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一會兒后,火焰和雷電終於慢慢的消失了,但是在那第三個圓盤之上,只剩下一捧焦炭!

眾人的臉色再次變得難看起來。 大家還是將眼前的形勢想得太簡單了,以為只是單純的扔骰子就能夠通過這個深淵。

但是玄陰館那位長老的遭遇,很顯然告訴大家,並不是這麼回事。

這些圓盤之中,似乎也會隨機出現危險,甚至可能是死局!方才出現的雷殺火獄,就算是生死境的強者也沒有把握抵擋。

接下來那道光束繼續轉動著,爾後又有數人投擲骰子,向著深淵的不斷邁出了步伐,不過那些人倒是沒有遭遇雷殺火獄,有人投擲出了一點,有人投擲出了五點……

緊接著,那道光束指向了寧雨蝶。

寧雨蝶輕輕拍出一掌,骰子不斷地翻滾之下,最終顯示出「四點」。

在寧雨蝶的面前有四個圓盤,前三個圓盤都是透明的,而第四個圓盤則是一片翠綠色。

總裁大人,小女不敢忽悠你 看到翠綠色的圓盤,寧雨蝶猶豫了一下,方才玄陰館的那位長老就是踩在火紅色的圓盤上,觸發了雷殺火獄,現在這墨綠色的圓盤上卻不知會觸發什麼東西!

猶豫歸猶豫,寧雨蝶還是邁出了腳步,現在她已沒有回頭路可以走。

就在寧雨蝶剛剛踏上那翠綠色的圓盤之際,眾人忽然又聽到一個聲音。

「萬壽之光,獎勵壽元五百年……」

隨即就從那圓盤之中射出一道綠色的光芒,那光芒頓時就將寧雨蝶給籠罩起來。

「獎勵……」羅征臉上流露出愕然之色。

眾人也是面面相覷,回過神來之後,大家的目光中都流露出羨慕之色。

誰都沒想到,這圓盤之中不僅有雷火殺獄這樣的懲罰,而且還有如此豐厚的獎勵!

五百年壽元!

在天北域中,倒是有不少增加壽元的東西,例如延壽丹,長壽命丹等等,但是這些丹藥珍貴無比不說,效果還十分有限。

例如延壽丹只能延長人的壽命三年左右,而且每位武者只能服一顆,服用第二顆就失去了效果。而長壽命丹雖然能夠延長二十年壽命,可是長壽命丹之中卻蘊藏一種特殊的丹毒,這種丹毒浸入武者身體之中后終身都難以剝離出來,而這丹毒的副作用,就是武者一輩子實力無法寸進一步!

所以只有一些壽元將盡的武者,才會在最後一刻服用長壽命丹,說直白一點就是苟延殘喘!

但是寧雨蝶踏出一步,竟然就有五百年壽元……她本是虛劫境武者,原本就有一千多年的壽元,日後活過兩千年恐怕不是什麼難題了。

這讓大家如何不羨慕?

「雲殿的殿主,運氣似乎太好了!」

「雲殿的氣運一直不錯,出了一個妖孽的羅征,那個寧雨蝶的氣運似乎也不比羅征差,倘若雲殿無意稱霸中域建立神國,日後很有可能晉陞聖地!」

「他們現在不是才四品宗門嗎?」

「四品?嘿嘿,雲殿一直就是四品頂尖宗門,其實寧雨蝶回歸虛劫境后就算是准五品宗門了,現在他們還有一個可以誅殺生死境強者的護宗大陣,不說他們真正的實力,哪個宗門能夠將雲殿拿下?所以雲殿應該就是五品宗門!」

諸多宗門的武者議論紛紛。

等到那綠色的光芒消失之後,寧雨蝶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喜色。

「恭喜雲殿殿主,獲得如此大的機緣,」天下商盟那位千古巨頭淡淡的笑道。

寧雨蝶朝著他笑了笑,輕聲說道:「謝謝,」不過她第一時間卻是望向羅征。

走出平台之後,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咫尺,她原本想聽聽羅征稱讚她的運氣不錯,誰知道羅征忽然湊過來問道:「五百年壽元,小蝶,我真想知道你現在到底多少歲。」

寧雨蝶狠狠的剜了羅征一眼,滿臉已是氣鼓鼓的模樣。

看到這圓盤之中,不僅有危機,還有如此獎勵,眾多武者的積極性也就來了。

對於武者來說,這些危險固然是存在的,不過從踏上武道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明白這世界是很公平的,危險往往伴隨著機遇,至於你能不能得到機遇,不僅要看你的運氣,還要看你的實力和毅力!

