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你得死能夠平息一切,那我會立刻殺了你,這場災難不會因爲你的死去而終結,日本將因你而血流成河,我會盡最大的努力阻止這一切,你好自爲之吧。”

那人說完轉過身帶着遺憾消失在門口,那個背影似乎比進來時蒼老了很多。

玄葉英明轉過身冷哼一聲,面對着遠方自語道:“來吧,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遠處的天空飄過一塊黑雲,似乎一場暴風雨就要來臨。

水月洞天。

妖刀村正和仙兵村雨所凝聚的力量似乎要將整個房間撕碎,下面的地板早已承受不住紛紛龜裂成碎塊,火舞和靈仙的臉色也變得興奮起來,這種境界她們已經期盼了很久。

似乎感受到了力量的強大,龍蒼宇右手持劍豎在眼前,左手二指搭在劍身,頓時強悍的氣息從他身體中迸發出來,那是一種久違的渴望,對戰鬥的渴望。

龍蒼宇的氣勢不斷提高,恐怖的威壓竟然能夠抵住她們二人融合的力量,很快兩股力量達到了分庭抗禮的地步,龍蒼宇已經好久沒有爆發過如此強大的戰意。

就算與刀鋒一戰的時候,爆發的力量恐怕也不如現在這般強悍,承影流光閃耀,在兩把海外神兵面前昂起高貴的頭顱捍衛華夏神兵的尊嚴。

也許是力量達到了臨界點,三把神兵同時發出嗡嗡的爭鳴之聲,便在此時,龍蒼宇閉上雙目,神怡氣靜,手掐法訣,口中默唸,金剛薩埵心咒,降三世三昧耶會。

“不動明王印,破。”龍蒼宇怒目圓睜,大吼一聲。

“仙魔合璧,殺。”兩聲嬌叱,在狂暴的力量中響起。

兩股完全釋放的力量,在巨大的房間裏轟然相撞,頓時整個水月洞天如同地震了一般,整座大樓都隨之一晃,巨大的聲音驚醒了所有的人。

八樓的一個房間剎那間變成了一片廢墟,處在交鋒中心的三人各自後退三步,數秒鐘之後力量才逐漸散去,強行穩住身體,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慌忙跑過來一人攙扶一隻胳膊將龍蒼宇扶住。

剛纔她們二人的合力太過強大,深恐龍蒼宇會受傷,所以她們完全顧不得自己,急忙查看龍蒼宇的身體。

這種程度的攻擊可以給任何一個強者造成威脅,不過龍蒼宇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強悍的冥王在在防備妥當的情況下,沒有人可以一擊傷他。

龍蒼宇忽然哈哈大笑,霸道的伸出雙手將她們用力的摟在懷裏,在每個人的臉上狠狠的親了一口,豪氣沖天的笑聲迴盪在水月洞天,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的臉上同時出現一抹激動的笑容。

以冷酷著稱的二人第一次讓笑容變得如此燦爛。

這時,衆多身着睡衣,衣衫不整的龍門高層,出現在已成爲廢墟的房間門口,看着如同遭遇**襲擊的房間,一個個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衆人都是龍門的頂尖高手,自然看得出那些破碎的痕跡,紛亂的劍痕足以說明這裏的景象完全是巔峯高手的對決所造成的破壞,只是這種破壞力實在太驚人了。

歐陽上邪打着哈欠,只穿了一條睡褲搖搖晃晃的走過來,看了看兩位美女,又看了看龍蒼宇,忽然蹲在地上大叫道:“我靠,你們打架能不能挑個時間,大半夜的在這決鬥,我還以爲地震了呢,差點把我嚇死。”

這時貪狼穿着極其性感的黑色蕾絲睡衣,在房間裏繞了一圈,那火爆的身材,妖嬈的面孔,關鍵是每走一步都有春光外泄,黑色迷離的誘惑讓人無法把持,在場的男人除了龍蒼宇之外全部側過頭去。

沒辦法,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面對這樣的極品美人的誘惑都不可能無動於衷。

歐陽上邪蹲在地上仰着頭,一隻手堵着鼻孔,深吸兩下委屈道:“貪狼,你能不能回去換件衣服再來,你在溜達兩圈我鼻血都流出來了。”

貪狼瞪了他一眼,罵道:“色狼。”然後也不理他,轉過身驚奇的問道:“這裏真的是你們比武造成的?”說着眼光落在了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身上。

龍蒼宇點點頭笑道:“這就是她們兩個連續三天不吃不喝得到的結果。”

貪狼輕嘆一聲,低頭自語道:“看來我也要快點找到突破的方法了,不然會被你們越拉越遠。”

