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吧,林嶽兄弟,保重,後會有期,下次再見。”曹聰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跳下了天嘯劍,直接朝着十八金羅漢走去,不知道怎麼回事,曹聰論便是消失在十八金羅漢之中。

林嶽看得目瞪口呆,而柳仙兒,亦是如此,她何時看見過傳說中的十八金羅漢,而且,他們居然只是爲了捕捉一個人而來的,這陣勢,實在是太厲害了。

在曹聰論消失在十八金羅漢之中的時候,十八金羅漢,同時也是漸漸消失,身體漸漸變成透明,直至金光完全消失……

“我靠,這太玄乎了,此地果然不宜久留,我還是快點跑吧。”林嶽心裏一陣心悸,十八金羅漢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讓他爲之一嚇,這種陣勢,他也是沒有看見過。

正如曹聰論所說,如果他們真的發起抵抗的話,恐怕,就會葬身於此,這不是隨便瞎說的,而是林嶽從心底感悟到的。他也慶幸自己沒有衝動的動手。

“天嘯劍,走起!”林嶽漸漸將一股天元從腳底輸入天嘯劍之中,然後,在柳仙兒依然的驚愕之中,飛了起來,嗖的一下, 便是拖着一道潔白的殘影,離開了……

“東西,帶回來了麼?”

遙遠的某處,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屹立在高山之巔,緊閉的大門之中,一聲柔和慈祥的聲音漸漸響起。

“是的,恩師,東西我已經爲您找回來了。”只見大門緩緩打開,一個光着膀子的大光頭從門前的一道金光之中走了出來,手裏拿着一根金光閃閃的棒子,恭敬地說道。

如果林嶽在這裏的話,那麼,林嶽肯定會認出來,這個拿着棒子的大光頭,就是剛剛與他分別不久的曹聰論,而這座金碧輝煌的宮殿的大門正中間,大雷音寺四個字,屹立在上面,落筆之人,筆力渾雄有勁,稍有龍飛鳳舞之勢。

而曹聰論,則是緩步走進這座大雷音寺之中。

而大雷音寺的所在地,便是傳說中的西方淨土!

……

(抱歉,今天就只能一更了,這週一周以及下週一週都是一樣,一天一更,最近要期中考了,所以,要抽出一點時間複習,望理解。) 西方淨土。

這片乃是神祕的土地,可以說,這裏,沒有凡世間的煩瑣事情,無爭執、無搶殺、無奸.淫的地方,塵世間,沒有一個人能夠可以清楚地說出它的所在地,所有人都只是知道,這片淨土,乃是在西方,所以被稱爲西方淨土,淨土淨土,洗淨一切污濁,這裏的一切,都是乾淨的。

西方淨土的主人,乃是一羣自稱爲佛的人們,他們擁有許多分支分佈在大陸之上,可以說,大陸之上,有的是他們的信徒,而這些信徒,僅僅有少數,能夠尋得這片淨土,並且生活在此處,其餘的,都可以說是留在塵世間,彌留而死。

這片方位不定的土地,其底蘊是常人所不能低估的,更有甚者,傳說道,西方淨土者,均陽神期,更有甚,以破涅槃。

而曹聰論,此刻卻是緩步走進了這神祕的土地之中,嘴角那若有若無的微笑,沐浴在金光之中,一股聖潔的神色透體而出。

這個時候的曹聰論,卻和那個大大咧咧的曹聰論,完完全全是兩個人,簡直不能夠將兩個人放在一起,除了外表一樣之外,便再也沒有什麼能夠證明他是曹聰論的東西了。

“恩師,遺失在大陸上的金剛杵殘片,我已經盡數找回來,而這根棒子,是我意外所獲,除了和我產生過共鳴之外,我便是感受不到它有什麼神奇的地方了。”

曹聰論雙膝跪地,朝着大堂內的百佛千菩薩恭敬地拜了一下,將手中的鐵棒雙手奉上。

坐在大堂最中間的一個慈祥模樣的僧人輕輕一動他那大約兩米大的手掌,那鐵棒便是漸漸飛入他的手中。

這名僧人,不可不謂是巨人,已經足足十多米的體積,若不是盤膝坐着,恐怕,身高便有二十多米了。

鐵棒一進入他的手中,他的臉上,就微不可查地變化了一下,可是這細微的變化,卻是沒有人看到。

他微微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鐵棒的重量,他臉上的慈祥笑容,卻是漸漸減少,不過,其他人卻沒有一點察覺。

“這鐵棒既然是你所獲得,爲師也沒有什麼好收的,就送給你當做武器吧。”那僧人將鐵棒送回曹聰論的手中,嘴上笑眯眯地說道。

“謝恩師,這根鐵棒,也是弟子我最稱手的武器。”曹聰論看見棒子居然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便是激動地說道。

