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好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眾人出發。由於貨物都沒了,現在輕裝上路速度快了不少,多了一個金巧子,剛好安排在丘媛和馬小姐一車。不過金巧子是個冷性子,也不和另兩女人聊天,問她話才說,而且回答的的異常簡單「好」「恩」「是」……丘媛和馬小姐尷尬了,乾脆就不和她說話了。俗話說的三個女人一台戲,可惜金巧子還不夠女人,湊不了一台戲。

到邊境重城金泰城的一路上很平靜,難得安全安靜的到了金泰城。到了金泰城已經是傍晚,必須在城裡住一晚才能再次出發,晚上邊境是沒開放的,只能白天過境。

第二天,排隊過了邊境。

「終於回來了,哎,活著真好。」丁管家感嘆一聲,這一路的精彩程度他這幾十年都沒遇到過,「到石頭城還要幾天時間,還需要洛團長用心護送,這一路上各位的實力我們也是親眼目睹了,我們小姐很放心。」

「丁管家過獎了,不過害的你們貨物都沒了我很羞愧啊。」

「瞧你說的,我們那貨物就當你買了啊,你賠償的金幣比貨物的價值高很多了,我們小姐很滿意了。」丁管家呵呵一笑,洛文已經用金幣買了他們的損失,當然不介意這點點小毛病。「接下來要過三個城市才到石頭城,不過可惜大金河不到石頭城,只能走陸路了。」

「好的,你熟悉路,你安排路線吧。」

「我們最先到的城市是泰安城,是泰安帝國建國之初的第一個獨立城市,是座歷史名城,從邊境到泰安城半天時間就到了。」

「好,我叫大傢伙加把勁,中午之前到泰安城,不用再野外吃乾糧了。」

泰安國的風土人情和大金國有些不同。白灰傭兵團眾人第一次出國,當然是好奇的東張西望。那尖頂的房子,據丁管家說是因為雨水太多,房子尖頂好排水。還有那田裡耕地的居然是一隻魔獸穿山甲,也把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在大金帝國穿山甲可是稀有魔獸,想不到在泰安帝國居然用來耕地,真是大開眼見!

邊看邊走,在中午之前到了泰安城。

「泰安城我們家族有自己的旅店,諸位請跟我來。」丁管家一馬當先,帶領隊伍去馬家經營的旅店。

路邊經過一五層酒樓。

「怎麼泰安帝國也有這個?」洛文好奇的指著雪柳渡連鎖酒樓。

「是啊,雪柳渡啊,據說每個帝國的每個城市都有,背後的老闆可真的是手眼通天。」丁管家點頭,雪柳渡啊,誰不知道。

馬家的旅店就在雪柳渡不遠。

四十幾人還是能夠安排的下,這個旅店也算夠大,可見馬家的生意也是做的很大的。

「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家小姐請諸位雪柳渡用餐,位置已經訂好了。」等眾人收拾妥當,丁管家找到洛文和大鬍子說到。

吃飯當然是好事,大家很積極,收拾妥當就去雪柳渡了。馬小姐在雪柳渡的一樓定了八桌,整個一樓大廳三分之二都被白灰傭兵團給包了。眾人高興的吃著飯,喝著酒,聊著天。

一名貴公子帶著下人們來吃飯,貴公子剛想抬步上二樓,看到了馬小姐。馬小姐和丘媛,金巧子還有她的貼身丫鬟一桌,馬小姐正在吃飯也沒注意到有熟人。

貴公子招呼小二給自己整理了兩桌,下人們一桌,他自己單獨的一桌,然後走到馬小姐身邊。

「馬小姐,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通知一聲,我也好儘儘地主之誼啊。」貴族笑呵呵的說到。

「我就想低調一點,所以就沒通知甘公子了,謝謝甘公子關心。」馬小姐很無奈的回應道,作為一名有素質的貴族小姐,有時候必須回應一些很無聊的話,免得別人說她沒教養。

「這一路上可還平安?我可聽說前段時間大金帝國海軍肅清逃竄的海盜,在大金河上可是擊沉了兩艘海盜船,這可是大新聞,都傳到石頭城去了。」甘公子說到,就是想找點話題能繼續和馬小姐聊下去。