雷殺火獄固然可怕,可是這機遇卻更加誘人!

寧雨蝶扔完骰子之後,光束最終指在了崔邪身上,崔邪伸出一根手指,淡淡的朝著那顆骰子彈過去,那顆骰子給出了「五點」,崔邪的前方出現了五個圓盤,而在第五個圓盤之上,卻是一片漆黑。

看到那一片漆黑之色,崔邪的心中就升騰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看到這一幕,羅征也是微微一跳,黑色原本就預示著負面的東西,這個圓盤很有可能是一個可怕的懲罰,若是將崔邪殺死在其中,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這是一個機會!」羅征的心臟開始跳動起來。

雖然他並不清楚羅嫣現在的下落,也不知道崔邪到底將羅嫣藏在哪裡,但只要崔邪一死,憑藉雲殿的影響力,中域之中沒有人敢將羅嫣扣住不放,而虛靈宗和天下商盟也不可能干預……

崔邪的臉色陰沉,隨即冷哼了一聲,走出了五步,踏上了那塊黑色的圓盤。

「黑極幻境……」

那個聲音剛剛想起來,一團黑光就將崔邪籠罩在裡面,眾人就看到一道道黑霧形成各種虛影,在那團黑光的表面不斷地涌動著。

「這個幻境,好厲害!那些虛影竟然是各種神獸的虛影!」

「崔邪頂得住嗎?我看有點懸!」

「死了才好,崔邪不死,日後必將是整個中域武者的惡魔。」

崔邪行事亦正亦邪,所以巨大部分武者對崔邪都十分忌憚,只是崔邪的實力太強,中域里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大家也只能暫且忍著,不過從內心來說,希望崔邪死的人不少。

例如羅征,例如敖翔,例如虛靈宗的人。

「哈!」

在那黑光之中,驟然傳來崔邪的一道咆哮之聲,一股莫大的威勢從黑光之中傳遞出來。

那威勢之強,即使穿透了黑光之中,散播在眾多武者身上,還是能夠感受到排山倒海一半的壓力,這就是崔邪的實力!

「沒想到天北域裡面,還能誕生這種強者,」來自於神國的實力之中,那位俊秀男子淡淡的說道。

黑衣女子則面無表情,「依舊是螞蟻。」

隨著崔邪的一道咆哮,黑光上各種神獸的虛影竟然開始不斷地減少,而在黑光之中也傳來幾道劇烈的動靜,彷彿崔邪正在與某些極厲害的東西鏖戰一般!

漸漸地黑光上的神獸虛影一個一個的消失,那黑光也逐漸的散開了,而崔邪穩穩噹噹的站在圓盤之上,冷冷的哼了一聲,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崔邪撐過去了!」

「太強了,這黑極幻境應該是某種極為厲害的幻殺陣,可就這樣被崔邪硬生生的破了。」

「不愧是東域第一人……」

眾人訝異於崔邪的實力,但只有崔邪清楚,他剛剛遭遇了什麼樣的危機!在這黑極幻境之中,不斷地出現各種神獸,這些神獸雖然沒有真正神獸的實力,但現在崔邪的實力被壓制住,他雖是生死境的修為,但實際上只有虛劫境後期的實力。

將那些神獸一隻只的滅殺,耗費了崔邪不少功法,最終幾乎是手段全出,才勉強通過了黑極幻境!

