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方昊天能活下來自然是好,若是不能活下來,也很正常。

「轟!」

方昊天一劍揮出。

「兄弟,行啊!」洪岩老祖突然精神大振,手中巨尺瘋狂拍擊,生生將岩石巨人的身體拍碎。

嗖嗖!

岩石巨人的身體碎開后便飛起,最後再度凝成身體。但它不再攻擊了,而是退後,因為戰敗的岩石巨人是不會再出手攻擊闖入者。

「砰!」

方昊天的劍砸在了岩石巨人的腦袋上。

岩石巨人的身體『咔咔咔』出現了裂痕,很快就垮掉。

「我倒是小看你了,你的實力竟然已經不在我之下,哈哈,這樣就有伴了……」洪岩老祖很開心,戰意也隨之昂揚,一舉巨尺便是吼起,「巨人們,來戰!」

「轟!」

又有巨人攻擊而上。

以洪岩老祖和方昊天的實力,一百之數很快就戰完。

岩石巨人消失。

「哈哈,好。」洪岩老祖振奮無比,「這一次有你與我聯手,我終於有希望闖過百戰廓離開這裡了。媽的,在這裡一個人孤獨的生活了幾萬年,太不好受了。」 太子妃她命中帶煞 東方豪宇顯然沒有料到秦菲會這麼迫不及待地去「撞槍口」,免不了為她捏了一把冷汗。

短暫的嘆息聲后,東方玉卿悠然開口說道:「菲兒,早點回來吧,我想你了。」

東方玉卿的聲線刻意壓低,仿似大提琴般醇厚的音弦,摻雜著一種近似無可奈何的寵溺,聽的東方豪宇都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他哥這重色輕友的差別待遇也忒明顯了吧?

前一秒還咬牙切齒地質問他,這下一秒就可以變得如此柔情似水。

秦菲那原本還忐忑不安的心,在聽到東方玉卿的柔聲細語后莫名變得踏實了許多,卻也莫名湧現出一股難以言說的酸澀。

只見她捏著電話的手有些微的顫抖,她以為東方玉卿劈頭蓋臉的第一話就是質問她。

這樣的開場白,毫無疑問給了秦菲一個始料未及的怔愣。

秦菲心裡悶悶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東方玉卿,索性有氣無力地說道:「嗯,沒有其它事情的話,我先掛了。」

東方玉卿尷尬地咳了一聲,「先等一下,菲兒……」

秦菲眸底的淚光閃爍,假裝堅強:「幹嗎?你想罵我水性楊花的話就直接說吧,我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聽聞秦菲這樣羞辱自己,就連東方豪宇心裡都很不是滋味,垂在身側的手也情不自禁地攥成了拳頭。

都怪他來晚了,應該事先提醒沈闊讓女店員陪著秦菲一起進試衣間的……亦或者直接讓秦菲在服裝里把外套放身上比劃一下就行了。反正她的身材很好,不會存在不合適的因素。

東方玉卿強顏歡笑道:「乖,不許哭,我在家等你。」

「嗯。」伴隨著秦菲的哽咽,電話一端傳來熟悉的機械聲音。

等秦菲發泄的差不多了,東方豪宇才伸手給她擦著眼淚、鼻涕。

意料之外的是秦菲並沒有躲閃,就像是她沒有竭盡全能抵抗楚銀南的強吻一樣……這一點難免讓秦菲有些後悔。

曾幾何時,她怎麼會變得這麼軟弱可欺?

鏡頭一轉,映入眼帘的是李美婭那異彩紛呈的面部表情。

「做我的新娘。」

聽聞陳俞文的話,李美婭抬眸對視上男人那痞痞的眼神,大致確認他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一時間思緒有些渙散,李美婭迅速從驚訝之中恢復鎮定,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慢條斯理地開口追問:「做你的新娘?」