“恐怕你暫時沒有那個時間了。”上官紅雪的聲音傳來,她是來到這裏的人中,唯一一個穿着整齊的人。

貪狼疑惑的看向上官紅雪,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而上官紅雪的目光則放在了龍蒼宇的臉上。

龍蒼宇輕咳一聲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淡然道:“紅雪說的沒錯,本來我打算明天早上在宣佈這個命令,既然你們現在都來了,那就早一點通知你們。”

龍蒼宇掃視一週,嚴肅道:“玄葉英明的藏身地點已經找到,我們的實力也提升到了頂點,龍門與山口組之間的恩怨是時候做個了斷了,這場決戰我定在明晚,你們回去好好準備一下,我只有一點要求,玄葉英明必須死在中國。”

回到各自房間,大家睡意全無,就連一向沒心沒肺的歐陽上邪也是躺在牀上瞪着眼睛毫無睏意。

大家都明白這場戰鬥不是普通意義的戰鬥,不需要成千上萬人打羣架,這是一場高手的對決,所謂高手歐陽上邪不知該如何定位,自己算不算高手這個答案很模糊。

要面對唐澤玄鏡這樣成名許久的日本武聖,他不知道有多少把握,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參與,他只想得到家族的繼承權,可不願爲此丟掉性命。

龍門之中除了龍主之外就是戰王破軍的實力最強了,現在破軍已經戰死,那麼剩下的人實力都差不多,明日一戰龍門高層恐怕都得參加。

可是有一點歐陽上邪心裏想不通,如果來自星空的情報是真的,那麼玄葉英明身邊至少有三位巔峯高手,而龍門這邊只有龍蒼宇一個,就算最後戰勝,那也一定是慘勝,龍門的高層不知道還有幾人能夠活着回來。

龍主一向是深謀遠慮智慧超然,沒有足夠的把握絕不會用龍門的全部高層做這場決戰的賭注,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在龍主看來和失敗沒什麼區別,既然這樣龍主爲什麼還要開戰呢,難道僅僅是因爲那兩個變態女人的突破?

歐陽上邪心中充滿了疑惑,他在權衡自己該不該參加這場決戰,如果不去那就意味着和龍蒼宇徹底決裂,那樣的結果就是和家族的那個女人翻臉,最終的結局就是一無所有,不過起碼還能保住一條性命。

如果去,有可能會戰死,如果不死日後在龍門的地位一定更加穩固,關鍵是可以順利的拿到家族的繼承權,可一旦戰死就什麼都沒有了。

歐陽上邪躊躇了半天,忽然眼前一亮,做出了最終的決定,以他對龍蒼宇的瞭解,龍蒼宇不可能讓龍門的高層白白送死,這樣一想就知道龍主的背後一定隱藏了其他高手,或許這場戰鬥根本不用他們上場。 想通了這一節,歐陽上邪輕鬆了不少,可是忽然又感到一陣後怕,瞬間驚起一身冷汗,剛纔的想法差點把他帶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違抗龍主的命令就相當於背叛,背叛龍蒼宇是什麼後果他想都不敢想,到時候恐怕連歐陽家主都救不了他,死估計是最好的結局。

好在這種後知後覺來的並不晚,將所有亂七八糟的想法拋之腦後,歐陽上邪眨眼間變回了不可一世的赤龍使。

同樣無法入睡的貪狼可沒有歐陽上邪那麼多想法,她的眼裏只有龍主的命令,對於戰鬥極其渴望的貪狼對這場高手對決早就迫不及待了。

尤其是看到獨孤火舞和筑紫靈仙突破之後,對於實力的提升更是渴望至極,她盼望能與強者交戰,因爲戰鬥是提升實力最快的辦法。

想要成爲巔峯強者,必須面臨殘酷的考驗,只有徘徊於生死邊緣,才能激發最大的潛力,可是來到龍門之後還沒有真正和強者交過手,曾經與破軍七殺的切磋只是點到爲止,沒有生死一線的感覺,更無法挖掘自身的潛力。

曾經做殺手的時候就聽說日本有四大忍術宗師都是巔峯強者,很早以前就想與他們交手,可惜一直沒有機會,現在這個機會終於來了,對於明日一戰她的心裏充滿了期待。

第二日正午,海邊別墅。

玄葉英明站在陽臺之上,眺望着平靜的海面,昨夜的暴風雨始終沒有來到,濃雲早已散去,海面上陽光依舊,但在這平靜之下似乎隱藏着更爲凌厲的殺機。

“皇子。”

空無一人的身後傳來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如同鬼魅一般,青天白日之下平添一絲詭異。

玄葉英明微微一笑,對此沒有絲毫驚訝,淡淡道:“鬼影,龍門有什麼舉動嗎?”

