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是怎麼死的?”張世懷壓抑着內心無比的悲痛,朝身旁的提刑官詢問着。

“回稟大人,該女子實爲自殺身亡。”“胡說八道!”高張二人異口同聲的罵道。隨後兩個大男人對視了一眼,找回了久違的默契。

“這種能洞穿世事的女人,怎麼會自殺?”“是啊,你說啊,爲什麼會自殺!”這兩個大男人不依不饒的追問着提刑官。

“大人,您看!”提刑官將白布徹底掀開,隨後指着禪影手腕上面的傷口再次稟告道:“該女子於前夜割腕自殺在自家地上,趕巧兒她的好友次日去她家拜訪,發現房門並未插上門栓,便推門進去,這才發現對方倒在血泊之中。嚇得對方魂飛魄散,當即報知地方官。

下官趕到之時,對方早已氣絕身亡。只不過讓下官頗感奇怪的是對方死亡時候的姿勢。”說到此處,提刑官不由得頓了下。

“怎麼,難道不是自殺,是他殺嗎?”張世懷握緊拳頭,雙眼噴出火焰,幾乎能將眼前的一切熔掉,同樣憤怒的還有高安,看的出來,這個不喜流露感情的男人,聽聞這種可能性後,也動了真怒。

“我們趕過去以後,發現該女子趴在地上,地上全部是凝固了的鮮血,而且在血液的最外面圍着一圈繩索,將該女子流出的血液全部圍住,不讓一滴鮮血流到外面。遠遠望去,那圈兒繩索圍成的是個人性。而且在血腥味兒當中,還夾雜着一絲胭脂水粉的味道,當真奇怪至極!”提刑官回憶着當時的情景說道。

待續 “能否帶我兄弟二人去現場看一看??”高安從禪影的屍體上起來??詢問着身旁的提刑官

“可以??”沒想到對方答應的非常乾脆??隨後一行三人朝禪影的住所進發

一路無話??進入到禪影的房間後??首先就是地上一大灘的血跡直擊高安和張世懷的視線內

“怎麼這麼像個人啊??”高安圍繞着那灘血跡走了幾圈??隨後疑惑的問着提刑官

“沒錯??應該是按照某個人的樣子圍出來的形狀??”提刑官也說出了心中的猜想

只有張世懷自打進入屋內一言不發??呆呆的望着地上的那灘血跡??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可是太知道了??剛一進門??他就被那人形的血跡驚呆了??因爲那就是前一天晚上自己來找禪影攤牌時??對方按照他的影子大小??灑下胭脂水粉的位置

隨後兩個人也是在現在有着血跡的位置內??纏綿到了天亮??可在自己走後沒多久??禪影便割腕自殺了??可爲什麼禪影要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呢

剛剛想到此處??張世懷忽然感覺到天旋地轉??隨後“啊呀”一聲跌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跟禪影分手後的第七天晚上??張世懷一個人端坐在自家的屋內??房間很暗??僅點了一盞昏暗的油燈以供照明??在月光的映襯下??張世懷的影子投射出來好長好長??這傢伙一個人對着影子喃喃自語道:“世懷??知道我爲什麼叫禪影嘛??那是因爲我特別擅長控影術??只是沒想到最終??也要將自己與你的影子合爲一體??”

抖開發髻??張世懷如女人一般用梳子梳理着頭髮??兩行清淚打眼角慢慢的流淌下來

“我給過你暗示??讓你知道我在你身邊??可你不但沒有珍惜??反倒想盡一切辦法躲着我??無奈之下??我只好佔據你的身體??將你打進影子裏??只有這樣??你我纔會生生世世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張郎??你別怪我??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你可曾想過我的心有多疼??爲了能夠成爲你的影子??我不惜動用控影術中最爲黑暗的祕法??忍受着百鬼噬魂的疼痛??甚至放幹了全身的血液??才能夠融入到你的影子當中

現在好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們兩個終於可以長相廝守??永遠不分離了??”就在世懷說話的同時??地面上的影子居然不受光線的控制??拼命的扭動着??彷彿不甘心就這樣成爲別人的附屬品

“張郎??別抵抗了??就這樣乖乖的成爲我的影子??好嗎??”已經成爲張世懷的禪影低下身子??輕柔的撫摸着地面上的影子??彷彿在輕撫着對方的身體一般??只不過對方很牴觸禪影的舉動??影子掙扎的幅度越發的劇烈起來