“你此去也是去了頗久,也是旅途勞累了,回去沐浴仙露,好好休息一下吧,然後,繼續專研佛法,你要記住,你是我們佛門的希望,你,最有可能成爲真佛。”僧人說道,然後,他便是消失在了大堂之中。

曹聰論聽了這一番話,他便是緩緩站起身來,輕車熟路地往自己的住所而去,臉上一臉虔誠,顯然,這纔是他的本性。

“阿彌陀佛,不知道林兄弟他怎麼樣了。”曹聰論看着天上散發着萬丈光芒的太陽,雙手合掌,唸了一句佛號後,說道。

……

“哎喲!摔死本姑娘了,禽獸、畜生、變態、色狼!你想摔死本姑娘啊!”只見一道青綠色的倩影突然從天上摔下來,她躺在草地上,一臉吃痛的樣子。

“嘿嘿,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不過,我是特意的。”林嶽嘿嘿的從天嘯劍中探出頭,看向下面被捆着五花大綁的柳仙兒,也不怕她跑了。

“你!”柳仙兒看着林嶽這個笑眯眯的模樣,恨得牙直癢癢。她恨不得馬上將林嶽身上的肉吃進肚子裏,喝光林嶽身上的血,可惜,她現在乃是人質,什麼也做不了。

“你什麼你,你就算你我他也好,也得給小爺乖乖聽話,可能小爺有一天一高興,就將你放了呢。”林嶽從天嘯劍上跳下來,站在柳仙兒面前,嘿嘿笑道。

“真的嗎?”柳仙兒一聽說林嶽要放了她,兩眼便放光。

“當然是真的。”林嶽點了點頭。

“太好了,林嶽哥哥,你就是一個大好人,不如這樣吧,你現在就放了本姑娘,本姑娘就對你之前的事情一往不究。”柳仙兒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說道,林嶽第一次感覺,柳仙兒的嘴巴是這麼的甜。

“喲呵?小姑娘,嘴巴變甜了?不過,變甜也沒有用,我現在不想放你呢,而且,我放你的時候,必須確定我的安全。”林嶽說道。

林嶽這一句話,便是讓柳仙兒那一臉希冀的樣子,徹底破碎。

“你這禽獸、畜生、變態、色狼!你給我去死吧!”柳仙兒大罵一聲,口水飛濺,林嶽臉上,也是遭了殃。

“小姑娘,不要這麼粗魯嘛!”林嶽擦了臉上的口水,說道,他心裏只是微微地有一點生氣而已。

“粗魯!粗魯又怎麼了?對你這種人,不粗魯,怎麼可以!”柳仙兒不滿地說道。

“我是一個文明的人,所以,對於你這粗魯的行爲,是非常唾棄的,所以,爲了懲罰你,所以,小爺我爲你準備了一個好東西……”林嶽嘿嘿笑道,然後,就俯下身來,將綁住柳仙兒的繩子給握在手裏,然後,縱身跳上了天嘯劍中。

“飛吧!天嘯劍!”林嶽大喊一聲,天嘯劍便是快速地飛了起來。

而柳仙兒,也是隨着天嘯劍的飛起來,而飛起來,不過,這次,她倒是沒有再坐在天嘯劍上了,而是被吊在之中。

林嶽這個人,十分可惡,而且,只要一可惡,他就可以可惡到極致,他直接駕馭着天嘯劍,在原地飛來飛去轉着圈,而且,轉速非常地快,他坐在天嘯劍上,一點暈眩都沒有,可是,他手中抓着的繩子綁着的人,可沒有坐在天嘯劍上,她的身體不停地旋轉着,每伴隨一次旋轉,她都會越來越暈。

“禽獸!畜生!變態!色狼!你給本姑娘記住,本姑娘不弄死你,本姑娘就不是女的!”柳仙兒惡毒的罵道。

“我草,你本來就不是女的,好不好?”林嶽微微笑道,探出來的頭,那不懷好意的笑容,簡直讓柳仙兒恨得牙齒直癢癢,可是,她又無可奈何……

林嶽雖然有點生氣,但是,他通常對於女性,都是非常寬容的,就在柳仙兒已經暈得差不多的時候,他便是停下來了。

天嘯劍漸漸降落到地上,柳仙兒直接暈乎乎的躺在了地上,嘴裏還暈乎乎的罵着。

“林嶽!你這個不是人的東西,老孃一定要把你……”

最後的幾個字,柳仙兒說得不是很大聲,所以,林嶽根本沒有聽清楚,不過,林嶽卻是覺得自己的下胯冷颼颼的,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我草,這小姑娘不會暈了也在想割了我的兄弟吧……