帶孕潛逃 身後的空氣忽然一陣扭曲,緩緩顯出一個人形,此人身背長刀,一身忍者打扮,唯一不同的是忍者的裝扮一向以黑色爲主,而這個人卻是一身白衣,連頭上的面罩都是白色的,只露出一雙攝人心魄的眼睛。

他背在身後的長刀與其他忍者也極爲不同,要比普通的太刀長出少許,接近妖刀村正的長度,刀鞘和刀柄通體金色,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劍鞘之上雕刻着一條栩栩如生的大蛇,也許就是在日本廣爲流傳的八岐大蛇吧。

不過此刀與八岐大蛇恐怕沒什麼關係,因爲傳說由八岐大蛇的脊骨所煉製的神兵乃是天叢雲劍,而他手裏這把刀雖然不是凡品,不過比起鹿深叢雲手中的天叢雲劍還要差上幾分。

此人被玄葉英明稱作鬼影,可是在山口組之中他從未出現過,即便是在中國的戰場上,也沒人見過他的影子,這位極其神祕的鬼影就好像突然出現在玄葉英明身邊,沒人知道他的來歷。

鬼影恭敬的站在一旁低聲道:“就在今天早上,DL市已經被全部封鎖,所有能出去的道路都被龍門佔據,尤其是這片海域,一條船都找不到了。”

玄葉英明陰冷的笑了笑:“終於要來了嗎,這一天我也期待了很久。”

他擡起頭望着陽光明媚的天空,淡淡道:“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不知道歷史會銘記誰的名字。”

三隻海鷗在海面上滑行,時而振翅高飛,時而俯衝而下,不時發出幾聲悲涼的鳴叫。

鬼影手腕微微一抖,三隻海鷗木然凝滯,下一秒從空中跌落,屍體被海浪掩埋。

“歷史只會記住皇子的名字,別人不配。”話音未落,鬼影的身體再次消失在空氣中,詭異無比。

入夜,今晚的海岸燈火通明,安靜的沙灘上擺着一張木桌,兩把椅子。

玄葉英明獨自坐在桌前,桌上擺放着一套青花茶具,玄葉英明面帶微笑正在認真的沏茶,也許是爲那即將到來的客人準備的吧。

不知何時海邊颳起一陣清風,遠處的朦朧中一個挺拔的身影緩緩走來,微長的頭髮遮擋不住那雙深邃明亮的眸子,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輕鬆自在,彷彿在他眼中一切都不值一提。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此情此景真是應了這句千古絕唱。”

龍蒼宇自黑暗中走出,略微帶着一絲感嘆,似乎是爲了今晚的夜色而可惜。

“龍主真是好興致,不介意來喝一杯清茶吧!”

玄葉英明淡然的倒了兩杯茶,向着走近的龍蒼宇擺了一個請的手勢。

龍蒼宇來到近前拿起溫熱的茶杯低頭聞了聞,然後便放在桌上,揹負雙手,面朝大海,王者之風油然而生。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就像這茶道,無論你們日本人如何去學,如何去品,始終找不到茶的真諦,無論如何都蘊育不出茶的神韻,可笑的是你們就是喜歡錶現那空有軀殼的外表,也許這就是日本人的劣根,自以爲是。”

龍蒼宇淡淡的說出這番話,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沒有嘲諷,沒有不屑,就如同在講一個故事,風輕雲淡。

玄葉英明輕笑兩聲,獨自喝了一口茶,淡漠道:“龍主誤會了,我在這裏奉茶並非炫耀茶道,你們中國人講究先禮後兵,今日龍主大駕光臨我只能用這種方式表達我的尊敬。”

龍蒼宇大笑一聲,道:“人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臨死前總要大徹大悟一番,如同對生命的懺悔,可惜的是人生是一條單行道,沒有往返的機會,就像你我之間註定你死我活的結局,尊敬這兩個字顯得蒼白無力。”

玄葉英明將茶杯放下,站起身與龍蒼宇並肩而立,可是這種畫面卻並不和諧,因爲二人的氣質明顯不同,給人的感覺玄葉英明怎麼看都低人一等,並非他不夠優秀而是缺少了帝王之氣。

當初龍蒼宇和葉無塵初見之時站在一起就如同多年未見的老友,給人的感覺就是平等,擁有站在同一高度直視對方的資格,是站在巔峯的一方雄主。

相比之下,玄葉英明就像是邊陲小國的帝王,龍蒼宇則是大國天子,雖然擁有同樣的地位,但小國之容怎能比得了大國之威。

玄葉英明似乎感受到了這種差距,淡然笑道:“世界上有很多人覺得我不配做你的對手,甚至在日本也有無數人反對我進入中國,可你知道我爲什麼還要來嗎?”