“你真的很討厭我嗎??”禪影停止繼續撫摸地上的影子??有些傷感的問道??隨後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強求了??只不過即便我現在離開你的身體??你也無法從影子裏回到身體之中了??與其看着你這樣遭罪??不如快些結束這種痛苦吧??”說完以後??也不等影子有什麼反應??禪影將桌上的剪刀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心臟??鮮血噴灑在身前的影子上面??綴成一朵朵鮮豔的小紅花…

“控影術??控影術??”我反覆唸叨着何二口中的這個詞彙??忽然大腦之中靈光一閃??我終於想起來在哪兒看過這個詞兒了

控影術??源自上古時代的巫術??最初是軒轅黃帝用來打探蚩尤一方的敵情??後被祝由術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的兼併過來??成爲一種利用人的影子來治療自身疾病的方法??再後期又被茅山宗吸納了過去??成爲茅山道法裏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分支

我曾經在四姑那裏讀到過相關方面的書籍??但由於裏面的內容過於晦澀難懂??我僅僅記住控影之法這一個詞語??餘下的基本都就飯吃了

可是我明明記得書中有這樣一句話??翻譯過來是這麼說的:控影之法??非軒轅氏血脈不得繼承??違者??遭千刀萬剮之苦;分支血脈繼承者則不可用此法作惡??違者??遭萬仞穿心之苦;直系血脈繼承人如用此法加害世人??將遭受百鬼噬魂之苦??終生不得解脫

這麼說來??何二口中的影婆婆??應該是軒轅黃帝的直系血脈??只不過爲了隱藏真實身份??改名換姓罷了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何二規規矩矩的站在影婆婆的院落外面??語氣非常誠懇的喊着:“小的何二??有急事拜見影婆婆??”

連喊了三聲??而且是一聲高過一聲??可房屋內沒有傳出任何的動靜??貌似對方不在這裏

何二喊完又站了能有一會兒??才耷拉着腦袋回到我的面前??“影婆婆不在??這可如何是好??”

“既然不在??那咱先去救安然??有什麼事情??等跟何大等人匯合後再議??”我當真不明白爲什麼何二非要拉我來見影婆婆??雖然對方是好心??但我是一人做事一人當??何必苦苦哀求他人呢

何二無奈的咧着嘴??尋思了好半天才點頭應允??隨後領着我??開始沿着原路往回走

“行啦??別垂頭喪氣的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至於嘛??”我一個人走路着實無聊??於是調侃着何二說道

“上仙啊??不是我說你??你當真就沒有害怕的感覺嗎??”何二有些不解的望着我問道

“爲什麼要害怕啊??大不了就是一死??”說到這裏??我猛的一拍腦袋??裝作恍然大悟道:“對了??我現在已經是靈體狀態了??不用再死一次了??最多就是下到這裏來陪你們做伴兒??是吧??”

“您就別逗了??哪個好人沒事兒來這裏呆着啊??”何二顯得極爲無奈??但又不好深說些什麼??此刻除了唉聲嘆氣外??貌似也沒說出個子午卯酉來

“那你說說??我把李頭兒給整死了??最壞的結果是什麼??”我誘導着何二將實情說給我知曉

“我想想啊??”這貨果然夠two??連會發生什麼都不清楚呢??就先杞人憂天??而且還不爲了他自己??而是爲了我??這種精神算是白求恩精神嗎??這種舉動算不算是雷鋒呢??就是不知道丫下班以後是否會寫日記保存下來了^_^ 想了半晌兒??何二擡起頭來??瞪着丫那本就不大的眼睛很認真的對我回答道:“最壞的結果就是崔判官老爺派人抓住你以後??讓你永生永世在地獄內遊蕩??”