「哦,還有這種事?可能發生在我們經過之後吧,我沒遇到過。而且一路上有大金帝國優秀的白灰傭兵團保護,我們一直很安全。」馬小姐說到。

「哦,那我一定要謝謝那位團長,沒有他保護你,我可真擔心。團長是哪位呢?」

丘媛指了指洛文,想趕緊把這瘟神給打發走,吃個飯在邊上一個勁兒的說話真煩,像蒼蠅一樣煩人! 洛文就在丘媛旁邊這桌。

甘公子一步三搖的來到這桌,說到:「敢問哪位兄台是團長?我甘某要感謝一番對馬小姐一路的照顧。」

洛文正吃的香呢,說到:「我就是,本來就是我們的義務嘛,甘公子無需言謝。」

「敢問團長高姓大名,我定吩咐家族產業如果遇到團長眾人住店,吃飯等皆可享受優待。」甘公子說到。

哦,還有這種好事?洛文心想這小子九成是馬小姐的追求者,不過追求的方式可真是LOW到爆啊。送上門的肉哪有不要的道理,洛文感激的說到:「那真是非常感謝甘公子,鄙人洛文,我們白灰傭兵團第一次到泰安帝國來,以後還請甘公子多多照顧啊。」

「這是我們家族的貴賓卡,還請收好。你們繼續,我就不打擾了。」甘公子給洛文一張金制的貴賓卡后又去馬小姐那桌了。

「這誰啊?」 替補甜妃 小胖子一愣,一言不合就送禮,這哪兒來的愣頭青。

「馬小姐的追求者吧,好一手拋磚引玉,不過做一次磚頭還是行的,有冤大頭買單我們收下就是,哈哈哈。」洛文呵呵一笑,把貴賓卡收好了,說不定能用上呢。

甘公子一屁股坐到了馬小姐旁邊。

「甘公子還請回自己座位上就餐吧,我們姐妹幾人不方便和公子一桌。」馬小姐很委婉的拒絕甘公子坐這兒。

甘公子掃了一眼這桌的其他幾位女士,看著她們那不友好的眼神悻悻然回到了自己桌上。目的沒達到,甘公子和手下果斷的撤了,上了二樓。

「公子,這女人有什麼好的,被外放的女人而已,還不如麗麗小姐呢,何必對她低三下四。」在二樓的包間里,甘公子的其中一手下獻媚道。

「你們懂個屁,這女人背後家族的厲害你們可知道?據說還有在世的聖魔武,雖然這女人在家族的地位不怎麼樣,但是我也只能找她,其他人我根本沒機會接近,我有什麼辦法,哎。」甘公子一副捨己為人的做派,哪還有剛才樓下文質彬彬的樣子。

「一回來就有公子哥追過來啦,看來馬小姐的魅力可真是不一般呢。」丘媛笑嘻嘻的說到。

馬小姐苦澀的一笑:「都不是奔著我來的,是奔著馬家這個招牌來的。」

話說甘公子回到家中和自己的老爹說起今天在雪柳渡遇到了馬小姐請她雇傭的傭兵團吃飯,今天自己又碰了一鼻子灰。說到這個白灰傭兵團的洛文團長的時候,甘公子的老爹一愣:「白灰傭兵團?洛文團長?是不是穿魔法袍,黑色短頭髮,還帶著一隻熊?」

「熊倒是沒看見,不過確實是名魔法師,黑色短頭髮。老爹你怎麼知道?你在現場?」甘公子一愣。

「好小子!平時給勞資惹是生非的,今天倒是辦了一件好事。這個洛文團長我們的合作夥伴正在找他,我想我把這消息傳過去應該能得到不少好處吧,哈哈哈哈。」甘公子老爹哈哈大笑,今天真是喜從天降啊,「繼續跟馬小姐套近乎,時刻注意他們的動向,特別是這個傭兵團的動向。有機會就向我彙報,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了,辦得好以後每個月的零花錢漲五十金幣。」

「真的啊?!謝謝老爹!」

這晚,甘公子帶著自己的幾名手下來到馬小姐所在的旅館,說是明天要回石頭城,想和馬小姐做個伴一起回去。馬小姐本來就是個柔弱的女子,再說甘公子也是熟人,也不好拒絕,便答應了。

第二天,出發的隊伍里多了甘公子等六人。

甘公子笑嘻嘻的對洛文等人打招呼,還請諸位多多關照他云云。

「這小子真夠厚顏無恥的,居然追著去石頭城。」埃爾深深的佩服。

「夏丘,你的情敵哦。」牛角哈哈一笑,這下可有的戲看了。

夏丘哭著個臉:「你們是終於能看我笑話了是嗎,看你們幸災樂禍的樣子,有沒有一點良心……」

甘公子的確夠厚顏無恥的,居然想上馬小姐他們那輛馬車,不過被金巧子匕首給嚇回去了。然後就騎著馬跟在馬小姐的馬車后,遇到停車休息的時候就上去攀談。真夠苦了他的,不是武士,也不是魔法師,身體素質一般,平時出遠門可都是乘坐豪華馬車,哪有騎過馬受過這等顛簸的罪,不過想想零花錢,忍了!

