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比是砍菜切瓜,堅固的雲舟被一劍斬斷,船上的或者飛走,或者掉落。

面對這場滅頂之災,無心宗的眾多成員選擇了四散逃走。

那些小嘍啰逃走也罷,無關緊要,但是玄君這種「大肥羊」至少得留下一個。

范浪身形一閃,攔住了黑手這個玄君的去路。

「既然都來了,那就別走了。」范浪冷笑道。 姜小時細細的想著管家說的那些,大佬對她的確好像很細心,就比如她今天痛經。

「細心,體貼,耐心不就是女人喜歡的嗎?再加上五爺英俊多金,那絕對是人中龍鳳,瑞城的那個名媛不喜歡五爺,這些年要不是周怡伶小姐占著五爺未婚妻的位置,前仆後繼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姜小時眨巴眨巴眼睛看著管家,她可以確定管家絕對是傅承修的頂級粉絲,在說起大佬的時候,眼中,臉上全是驕傲。

「管家爺爺,那你覺得五叔會喜歡什麼樣的女人,或者說你覺的什麼樣的女人配的上五叔?」

管家認真的想了想回答姜小時,「小小姐,沒有什麼配不配的,五爺喜歡的就是最配的。」

大叔的萌萌妻 姜小時,「……」

「那麼五叔喜歡的那個人,是會受到非議,或者說是會把五叔推到封口浪尖的那種呢?」姜小時緊張的看著管家。

管家擰起眉頭,盯著姜小時,「小小姐,那就要看那個女孩子是怎麼想的,如果說那個女孩子是完全信任五爺,五爺是可以撐起一片天地的,就算是風口浪尖,五爺也可以從容面對,因為他是傅辰修,瑞城金字塔頂端的男人。」

姜小時內心狠狠的震蕩了一下,因為他是傅辰修,這幾個字就奠定了傅辰修在瑞城的地位,在他們這些人的位置。

她或許是不是應該試著去了解一下,這個男人的魅力……

姜小時陷入了迷茫,她都是從白月光的記憶中去了解大佬,而她自己從來就沒有真真正正的去了解過大佬。

「小小姐,你是戀愛了嗎?」管家見她問這麼多問題,也就詢問一下。

姜小時瞳孔一縮,驚恐的看著管家,連連搖頭,「沒有,我沒有談戀愛。」

她否認的這麼快,到讓管家認定她是在戀愛,也就開啟了長輩的嘮叨,「小小姐,找對象就得找跟五爺一樣的男人,擁有足夠的實力,護你一世周全,替你撐起一片天地。」

「嗯。」姜小時對著管家笑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小小姐,您要是談戀愛千萬不要在倒貼,雖然我們家不缺錢,但是一個男人要用你的錢,想必也沒多大的出息。」管家對於姜小時,拿著聘禮去提親的事記憶深刻。

姜小時,「……」

……

凌晨兩點,姜小時在沙發上都快睡著了,終於聽到了汽車的引擎聲。

沒一會兒,就是別墅大門被打開的聲音和皮鞋踩在地板上沉沉的聲音,隨後就是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越來越清晰。

「五叔,」姜小時猛的一下就從沙發上竄到傅辰修面前。

傅辰修視線落在姜小時未穿鞋子的腳丫子上,黑眸沉了沉,將人抱起來,放在自己腳背上,嗓音雖然嚴厲,但並有真正的責怪,反倒有些寵溺,「下次記得穿鞋,還想肚子疼嗎?」

姜小時嘟著小嘴,望著傅辰修,「五叔,公司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不用擔心已經處理好了。」傅辰修抱著她,走回到姜小時最先躺的沙發上。 黑手的綽號里有個黑字,此時的臉色卻非常蒼白,談判道:「閣下能不能放我一馬?只要你肯高抬貴手,讓我做什麼都行。你要對付無心宗,我甚至可以幫你的忙,從此背叛無心宗!」

「恭喜你,你說完這番話之後,讓我更想殺你了,我討厭很多種人,叛徒就是其中之一!」范浪聲音冰冷,手上悍然出招,揮灑萬千劍氣,化作銀色洪流,當空飛過。

黑手急忙閃身移動,同時張開雙手,加以防禦。他的雙手上戴著黑色的手套,是九星級裝備,擁有奇妙效果,他的綽號正是因此而來。

轟!