何二說得很認真??我卻報以輕蔑的微笑??不是自己過於高傲??而是真心對這種事情沒有恐懼感

我依稀的記得在自己考英語四級那會兒發生的事情??在帝都那陣子爲了應聘成爲一名黑導遊??手中有一張英語四級證書就是必要的了

那會兒圖書館就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曾經的我還年少??也非常的張狂??試想一個大二的學生??每天兜裏揣着幾千元錢的上貨錢??坐在圖書館內??面對眼前這些戴着眼鏡??一門心思念書的學生??是一種什麼感覺

當然??這幾千元錢也是我的全部身家??之所以揣出來??很大一部分是因爲放在寢室內怕丟??因爲我所在的那個宿舍樓裏??窮人真的是太多了;還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每次在校內買東西的時候??從自己鼓鼓的錢包內??很瀟灑的掏出一張鈔票??蔑視着周圍的一切??交到收銀員手中的那一剎那??自己那小小的虛榮心??收穫到了極大的滿足

可是某一天從圖書館離開後沒多久??我發現自己的錢包君不見了

我先是翻遍了寢室內的每一處角落??都未能發現自己丟失的錢包??然後??我頹然的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努力的回想着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不得不說??那會兒自己的腦袋就如同電腦一般??能夠記起近幾個月來??每天發生的每一件瑣事兒??年輕真好啊??然後我想起來在圖書館溫書的時間段內??自己曾經幾次起身去尋找所需要的書籍??對??沒錯??就是起身的時候??鼓鼓囊囊的錢包被擠出了自己的褲兜

我得趕緊去將錢包找回來??想到這裏??我快速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全身如同打了雞血一般??風一般的衝到了圖書館內

只不過在我原本坐着的地方??除了一個漂亮的姑娘外??我沒能看到自己那更爲漂亮的錢包

是啊??誰能傻到在這個年代裏還做活雷鋒??那是粉嘟嘟的毛爺爺??足足有八千元之多??不但有我上貨的錢??更是我這個學期內衣食住行的全部開銷??甚至連我的學生證??身份證??以及各種銀行卡??都放在了錢包內

錢丟了我可以想辦法問老三等人借??這不是最糟糕的??但身份證我該如何補辦呢??要知道自己跟父母還沒有緩和關係??回家取戶口本然後去當地所在的派出所內補辦身份證??算了??那樣還不如做一張假身份證呢

對啊??有假的誰用真的??我忒他媽聰明瞭??我可以聯繫做假證的??將自己身份證號碼告知給對方??再用自己本人的照片?? https://ptt9.com/134323/ 那麼做出來的身份證不就是真的了嘛??反正這個年代辦假證的電話號碼滿天飛??大街上??廁所內??甚至是公安局大樓的牆壁上??到處貼滿了這種性質的小廣告??有些人曾經戲謔的稱這種東西爲:都市牛皮癬??但就是這種頑疾??卻難倒了號稱戰無不勝的泱泱大城管以及戴着紅袖箍的都市大媽們

就在我爲自己的聰明而感到高興的工夫??坐在我位置的那個妹子忽然擡起頭來??死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後弱弱的問道:“你是叫賈亮嗎??”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跟眼前的這個妹子沒有任何的交集??原因有三??第一??在校期間??我這種窮**絲多如牛毛??不會引起任何一個妹子的關注??這點我很清楚;第二??跟我關係鐵的哥們兒??都喊我族譜上的名字賈樹??而不會喊我身份證上的名字賈亮;第三??說話的妹子長得很純??這種級別的妹子??除了老三那種公子哥外??是輪不到我等矮矬窮來勾引滴??綜合以上三點??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對方不認識我

看到我疑惑而又呆呆傻傻的樣子後??那個妹子撲哧一聲笑了??笑得真好看??尤其是對方那兩顆虎牙??一笑起來全都露了出來??而且左臉頰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

“這個錢包是你的吧??”女孩從隨身攜帶的書包內掏出了我那撐得快要裂開了的錢包??放到了書桌上??然後輕盈的從裏面抽出我的身份證??比對着我跟身份證上面的照片

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的很爽??就好比炎炎夏日內??自己又熱又渴??猛然間遇到了自己多年未見的好友開着車喊自己上車??等自己進入溫度適宜的車內後??對方又遞給我一瓶冰鎮雪碧一般

我小雞啄米似的點着頭??然後擺出一副我自認爲最有範兒的姿勢來(當時真傻逼)??生怕跟照片上的自己不像似的

女孩笑着將錢包和她手中的身份證還給我??接錢包的同時??由於錢包太鼓??我還無意之中碰到了妹子的芊芊玉指??很滑??很嫩??手感真好

我當時曾經想過??一旦對方不還我錢包??我該如何是好??結論只有一個:必須整回來??不擇手段的整回來??軟磨硬泡??好話說盡??威逼利誘??甚至動手明搶??大不了去警察局內說清情況??惟獨沒想到對方會那麼痛快的就將錢包還給我

