雲霜小姐。」

「是是是!」雲霜連連點頭,「到時候,我會過來接您。」

或許是因為深怕李庶會突然後悔。

以至於,雲霜剛一說完這番話后,便掛斷了電話。

隨後,更是將手機直接關機。

次日,上午十點,李庶準時趕到了人民廣場。

很快,一輛保時捷911駛了過來。

「李庶先生,請上車!」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已經出院的上官雲霜。

李庶點了點頭,隨即上了車子。

「雲霜小姐,看你氣色很不錯,我這個做醫生的也就放心了。」

坐在後排的李庶,發現今天的雲霜氣色很好。

看樣子,自己的金烏湯果然是一碗不錯的純陽湯。

「所以,請李庶先生吃頓飯,也是我應該做的。」

很快,車子穩穩的停靠在了一家海鮮店大門前。

二人一併走了進去。

因為已經事先預定好了,所以這上菜的速度是出奇的快。

「李庶先生,沈西是一座海濱城市。」

「所以,這裡盛產各種海鮮。」

「希望您不要嫌棄。」

雲霜指著擺滿了整張飯桌的海鮮,帶著一定緊張口吻的說道。

還別說,什麼深海大龍蝦、生蚝、扇貝等等。

這家海鮮店不僅僅是用鮮活的食物現場製作美食。

這手藝也是沒的說。

此刻,整張飯桌上都在散發著一層海鮮的清香。

不同於川菜的麻辣,海鮮最重要的則是原汁原味。

「雲霜小姐多慮了,這頓飯我仰望還來不及呢!」

李庶看著這滿桌子的海鮮,早已是口水直流。

恨不得即刻開啟「風捲殘雲」模式,將飯桌上的海鮮一掃而光。

「來!我敬李庶先生一杯。」

吃東西前,先喝上一杯酒,這可是慣例。

雲霜主動為李庶挑選了一瓶價值十萬的康迪紅酒。

「多謝!」李庶急忙雙手接過酒杯。

「乾杯!」隨後二人激情碰杯。

在各自飲下一口之後,雲霜才放下了酒杯。

「李庶先生,嘗嘗這扇貝,味道可是遠近聞名的。」

既然是為了致謝李庶才邀請對方吃飯的。

雲霜自然是非常樂意為李庶介紹各類美食。

不過,李庶在喝完這第一口紅酒之後,眉頭逐漸皺了起來。

隨後,李庶又喝了一口。

豈料李庶的眉頭,比剛才皺的還要重。

「李庶先生,您怎麼了?」雲霜不解的看去李庶,問道。

「雲霜小姐,這紅酒聽說價值十萬一瓶?」

李庶指著那擺在一旁的康迪紅酒,面色嚴肅的問道。

「李庶先生,這是我的一番心意,您要是沒喝夠我再叫一瓶。」

雲霜見李庶在喝完兩口之後,就再也沒有舉杯。

還以為李庶是因為紅酒太貴,不好意思繼續喝下去。

可自己就是為了招待李庶,特意叫了一瓶上好的紅酒。

區區十萬塊,對於雲霜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雲霜小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然而,李庶卻是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

隨即,李庶指著那康迪紅酒,說道:「這酒,是勾兌的。」

「什麼?這酒是勾兌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