劍氣轟中黑手,將他擊飛出去,體內翻湧不止,同時受了內外傷。

范浪閃身追擊,出現在黑手面前,施展出龍之眼的效果。

「吼!」

穿成美男子 一道巨龍的身影在黑手的腦海中浮現,張開雙翼仰頭咆哮,震懾他的意念,令他發出了慘叫,意念為之顫抖。

快穿:杠上腹黑大佬 范浪切換瞳術,接著轉換為織夢眼,編織出一個噩夢,將黑手拖入進去。

玄君的抗性很高,能抵抗幻術騷擾,不至於沉淪其中,但是仍然會受到一些影響。

只要在被幻術影響幾秒鐘,就足以分出勝負了。

黑手被困在噩夢當中,他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對方面帶微笑,拿著利器傷害他。

有的時候,人會害怕鏡子中的自己,這是一種特殊的恐怖源頭。

現實中,范浪一劍斬出,將失魂落魄的黑手活活斬殺,劍光過處,生命戛然而止。一串系統提示冒出,足有近千萬的經驗值。

三角域對於別人而言是兇險絕地,對於范浪而言卻是升級的聖地,有很多人可以給他殺,而且不用留有什麼心理上的負擔。

范浪接著又追殺了幾個落網之魚,剩下的人都已經逃遠了,他沒有再追趕。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無心宗的地盤就在三角域,以後隨時可以過去。

范浪回到鬼市,在眾人神色各異的注視之下,落了下去。

剛才那一連串的戰鬥,實在是震撼人心,光是玄君強者就連著死了好幾個。鬼市的大當家二當家都被殺了,三當家估計也快了。無心宗也被牽連進來,損失了一位副宗主。這些三角域內凶名赫赫的勢力,竟然被欺負的這麼慘,簡直是滅頂之災。

三當家倒在血泊之中,一臉絕望。

紫玫瑰用以前沒有過的眼神看著范浪,這是一種敬畏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著一尊高高在上的神明。

趙舞晨也還在。

商隊之中其餘的人,倒是逃走了很多,沒剩下幾個。

范浪要把有關朱紅葉的事情先辦妥,再一次命令三當家:「限你在一炷香內,派人把朱紅葉的屍體給我找來。」

「要是我能把屍體給你找來,你能放過我嗎?」三當家求饒道。

「我可以饒你不死,但是會廢了你的修為,讓你不能再作惡。是否接受這個結局,就看你自己了。」

三當家咬了咬牙,點頭道:「行,只要能留我一命,就算被廢,我也願意。」

人的求生意志,有的時候大得驚人,不惜一切代價。

片刻后,一具屍體擺到了范浪的面前,早已經不成人形,只能依稀辨別面容。范浪看過朱紅葉的畫像,對比了一下容貌,還探查了一下屍體各方面的情況,確認八*九不離十,應該沒錯。

范浪兌現了諾言,只是廢了三當家,沒有要他的命。

鬼市就此覆滅,人財兩空,不僅當家人被殺,連多年積累的財物也落入了范浪的口袋,價值不菲。

這其中包括將近一億兩的現金,還有大量寶物,以及許許多多的違禁品。

范浪是不拘小節之人,要是某種違禁品對他有用,還是會去用。

做完這一切,已經臨近清晨,啟明星愈加閃耀。

范浪來到了紫玫瑰等人面前。

紫玫瑰面露懼色,雙膝一軟,就要下跪。

范浪笑道:「你這是做什麼,難不成要認我做義兄么?」

「別說義兄,就是讓我當干孫女也行啊……」紫玫瑰差點真跪了下去,可是被范浪一把扶住。

「不必行此大禮,也不用怕我,我的劍不斬自己人,這些天我跟你相處的不錯,對你沒有惡感。」

「之前我不知道你這般厲害,屢次冒犯,你不會怪我吧?」

「不會,我的心眼沒那麼小,而且你做的那些還談不上什麼冒犯。」

「那就好。」紫玫瑰鬆了一口氣。

這時,另一邊的趙舞晨斗膽走了過來,靠近了范浪,欲言又止。

「你找我有事么?」范浪轉頭望向了趙舞晨,兩人的鬥雞眼對到了一起,畫面略顯滑稽。

趙舞晨嘴唇微動,暗中傳音,悄悄道:「我確實有事找你,而且不方便被外人聽到。」

「我最喜歡聽女人講悄悄話了,你可以儘管說,我洗耳恭聽。看樣子,你似乎有求於我,要是一些舉手之勞,我會考慮的。」

「那我就直說了。我背後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勢力,這次派我出來辦事,要雇傭一名強者殺死一個人,事成之後,重重有賞。我看你的實力很強,應該可以殺死那個人,所以問問你有沒有興趣。」

「你說的話太模稜兩可了,沒有說勢力的名字,沒有說具體的報酬,也沒說到底要殺誰,讓我怎麼回答?」

「我背後的勢力很神秘,不方便直說。報酬方面,不低於一萬靈幣,至於目標……」

說到這裡,趙舞晨咬了咬牙,顯得恨意綿綿,一字一字道:「他的名字叫做范浪!」

「啊?」范浪懵逼了,萬萬沒想到,趙舞晨竟然請他殺自己!

這是鬧哪樣?