我手中掐着失而復得的錢包??心情激動萬分??要不是礙於那妹子在自己眼前??我絕對能將錢包放到嘴上狠狠的親上一口??來緩解我內心壓抑已久的頹廢之心

而且此刻??我發現眼前這個妹子真的好美??身上彷彿洋溢着炫目的光芒??如果在腦袋上面頂個圓環兒的話?? 這個劍客很強但過分膽小 絕對就是來自天使之國的哈利路亞

“那個??那個??太感謝了??”我興奮得都不會說話了??鬼才知道平日裏貧得不得了的自己??今天腫麼變得如此沒用了

“你點一點??看少沒少什麼??”妹子細心的提示着我

我搖了搖頭??“不用點了??對了??你餓了嗎??”能將錢包還給我??人家還有必要偷拿你幾張毛爺爺嗎??如果是那樣的話??不還我好不好??至於後半句??我是真的餓了??可能是剛剛的緊張??消耗了我太多的卡路里??此刻我的肚子在拼命的打着鼓??提醒着我該吃飯了 “啊??你說什麼??”妹子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您拾金不昧??我理應請您吃頓便飯來感謝您啊??”我極其真誠的邀請着對方

“不用了??謝謝??我一會兒還有別的事情要辦呢??”妹子很禮貌的拒絕了我的好意

“要不這樣吧??您留下個聯繫方式??我有時間去看你??怎麼說這也算是種緣分??”看對方的樣子??是不打算今天陪我吃飯了??於是我換了一種接近對方的方式??以圖將來報答對方

“真的不用了??”妹子靦腆的回答着??“您看??我的名字以及相關信息您都知道了??好歹我也得知道您叫什麼名字??在本校什麼繫念書啊??這纔算是公平??您說呢??”我有些耍無賴的糾纏着

“我叫徐春蕾(化名)??在本校金融系??比你小一屆??算是你的學妹??不過按照年紀來說??我比你大一歲??你管我叫徐姐吧??”對方一番話說下來??絲毫沒有停頓??而且話裏話外很清楚的讓我知道她比我大??別對她抱有非分之想

“ok??有時間去看你??”我揮了揮手中的錢包??然後瀟灑的離去

當天回到寢室??我將下午在圖書館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訴給室友知曉??這哥仨死乞白賴的讓我跟徐春蕾聯繫??老大是真心希望我處一個女朋友;老二的意思是現在這種心靈美的妹子可不多見了??遇到千萬別錯過;至於老三說的就更有意思了??走過路過別錯過??你說說這哥仨都什麼人啊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被這哥仨從被窩裏給揪出來了??原來這哥仨研究了一晚上??給我制定了一整套的泡妞兒計劃

說良心話??我對徐春蕾這種特別文靜的妹子沒什麼興趣??可架不住這三個傢伙架秧子起鬨啊??於是只好隨波逐流的按照計劃表上所列的事項行動起來

爲了節約排隊的時間??這哥仨帶我去外面的澡堂子洗了個澡??老三這傢伙更是破天荒的偷出來一瓶他媽媽的dior香水??在我洗完澡以後??趁我換衣服之際??噴灑在我的身上

隨後由老三出銀子??老大跑腿??爲我訂了一大束鮮花??那會兒不是很懂??就知道這花很漂亮??花束也非常大??現在知道老三送我的那一束花??至少得過四位數

整個花束的色調是白色??一把抱不住的花束基本是由白玫瑰搭配白色的香水百合??點綴着滿天星外帶垂下來的白色鈴蘭組成??我想即便是現在開着鮮花婚慶的自己??也未必打得出當時那樣精緻的花束來

我跟老三身材差不多??於是乎老三還爲我準備了一套禮服??不是那種燕尾服??而是特別修身的小西裝??裏面是一件修身的汗衫??有些類似今時今日裏韓劇那些男主角穿的衣服??要知道那會兒纔是本世紀最初的幾年??老三的着裝就已經如此的超前??只能說不同的家庭背景??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於是乎??身穿韓版西裝的我??雙手捧着一大束嬌豔欲滴的鮮花??渾身上下香噴噴的出現在了徐春蕾所在女寢的門前