顯而易見的是李美婭用了疑問句,隨後輕笑出聲,當成玩笑似得擺了擺手,「這種冷笑話一點都不逗,陳少還真是幽默。」

「你們陳家人各個都是人中龍鳳,我可不敢造次。」

陳家權勢隻手遮天,涉及政商兩界,隨便陳家的哪一個主兒,都不是李家招惹起的存在。

「美婭,在對待女人的態度上,我想我和郁林俊是同類人,對於想要的女人志在必得,任何人和事都無法阻攔。所以你不妨考慮看看?」

陳俞文篤定地開口,試圖重新向李美婭拋出橄欖枝,也從側面透漏出他是有備而來的訊息。

郁林俊提出結婚也不過是兩周前,除了雙方的直系親屬之外,外界並不知曉。

可即便是這樣,陳俞文卻說的信誓旦旦,可見他一直關注著她的動態。

李美婭扯了扯唇角,隨後微眯眼眸,再度轉移話題:「陳家資金鏈的確強悍,但是咱們李氏需要的是流動資金隨時填補漏洞,就這麼隨意地挪用十個億的流動資金,陳少也未免太任性了。」

「李美婭,你是在拒絕我嗎?」

此刻的陳俞文微微挑了挑眉,嘴角還掛著玩世不恭的笑,眼神卻冷若寒冰,甚至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話題既然已經說開了,李美婭索性直言不諱,「抱歉,我跟自己未婚夫的感情很好,陳少應該不至於強人所難吧?」

只寵棄妃 事實上,就算買賣不成,李美婭也不想得罪了陳俞文。

不管陳俞文是出於什麼目的糾纏她,多一個朋友就意味著少一個敵人。

「呵呵,你倒是了解我,我確實不屑於做強人所難這種破事。」

陳俞文並不否認李美婭的恭維,隨後眯了眯黑眸,凌厲的視線聚焦在李美婭身上,意味深長地開口道:「但是自從遇到你之後,我突然對強人所難有了新的認識,即便是破事也想真實地體驗一次。」

某人的言外之意就是,李美婭是他的囊中之物,他志在必得。

李美婭差一點就脫口而出郁林俊來震懾陳俞文,但是考慮到他們有約法三章,郁林俊並不想將他即將已婚的事公之於眾。

李美婭犯了難,纖細的手指翻動項目書的動作明顯一滯,壓根沒有留意到陳俞文嘴角的笑越發濃郁。

遲遲得不到回應,陳俞文繼續開口,「怎麼?是覺得我開出十個億的籌碼不夠?」

兩人心知肚明,被拒絕的理由並非是錢。

陳俞文居然能拿出十個億幫她,這遠遠超出了李美婭的預料。

李美婭心不在焉地搖了搖頭,算是否認了陳俞文的猜測。

「那麼,李美婭,你還想要什麼?」

聽聞陳俞文直呼大名的詢問,讓李美婭一時無語凝噎。

「除了陳家少夫人的位置和十個億的注資之外,我名下所有的不動產都可以給你,夠了嗎?」

聽了陳俞文的許諾,李美婭幾乎是脫口而出道:「你並不愛我,為什麼執意要娶我?」

「難得遇到一個瞧得上眼的女人,想留在身邊罷了。」

不想錯失良機,怕錯過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當然這樣真實的想法,陳俞文只能默默地在心裡念叨。

很顯然陳俞文的解釋並不出彩,只使得李美婭無奈地搖了搖頭。

「陳少拿婚姻當籌碼的做法,恕我不敢認同,更何況我已經心有所屬了。」

說完,李美婭緩緩地轉起身,雲淡風輕地說道:「抱歉,李氏的漏洞就不勞陳少費心了,我未婚夫已經答應幫我。」

對於李美婭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陳俞文感到很氣憤,卻又不好表現得過於明顯。 方昊天精神也是振奮。

