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溫軟笑看懸在她上方的他:「原來你這麼好打發呀,陪你一天就算生日禮物了?真是個會給女朋友省錢的男朋友。」

他一手攬起她的纖腰讓她懸空,一手拍了下她的翹臀:「你想得美,送男朋友生日禮物都想省?你真摳門!不準,禮物要送、我也要陪。」

「先起床再說,時間不早了。」她紅了臉綿軟的小手撐在他胸前。

他懶洋洋整個壓在她身上:「不要,不想起床。要不,今天翹班我們去約會吧?」黑眸頓時閃閃發亮看她。

她不贊同搖頭:「不行,生日一定要跟媽媽吃飯的,而且騰媽媽讓我們中午回大宅吃飯,東子他們今晚在『今迷』給你辦party。」

他不滿地『嘖』了一聲:「一群單身狗燈泡!」老不會看眼色了。

她抿嘴笑著推他起床,他嘴裡不停嘀咕著,臉洗了一半又想抱著她躺回床上,被她揪了起來。監督著洗漱、監督著換衣服、監督著出門。

留下一屋曖昧偷笑目送兩人出門的傭人們。

整個上午她都乖乖陪他上班又給他泡蜂蜜水、又溫柔給他捏捏肩,使得他整個飄飄然。

中午回了大宅吃飯,騰見軍父子封了個大大的紅包。

沒辦法,這臭小子現在賺的錢都快比他們還多了,只差個老婆的他什麼都有,只能意思意思給個紅包就是了。

躲回房裡搗鼓搗鼓的舒瀰漫一臉賊笑捧著一個大禮盒出來。

「兒子,你媽畢生想送這份禮物好多年了,當初還以為只能送袋袋助理了。沒想到今年終於給了我這個機會和驚喜,來渦渦,送你。」笑眯眯一整箱推出去。

離渦原本淺笑站在一邊可誰知禮物是送她的,她微驚了一下,大禮盒被推過來又出乎意料的重,一時接不穩人往後退了兩步倒在騰曳身上。

騰曳勾起唇角從後面攬著她,一手幫她接住禮盒,對於自己生日、禮物卻是送她丁點不覺得有問題。在他看來,兩人就是一體的,她是他的、他也是她的,送誰都一樣。

緊貼著她的後背,從她身後雙手捧住禮盒,低沉帶著好笑的聲音催促。

「醉離渦,打開盒子,讓我看看你的禮物。」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他有預感,他媽不會讓他失望。

離渦也有預感,預感就是不要打開,起碼不能在這裡打開。

可是四個人八雙眼無辜又好奇齊齊看向她,她不著痕迹咽了咽口水,輕咬唇只能開了。

兩秒,真的是兩秒,『砰』禮盒立刻關上。

離渦臉頰從奶白到粉再到紅,漸漸地臉嫩白的細長脖子也粉紅了,整個人活像只熟透的小蝦子,紅通通的,眼睛都不敢抬了,可愛得要命。

騰曳就在她身後怎麼可能看不清呢,俊臉也紅撲撲的,「媽,你。」聲音含羞帶惱。

「噯,兒子你不用謝媽,媽知道你喜歡得不得了,兩害羞的小傢伙平時肯定沒好意思去買。這不,直接給你們送一大盒來了,夠體貼吧?」

配角重生記 舒瀰漫擠眉弄眼,直腸直肚完全不含糊。

離渦更加羞得連嫩白的小腳指都粉紅蜷縮了,實在忍不住羞轉身就藏進騰曳的胸前,抓起他敞開的外套遮住自己,小烏龜似的以為藏了腦袋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騰曳第一次見她可愛成這樣,也顧不得害羞,想抱她可禮盒還在手上。