看着一夥夥出門女生那種特別羨慕的眼神??我有些飄??但更多的則是感覺到背後對我的指指點點??然後我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可算是等到徐春蕾出門了??我快走了幾步來到對方的面前??將手中的鮮花“噗”的一下硬塞到了對方的懷中??“給~~給~~給你的??”當時給我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對方哪裏能夠想到我會來上這麼一出??吃驚之餘??手一抖??整束的鮮花掉到地上??然後咱倆就那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能有半分鐘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你看我平時跟老三在一起研究泡妞兒方法??那絕對是一個頂倆??但這種事情放到自己身上來實施??我感覺自己真的沒有這種勇氣??更沒有這種決心??說白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對徐春蕾沒那種心跳的感覺

“這個男生好慘哦??”“小聲點??看看他接下來是不是會哭出聲來??”“這個男生好帥??你看他戴眼鏡的樣子??多性感??”“好感人??好浪漫哦??”“是啊??要是現在有個男孩子對我這樣表白的話??我絕對會死心塌地跟他一輩子的??”周圍一羣無德的小女生??圍着我們倆??並不時的對我品頭論足

“額??如果沒有事兒的話??我去上課了??”徐春蕾紅着臉??低頭朝我說道

“哦??哦??好??好??”我這次真算得上是趕鴨子上架??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除了附和着對方外??我大腦真的就跟漿糊一般

就在對方要離開之際??我俯下身子將那一大束鮮花撿了起來??“這個你放到寢室裏吧??扔了怪可惜的??”隨後我聞了聞??“真挺香的??”

徐春蕾用異樣的眼神盯着我看了會兒??然後接過我手中的花束??“扔了是怪可惜的??”總算是找到了一點共同點??我暗自慶幸

待到對方轉身回寢室送花以後??我才如獲重釋的鬆了口氣??而在暗處一直觀察着我一舉一動的哥仨??此刻再也忍不住了??紛紛跑了出來

“行啊??老幺??沒看出來你還有一手嘛??”“就是??我本以爲這事兒沒戲呢??”“我次奧??白跟我混這麼多年了??就這種小丫頭都搞不定??以後出來別說認識我??”這三個損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着剛剛發生的事情

“中午怎麼着??是出去吃法國牛扒??還是意大利披薩??”老三掏出自己的錢夾??翹了翹下巴朝我問道

“行啦??你們就別拿我開涮了??這花也送了??話也說了??差不多得了??”我開始有些後悔了??爲毛非要陪這羣傢伙瞎瘋啊

“老幺??在大學要是沒跟女人睡過覺??你的人生就不算完整??懂不??”老大跟我們那討厭的系主任一般??表情嚴肅的教訓着我

“你個龜兒子??那叫耍朋友好不好??話到你嘴裏怎麼就變味兒了呢??”老二在帝都呆了一年多??可算改掉了不少丫的四川腔

“從表面上來說??這屬於異性相吸;但透過現象看本質??還不是爲了那種事情嘛??所以??你們兩個說得都對??哈??說得都對??”建國還真會當老好人??一句話下來??誰也不得罪

就在他們幾個七嘴八舌之際??周圍圍觀的人羣逐漸的散去??而徐春蕾也抱着厚厚的一沓書再次邁步走出了女寢 “上??趕緊上啊??”身邊這幾個損友開始圈攏着我??這給我恨的啊??牙根兒都癢癢??偏又拿這幾個人沒轍

“上課去啊??”我憋的小臉兒通紅??才從牙縫裏擠出這麼一句話來??“嗯??”對方衝我點了點頭以後??繼續邁步前行??貌似沒有停下來跟我囉嗦的工夫

“真完蛋??”老大白了我一眼之後??賤嗖嗖的湊到徐春蕾的身邊??“美女??我這兄弟打算跟你一起去上課??”

“啊??”老大的話讓徐春蕾吃驚不已??當即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回頭看了看老大??又看了看我

“你們真夠磨嘰的??”老三再也看不下去了??薅着我衝到了徐春蕾的身邊??盯着徐春蕾高聲說道:“你好好看看我這兄弟??要模樣有模樣??要長相有長相??要能力有能力??怎麼着??還真就裝大禹啊??”