從泰安城到石頭城,要經過雲都和臨城,照現在的速度還需要五六天時間,而且越往石頭城而去,路也逐漸的難走,不再是平原了,丘陵地形逐漸多了起來,而且越往後面還有高山。

從泰安城出發一天之後,這天傍晚來到了一小鎮。小鎮不大,鎮上只有一家旅館,一家酒館,十幾戶人家。傭兵團現在七十個人也算是規模夠大的了,旅館住滿了住不下了,洛文打算其餘人找個空地搭帳篷。

忙碌一晚,眾人早早休息,由二拐叔手下的幾個小夥子輪流守夜。

半夜,洛文被小白拱醒,小白示意洛文跟著它和灰機,來到了小鎮旁邊不遠一個小山包腳下,潛伏到了山頂一棵樹后,只見山頂有三個人靠在樹上休息。

「嘿,老三,去看看公子傳消息來沒。」一名大漢踢了一腳一名昏昏欲睡的瘦小男子。

瘦小男人不情不願的站了起來,走到一棵樹邊,樹枝上掛著一個鳥籠,看了一眼:「小雲兒還沒回來啊。」

「哦,那估計是沒事了,睡覺吧。」

洛文當即明白,這三人是在跟蹤,至於公子,顯而易見是誰了。這小子派人跟蹤我們?還是跟蹤馬小姐?泡妞還來這一招?

悄然下山,回到帳篷,讓灰機和小白時刻注意到甘公子的動向,只要這小子只是單純的泡妞,洛文也不打算管他。

第二天一早,傭兵團整隊出發,根據灰機傳來的消息,那三個人果然在後面跟著,跟著吧,看你要搞什麼幺蛾子。

過了這個小鎮丘陵漸漸的少了,進入了山地地區,官道也不太好走,有時候是在峽谷的邊上,有時候是在懸崖邊上,看的眾人膽顫心驚。

「難過這幾千年來沒聽說大金帝國攻到過石頭城,這路這麼險要,易守難攻,真正的天險!」大鬍子感慨道。

「可不是,我們石頭城已經和平了千年了,就是因為四周這些大山的保護。」丁管家得意的說到。 官道在山腰間,山頂間伸展蜿蜒著。

「我們有一年沒有回石頭城了,前面那山谷以前可是有土匪出沒的,諸位還是小心點。」丁管家指了指前面一處一線天峽谷,這一線天如果埋伏人還真是個好地方。

二拐叔手下的幾個年輕小夥子騎馬狂奔而去,查看一番回來報告很是平靜,沒有發現土匪的痕迹,大部隊於是緩緩前進,直到全部通過了一線天。

「想必這一年中土匪可能已經被剿滅了吧。」丁管家看著身後那威武的一線天。

話音剛落,一線天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幾十個人把峽谷給堵了,前面山頂上同時也冒出來幾十個人。

「丁管家,你這真是烏鴉嘴……」大鬍子哈哈一笑,和大鬍子一樣很放鬆的是白灰傭兵團的所有人。土匪而已,大家都不放在心上。

直到發現了前後兩面的敵人突然拿出弓箭,擺好陣勢,眾人才覺得不妙。

「躲好!!!小心箭!!!」大鬍子一聲大喊提醒眾人。

話音剛落,前後兩面的弓箭從天而降!密密麻麻猶如下起了傾盆大雨,好在眾人躲避及時,有躲在樹下的,有躲在馬車下的,有甚至有的找不到躲的了,躲在了馬肚子下。

一場箭雨過後,在敵人上箭的這短暫時間,洛文一聲大吼「干他大爺的!跟我上!」一馬當先騎上了灰機就沖了出去!與其這樣被敵人壓著射,倒不如逆流而上!

