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此一來,鋼鐵怪物狀態的孫凡,可就有些束手無策了。通天教主有意避開他,全力攻擊地府大門,其身軀龐大靈活度不足,根本難以阻擋。

地府大門一破,通天教主便會殺入九幽地獄。現階段孫凡所在乎的人,幾乎全部都躲避在幽冥地獄之中。要是地府大門一破,孫凡面臨的可就是家破人亡了。這種情況,孫凡絕對不允許發生。

怎麼辦?

狗急跳牆,人急生智,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

孫凡看著通天教主,一次又一次的轟擊地府大門,其終於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所以在下一剎那,「金帝附體」狀態解除,孫凡腳踏六彩祥雲,一溜煙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是去幹什麼?他是去天庭雷池,尋找七彩祥雲中的最後一朵——紫雲。

天下武學,無堅不摧,唯快不破。這是孫凡能夠想到,剋制通天教主的唯一辦法。

孫凡從無人看守的雷池中,取出紫雲后,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天下急速。七彩祥雲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通天教主見孫凡走了,還以為其不打算管地府中人的死活了呢。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十分鐘後天邊竟然射來了一道七彩霞光,那道霞光快得出奇,還未等通天教主看的真切,那霞光便已經從他的身邊擦肩而過。而知直到那縷霞光停下來,通天教主才看清來者何人。

「孫凡,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回來,是為你取你狗命。」

「取我狗命,笑話。」通天教主的聲音,充滿了輕蔑。只可惜還未等他多喘上一口氣,其兩顆眼珠子便猛的向外一突,布滿了不可置信,「你……竟然……」

噗!

鮮血飈飛,通天教主人頭落地。

誰也沒看清,孫凡是怎麼割掉通天教主的腦袋的,只有孫凡自己一個人清楚。其是在駕雲從通天教主身旁掠過的時候,用血屠魔劍切下了他的腦袋。由於孫凡當時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至於吸血極快的血屠魔劍,都沒來得及吞噬通天教主的血液。而且通天教主,也在腦袋被割下后的十幾秒鐘,才發現自己的發生異狀。

修為達到通天教主這個級別,僅是割掉他的腦袋,是要不了他的命的。

所以一擊得手之後,天地間立馬就颳起了一陣七彩風暴。

嗖!嗖!嗖……

一劍、兩劍、三劍……

就這樣,通天教主被孫凡生生斬成了肉泥,其中也包括他的神魂。

形神俱滅!

……

通天教主死了,三界終於進入了一個短暫的和平期。

一年以後,花果山下的草廬,一個御劍飛行的白鬍子老頭,充當了這個打破寧靜的罪魁禍首。

「徒兒,師父來找你了。」

來者何人?孫凡的師父趙無極。

孫凡雖然和沈希妍、呂嬌嬌幾女,過了一整年平淡的日子,但其卻並沒有忘記他的這個瘋狂的師父。

「師父,你罷手吧。」

「罷手?為師為什麼要罷手?三界之內,至少三分之二的生命,被為師煉製成了分身,過不了多久,這朗朗乾坤,便只屬於我一個人了。不,是屬於為師和你兩個人的。」

其實孫凡早就已經知道,趙無極是一定不會回頭的。其之所以再問了一次,就是想要給趙無極一個機會,也是給他自己一個機會。「師父,對不起了。」

言罷,修為要遠超過趙無極的孫凡,便將趙無極直接擊暈,然後取出血屠魔劍,怔怔的看了很久。

早在一年之前,孫凡就已經發現趙無極控制的三界生命,已經到了一個相當龐大的數目。為此,他還特意請教了冥河教主,冥河教主給他的答案是突破神階,重置輪迴,一躍成為天道般的存在。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而且經過這一年的鑽研,孫凡赫然發現,其突破神階的唯一可能,便是殺道。如此一來,其便需要面臨一個極其難以決斷的選擇。

以殺證道,一共有兩條路。

到底哪條能夠走得通,誰也不能確定。

一是殺己,二是殺眾生。

殺己,一旦失敗,便沒有迴旋的餘地了。但殺眾生不成,孫凡卻還可以回過頭來殺己。如此看來,這一道題並沒有那麼難以選擇,但事實上卻是無法下手。不僅是孫凡,就連冥河教主,都被卡在了這一步。

殺己畏懼失敗。

殺眾生,又要忍受屠戮親人的痛苦。

冥河教主選擇了不做出選擇,其帶著自己門下的弟子,龜縮在幽冥地府之中,將趙無極分魂的侵蝕,杜絕在了門外。

可孫凡呢?

他還在猶豫。

為了天下蒼生,為了三界生命,其到底該不該冒這個險。

殺劫。

齊天戰猿說孫凡此生命犯殺劫,事到如今孫凡總算是知道,這個殺劫到底是在哪了?

在這個世上,沒有人能殺死孫凡,只有他自己。

血屠倒刺,噗!