“什麼意思??”老三說的太隱晦了??徐春蕾一時之間沒有聽懂

“三過家門而不入??視而不見唄??”老三給出了謎底

“囉嗦??”老二適時的走了過來??聲音提高八度的朝徐春蕾問道:“他要跟你處對象??你處不處??”邊說邊把我拉到他身旁

徐春蕾這次總算是聽明白了??搞了半天??是打算跟自己處對象啊??於是小臉啪嗒耷拉了下來??“別來騷擾我啊??否則我可報警了??”說完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後甩開大步就逃之夭夭了

“嗨??脾氣還不小??老幺??這下你可有苦頭吃咯??”老大望着對方的背影說道

“一羣龜兒子??看把人家嚇跑了吧??”老二則趕緊推卸責任

“別吵吵啦??實施下一項計劃??”老三大吼一聲??隨後給出了答案??聽得我好懸沒一口血吐他們身上

“別鬧啦??”我感覺自己的臉都丟盡了??可這羣損友依舊是不依不饒??真心無奈啊

“誰跟你鬧了??你上次不是說在圖書館遇到對方的嘛??今兒下午你就去圖書館等對方??如果搞不定這小丫頭片子??你就別回寢室住了??聽到了沒有??”老三根本不聽我解釋??非常霸道的給出了結論

“對對對??老幺??你要是不領着對方到我們樓下??別怪當大哥的不給你開門??”老大隨聲附和着

“靠??你們還能不能行了??”我都無奈了??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監急啊??我都沒感覺??這事兒可不好辦

於是在上午聽完必修課以後??這哥仨生拉硬拽的將我送到圖書館內??然後一個個的當起了甩手大爺??全部溜之乎也

算了??正好能夠安心的看一會兒英語書??我將昨天沒有看完的輔導書再次找了出來??然後找了處僻靜的地方??開始仔細學習起來

看了能有半個小時??就感覺有個人在我眼前晃來晃去??剛開始還以爲是找坐的??可對方就站在我眼前不走了??於是我擡起頭來朝對方望去

“你叫賈亮??”“啊??怎麼了??”我非常奇怪對方怎麼知道我的名字??貌似我不認識他啊

“來??起來??”對方不由分說就伸手薅住了我的衣領

“你幹嘛??”對方拽我的同時??我上下打量着他??就見這貨一米七二的身高??留個小平頭??鼻樑挺高??但眼睛不大??最主要的還沒有眉毛??反正這類人一旦丟進人堆兒裏??瞬間就找不到了??可以說太平凡了??只不過此刻這孫子橫眉豎眼的看着我??就跟我欠他多少錢似的

“鬆手??你想幹嘛??”我攥着對方的手腕??試圖將對方的髒手掰開??可不曾想??對方的力氣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得多??我不但沒能掰開對方拽着我的手??反倒被人家給薅出了座位

“別耽誤別人學習??咱出來嘮??”那孫子見我離開座位後??一把就摟住了我的肩膀??隨後帶着我就往圖書館外走

“行啊??你還能把我吃了啊??”我將對方摟着我的手推開??大步朝門外走去??這貨緊隨其後

等到了圖書館外??這孫子再次說道:“咱倆出去嘮吧??省的一會兒動起手來??你可就丟人丟大發了??”

“你有病吧??你特麼誰啊??”我特麼都鬱悶了??從哪個地縫裏鑽出來的土行孫??上來就要跟我動手??怎麼着??今天精神病院休息啊

“你挺牛逼啊??”對方抽着煙??極其囂張的質問着我

“我牛逼慣了??怎麼着??”好歹小太爺也在帝都混一年多了??這種場面見過也不下幾十次了??知道怎麼回答纔算是正確答案

“行??一會兒別尿褲子就成??”對方將剛抽沒幾口的香菸丟到地上??碾了一腳後??指着我的鼻子恐嚇着我

“次奧你大爺的??跟你爹怎麼說話呢??”我邊罵邊出手將對方指着我的手指扒拉到一旁??可還沒等我接着往下說呢??對方另一隻手緊跟着就抽了上來

“pia~~”我往後一仰??對方的指尖兒還是刮到了我的臉上??連帶着我的眼鏡被扇飛了出去

“我次奧??”就在我準備還手的工夫??這孫子扭頭就跑??這給我心氣的啊??什麼玩意啊??於是??我趕緊從地上將眼鏡撿了起來??隨後甩開大步就追了上去??你媽了個擦??不知道小太爺高中是田徑隊的啊??跟我比速度??爺讓你一分鐘

可等我攆着攆着才發現??對方也不是白給的??咱倆之間的距離始終沒有低於二十米??貌似對方的速度不比我差??甚至還能比我高出那麼一丟丟??這尼瑪不成心噁心我呢嘛

足足跑了小半個鐘頭??這貨纔在校門外的大樹下站好??然後氣喘吁吁的笑着說道:“行??真有你小子的??”