等到崔邪通過了黑極幻境之後,接下來光束繼續轉動,又指在了來自於神國的那位黑衣女子身上。

那黑衣女子不知修鍊何種秘法,只是淡淡的望了一眼深淵中間的那個骰子,骰子彷彿受到黑衣女子目光的攻擊,開始跳動旋轉起來。

很快,骰子給出了「六點」。

黑衣女子看著六點,淡然邁開步伐,黑衣女子眼前有六個圓盤,最後一個圓盤卻散發著黃色光暈。

當黑衣女子踩在第六個圓盤上的時候,眾人的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聲音,「再投一次……」

黑衣女子淡淡一笑,眾人卻是愣住了,怎麼還有這個待遇?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不測之淵,見底。

站在那裡,蕭寒顯得疲憊的臉龐上也是浮現一抹欣喜之色,他瑟瑟發抖,此刻即便有著六大神冰護體,他都感覺到了刺骨的森寒,這還好是他身懷神冰,加之所修鍊的功法強大,不然早就凍死在這不測之淵了。

不測之淵,深不測。

命,同樣不測。

蕭寒收起聖劍,又取出幾顆夜明珠放在地面上,璀璨光華散發,將深淵之底照亮。

許久不曾有人踏入的深淵之底,被光明籠罩。

這裡的景象隨之浮現,蕭寒的眼中也是有著疑惑之色浮現。

深淵之底,映入眼帘的,並非什麼聖物珍寶。

這裡,只有一棵樹。

一棵枯樹,十來丈高,枯枝粗干,毫無生機。

眼前景象,讓得蕭寒很疑惑,這深淵之底,寒氣何等可怕,然而,這裡居然生長著一棵樹。

蕭寒心中疑惑,但他也發現了,這枯樹很詭異。

枯樹之上,居然散發一股極端恐怖的寒氣,這不測之淵中的寒氣,似乎全部都是從這棵枯樹中散發出來。

這棵枯樹,是寒氣源泉。

覺察到這一點,蕭寒更為疑惑,莫非隱藏在不測之淵的聖冰,是這棵枯樹?

嘩啦啦……

然而,就在蕭寒二人好奇打量這棵枯樹之時,這棵枯樹,動了。

隨即更是在蕭寒那驚訝地目光之下,枯樹的無數乾枯樹枝,以肉眼可見地速度迅速變長,而且,那變長的無數乾枯樹枝在往蕭寒這裡伸展而來。

蕭寒大驚,自然不會天真以為這枯樹是在迎接他,無數枯枝迅速延伸,猶如一隻只乾枯手臂一般,手臂交織,勾勒出一張密不透風的巨網鋪向蕭寒。

蕭寒手掌一招,沒有用幽冥聖劍,他直接動用天帝劍。

天帝劍在手,蕭寒也是有了幾分安全感,腳步踏出,直接一劍揮出,一道絢麗的弧形劍芒當即暴射向那枯枝交織的巨網。

唰!

一劍出,劍芒飛射,無數劍影隨行,散發著鋒利無比的至強劍意,劍意吞吐著可怕的火焰規則,那是業火,蕭寒領悟規則之劍,可以賦予劍意不同屬性,他身懷業火神冰,對於業火極為熟悉,領悟業火規則之劍並非難事。

劍影漫天,攜帶著可怕的業火,瞬間,無數劍影衝擊在那枯樹巨網之上,然而,意料之中的火克木場景,並沒有發生。

業火劍影衝擊枯木巨網,然而那看似可怕的業火碰到枯木之後,居然就像老鼠見了貓一般,業火自動熄滅,竟並未對那枯木巨網造成絲毫威脅,那枯木之上,彷彿蘊藏著無比可怕的寒氣。