眾人一愣了零點零幾秒抄上武器就跟上了!勇士要死就要死的熱烈!白灰傭兵團眾人沖向一線天峽谷這邊的敵人,山頂上的敵人現在夠不著,只能先解決最近的再說。

第二波箭雨從天而降,後面有幾個跑的慢的被擊中,慘叫倒地,被馬小姐商隊的人冒險拉到了馬車下面。就兩輛馬車,下面躲著商隊的人和甘公子幾人,還有丘媛和金巧子。

「甘公子,叫你的人上啊。」丘媛冷笑道。

「他們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保護我和馬小姐。」

「哼……」心中鄙視了一番甘公子,看著沖在最前面的洛文,丘媛心中激動,什麼時候我能和他一起戰鬥啊。

話說洛文在灰機背上疾馳著,抬手就是一顆爆米花炸彈扔到了敵人人堆中,打斷了敵人們釋放第三波劍雨,等他們拿出長刀的時候,洛文率領的大部隊和他們撞擊到了一起。

灰機一大巴掌拍飛了擋在前面的兩人,再一聲咆哮釋放出密密麻麻的地刺,在灰機前方的十幾個敵人全部給刺穿了雙腳,痛的哇哇大叫。洛文迅速而冷靜的釋放著技能,一會兒冰槍,一會兒火球,朝周圍使勁兒的扔。這場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能有一點憐憫之心。

灰機和洛文成功的吸引了敵人的火力,有四五個中級武士朝洛文撲了過去,危險!

危險時刻,小胖子最先趕到了!

「師兄!火!」

老規矩,小胖子馬上得到了一把火焰大劍,揮舞著門板朝撲向洛文的幾個中級武士砍過去。幾名武士看著這燃燒著的大劍嚇了一條,還以為是一名高級武士釋放出的火焰鬥氣呢,趕忙退回,小命要緊!等硬碰硬了幾招才發現原來不過是個中級武士,只是武器有點怪異而已。

不過他們已經不能再靠近洛文了。機會稍縱即逝,後面的人全部撲了上來,把洛文給保護在了中間。短兵相接,場面頓時喊殺震天,山頂的敵人也不敢再放箭了,自己人也在裡面,趕忙撤了弓箭下山增援。

這一刀鋒相交,頓時發覺了敵人的不同,整齊劃一,退守有據,全部在聽命於在最後面一人的指揮。

「他大爺的!這是不是正規部隊啊?!」大鬍子砍翻一人,一聲怒喝,「洛文!幹掉最後面那人!」之所以大鬍子這麼問,是因為好歹他們也在部隊裡面待過,軍隊和傭兵團一旦開戰一眼就看出來了。比如白灰傭兵團,此時就是眾人一窩蜂的上,雖然很勇猛,但是卻不成規矩。

洛文也注意到了最後面指揮的那人,穿著明顯不同,一身高級的皮質盔甲,拿著一把輕劍,氣勢非凡。洛文冰錐亂舞使出,控制著朝那人疾馳而去!

那人注意到了冰錐狂舞朝他而來,奇怪的是他周邊的人也沒在意洛文襲擊他們老大,等冰錐狂舞到了他身邊,洛文才明白為什麼他那麼淡定。這人渾身一震,鬥氣澎涌而出,順著長劍噴出長達兩米的鬥氣芒!

「我去!高級武士!麻煩了……」洛文一愣,這可不好辦了。

白灰傭兵團的眾人想在山上的敵人到達之前取得壓倒性的優勢,而這些「土匪」們又堅挺的抗住,必須要等到增援的到來,戰局一下子就陷入了僵局,而且那名高級武士突然加入了戰鬥,讓白灰傭兵團的壓力陡然很大,又分出四五名中級武士去包圍了他。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們的增援誰知道還有沒有高級武士,等增援到了更是被動。

洛文把埃爾和扎克喊到了身邊:「做地雷,快!」

埃爾和扎克心領神會,老大這是要重現上次的地雷戰術了。好在洛文的材料都存放在了戒指裡面,倒是很方便,三人就在灰機邊上開始做起了地雷,做好一個土罐就放進戒指裡面。洛文看著山上的敵人快到了,趕忙停止了製作,騎上灰機開始了撒雷。

由灰機開道,橫衝直撞專往人多的地方去,洛文就只管扔火球,扔冰槍進行騷擾,在別人不經意的時候把地雷扔在了地上。一個土罐,哪有人注意到,甚至還有人踩到了,踢到了一邊。滿場跑下來,洛文又朝敵人的增援方向而去,在他們的必經道路兩邊全扔了地雷。一切準備就緒,就等東風了。

東風就是敵人援兵進入地雷埋伏圈那一刻!

待山頂的援兵下來了,最後一人進入了地雷的埋伏之後,洛文控制著土罐內的爆裂火球集體爆炸,「轟轟轟!!!」爆炸聲迴響山谷!四射飛濺的金屬物把這些人全都給划的血淋淋,一片慘叫!所有援兵都被給炸翻當場!