孫凡死了。

但他也賭對了。

此時的孫凡,已經變成了一種更高層次的存在,三界之內的所有變化,全都在他的一念之間。

被趙無極所控制的一個個生靈,已經在一瞬間恢復了自由。

孫凡成功的突破了神階的桎梏,整個三界都為之而改變,唯一不變的就是花果山下的那個小茅屋。

數年之後。

白髮蒼蒼的趙無極,和故意扮成一個老頭子的老不死,正在大眼瞪小眼的彼此盯著對方,誰也不肯讓步。

「老東西,你休想跟小爺搶孫子!」

「搶孫子?你小子和凡小子平輩,你頂多也就能當一個乾爹。」

「你是孫凡的師父,頂多就是一個師公,連乾爹都算不上。」

「你……」

十幾分鐘后,彼此看不順眼的兩個人,又突然達成了共識。

「就一個小崽子,給你玩,我就沒得玩。給我玩,你就沒得玩。咱倆還是督促孫凡那小子,再多生幾個吧。」

聞言,老不死的眼睛立馬豪芒一閃,連忙點頭道,「大哥說的對啊,就得讓督促孫凡那小崽子,讓弟妹多生幾個。」

孫凡儘管已經突破了神階,成為了三界主宰般的存在,但他聽了老不死和趙無極之間的對話,還是當場就摔了一個大馬趴,「尼瑪,這他Niang的是什麼輩分?」 今兒醒來一看,新書榜掉到第四了,原本彩虹的目標是第一,然後排第二,好吧,第二就第二,現在掉到第四了……

簡直是不能忍啊!從寫戰艦以來,彩虹就堅持恪守一個原則,不刷票,務求每一張票都是真實的數據。戰艦將近七萬收藏,二十多萬推薦,四千多均定,全部都是真實數據,沒有任何虛假。

現在,到了新書,彩虹仍舊是這樣,發書到現在,四千多收藏,五千多推薦,仍舊全部是真實數據。彩虹絕對不會去刷哪怕一張票。所以,現在就只有來求助大家了,沒有賬號的書友麻煩註冊一個賬號收藏一下星河主宰,有推薦票的,不要忘了將推薦票給彩虹,讓彩虹在新書榜上的排名,再升一點吧……

拜託了!

彩虹絕不刷票,但彩虹不知道別人刷沒有。彩虹也不關心這個問題,如果沒刷更好,我們來公平競爭,彩虹不相信支持彩虹的書友會比別人少,如果別人刷了,搞惡意競爭,彩虹也絕不懼怕,彩虹相信,支持彩虹的書友的力量絕對要比刷子更強,就算到最後我們爭不過刷子,我們也可以逼迫刷子們多下一點本錢!

為表決心,今日三更,但是現在出了點問題,更新估計要到晚上了,晚上七點,彩虹出去找網吧去更新。拜託大家了! 一路走來……咱們的星河主宰到了現在,也有了快7000收藏了,更承蒙三生老大愛護,得以上了三江封推。。。

沒別的說的,感謝瓜姐,感謝三生老大,最主要的,感謝一直在支持著彩虹的讀者們。彩虹一直知道的很清楚,沒有你們,我什麼都不是。

其實本來不想開這個單章的,因為如果只是一些感謝語的話,其實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但是彩虹恰好有一些問題想回應一下,所以就開了這個單章。

關於有些讀者說的情節展開緩慢的問題,其實彩虹的打算是這樣的,是想慢慢的鋪墊開,描述這個新世界的一個個的人和事,然後慢慢推動劇情,再慢慢的將各種矛盾和衝突表述出來。不過這確實會帶來情節緩慢的感覺,彩虹已經察覺到了,所以在接下來會適當加快劇情。

第二,關於這幾天的更新……汗,這個真得求大家原諒一下,30號凌晨四點起床,趕飛機去廣州,然後在廣州停了兩天,昨天下午2點火車硬座19個小時從廣州到邢台,然後兩個小時從邢台到家,春運的火車大家都懂的。。。簡直是一夜沒睡啊,現在又累又困又餓又冷,容彩虹先休息一下,好好睡一覺再來碼字。。。

第三,就是關於三江票的問題了……彩虹剛才瞅了一下,咱們是三江封推啊,汗,可是三江票排名才第九。。。這個排名實在是讓彩虹羞愧,還望大家點開三江頻道,找到星河主宰,將每天都有的免費三江票投給星河吧,好歹讓排名不那麼慘對不對……拜託大家了。

第四,就是推薦票和收收藏的問題……汗,新書榜的排名同樣不容樂觀,如果大家信任彩虹,相信彩虹會寫出一個與眾不同的精彩的故事出來的話,還請點擊幾下滑鼠……投上幾張推薦票,還沒有收藏的書友,跪求收藏一下……

恩,就這幾件事情了,明天最少三更,還望大家多多支持一下…… 「哦……」雲陽一聲呻/吟,緩緩睜開了眼睛。

映入雲陽眼帘的是一片淡紅色的屋頂,似乎有一些光華在上面閃爍。雲陽費勁的轉頭,就看到房間之中大抵也是這樣的裝扮,到處都是淡紅之中夾雜一些橙黃的顏色,房間並不大,並且有許多奇怪的東西擺在牆壁或者地上,顯得有些雜亂。

