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看你嘴硬到什麼時候!”奪走她手中的髮簪扔到一邊,猛地掀起她的短裙,壓了上去,嘴巴不停的在她俏臉上蹭來蹭去。

“我要殺了你,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美豔女子尖叫着。

一陣熱血翻涌,夏凡急不可耐的褪去褲子,眼看就是一場肉搏戰,美豔女子見在劫難逃,突然放棄抵抗任由夏凡折騰。

夏凡啊夏凡,你在幹什麼?千鈞一髮之際,頭腦冷靜下來,翻身坐到一旁,“我沒殺害你哥,另外,從未聽說過這號人。”

“笑話,之前你打傷他,說什麼給他治病,從他手裏騙走二百萬,敢說沒有這回事!”美豔女子坐起將裙襬往下拉了拉。

“八哥是你哥?他――他何時死的?”夏凡頗感意外。

“你爲什麼殺他?”美豔女子嘶吼道。

媽的,是誰下的黑手?昊哥,對,是他,肯定懷恨在心,“這一切是不是昊哥告訴你的?而且殺我也是他一手策劃。”

“是又怎樣?”

“你叫什麼?”

“柳月。”

“愚蠢之極,殺害你哥的兇手恐怕就是他。”

“不可能!”柳月說的斬釘截鐵,剛說完,臉色大變,之前她收到一條陌生信息,說是昊哥害死了她哥,隨後昊哥找到她,痛哭流涕,揚言一定給八哥報復,並編了一套瞎話,騙得柳月信以爲真,她已盯了夏凡一天,這纔不惜犧牲身子除掉夏凡。

“呵呵,精彩!”門被撞開,呼啦一聲進來十幾個持槍男子,爲首之人正是斷掉一隻手的昊哥。

“昊哥你來了,我殺不了他!”柳月起身笑臉迎上。

昊哥衝身邊使了個眼色,房門瞬間關上。

僅是從柳月胸前掃了一眼,沒理會她,咬牙切齒道:“夏凡,今天哪怕你有三頭六臂,必死無疑。”

“八哥是你殺的?”夏凡瞳孔緊縮,起身拍了拍身上。

“他早就該死!不然,我怎能接替他的位置,黑三的消息是他透露給你的吧?”

夏凡一驚,黑三的根據地健康醫院的確是八哥提供的,這件事只有他倆知道,昊哥是怎會知道的?莫非八哥身邊有內奸。

“就算你不回答,我也全部清楚,隔牆有耳喲,吃裏爬外的東西,所以,他該死!”殺害八哥的事,昊哥間接承認。

“是你殺了我哥哥!我給你拼了!”弄清事實之後,柳月撲向昊哥。

“哼,一會滿屋子人都會聽到你的叫聲。”昊哥擡腿就是一腳。

柳月捂着肚子瞪着昊哥,“忘恩負義的傢伙,禽獸不如!”

“嘿嘿,謝你美譽,禽獸一回給你看看。”昊哥咧嘴一笑,隨後指着夏,“只要他動一下,亂槍打死。”

“是,昊哥!”齊聲喝道。

“恩,等我爽完了,你們一個個上。”

“謝老大!”都如同打了興奮劑,眼神火熱。

知道柳月是八哥的親妹妹,夏凡有心護她,但那麼多槍沒機會出手,“把她放了,我陪你們玩怎麼樣?”

“老子不搞基,不過,我兄弟有這愛好,先別急,等我完事,有你哭的時候。”昊哥粗暴的攔腰抱起柳月。

“放開我……放開我。”不停的拍打着他的頭。

昊哥彷彿沒感覺到疼,粗魯的把柳月扔到牀上,迫不及待撲了上去。

“救命,救命!”柳月拼命掙扎。

可能有人聽到喊叫,傳來敲門聲。

昊哥稍愣,回頭道:“都把槍藏起來。”

那邊剛一收槍,夏凡伺機而動,閃身到了昊哥身後,掐住他的脖子擋在身前,“誰若敢動,我就弄死他!”