只能直直站著,身前躲了心愛的她,雙手捧著滿滿一盒那啥套還有白色性感透、視情趣睡裙,微紅的俊臉笑得帥氣,黑眸滿滿寵溺愛意看著身前的她。

旁邊騰見軍三人哈哈大笑看著,笑聲穿透了整屋,一句『你們年輕人今晚好好party慶祝。』終於放兩人離開了。

就在騰曳以為下午也是甜蜜雙人行的時候,離渦手機響了,他臉立刻沉下。

「你不要告訴我今天我生日你還要處理珠寶的事。」聲音極度不愉。

掛了電話后,離渦無奈說道:「確實又出了一點小問題,必須要立刻處理。」

他氣得大吼:「你這半個月都為了這事丟下我多少次了,你請的人到底行不行,換掉算了,什麼事都親自處理要來有什麼用。」

她笑容溫軟,抬手撫平他擰緊的眉心:「不發脾氣了好不好,你今天生日順心一些。我保證就剩最後今天這點小問題了,因為我人不在瑞士,有些事情處理起來比較繁瑣。」

他豎眉控訴:「你還知道我生日,想讓我順心些你就陪著我,你一直呆在我身邊我不只順心,還舒心。」

「我從早上到現在不一直在陪著你?而且我答應你,今晚你的生日party我一定不會缺席,能不能行少爺?」她笑著輕哄。

騰曳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忿忿瞪著她,他還想問她不走能不能行,喊她女王、喊她祖宗都無所謂。

孩子氣的他讓離渦笑出聲,攀著他的手臂踮起腳,輕輕吻了下他的薄唇。

她聲音輕柔:「不生氣了你乖乖上班,我會儘快回來,我們今晚見,騰曳。」說完就拋下他走了,留下瞪著她背影極度不滿的某人。

下午五點,騰曳獨自坐在辦公室里沉臉發怒。

好啦,死女人留下這麼一句一整個下午人影都沒了,現在連電話都不接了,是怎樣,說什麼儘快回來都是哄他的?

她要是今晚連他的生日都不出現,他保證,接下來一個月他就把她困在另外一幢別墅里誰都找不著,兩人呆著,哪都不去、誰都不見、什麼都不做,手機也關機就這麼呆一個月!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恣意狂歡的夜生活拉開帷幕。

正式開啟……

------題外話------

為了這章的某句話,我羞羞臉了~

明天預告:第八十六章十分鐘後下來門口接收禮物

明天是不是又到了該帥氣的環節了?(嘻嘻嘻嘻,捂嘴偷笑) 武裝直升機出動,迎上了大唐帝國的飛虎軍,六腳馬重騎軍出擊,帶著眾多召喚獸大軍洶湧而來。

此刻雙方的戰場都是在荒野上,騎軍野戰可以說能夠將實力都發揮到極致,甚至超強的地步。

「居然敢和我們大唐大軍進行野戰,看來對方很有自信啊。」李寵將軍看著敵軍出動后也是臉色凝重。

先前對付的4大梟雄,全部都是龜縮在了城池內不敢出來,就算一方遭到攻擊,其他3方都會瘋狂的攻擊大唐帝國軍隊的其他3個方向。

梟雄們雖然是趁勢而起,但是他們都知道,失敗了小命都沒了,還想什麼爭霸天下?所以為了保住小命,不得不對大唐帝國拚命的反擊。

我是洪荒第一人 此刻原本的4大梟雄被張碩的張家軍給覆滅,自然是由張碩同大唐入侵者進行對決,而張碩能夠兵分4路同時消滅4大梟雄,同時還迅速布防對抗大唐大軍,怎麼可能會龜縮著。

轟轟轟!!