白灰傭兵團大部分都見過洛文的這個新發明還算鎮定,不鎮定的是敵人,眼看著增援馬上就到了,就被莫名其妙的炸在那邊過不來了,而且爆炸場面血腥,好多人全身上百個血洞看著就嚇人。

想起只有洛文一人去過那個地方,好多敵人大喊:「是那個魔鬼!是他放的魔法!老大,快殺了他!」這是被嚇懵了。

高級武士也很氣憤啊,自己的人馬上到了就這麼給幹掉了,自己還被這四五個中級武士狗屁膏藥一樣粘著,真是越打越氣憤!勞資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

可當他想發威的時候,洛文一聲大吼:「全體撤退!」然後由埃爾和扎克築起了一道道土牆,密布地刺阻礙敵人追擊。

「你大爺的!不要跑啊!」高級武士怒喝。 好在白灰傭兵團眾人已經默契十足,雖然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勝利在望了還要撤退,但是還是都聽話的往後撤。土牆和地刺,處處隱藏的地陷和流沙阻擋了敵人的追擊,有些敵人眼看追擊無望,乾脆也不追擊了,害怕過去是個陷阱。

場面好詭異,兩隊人馬中間隔著各種土系法術遙遙相望。以埃爾和扎克中級魔法師的實力釋放的土系魔法堅持不了多久,敵人也在等魔法消失的那一刻。

不過洛文可不會讓他們等到那一刻,集中魔力精神力把所有的土罐一起引爆了!所有敵人都沒防備就在腳下的這些小土罐,驚天的轟鳴聲想起,帶起了漫天的血花,慘叫聲,支離破碎的軀體……

「真是殘忍的美景!」牛角嘆道,「這個地雷可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沒辦法,為了自己人少點傷亡,就只能讓他們去死。」洛文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都是他造成的心頭也不好受,,但是戰場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容不得半點憐憫。

只有幾個沒有在地雷中心的敵人幸免於難,在地雷爆炸的時候跑遠了,但是也被飛濺的金屬給划傷了。等爆炸結束,兩隊人馬中間的土牆也消失了,敵人的指揮,那名高級武士看到如此的場面欲哭無淚。

「投降吧,饒你一命!」洛文隔空喊話。

高級武士沒有回應,而是拿起了劍和剩下的幾人朝白灰傭兵團衝鋒而來,這就是他的回應!

無奈,眾魔法師集體魔法轟炸了高級武士,讓他死在了衝鋒的路上,餘下的幾人就交給小胖子和萬小松幾人解決了。打掃戰場,敬他們是條漢子,挖了個坑給埋了,立一塊碑,上書「無名氏」。

洛文心頭猜想這是不是後面那三人引來的?猜想無意,乾脆和兄弟們在灰機的帶領下找到了後面那三人。

這三人正在一大岩石後面聊天呢,突然面前出現一隊人馬,把他們嚇得不輕,二話不說,直接帶走。回到大部隊,把這三人扔在了無名氏墓碑前。

洛文問:「我知道你們跟著我們,誰讓你們跟著我們?跟著我們幹什麼?這些人是不是你們喊來的?」

三人嚇得不輕,只是初級武士而已,哪有被這麼多中級武士圍觀過。

其中一人可能是帶頭的,還算鎮定一點,說:「諸位大哥,我們三個沒錢請人保護啊,自己實力又低,看到你們人強馬壯的,就跟著你們啊,真的沒目的啊,真的啊,大哥們,我發誓啊……」

「發你個鬼……不說是吧?看到這墓碑沒?下面埋了幾十個人,你不說也把你埋進去!」大鬍子惡狠狠的說到。

「不說也行,我就一個一個的審問。你,說的就是你,先從你開刀吧。」洛文一指那個瘦點的男子,手上冒出一團火球,「老實交代了吧,不然我就把這火球扔給你。」

男子猶豫不決,不知道洛文是不是來真的,突然洛文手一揮火球就朝他扔了過去!

「我說!我說!」男子聲嘶力竭的喊道,「甘公子你快出來作證啊!要死人啦!」

火球從他頭邊擦了過去,燎了一點點頭髮。

「呼,嚇死我了……」瘦小男子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呵呵,甘公子,要不要解釋一下?」洛文呵呵一笑。

甘公子發現這三人被捉了之後就一直躲在遠處裝著看雲,看山,看螞蟻,此時聽到洛文喊他,不慌不忙的走了過來:「洛文團長可真是愛看玩笑,這三個人我一個都不認識,不知道我怎麼解釋,解釋什麼?」

「團長大人,我們認識的!我們被派來跟著甘公子等他消息的,千真萬確啊,沒騙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