龍蒼宇搖搖頭道:“說你是白癡恐怕沒人會相信,說說看爲什麼那麼着急送死。”

“因爲我不服。”玄葉英明忽然變得激動起來。“冥王又怎麼樣,爲什麼全世界都覺得我比不上你,無論我做的多好,做得多優秀,都得不到父親和師父的認同,他們總是告訴我不要招惹東方的冥王,可我偏偏不信這個邪,所以我要殺了你,讓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知道誰纔是亞洲的王者。”

“所以你就帶着山口組殺進了中國?”龍蒼宇冷笑一聲問道。

“沒錯,這是山口組多年來的夢想,可是那羣傢伙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包括我的父親,可是我做到了,山口組的鐵蹄終究還是踏進了你的地盤,起碼在這一層上是我贏了。”

玄葉英明輕嘆一聲,似乎在爲自己當時的計劃而感嘆,那樣的大手筆,全亞洲也就只有他能做的出來了。

“想知道如果是我要證明自己,我會怎麼做嗎?”龍蒼宇面無表情的說道。

玄葉英明愣了愣,隨即苦笑一聲道:“你無須去證明什麼,也沒有這種如果。”

龍蒼宇也不理他,自語道:“我會一個人去找你,然後打敗你,而不是帶着千千萬萬人來送死,這樣根本證明不了什麼,知道爲什麼冥王在世界上被那麼多人顧忌嗎?”

玄葉英明呆呆的搖頭,這一層他從來沒有想過。

“那是因爲冥王不需要背景,不需要有人支持,他一個人就可以面對整個世界,最重要的是即便面對世界幾大勢力的聯合絞殺他也能堂而皇之的離開,就是因爲這個,那些幾十年不出世的巔峯高手們纔會對冥王有所顧忌,而這些你永遠都做不到。”

“即便這次你贏了,你也得不到世界的贊同,因爲並不是你贏了我,而是山口組贏了龍門,可惜的是就算給你整個亞洲做靠山,你還是敗了。”

“從你決定帶人進入中國來證明自己的時候就已經讓很多人失望了,你師父唐澤玄鏡一定阻止過你吧,當初我就對他說過,只要他敢踏足中國,我必會東渡日本,那將是一場災難。”

玄葉英明望着遠方,臉上帶着放下一切之後的釋然,淡淡道:“此事因我而起也必將因我而終,只要你死了,那一切災難都沒了,不管我的決定被多少人嘲笑,只要戰勝你一切笑聲都會不攻自破。”

“戰勝我?”龍蒼宇哈哈大笑,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姿態狂妄,放浪不羈。“如果你有這個本事,就不必讓那些老不死的來救你了。”

玄葉英明不爲所動,望着波瀾起伏的海面,臉色也隨之陰沉下來,人生起落不同於波濤沉浮,這一世的選擇,一落之下,焉能再起。 有實力的囂張叫做狂妄,沒實力的囂張就是裝比了。

龍蒼宇有資格在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狂妄,教廷怎麼樣,當年冥王仗劍闖教廷和教皇談經論道,何等威風,何等霸氣。

當龍蒼宇用那些離經叛道的言論把教皇氣的翻白眼以後,獨自殺出教廷,宗教裁判所出動上百高手圍追堵截半個地球,結果怎樣,在丟掉幾十條性命之後,果斷放棄了追殺。

這就是冥王,一個敢於挑戰整個世界的瘋子,敢問全世界諸多強者中誰有這個魄力,這就是龍蒼宇狂妄的理由,但玄葉英明看不到這些,他只知道龍蒼宇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裏,那些話就是**裸的羞辱。

面對這種羞辱玄葉英明無法保持冷靜,冷聲道:“你就那麼自信能夠打敗我,就憑藉龍門的實力,我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從哪裏來的。”

龍蒼宇搖搖頭,帶着一種朽木不可雕也的神情,道:“你和我的區別就在於,你的眼光總是抓住一點不放,所以你只能看到龍門,而我的眼睛看到的卻是整個江湖,我的自信就來源於這裏是中國,無論怎樣你都不可能成爲贏家。”

玄葉英明直到現在還不明白,龍蒼宇要面對的只是山口組,而玄葉英明要面對的卻是整個中國,日本來的人越多死的也就越多,而他想殺龍蒼宇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只要想走,沒有人可以留住冥王。

“啪啪啪”一陣拍手聲清晰的傳來,夜色中三個人影由遠而近在沙灘上緩緩走來。

“說得好,因爲這裏是中國,絕不容外族踏入,犯我中華天威者,雖遠必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