林嶽不敢相信地想道。

事實也是如此,林嶽也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想太多,反正現在這小丫頭在他的手上,她想要做什麼,林嶽也是不會讓她得逞的。

所以,林嶽乾脆直接從河邊接了一杯河水,潑在了柳仙兒的臉上,柳仙兒馬上便是醒過來了。

“混蛋!禽獸!畜生!變態!色狼!你真的找死嗎?別以爲本姑娘被你捉住了,但是,本姑娘還是能夠把你打倒的,只要你惹到了本姑娘,本姑娘一定會饒不了你的!”柳仙兒不滿地嚷嚷道。

林嶽也沒有理柳仙兒在那裏嚷嚷,柳仙兒現在,也就力氣特別的足,隨便她罵,林嶽也就當是一隻八哥在那裏唧唧喳喳,他直接在河中輕鬆地捉住了兩條鯉魚,然後,直接生火,烘烤起來,他又開始做烤魚了……

“混蛋!我也要吃!”柳仙兒早已飢腸轆轆,而林嶽卻好死不死地在她面前烘烤起來,那就連炎火都忍不住的香氣,她又怎麼可能抵擋呢。

“抱歉,沒有。”林嶽優雅一笑,然後將手中的兩條魚之中的一條,遞給炎火,然後,一人一獸在這裏吃了起來。

“你……”柳仙兒現在很想要大罵林嶽一頓,可惜,她發現她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去開罵了,臉色因爲太過飢餓了,所以,顯得蒼白、憔悴。

這時,撲鼻的香氣傳入她的腦海,清新的香氣,讓她意識一片清醒。

“自己吃,我可沒有義務爲你。”只見林嶽將一條烤魚放在柳仙兒的嘴中,然後,自顧自的和炎火小酢一杯,絲毫不顧柳仙兒這邊的抗議。

“你倒是給本姑娘鬆開啊!”柳仙兒心中掙扎道,林嶽根本理都不理她,她也只好靠自己的嘴,慢慢地將一條烤魚給吃完,當她吃完的時候,臉上已經滿是魚油了,顯得特別狼狽。

就在這時,大地突然震動起來,林嶽扔掉手中的烤魚,朝着四周戒備起來,他知道,恐怕,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嗷吼!”

一聲魔獸巨吼,從遙遠處的山脈之中響起,這聲音直上雲霄,震得整座山脈都顫動起來。

這座雲霧繚繞的山脈,此刻,卻顯得如此地不結實,搖搖欲墜,山腳下,人們都紛紛逃命,他們都是聽到這聲巨吼,害怕得四處奔逃。 林嶽遙遙的望去,看着遠方若隱若現的山脈之中,一個漆黑的身影,正在這一系山脈之中,橫衝直撞,這一系山脈中的山,也已經搖搖欲墜,甚至,有的已經被它撞倒了一大半截。

“嗷吼!”

那體型巨大的魔獸不知怎的,不能夠撞倒大山,只能在大山之中徘徊,雖然在外界,這震動非常的大,但是,這些山脈都似乎堅不可摧似的,根本不能傷及根本。

“有好戲去看了,小姑娘,小爺我就不陪你玩了,你自己自生自滅吧。”林嶽手起劍落,就將柳仙兒身上綁着的繩子給砍成兩半,柳仙兒頓時獲得了自由。

而林嶽,則是再次站在了天嘯劍之上,準備離去。

“喂!禽獸,是你把我帶到這裏的,你要將我帶回去,不能將我丟在這裏,本姑娘也要跟你去。”柳仙兒站起來,舒活舒活筋骨,促進血液循環之後,便是對着林嶽喊道。

“哦?你真的想去嗎?那裏可是危險重重。”林嶽驚訝地說道,這小丫頭,不放她之前,就一直嚷着要自己放了她,而現在,真的放了她了,她卻賴上自己了,這頓時讓林嶽頗感無奈。

“當然!反正死了,還有你來給本姑娘墊背,不怕!”柳仙兒笑盈盈地說道。

“好吧,不過你掛在那裏了,我可不負責。”林嶽難得的沒有拒絕,而是將天嘯劍飛行的高度降到最低,然後,拉柳仙兒上來,然後,便是朝着那邊引發震動非常大的山脈……

那頭巨型魔獸,毅力顯然非凡,它已經連續撞擊了兩天兩夜,都沒有衝出去,這讓它也是非常地疲憊,不過,爲了離開,它只有不斷地撞擊。

“頭生三角,身下五足,無尾,形似麒麟,莫非,它就是那傳說中封印着的天麟?”炎火站在林嶽的肩上,而林嶽,則是躲藏在一座大山的山頂之中,他悄悄地探出頭,看着正在下面氣喘吁吁的站立着的巨型魔獸,也就是炎火口中的天麟。