我喘得更兇??就差沒將肺給喘出來了??“次奧??次奧你大爺的??有本事別跑??”

“不跑了??到地方了??”對方努力的深呼吸幾口後??挺直了腰板??一副社會小痞子的模樣

見對方站了起來??我也將雙手從腰上拿下??同樣也是站直了腰板兒??指着對方的鼻子??一字一句的罵道:“孫子??不跑就好…”

可還沒等我將後面的話說出來??就看到從路旁的麪包車裏鑽出來五個小混混兒??一個個手裏掐着板磚、棒球棍一類的傢伙什??然後又看到在路對面的一臺轎車內也鑽出來三個小混混兒??站在了校門前??不過手裏沒拿武器

小太爺的第一反應就是:“我次奧??被人陰了??”第二反應就是:“跑??” “揍他??”那孫子指着我所在的位置大喊一聲後??除了門口那三個混混兒外??剩下的五個混混兒操着傢伙就朝我衝了過來

我都不知道自己那會兒打哪兒來的力量??邁開大步就開始逃跑??那速度叫一個快??什麼喘不上來氣兒??什麼肌肉痠痛??全特麼死一邊去??當時滿腦子就一個念頭??快跑??否則就要被圍毆啦

結果剛剛還攆着別人跑的自己??現在反倒開始被一羣人攆得跟個喪家之犬似的??真是諷刺啊

不過對方這幾個傢伙也不白給??我打眼兒一瞅就不是善茬兒??就在我扭頭跑出去沒幾步呢??打身後就丟過來一根棒球棍??直接打我腳踝上面了??我由於是在跑動當中??被擊中以後??重心不穩??直接啪嘰摔了個狗啃屎

正當我準備爬起來的工夫??身後那幾個小混混早就來到了我的身邊??於是我用雙臂護住腦袋和臉部??弓着身子??留出餘下的部位任由對方處置

那羣孫子下手可夠黑的??哪兒疼往哪兒踢??而且是一腳接着一腳??完全不給我喘息的機會??更有甚者??居然將手中的磚頭砸向我的頭部??直到領頭的那孫子走到我身邊??這羣混混兒才停止圈踢我

“小子??不嘚瑟了吧??老實了吧??”這貨邊說邊一腳重重的踢在了我的手腕上

“次奧你大爺??”我透過雙臂之間的夾縫??大聲的罵道

“行??你小子有種??給我狠狠的打??”那孫子放下狠話後??率先踢了過來

我當時的念頭已經改變了??從最初的溜之乎也??變爲即便要死也得拉個墊背的??於是就在那孫子踢過來的瞬間??我伸出雙手死死的拉住對方的大腿??拼盡全力往邊上一拽??這貨直接來了個大劈叉

我寫到這裏的時候??依舊能想起來當時那“嘎巴”的聲音??隨後這貨哀嚎着當街來了個一字馬??我“嗷咾”一嗓子翻身騎在對方身上??隨手操起剛剛砸我的那塊兒磚頭??沒頭沒腦的就往對方身上招呼了過去

“哎我去??削他??”那五個混混兒一看不好??紛紛加重了出腳的力度??死命的往我身體各個部位踹了過來??而堵在校門口的那三個混混發現情況不對以後??也加速朝我這邊衝來

一共砸了那孫子幾磚頭我記不住了??但我記住的是我是用磚頭邊緣凸起的尖兒??砸在對方腦袋上的??幾乎每一下砸下去??拔出來的時候??都會帶出一股血注??跟特麼拿呲水槍呲的一樣

身邊的傢伙發現我要拼命後??無奈之下操起手中的棒球棍??朝着我的腦袋狠狠的掄了下去??然後我就人事不省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