神君有個小師妹 「這?」見狀,蕭寒也是驚訝萬分,他以天帝劍發出的規則之劍該是何等強大,然而竟然撼不動枯木巨網絲毫。

還不待蕭寒驚訝,那枯木巨網已經鋪天蓋地而來,速度極快,封鎖了蕭寒的出路,最後巨網收縮,將蕭寒的身體緊緊網住,蕭寒只露出一顆腦袋在外面。

「小柔,這枯木是聖冰?」蕭寒一邊跟系統交流,一邊用力掙扎著,這般被困著,感覺可不怎麼好,而且這枯枝中正在不斷釋放著恐怖的寒意。

「是,大千世界聖冰之一,枯寂聖冰,若想讓其認主,那就讓其枯木逢春。」系統這般回應,還給出了收服這枯寂聖冰的提示。

「枯木逢春?」蕭寒一怔,不過隨即他不在糾結於此,此刻先脫困才是最要緊的,被這枯木束縛著,很不好受。

蕭寒心念一動,體內六大神冰之力發揮到了極致,試圖掙脫著枯木束縛。

「不要掙扎,越掙扎越緊,你死得也越快。」

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並不是系統,而是另有其人。

蕭寒也是一驚,循聲看去,只見那枯木一側,有一座冰雕,裡面冰封一人,那是一位衣衫襤褸的老者,被厚厚冰層冰封,居然未曾死去。

蕭寒驚訝不已,不過卻是照著老者的話去做,他放棄掙扎,氣息收斂,歸於平靜。

果不其然,片刻后,枯枝自動撤去,蕭寒擺脫束縛。

「多謝前輩。」蕭寒對著那位冰雕中衣衫襤褸的老者道謝。

「你是蜀山弟子?」老者睜開目光,眼神鋒利無比,猶如利劍一般,似是能穿透人心。

「是。」蕭寒沒有隱瞞,這老者實力非常恐怖。

「蜀山弟子闖入蜀山禁地,小子,你膽子挺大。」老者盯著蕭寒,接著道:「你是為這枯寂聖冰而來?」

蕭寒點頭,心中在暗暗猜測這老者的身份,不會是蜀山的一位大人物吧?

「能進入深淵之底,這也是你小子的造化,至於能否收服這枯寂聖冰,那就看你的本事了,若讓枯木逢春,聖冰自會認主。」老者說道。

聞言,蕭寒一怔,這老者居然還提示他如何收服聖冰?蕭寒愈發疑惑這老者的身份,這老傢伙到底什麼人?不會沒安什麼好心吧?

「前輩,你是什麼人?為何會在這深淵之下?」蕭寒疑惑問道。

「老夫李玄風,可曾聽說過?」老者說道,語氣中隱隱有一絲自傲,當年李玄風三字,蜀地無人不知。

說完,老者一臉自傲,李玄風三字一出,這個小輩還不佩服地五體投地,這小子待會兒八成會崇拜地不行。

「沒聽說過。」蕭寒很誠實地搖頭。

李玄風:「……」

聞言,李玄風的老臉頓時一僵,這小子凈說大實話。

「小柔,這李玄風誰啊?」蕭寒向系統問道。

「李玄風,曾經蜀地上的一代著名劍修,從小天賦異稟,少年成名,劍道無雙,同輩無人能敵,後來意氣風發的李玄風上蜀山,挑戰蜀山掌門鄧劍子,結果戰敗,被鄧劍子囚禁於不測之淵看守枯寂聖冰,已經百年。」系統簡要介紹道。

「原來是位劍道大師啊。」蕭寒目光閃爍,敗於蜀山掌門,被囚不測之淵,負責看守枯寂聖冰。

「這麼說來,這不測之淵之所以被蜀山劃為禁地,實則是為了守護枯寂聖冰?」蕭寒又問道。

「是,上一代枯寂聖冰之主於創建蜀山神劍宗的那位劍神有恩,為報恩情,那位劍神將不測之淵劃為蜀山禁地。」系統沒有隱瞞,蕭寒已經到了不測之淵,這已經並非什麼秘密。

「原來如此。」蕭寒點頭,蜀山禁地,實則為了守護聖冰。

總裁戀上野蠻小妞 蕭寒看向那氣得有些吹鬍子瞪眼的李玄風,笑了笑,隨即說道:「原來是李老前輩,小子我剛才腦袋有些不太清醒,現在想起來了,當年您縱橫蜀地,同輩無人能敵,乃是一代劍道大師,小子我可是聽著你的故事長大的。」

聽得蕭寒的一番吹捧,李玄風的臉色這才好看了一點,臉龐上又恢復了自傲之色,不過自傲之中又帶著幾分落寞,道:「可惜,當年年少輕狂,提劍上蜀山,結果在鄧劍子手中敗得一塌糊塗,落得如此下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