天空上的戰鬥率先展開,飛虎軍率先遭到攻擊,武裝直升機上的火箭彈瘋狂的朝著飛虎軍進行轟炸,同時機載機槍也在瘋狂的開火著。

飛虎軍的裝備自然也是不差的,至少在防禦力上,不僅僅武裝了重甲,連插翅虎也都裝備上了重甲,雖然速度有些被削弱,持久力有些不足,但是衝殺能力上可是3大帝國中最強的,哪怕是大唐帝國的朱雀騎軍都不敢正面硬捍。

「之前大秦帝國中的飛行部隊是哪一種?」張碩對著張寧問道。

按理說大秦帝國境內應該是有飛行騎軍的,怎麼會沒有看到,張碩也是很意外,畢竟飛行騎軍也不可能就全部留在咸陽城中被T病毒一網打盡了吧?邊境上肯定還留有不少才對。

「大秦的飛行騎軍都是陰陽家負責的,陰陽家沒有墨家那般能夠通過機關術製造朱雀機關,也沒有大唐帝國那般靠著兵家強力收服坐騎,他們用的是陰陽五行之力控制天象攻擊。」張寧回答道。

陰陽家在陰陽五行之力上的運用,就是同道家抗衡都不差,特別是這個世界的陰陽家,在這一方面上明顯比道家更加厲害。

陰陽家方士的術法是諸子百家中極為出眾的,沒有哪一家可以比得上,而道家的優勢在於他們懂得煉丹,這點也是張寧後面才獲得的情報信息。

「控制天象攻擊?」張碩搖了搖頭,看來就是大秦帝國覆滅后,各路梟雄沒能得到陰陽家的支持,導致了面對大唐帝國以及大漢帝國入侵的時候,空軍力量上的薄弱,才讓對方壓著打。

此刻武裝直升機的瘋狂攻擊,可以說是將飛虎給打懵逼了,飛虎軍從未遇見過這般兇猛密集的攻擊,

在3大帝國中的空軍中,大漢帝國的朱雀騎軍是數量龐大,靠著墨家機關術聞名,以量勝之。在大唐帝國的空軍中是以著插翅虎組成的空騎,而插翅虎的數量決定了空騎的數量,這也是大唐帝國對插翅虎極為重視,所以武裝上了重甲。而大秦帝國靠著陰陽家控制天象攻擊,天象之力有強有弱,雷霆、冰雹、寒霜、暴雨等等,就看控制力釋放出效果。

而此刻張碩的大軍替代了大秦帝國的軍隊,武裝直升機替代了陰陽家的空軍之力,打得大唐飛虎軍一個滿頭彩。

李寵將軍看得也都有些懵逼了,瘋狂的遠程打擊,一點也不比大漢帝國的朱雀空騎差,這樣的攻擊下,就算飛虎軍不管人和坐騎都武裝上了重甲都沒有抗住,直接被轟得止住了沖勢。

不過飛虎軍並沒有以此而被轟得覆滅,至少損失並不大,武裝直升機的攻擊雖然犀利,攻擊速度和攻擊範圍都很密集,但攻擊力度卻是小了不少,作為武俠世界中大唐帝國的王牌軍隊,重甲都是大唐帝國工匠打造出來的頂尖裝備,火箭彈都炸不開,甚至還卸掉了不少的衝擊力,也只有被正面轟中的才有被炸傷的情況,而連續被轟中的才有被炸死的情況。

張碩看著武裝直升機一番轟炸后,火箭彈都炸完了都沒有給對方造成多少傷害,也是看出了對方的防禦力有多強了。

「火系法師就位,輔助大隊立即施加輔助效果。」張碩立即下令道。

這時在武裝直升機攻擊下的飛虎軍,已經結成陣勢,靠著防禦力頂著武裝直升機的攻擊推上來了,這樣的陣勢推進,讓武裝直升機在攻擊上已經沒有多大效果了。

張寧訓練下的軍隊,都是極有軍事素養的,當張碩一聲令下馬上就行動了起來,輔助大隊立即施加輔助效果,在蔡文姬的主導下,火系法師們身上都獲得了大量的增幅。

而張碩也在火系法師們的陣法下立即引導出龐大的魔法,一道黑色如墨的墨雲出現在了天空上。

「不好,是陰陽家施法了。」李寵將軍臉色一變,馬上就知道要壞事了。

之前攻入大秦帝國境內后,李寵將軍就沒有遇到陰陽家的攻擊,那些爭霸天下的各路梟雄,都沒有獲得陰陽家的支持,哪怕其中有一兩個陰陽家輔助了某個梟雄,但是一兩個陰陽家是無法引動天象的,沒有一群陰陽家組成陣法共同施力,陰陽家看著那龐大的空騎軍隊也是無能為力的。

