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好好,我真是服了你了,不過我還要爲你申請一下。”

“嗯,那就拜託你了。”

我這時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加入了“零”家,會不會對零邪的追捕有些意外的收穫呢?! “有人越獄啦!”不知道哪名惡徒喊了出來,剎那之間,所有人都炸開了鍋,在獄警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紛紛朝斷界山的缺口涌了進去。木訥的狂戰首先反應了過來,怒吼一聲,不知道從哪抽出一把“雷神之錘”,轟隆一聲砸在了地面上,頓時整個地面都顫抖龜裂了起來,幾名站在近處修爲較低的倒黴鬼,當下被震死當場。

“封閉這裏!”易天寒冰冷的吼了一聲,整個人在一瞬之間阻擋在裂口中,雙手結成一道奇怪的法印,喝道:“黑暗祭祀!”剎那之間,一股龐大的黑暗元力涌了出來,相較屍狂不知道強上多少倍,瞬間將斷口封了起來,然後媚鈴兒與江雄穿過結界,去追捕方纔跑出去的囚徒。

此刻,儘管在獄警的威壓之下,所有囚徒都吶喊的扯下囚服扔向半空,幾欲形成異常暴亂。

然而,三絕道人與紅衣主教早已不動聲色的穿過了結界,現在已在鬼門關之中尋求時機,欲要一起逃亡。現在,所有的士兵都進入一級戒備狀態,一面壓制暴亂,一面追捕逃犯,整個無間死獄頓時陷入了恐慌之中。

……

十里之外,軍事基地中,上校依舊坐在辦公桌前,忽然聽到一陣急促嘹亮的警報聲音,不禁眉頭蹙緊,道:“怎麼回事?”無霜走到電腦前查看了一下最新文件,臉色陡然變的凝重起來,但並沒有表現出驚慌失措的神情,沉聲道:“報告上校,‘無間死獄’傳來最新消息,有人越獄了。”

“越獄!”上校整個人都站了起來,猛的將手中雪茄折成兩段,怒道:“今天不是‘四界論戰’麼,怎麼可能有人越獄,龍天風那個混賬東西呢?”無霜心思一轉,分析道:“可能是某些囚徒藉助‘四界論戰’的防守漏洞而越獄成功,而且信息上還說‘天網’防禦已經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打破,依屬下看來,他們應該是破開了‘斷界山’的主結界,然後從‘鬼門關’逃脫。”

這無霜心機城府極深,分析判斷能力在“無間死獄”中也是最強的,上校自然沒有絲毫懷疑,緊皺着眉頭,來回走了兩圈,沉聲道:“吩咐所有士兵,以最大範圍封閉所有道口,一定要把他們抓回來。”

無霜點頭道:“今天是上校閱兵之日,所有士兵早已在基地蓄勢待發,方纔信息傳送的時候,屬下已經照做了。”上校憂心之餘,也不禁讚歎這無霜的辦事效率,這也是她能陪伴在上校身邊的原因。

上校很倉促的穿了軍服,就要下去親自審查。無霜又道:“屬下方纔命令的時候,只派了十分之一的兵力去追查,而其餘兵力尚還留在基地之中。”

上校心中一驚:“爲什麼?”

“屬下以爲他們能夠越獄,自然對‘無間死獄’有着絕對的瞭解,這軍方通道在東北一路,想必他們也應該知道,自然會選擇最爲兇險的西南一路進行脫逃,而我們的基地正好駐守在西南方向的道口,只要他們的計劃在無霜的預想之內,我們應該會與他們來一次面對面對的較量。”

“原來如此,很好。”

……

東方簡帶領着一羣人在打破了幾十道防禦鐵網之後終於來到了“無間死獄”的外圍,地面黃沙飛卷,空氣之中瀰漫着一股悶熱的氣息,單溫度來講起碼在四十度以上。龍崎毫不顧及形象的脫下了衣服:“媽的,咱們這是在哪,就這麼耗着,我看不熱死纔怪。”

“凱瑞,‘埋屍人’準備了大型越野車沒有?”東方簡問道。凱瑞點了點頭,道:“已經準備好了,裝備絕對精良,按照你的吩咐,應該在西南五百里左右的地方。”

“那好。”東方簡看了看黃沙朦朧中的微弱星辰,暗暗推算了一下方位,向前一指,道:“應該在這個方向,行動!”此刻,所有人都用上了吃奶的力氣,向前方飛馳而去,畢竟着對自由的渴望程度可比生命還要重上三分。

當他們踏出“無間死獄”的第一步時,東方簡所策劃的越獄便已經成功了,現在已經完全進入了逃亡環節,不僅要避過前面的軍方,而且還擺脫身後龍天風等人的追擊。眼前萬里黃沙,宛如虎踞在這裏的黃龍一樣,每一次吞吐呼吸,都會掀起一陣小型的龍捲風暴。