洪岩老祖被困這個通道區域,是因為他一直無法度過湖面橋。

以前也有人闖入這裡,但實力都不如洪岩老祖,與洪岩老祖聯手都難以度過,反而那幾個傢伙都被打入湖底從此不見出現,應該是死了。

而後洪岩一個人,每一次打敗一百岩石巨人後就去闖湖面橋,但每一次都不得不退敗,退回到這裡來。

現在方昊天的實力讓洪岩覺得並不在他之下,於是再度看到了希望。

「不知道師傅他們怎麼樣了?」

方昊天更迫切想離開,比洪岩老祖更加急著離開。

「嗡!」

方昊天和洪岩老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氣流漩渦。

「走。」

方昊天和洪岩老祖一起飛入氣流漩渦。

再出來時,便看到了前面的巨湖,這感覺就好像方昊天和伐魔仙帝未進來之前看到的湖一樣,同樣大而廣闊,以方昊天的靈魂力都難以覆蓋整個湖面。

湖面很平靜,就好像一面巨大的平滑鏡子。

此時是夜晚,湖面上有月亮的倒影,湖影美輪美奐。

其實這裡一直都是晚上,反正按洪岩老祖告訴方昊天的,他每一次到達這裡都不是白天。

平靜的湖面上有一條浮在湖面上的橋,一直往前方蔓延,但看不到盡頭,不知道通往何處。

但洪岩老祖堅信要離開這個世界,第一步關就是打敗百數岩石巨人,第二步就是到達這條橋的盡頭。

至於橋的盡頭是通往哪裡,洪岩一直沒能成功通過自然無法知道。

「準備好了嗎?」洪岩老祖緊了緊手中的巨尺道,「一定要緊記,如果感覺打不過就迅速退,只要你能重新退回到這裡,一百年後就又有機會來到這裡。」

「嗯。」

方昊天將輕輕撫了一下赤霄炎劍,他必須要通過橋,因為他擔心師傅和公孫無敵、柳凝雨等人,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他現在已經具備的帝境之能,他還是很有信心。

如果連帝境的實力都通不過,那這裡還真的是一處絕境,永遠不能離開的絕境。

「呼!」

洪岩老祖雖然闖過了無數次,但這一次他再度有了希望,反而有點緊張,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

「上!」

洪岩老祖突然大吼。

嗖嗖!

方昊天和洪岩老祖同時朝湖面橋飛去。

「轟隆!」

湖底下突然巨浪爆發,一隻巨大的觸角湖獸衝天而起。

此獸的觸角簡直千萬,攻擊鋪天蓋地,就好像方昊天和洪岩老祖一下子就遭到了千萬隻湖獸襲擊。

「滾!」

洪岩老祖卻是一點也不擔心,他跟此獸都不知道交手多少次了,他一個人都能打敗。

「轟轟!」

惡魔CEO,別追我 洪岩老祖和方昊天聯手,一擊就將這隻觸角湖獸打落到湖中,然後雙雙落到了橋上。

「轟!」

橋面上馬上就有大量全身綠色的人頭蛇尾,手持雙叉的湖獸出現,都是准帝境的層次。

「殺!」

方昊天和洪岩老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向前暴沖。

劍光與尺影聯合在一起,一衝就是幾百米,橋上的湖獸死的死,傷的傷。

「真的有希望了,這個方兄弟的實力似乎還在我的想象之上。」

洪岩老祖精神大振,信心更加大足。

他卻不知道方昊天的信心更足了,剛才他暗中試過施展魂術,發現用靈魂攻擊這些湖獸效果更佳。

湖獸的實力雖然是准帝境的層次,但靈魂力卻遠不如准帝境的人類,所以剛才看似這些湖獸被他和洪岩老祖的武器擊殺,但實際上它們死之前靈魂就已經被抹殺掉。

既然這些湖獸的靈魂力如此脆弱,已經成就魂帝的方昊天當然有信心了。

兩人聯手,一路前沖。

「方兄弟,你是我的貴人,」洪岩老祖前沖中突然說道,「而你的實力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我覺得我已經是准帝境巔峰中無敵的存在,但跟你比卻有很大的差距。」

「我的劍法厲害而已。」

方昊天並沒有說出他是魂帝的原因,他也不需要謙虛。他表現出的實力確實還在洪岩老祖之上,如果還謙虛那就等於驕傲,甚至是對洪岩老祖的恥笑。

方昊天跟洪岩老祖相處之日,感覺性情還算不錯,是可以為友之人。

當然,能不能成為至交好友,這個還言之過早,方昊天也不可能馬上就有這樣的認為。

一個人真正的品性,不到最關鍵的時刻難以確定。

方昊天已經不再是那種跟人說幾句話就認為是至交好友的愣頭青了。

殺殺殺!

方昊天和洪岩老祖向前直衝。

越在前面,出現的湖獸就越強大,漸漸的出現的全是准帝境頂尖的層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