“天麟?我怎麼沒聽說過。”林嶽疑惑的說道。

“你當然沒有聽說過啦。”炎火耐心的講解道。

“天麟,那是一種生活在荒古時期之前和五大神獸並列的存在,可是,它並不能夠和五大神獸麒麟、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其中任何一個所抗衡,不過,五大神獸也一樣不能奈何得它,所以,它就成爲了和五大神獸並列的存在,但是,因爲它作惡多端,並不能進入神獸一列,它就開闢了另一個種類,也就是魔獸,可以這麼說,它就是現在天下所有魔獸之祖,它因爲作惡多端,所以,被五大神獸聯合封印在一列神祕的山脈之中,令我想不到的是,這列山脈,居然就是封印天麟的山脈。”

“這麼說,它是你的祖先了?”林嶽說道。

“不,我其實不屬於魔獸,而是屬於介於魔獸與神獸之間的一種叫做天獸的種類,天獸這種類,要追溯來源的話,恐怕,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現在暫且不說先,有時間,我再告訴你。”炎火看了看正在一旁興奮地看着熱鬧的柳仙兒,壓低聲音,湊在林嶽耳朵旁說道。

“天獸……”林嶽口中喃喃道,這又是一個他前所未聞的詞語。

“嗷吼!”下面休息的天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擡頭對着天空大吼一聲,林嶽大喊不妙,他趕緊拉着柳仙兒躲藏起來,如果炎火說的不錯的話,這頭天麟,活的歲數比它還要長,而且,生活在荒古時期的天麟,可以肯定,是非常強大的。

荒古時期,是繼盤古大神開闢了混沌天地之後,產生的時代,那個時候的盤古大神,並未死去,而是生活在了那個時期,所以說,天麟,是與盤古大神生活在同一個時期的魔獸,其修爲,不容小覷。

天麟陸續對着天空大吼三聲,聲音的洪亮,差點就要將這片天給吼塌一樣。

“嘿嘿,天麟,傳說中的魔獸始祖,被封印起來,經過上億光年,卻尚未死去,其壽命可以與號稱與天齊壽的天獸相媲美,如今,你卻是奈不住寂寞了吧,想要衝破這個封印牢籠,就此禍害世間了吧。”天空之中突然撕開一道裂縫,一個渾身漆黑青年從裏面走了出來,他的身上,蓋滿了黑氣,除了頭露在外面之外,身體根本看不到。

“天獸、天壽,原來如此,與天齊壽。” 我家個個是霸總 林嶽喃喃道,那男子的話語,他也是聽到了的,他也漸漸恍然大悟起來。

林嶽擡頭,看向那名青年,當他看到那青年的面貌之後,他的瞳孔便是迅速收縮起來。

“凌劍!”林嶽驚訝地說道,不過,他卻是壓低了聲音,不過,語氣之中的驚訝之意,絲毫不減。

凌劍,這個差不多讓林嶽已經將他遺忘了的青年,曾經,可是追雲宗內門弟子,可如今,被黑氣包裹住的凌劍,卻顯得如此地怪異,根本沒有一點浩然正氣的樣子,這和林嶽之前看到他的時候的樣子,截然不同!

林嶽雖然不知道凌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他也不想去追究,他唯一知道的是,凌劍恐怕早就已經是叛出師門,或者,加入了什麼邪教。

天麟聽到凌劍這番話語,非常不解,吼了兩句,似乎在說什麼話一樣。

凌劍似乎聽懂了天麟的話語,微微一笑,道:“嘿嘿,當然不用擔心,我放了你出來,我們就是朋友,從此以後,我們一起毀滅大陸,怎麼樣?”

“嗷吼!嗷吼!”天麟一聽到需要毀滅大陸,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它如今,最憎恨的,就是這片大陸上的人們,所以,在上億光年的歲月之間,它對這片大陸的憎恨,只增不減,上億年來,它對大陸的憎恨,可謂非常地大,如今,凌劍這個邀請,非常合它心意,所以,它樂意的點了點頭。

凌劍眼中閃過常人不能察覺的陰冷,然後,他從黑霧之中,探出一隻潔白的手,如果不是這裏就他一個人的話,林嶽還會將這隻手看做是一名女子的手呢。

手中,握着一把漆黑的大劍,這把大劍,和林嶽之前的黑劍有三分相似,可仔細一看,便能看出它們之間不符合的地方。

然後,凌劍將漆黑大劍高高舉起,大劍之中,釋放出血紅色的光芒,這光芒滔天,裏面,充滿了血烈之氣,就在這時,林嶽手中的天嘯劍,卻是不停地顫抖起來,它似乎被凌劍手中的大劍給吸引了,似乎要脫手而出,不過,林嶽還是抑制住了天嘯劍那想要脫手而出的慾望,他將天嘯劍藏在懷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