衆人愕然,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管我,開槍打死他!”

夏凡照昊哥臉上就是一巴掌,牙齒掉了幾顆。

“愣着幹嘛?還不躲進洗手間。”經夏凡一提醒,柳月猛然醒悟,跳到牀下,逃進洗手間。

少了累贅,夏凡挾持着昊哥慢慢前行,“開槍啊,老子跟他同歸於盡!”昊哥怒吼道。

“閉嘴。”又一拳打在臉上,登時鼻青臉腫。

“老子跟你拼了。”昊哥也算一條硬漢,企圖反抗。

哪成想柳月竟從洗手間衝了出來,一把斷了半截的牙刷插入昊哥右眼中。

“啊!”疼死過去。

夏凡急忙鬆手,驚愕的退到一旁。

“有種開槍呀,姑奶奶不怕你們。”柳月柳眉倒豎,氣勢逼人。

昊哥昏死,加上眼睛瞎了一隻,就算好了,也是廢人,其中一名受過八哥恩惠的人,突然調轉槍口,對着昊哥連開三槍。

ps:祝大家五一快樂!求鮮花、求收藏、求打賞! 不僅夏凡,包括柳月在內的其餘人,無不被眼前一幕震驚住,光明正大開槍殺人,是要判死刑的。

“不想跟昊哥一樣下場,都把槍收起來!”開槍男子冷眼從同衆人身上掃過,在這情勢下,一旦發現有人搞小動作,他會毫不留情的當場射殺。

“關小刀,殺了昊哥,下一步有何打算?”另一男子擔心道。

“不瞞你們,我這條命是八哥撿回來的,如今殺了昊哥,爲他報了仇,心願已了,是生是死已經不在乎,你們都走吧,但是記住一點,誰若敢傷害柳小姐,只要被我知道,哪怕追到陰曹地府,也要弄死他!”關小刀拿槍點指着衆人,威脅之意十足。

“同生共死,兄弟我陪你。”喊關小刀的那名男子,嘿嘿一笑,拿槍站到關小刀一邊。

“董戰,你小子活膩歪了,我自身難保,別跟着我掉腦袋。”關小刀瞪了董戰一眼,來到柳月近前,恭聲道:“柳小姐,讓你受驚了,趁着警察未到,趕緊離開。”

這個時候,該走的都走了,只剩下夏凡,柳月,關小刀和董戰。

“關小刀是吧?八哥沒看錯人,仗義!昊哥該死,你做的沒錯。”夏凡非常欣賞關小刀這個人。

“你身手不錯,想必是八哥的朋友吧?”

“彼此彼此。”夏凡默認。

“對不起夏先生,是我誤聽小人讒言,差點――”想起暗害他的事,柳月深深自責。

重穿農家種好田 “過去的不必再提,大仇已報,以後有什麼打算?”夏凡問道。

“在這個世上我就哥哥一個親人,如今沒了,只好回京城上學。”柳月眼神黯淡。

“以後我夏凡就是你的哥哥,你的親人,若有什麼難處,隨時給我打電話。”夏凡把手機號告訴了柳月。

“你不恨我嗎?”柳月怔怔的問。

“像你這樣單純的女孩,受人蠱惑在所難免,八哥不會白死,死一個昊哥算得了什麼,遲早我要滅掉青雲幫。”

“你就是夏凡?”關小刀顫聲問道,這一次他聽的清楚。

“那麼激動幹嗎?跟我有仇?”夏凡開起玩笑。

“沒有,凡哥的大名早有耳聞,八哥沒少提及你。”

“是嗎?要不跟着我吧。”

“小弟求之不得,只是眼下我有命案在身,不能連累你。”關小刀興奮的點頭,隨即又急忙搖頭。

從眼神中夏凡看到他的誠意,笑道:“幫我護送柳月回京城,暫時保護她一陣子,算是避避風頭,這裏我來處理,還有把槍處理了,以後不許碰這玩意。”