東方簡到現在還不知道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身後,也只有龍天風一人在瘋狂的追着東方簡,不過兩個都是拼命的奔跑,一個是因爲越獄被侮辱了尊嚴,一個是爲了渴求自由而越獄的囚徒,兩者都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龍天風如果追不上他,那終極正義就是他明天所要駐留的地方了,而東方簡要是逃脫不了,今天估計就到鬼門關報道了。

黃沙飛過,東方簡等人腳印早已被淹沒,龍天風的神念在狂沙飛卷之中也受了影響,好幾次差點就追丟他們的氣息,猙獰的神情表示着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鬼門關”中,龍天風宛如一隻受傷的野獸般跑了出去之後,三絕道人與紅衣主教各使了個眼色,按照東方簡越獄的路線已經遁出了“無間死獄”的外圍。這兩個掌門級的人物也是幾十年來第一次感受到外面的世界,雖然炎熱的嚇人,但還是興奮不已,不過眼前無邊無際的黃沙卻讓他們陷入了迷茫之中。

“怎麼辦?”紅衣主教道。

三絕道人那犀利的目光也變的渾濁起來,沉聲道:“真沒想到東方簡這個菜鳥竟然有這樣的能力,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既然我們也出來了,那就逃吧,如果讓獄警追來,恐怕我們和那小子可脫不了干係。”

紅衣主教贊同的點了點頭,轉頭看了看那一層層已經被破壞到不成樣子的鐵網,心想終於可以和這個鬼地方說再見了。

“走,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即便死在外面,都不要爛在裏面!”三絕道人說着,佝僂的身軀已沒入漫漫黃沙之中,紅衣主教全身一震,狼狽的也跟了上去。

“無間死獄”建立百年,從來沒有越獄成功的魔咒已經被東方簡這個菜鳥打破了,無論是龍天風精心策劃的防守,還是全開“天網防禦”,對東方簡來說,卻都成爲了促成計劃成功的因素。不過在東方簡的心中,這個計劃卻並沒有完全成功,只不過突破了最關鍵的一道環節而已,如何逃亡,卻成爲了決定命運的問題。

易天寒在封閉了斷界山之中,然後又修補無間獄門的缺口,雖然不能還原從前強大的結界封印,但恢復道十分之一還是可以的。所有獄警都在驚訝,斷界山的結界別破也就算了,既然連無間獄門這最爲強悍的結界都被打破,使他們對“無間死獄”整個防禦系統都起了質疑。

不過這也沒辦法,誰讓你們抓了公孫無爲這個僞君子兼變態。

殘餘不到兩百囚徒都被關在“魂滅界”中,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歡呼着越獄的成功,不知道爲什麼,或許這就是所有囚徒現在的心態吧。

黃沙之中,東方簡一面用“天魔解體大法”擋開重重沙塵,一面觀察着每個人的動靜,以免哪個人被遺失可就不妙了。這時,被血霧所包裹的劫天真人忽然震動了起來,東方簡心中大驚,本以爲已經完全封閉了劫天真人的六識,沒想到他竟能用最後殘餘的力量打破東方簡的結界。

東方簡無奈,吩咐所有人停嚇,將劫天真人放了出來。

劫天真人半跪在地上,頭髮蓬亂,顯的異常狼狽,惡毒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東方簡身上,沒有多說什麼廢話,一字一頓的道:“給我解開封印。”東方簡知道他在說什麼,事前早有約定,自然不能拒絕,法訣一轉,劫天真人元神中的結界已在瞬息之間被破了個乾淨。劫天真人緩緩站了起來,卻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東方簡瞧着他孤零零的背影,問道:“你要去哪?”

劫天真人冷冷道:“你還有資格問老夫這些麼,我不會再與你這種言而無信的小人爲伍,東方簡……你記住了,你的命在今天就是我劫天真人的,我一定會取你首級,祭我崑崙!”劫天真人說完,整個人已隱沒在黑暗之中。

東方簡目光凝重的看着遠處,劫天真人的聲音已在狂風之中逐漸消失,沉聲道:“我們走吧。”

wWW ★тт kán ★CΟ

楚千知微微點頭,催促龍崎等人開始行動,楊香靜瞧着劫天真人離去的方向,眼神中卻閃過一絲苦澀。 「不過畢竟只是個孩子,想辦法挫挫他的銳利,讓他受受打擊,同樣讓你明白,這後宮內,誰才是主人」,孫德開回頭看了皇后一眼。