而面對武裝直升機的攻擊,大唐飛虎軍首先想到的是防禦,然後推上去,卻不想聚集在一塊的防禦,反倒是成為了危機。

當墨雲出現的一刻,飛虎軍統領馬上就發現了,同李寵將軍一樣被嚇到了,畢竟此刻飛虎軍的陣型,可是要挨打的最好陣型,所以飛虎軍統領一聲令下馬上就將防禦陣勢都散開了。

而飛虎軍也不是簡單的散開,在散開陣型后馬上就在飛虎軍統領的號令下不要命的沖向了武裝直升機的陣型。

張碩此刻也準備好了,天焰葬禮轟落下來,因為要避開地面大軍的混戰,免得把自己的六腳馬重騎軍也轟了,所以控制了一會,這才對著飛虎軍轟落了下來。 『今迷』晚晚爆場,今晚更甚。

騰曳的生日party圈內的人擠破頭都要來,這不,室內室外停車場都亮紅燈擠爆了。

貴得嚇死人甚至叫不出名字的豪車上下來一個又一個俊男美女,眾星雲集一般打扮得那叫一個閃瞎眼,人人手上捧著或大或小的昂貴精緻禮物。路人紛紛站在外圍舉著手機,以為是什麼大人物舉辦啥。

十二樓酒吧,一身深藍色休閑西裝的騰曳被人擁簇在酒吧場內中間,一個接一個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湧上來送禮祝賀,只求混個臉熟。

而中心位置的騰曳眉間隱隱不耐,利眸不時在場上掃一圈像是在找誰。

今晚的他格外帥氣,休閑的深藍色襯衫讓他多了分散漫慵懶的貴公子氣,胸前襯衫扣子被他煩躁扯開了幾顆,結實有力的胸膛若隱若現極具誘惑力。

那完美得如精心畫出來的五官,薄唇緊緊抿起再加上或挑或皺的叛逆濃眉,在酒吧這樣曖昧的昏暗地方、魅惑的各色燈光照射下,整個一桀驁不馴又個性十足的反叛少爺。

景加躍一眾的公子哥們好笑地看著脾氣上漲的某少爺,想也知道這暴躁脾氣是因為離渦不在,今晚人一到臉都是黑的。

他們這一輩的生日不喜歡搞什麼宴會了,向來都是類似這樣找個場子或酒吧一個圈的人聚一聚慶賀就得了。

「咦,阿曳,怎麼不見嫂子呢,今天你破蛋啊。」薛未宇左右看了看笑問,趁著人群散開一眾感情不錯的公子哥圍了上來。

騰曳陰惻惻地瞪了過去,心情更陰鬱了。

一眾人大笑,錢東一摟著個女人邪笑:「我他媽都覺得你欠揍了。」哪壺不開提哪壺,懷裡的女人捂嘴嬌笑。

「就算嫂子在,阿曳都覺得我們礙眼,這種甜甜蜜蜜的小節日愣是把人拉出來,你們真無恥。」景加躍大笑道。

「就是,今時不同往日了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兄弟都得靠邊站。你礙人眼了還惹人煩,有損德行。」