趙舞晨見范浪如此表情,還以為范浪怕了,用上了激將法:「怎麼?你擔心自己不是范浪的對手?」

「呃……這個我倒是不擔心,我應該能殺死范浪,就是沒想到你請我殺的人會是他。」范浪驚愕過後,冷靜下來,決定摸清趙舞晨的底細,至少弄清楚來龍去脈。

要是真有一個龐大的勢力要殺他,事情非同小可,必須摸清。

趙舞晨神色一緩,接著道:「既然你有這個自信,那再好不過。說吧。到底多少錢,你才肯出手。我背後的勢力龐大無比,出得起價。」 雇傭自己殺自己,這種奇葩事簡直千古未有,竟然讓范浪遇到了一次。

范浪心中哭笑不得,臉上卻仍是一本正經,想了想之後,回應道:「范浪驚才艷絕,實力超群,想殺他很難,就算是我親自出手,也要承擔不小的風險,價錢自然不能太低。一萬靈幣少了點,再翻個兩倍,三萬靈幣好了。」

「三萬靈幣?」趙舞晨瞪大鬥雞眼。

「這個價格還是低的,你背後的勢力那麼龐大,應該不會連這點錢都出不起吧?」

「好,三萬就三萬。」趙舞晨一臉肉痛。

「訂金一萬靈幣。」范浪伸出食指。

「不行,這個訂金也太高了,我最多先付你十分之一,給你三千靈幣。你放心,要是你能殺死范浪,絕不會少你一分錢的。」

「那就這樣說定了。」

「你什麼時候動手?」趙舞晨顯得迫不及待。

「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辦,至少要在三角域逗留半個月,半個月後,才會幫你去殺范浪。」范浪與別人一本正經的討論殺死自己的事情。

「半個月長了點,你最好儘快動手。」

「你背後的勢力就這麼想讓范浪死?他到底做了什麼事?」

「這個不用你管!你只要拿錢辦事就行了。」

趙舞晨的反應有點過激,引起了范浪的狐疑。

從趙舞晨各方面的表現來看,似乎不止是奉命行事那麼簡單,言語間透露出了對於范浪的強烈敵意,這種敵意帶著個人色彩。

難不成這女人沒說實話?

至少范浪可以肯定,事情沒那麼簡單。

他不想打草驚蛇,反正趙舞晨在這期間註定要留在他身邊,以後有很多試探的機會,現在先不急著刨根問底。

「好,我拿錢辦事,你先付定金吧。」范浪伸出手。

「我背後的勢力龐大無比,你最好依約行事,別生出什麼花花腸子。」 爹地放開我媽咪 趙舞晨警告一聲,這才取出一張貨幣卡,交給了范浪,裡面有三千靈幣,比黃金還要珍貴。

范浪接過錢,心中暗笑,他不可能真的自殺,所以這筆訂金一定會打水漂。

……

與此同時,無心宗內。

一大群無心宗的弟子剛剛跑回來,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彙報給了宗主。

這名宗主一身類似道袍的打扮,背後印著無心宗的徽記,聽完報告,勃然變色。

他的副宗主被殺了!鬼市更是慘遭覆滅!

「動手的人到底是誰?」宗主站起身來,喝問道。

「屬下不知,此人面容古怪,生著一對鬥雞眼,我從來沒有見過他。」一名弟子垂首報告。

「把你的記憶借我看看!」

宗主伸出鷹爪般的手掌,凌空一抓,將那名弟子的記憶從意念中抽取了出來。他專攻意念方面的本領,能夠洗掉記憶,奴役人心,抽取記憶自然不在話下,對他只是小菜一碟。

記憶如煙,從那名弟子頭頂飄散而出,這種抽取會對意念造成傷害,這名弟子不敢反抗,只能忍著。

宗主抽出記憶,吸入鼻孔,閉上雙眼,讀取記憶內容,看到了弟子所看到的景象,身臨其境。

記憶當中,就見一名鬥雞眼青年張開劍氣雙翼,傲立在半空中,口中大放厥詞,揚言要對無心宗不利。接著是戰鬥的場景,畫面變得十分混亂,有幾幕驚鴻一瞥,看到了鬥雞眼青年戰鬥的身姿,盡顯強者風采,實力難以揣度,比玄君更強,卻沒有施展出奪造化能力,讓人捉摸不透。

「黑手一死,我等於少了一條左膀右臂,對無心宗的損失不小。這個神秘強者,應該不是虛張聲勢,既然說了要對付無心宗,那就一定會出手,不能報以幻想。」

「這下麻煩了!」

這名宗主愁眉不展。

強敵來犯,非比尋常,他甚至動了去避難山莊暫避一時的念頭。

在三角域這片地界,當屬避難山莊實力最強,有玄帝強者坐鎮,從名字即可看出,這是一個可以避難的地方。

……

時光飛逝,轉眼天亮了。

范浪下一個目標要去對付無心宗,至於旁人,各有打算。

紫玫瑰預見到了風雨欲來之勢,不想留在是非之地,跟范浪告了別,帶著剩下的少部分商人離開了。

唯有趙舞晨一個人要繼續留在范浪身邊,直到范浪殺死「自己」為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