「這是哪兒……」雲陽費勁的開動自己的大腦,仔細的思考著這個問題。

雲陽上一刻的記憶還停留在那個美麗的夜晚。身為一名天文學家的雲陽為了觀測月掩木星這一奇特天象,特地帶著自己的觀測器材來到了光污染比較少的野外,可是在觀測途中,忽然有一顆流星從天際劃過,拖著長長的尾巴朝著雲陽沖了過來,在這顆流星還沒有砸到地上,僅僅感受到那如同站在噴氣式客機發動機後方一般龐大的衝擊波之後,雲陽就失去了知覺。再一次醒來,卻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地方。

「或許我沒被流星砸死,只是暈了過去,然後被人救到了醫院?可是這裡的裝扮也太怪異了一些。」雲陽有些疑惑的思考著這個問題,「而且,也沒找到這裡有醫療器械啊……」

一名神情寬厚的中年男人從門口走了進來,看到雲陽已經睜開了眼睛,滿是欣慰的說道:「小雲,你醒了。」

「雲師叔醒了么?太好了,我還以為從此就見不到雲師叔了呢。」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一同傳來的還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這陣腳步聲,一名大概有十八九歲左右的少女沖了進來。

「小舞你瞎說什麼呢,我就知道雲師叔一定不會有事的。張師叔拼著自己受傷的代價,哪裡還有救不回來的道理……」這是一個很粗豪的聲音,雲陽轉過頭,就看到一名大概二十多歲,十分強壯的年輕人出現在了那個名叫小舞的少女旁邊。

雲陽的腦袋有些迷糊。從這些人之間的交談來看,自己似乎是他們很熟悉的一個人,可是自己真的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他們。還有那什麼師叔師伯的稱呼,也讓雲陽感到有些疑惑。

「這裡是哪兒……你們是誰?」雲陽艱難說道。話一出口,聲音的乾澀嘶啞把雲陽自己都嚇了一跳。

「我們?我是小舞啊,雲師叔你不認識我了么?」那名少女吃驚的說著。

「小……小舞?」雲陽念叨著這個名字,努力在自己的記憶之中搜尋,可是仍舊一無所獲。

中年男人皺了皺眉,溫言說道:「你們雲師叔剛剛醒來,或許腦袋還有一些不清醒,你們先出去吧,讓小雲好好休息一下。」

「哦……」少女和那個強壯的年輕人對視了一眼,走了出去。

「小雲,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中年男人關切的看著雲陽,還將一隻手搭在了雲陽的胳膊上,雲陽便感覺到似乎有一股熱流從那名中年人的手中流出,進入到了自己體內。

「哦?」雲陽吃了一驚,滿是疑惑的看著這個中年人,「我,我還好,請問你是?這裡是醫院么?是你們救了我?」

「醫院?你是說醫館吧。」中年男人笑了笑,說道:「放心吧,等回到了祖星,師兄一定會把你送到最好的醫館之中的。」

似乎有什麼東西搞錯了,雲陽感到和這些人的對話,總是無法和自己的記憶以及思緒聯結起來。身為一名科學家的雲陽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感覺。雲陽動了動胳膊,一邊在自己懷中摸索,一邊說道:「抱歉,你們說的話我不是很明白。介紹一下我自己,我是一名天文學家,在觀星途中出了意外,很感謝你們救了我……我的手機在哪裡?可以還給我嗎?我想和我的家人朋友聯繫一下。哦對了,這是我的證件……」

話說到這裡,雲陽忽然閉上了嘴巴。因為雲陽的手伸到了自己懷中,不但沒有摸到自己的證件,反而摸到了一片壯碩的胸肌。

雲陽可以肯定,自己身上絕對沒有這樣壯碩的肌肉,可是現在,雲陽又偏偏從自己身上摸到了這些東西。

中年男人一直在皺著眉頭,很顯然,雲陽說的話讓他也有些不明所以。

雲陽伸出手,顫抖著放在了自己眼睛上面,仔細的端詳著。

那是一隻很普通的手,但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因為這隻手的手掌紋和自己記憶之中截然不同。

再聯想起之前這些人對自己說的那些話,一個念頭從雲陽腦海之中生了出來。

「抱歉,這裡有鏡子么?」雲陽詢問道。

「鏡子?」 助理媽咪:總裁爹地,乖乖投降 中年男人重複了一遍,得到雲陽的確認之後,中年男人隨便揮了揮手,於是,一片水霧就凝結在了雲陽面前,就像是一面鏡子一般。

雲陽還來不及為這魔術一般的手法驚訝,就被這片水霧之中照出來的自己的面貌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鏡子中,是一張凝重的,稜角分明的臉龐。這張臉或許可以說的上英俊,但這張臉絕對不會是自己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