「聰明人,會明白怎麼做的」

「照你這麼說,那我留著他豈不是很危險?」

「難道你現在能除的掉他嗎?」

聞人衍現在是皇上身邊的寵兒,風頭正勁的時候,誰敢碰他,這個時候誰碰他都是找死。

皇后明白孫德開話里的意思,也只能暫且將心裡的想法壓下。

聞人衍現在她確實動不了。

聞人衍的事情不僅是皇后,聞人名凈也受了不少打擊。

從前所有的光環都是聚集到他身上的,可是這下,全部都被一個小子給搶了去了,這讓他心中感到不平。

甚至,他也萌生出了想要除掉聞人衍的想法。

或許就連聞人名凈都沒料到自己,萌生出了這樣的想法。

皇族許願開學的日子很快到了,聞人衍終於等到了這個日子。

這段時間他在聞人項尋的保護下,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這讓他明白一個道理,皇上的寵愛果然是最好的保護。

由於進入皇族學院,不能有家奴跟著,所以聞人衍不得不跟奶媽暫且的分離。

聞人衍本想叮囑奶媽的,可沒想到臨了的時候,奶媽叮囑了他一番。

對於奶媽的叮囑,聞人衍一一聽著應下,對於他而言,奶媽對他唯一的親人,所以不論奶媽再怎麼嘮叨吧,他也忍了。

皇族學院內只有他一人在點殿。

聞人衍還有其他幾位被准入皇族學院的皇子,都是從幼殿開始的。

出了具有開掛級別的聞人衍的這個滿魂之外,所有弟子都要從最幼殿開始修鍊,那裡,學院內會派去專門的師兄對他們進行訓練,再對他們的能力進行逐一篩選。

一些進步快的實力高的,會讓他們進入冠殿。

相比於幼殿這種縝密的教學來說,聞人衍所呆的點殿,顯得凄慘了許多。

這諾大的點殿內,只有他一人,別說是教他的師兄了,就算是掌門人,他也連根毛都沒見過。

這搞毛線?他是來這裡學習修鍊的,連個人都沒有教他的,讓他怎麼修鍊?

難道他這個滿魂天才就註定要在這裡生鏽,然後全無用武之地嗎?

聞人衍不禁哀嘆一聲,皇族學院內簡直太暴殄天物了!

就在幼殿的人開始苦苦修鍊的時候,聞人衍清閑的把點殿給逛了個遍。

這一天下來,他連食堂在哪裡都不知道,還好點殿內有果子,可以供他吃,不會餓。

逛了個大遍之後,看著天色快黑了,聞人衍給自己選了個住處。

被說,這點殿內的奢華程度絲毫不亞於皇宮,不對,確實比皇宮內的待遇好了太多了,就連這裡的空氣都清新很多。

在這裡帶過一段時間之後聞人衍才知道,原因這裡的空氣清新,是因為點殿所處的地理位置在天地精華之間,這裡被仙氣所環繞,所以空氣才會比一般地方清新。 第二天的清晨比以往來的更加快捷。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威武男子長袖一揮,甩身就坐在了龍王寶座上。

“衆愛卿平身!”

“謝皇上!”

這時,只見寂寥無聲的人羣之中走出來一名青年俊貌的男子。

“啓稟皇上,關於“書同文,車同軌”一事,不知陛下思量如何?”

威武男子露出了欣慰的神色。

“朕認爲,朕的丞相無所不能,既然衆位愛卿都已經如此表態了,那麼朕也就不在多說什麼,可是,愛卿啊,雖說主意是好,可具體還是應如何統一各個領域呢?”

男子不慌不亂,一臉鎮定的回答道:

“皇上,微臣早已料到,所以微臣已經親自寫下《倉頡篇》七章,爲文字的統一大業打下根基,至於其餘領域的統一,想必各個大人們也會盡一些微薄之力的吧!”

威武男子望着臺下屈身低頭的各個大臣。

“你們說呢?”

所有人異口同聲。

“爲陛下分憂,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威武男子長吼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好!好啊!朕有你們就是好,尤其是你,朕的丞相——“李斯”!”

“李斯在此,謝過陛下謬讚!”

可這時,坐在龍王寶座上的男子又開始嘆息起來。

“唉……”

李斯立馬詢問道:

“不知大王爲何嘆氣?”

“沒什麼,朕只是突然想到了韓非。”

“韓非!”這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似乎讓李斯感到了很熟悉。

當初由於李斯提出滅六國一統天下的通天大計,而首要目標就是韓國,但作爲韓國公子的韓非與李斯政見相左(韓非主張存韓滅趙),妨礙了秦國統一大計,於是李斯就向秦王講韓非的壞話。

他說:“韓非是韓王的同族,大王要消滅各國,韓非愛韓不愛秦,這是人之常情。如果大王決定不用韓非,把他放走,對我們不利,不如把他殺掉?”

秦王輕信李斯的話,把韓非抓起來。

“你們究竟爲何抓我?”

廷尉只是用那雙不屑的眼睛瞟了一眼韓非。

“別叫了,叫來叫去也不會有什麼人搭理你,反正在這所監獄裏我最大,你只要乖乖聽話,我保證你和之前的貴族公子一樣。”

“你……既然如此,我想給皇帝寫封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