“你能擺平?”董戰質疑道。

夏凡笑笑沒有解釋。

“凡哥,從今往後我跟定你了,柳小姐,咱們走。”關小刀做事果斷,雷厲風行,頗有幾分英豪之風。

“凡哥,你也收下我吧。”關小刀歸於夏凡,董戰連忙請求。

夏凡看了看他沒有說話,而是看向關小刀。

關小刀立即明白,拍着胸脯道:“我的鐵哥們董戰,保證沒問題。”

“行,你們都去吧,記住我的電話,回頭把銀行卡號發給我,最重要一點,沒有我的允許決不能私自回來。”

“謝謝凡哥。”董戰感激涕零。

“是。”關小刀應道。

“走吧,說不定警察已到樓下。”夏凡催促道。

路過夏凡身邊的時候,柳月來了個驚人之舉,猛然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頭也不回的跟着關小刀和董戰離去。

夏凡呆呆的捂着臉,幸福來的太突然,隨即也走出房間,來到走廊,外面仍圍着不少人,擠過人羣,拿出手機打給雲雨瑤。

“喂,幫我個忙。”

“什麼事?”雲雨瑤頗感意外,這是夏凡第一次求她。

“出了命案,能不能擺平?放心,死者是青雲幫昊哥,手上有命案,這次也是死於內訌,打死他的那人,正好跟我認識。”夏凡急忙解釋,生怕對方說幫不了。

“你沒參與?”雲雨瑤問道。

“哦,是他設計暗殺我,還真差點栽在他手裏。”想想就心驚肉跳。

一聽到對方要害夏凡,雲雨瑤神色大變,“馬上離開案發現現場,把地址告訴我。”

走出酒吧的時候,外面已經停了十多輛警車,帶隊之人赫然是市副局長白敬東。

恐怕被他認出,免得打招呼,夏凡側臉從另一邊走過,擡頭看了眼夢幻酒吧,立即告訴了雲雨瑤。

雖然雲雨瑤答應幫忙,但能不能擺平,夏凡心裏忐忑不安,憂心忡忡回到家。

“趁我和晴柔姐不在家,去哪鬼混了?”許若蘭抽了抽瑤鼻,“咦,好濃的香水味,啊!你的臉上――”

許若蘭黑溜溜的眼珠彷彿凝滯一般,小嘴張得簡直能塞下一個鴨蛋。

尹晴柔順目望去,不由一呆,臉色也不怎麼好看,“去洗洗吧,飯菜在餐桌上。”黯然神傷的回了閨房。

壞了,與柳月身體接觸,身上難免沾到香水味,飛快衝進衛生間,路過水池的時候,看到了鏡子裏的自己,“真該死!”一拳砸在牆上,因爲柳月臨行前的吻別,那殷紅脣印清晰可見。

“老闆,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和晴柔姐不夠美嗎?身段不夠豐滿嗎?有花堪折你不折,跑到外邊折野花。”許若蘭依着門框搔首弄姿的看着夏凡。

夏凡本想解釋一番,但一想到命案,苦澀的搖了搖頭,鑽進洗澡間。

“哼,始亂終棄,心虛了!花花公子,以後在也不理你!”許若蘭跺跺腳去了尹晴柔房裏。

終於體會到有口難言,衝完澡,夏凡回到自己牀上,心繫昊哥命案,心中不能平靜,盤膝而坐,催動鬼魄靈氣,修煉《天靈譜》,一個小時過去了,仍感到心神不寧,於是穿着大大褲衩來到客廳,剛打開燈,嚇了一大跳,只見尹晴柔穿着一件粉色睡裙蜷縮在沙發上,目光呆滯,美眸紅腫,讓人看了心疼。

“怎麼還沒睡?”夏凡在她身邊坐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