「咱說話直白些,應該說不是假缺德。」

「再直白些。」

一眾公子哥不約而同:「你他媽真缺德。」然後一陣鬨笑。

騰曳煩躁地把某人不接電話、沒有任何來電或微信的手機塞回去,手順勢插在褲兜里,推開被誰搭在肩上的手臂。

沒好氣開口:「滾,一群單身狗牌的電燈泡,該死。」

就在公子哥們一臉黑線要反駁的時候一道女人的聲音響起。

「騰少,生日快樂。」

眾人轉身一看,見來人不由挑眉。

幾個女人拿著禮物羞答答站著,開口的正是盧貝姍,冰山美人的她被幾人圍在中間,剛好騰曳也是被公子哥們圍在中間,遠遠看去有種被湊對的既視感。

盧貝姍敏感地也察覺到,面上冷傲可心裡既羞又欣喜,終於到她了、終於能和佔據她心裡多年的他有了這樣的一刻。

她暗暗深呼吸抬頭看他,異於別人的冷聲道:「生日快樂,這個,希望你喜歡。」緊了緊手裡她細心挑了整整一星期的領帶,才遞了出去。

公子哥們眉越挑越高,圈內都知道這個盧家小姐的小心思,或許就純情還煩女人的騰曳一個不知道。

其他幾個女人鼓起勇氣也說了句生日快樂把禮物遞出。

周圍的人喝著酒心思卻都放在這邊,想看看怎麼發展,今天不見騰少爺的寶貝女友出現,這會兒又冒出個貌似被湊對的愛慕他多年的盧家小姐。

嗬!預備換人了,還是咋地?

景加躍、錢東一、薛未宇三人看了下周圍假裝不經意掃向這邊的目光,翻個白眼搖搖頭。

這些人的眼神差成什麼樣了,老是搞不清狀況,除了離渦其他女人下輩子都不可能,咳,就是諸袋袋也比她們有機會多了。

人人都在等劇情發展,幾個女人也有點難堪。可當事人偏偏心不在焉,臉色還越來越陰沉。

騰曳眉擰得死死的,再次把沒有「迴音」的手機塞回褲兜,一抬頭,好幾個女人對他舉著禮物盒,頓時更糟心了。

煩悶開口:「我不收女人禮物不知道?收回去吧送給你們自己男朋友,或者送給他們誰都行,自己看著辦。」指了指自己身邊的公子哥們。

然後又煩亂擺擺手:「自個兒玩去吧。」女人看著特礙眼,當然,某個姓醉的女人永遠例外。

所有人:「……」

果然,還是那個騰少爺,對上騰曳,男人比女人還要吃香!

旁邊山一樣的禮物,呃,男人們的禮物,還好好地堆著,起碼是收下了。然而到了女人這裡,就是送給自己男朋友或者送給這裡誰都行?這可憐得…

幾個女人還好,因為騰曳本來就厭煩女人,知道這並不是針對她們,而是對所有女人都這樣。

所以她們連忙垂下頭,禮物是絕不可能收回這麼不好看的,只好硬著頭皮把手上的禮物胡亂塞給其中一個就急急忙忙走到一邊,不希望再被看戲似的目光盯著。

還在原地的盧貝姍就難堪了,誰都知道她的心思,可是騰曳竟然說出禮物收回去送給她男朋友?剛剛的欣喜成了一種嘲笑,往她臉上狠狠打臉。

她垂下的眼裡閃爍著陰冷,這一切都是那個賤女人的錯。

要不是她騰曳現在還是那個女人不能近身的他,誰都是同樣的機會,只要她異於以往,放下臉面主動一些,多在騰夫人面前表現一些,那終有一天騰曳就是她的。然而現在…

她死死咬著紅唇,深深記住現在她受的一切難堪,這些都該算在那個賤女人頭上,都是她、都是她!

幾個被塞了禮物的公子哥樂呵呵的。

「可以啊,阿曳生日我也有禮物收,這等好事,下次還叫我。」

「我就不客氣笑納了,下次也叫我。」

……又是一陣打趣。

就在騰曳臉色逐漸陰霾,忍不住要發怒的時候,一道弔兒郎當的聲音終於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