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此警覺,一點都不像是職場的上的人,倒像是混地下社會的。

但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一回來就碰到段風那個變態,她們三人,好不容易在國外遊玩,才彌補了心靈上的創傷,有了好心情,被這個傢伙一下子都給破壞了。

現在變得都有點草木皆兵的感覺,還是聽清然的,先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吧。

陸進已經青北公司三天了,公司的一些情況已經瞭解非常的清楚。

包括楊清然和吳婧,他都不知道偷窺了多少次,讓他的八卦之火燃燒的更加猛烈。

對楊清然是更加的渴望,這樣的美女他看到了都要走不動路,但是以他現在的身份,根本不能跟她搭上話。

這家公司的體量實在太小,他跟手下就稍微轉了轉,想要的情報基本上都到手了,整垮這家公司易如反掌。

這家公司,本來就是林凡買來給清然打法時間的,就沒想過有多少盈利,只要不虧損就行,所以架構很是簡單,人員都是延續的上一家公司的。

陸進不想在青北公司耗下去,本來他已經問過三爺,能不能現在就動手,可是三爺告訴他再緩緩,最好能挖出楊清然老公的信息。

馬三看了林凡的資料之後,心裏就有點慌,中間又找了一遍段風,詢問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自己。

結果知道這家公司的幕後老闆實際是林凡的,楊清然只不過是來玩的,這讓馬三有點想不明白,這就是有錢人的快樂。

哄老婆開心,直接買一家公司玩,不過這樣也能狗看出,林凡確實很看重這個女人,那麼從這一點出發,事情就好辦多了。

只要提前佈置好,在路上設下埋伏,再讓楊清然出點什麼事情,林凡肯定會馬不停蹄的趕過來。

這件事不就成了嘛,但是爲了確保萬無一失,他還是決定,讓陸進繼續查,多打探一些信息。

陸進只好放棄計劃,按照三爺的指示,開始嘗試接近楊清然。

這天,他終於找到機會,這麼多天,他早就已經掌握了楊清然上下班的時間。

看到楊清然和吳婧出現在公司門口,陸進趕緊佯裝走上前去。

走到楊清然身邊,假裝瞪大眼睛看向楊強然,緊張的大退幾步,彎腰鞠躬。

“總裁,早上好!”

楊清然連忙停下來看着他,是一個生面孔,好像在簡歷上看到過。

楊清然輕笑道:“不用那麼客氣,正常交流就好了。”

陸進站直了身子,雙眼直視楊清然,驚歎,果然是位大美女啊,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他卻不能動,暗暗的咽一口口水。

楊清然看着他的面容,感覺有點熟悉,但實在想不起來叫什麼,這個好像還是裏面一羣人中,學歷最高的一位吧。

當時看到他的簡歷的時候,她還驚訝了一番,這樣的海歸博士居然會想要來自己公司,不知道咋想的,現在青北公司幾次洪波,到現在都沒有恢復元氣,什麼樣子她再清楚不過。

應該說沒有兩年的時間,別想掙大錢。

這個人的名字,她好像有點印象,不確定的說道。

“你是不是叫,陸,陸……”一下擋住了,楊清然感覺有點尷尬,自己的員工,都不知道對方叫什麼。

“楊總,我就是陸進,您能記住我的名字,讓我很是榮幸,我是新入職的員工,現在是人事助理。”

楊清然恍然大戶,“對對,陸進,你在公司還習慣嗎?如果有問題可以提出來,我可以幫你。”

總裁借我嫁一下 這個人不錯,知道自己不知道她的名字,趕緊就告訴自己,說話得體,還給自己臺階下。

陸進聽到美女總裁的聲音,如黃鸝一般悅耳,聽之讓人如沐春風,他很享受。

“公司很好,大家工作都很認真,我很喜歡這裏的感覺,鄭部長也教會了我很多,也沒有什麼問題。”

楊清然輕點頭,還不錯,至少讓新員工對公司有歸屬感,看來上次的裁員還是很有必要的,這就叫殺雞儆猴,看誰還敢陽奉陰違。

然後看想陸進,這還是個高材生,如果不錯的話,倒是可以向高層培養。

“看簡歷你是海歸博士,還是工商管理系,按理說你這樣的資歷進一家五百強都綽綽有餘,爲什麼你會選擇我的公司啊?”

陸進就知道會問這個,他早就已經想好了,“楊總,我這個人喜歡親手打造自己的事業,如果一家公司已經發展的很完善了,我就算去了,也無法發揮我真正的能量。”

“但是青北不同,它雖然是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但是能在林家的打壓下依然挺立,這就讓我很佩服,所以知道貴公司招聘之後,我就馬上過來了,果然沒讓我失望,我感覺公司生機勃勃,以後前途不可限量,我也能夠進展所學,這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楊清然聽完都有點不可思議,自己公司真的有這麼好嗎?當初林家打壓那件事,鬧得滿城風雨,聽到一絲消息也不奇怪。

但是公司目前的情況,確實比剛開始好多了,但這都是因爲林凡的原因,跟她的關係可不大。

吳婧在旁邊,聽着陸進的話也是皺了眉頭,這個陸進說話,給他的感覺就是流於表面,很多東西都是一知半解的,並沒有說道什麼高深的地方。

就像是背臺詞一樣,吳婧本身也是高材生,對於工商方面的知識一樣很豐富,但是這個陸進就是給他一種很虛假的感覺,不過她沒有證據也不好說什麼。

楊清然看着陸進繼續說道:“感謝你對我公司的肯定,其實這家公司能夠保留到現在,都是我老公的幫助,所以跟我其實沒多大的關係。”

陸進心中一顫,她老公?林凡?這麼厲害,這是一條重要的消息,必須報告給三爺,林家已經分崩離析了,如果是林凡乾的,恐怕不簡單。 楊清然聊了一會兒馬上就離開,兒陸進臉色大變。

陸進心想,這件事必須儘快告知三爺,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林凡的身份好像並不是想的那麼簡單。

楊清然回到辦公室,吳婧馬上就說道。

“清然,這個陸進我感覺很有問題,我們是不是要小心一點啊?”

楊清然到沒覺得什麼,海歸博士,剛回國總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

“我到沒看出來什麼大問題,舉止還挺隨和的,不過你覺得有問題,那就暫時留在鄭部長那裏觀察一段時間吧。”就算能力足,也不能一來公司就擔當大任。

吳婧點點頭,“嗯,也只能這樣了,不過我覺得還是要小心一點,這個人看你的眼神很不對。”

楊清然反倒有恃無恐,現在她也學乖了,只要不單獨出公司,就沒事,憑藉林凡的能力,她不懼任何人的威脅。

陸進找到一個靠窗的位置,馬上撥通了三爺的電話。

“小陸,怎麼了?”

“三爺,我有重要的情報,剛纔我偶遇到公司的總裁,她隱約透露出,這家公司其實是那個林凡的,就是買來讓她不那麼無聊的,我覺得這件事很重要,必須要通知您。”

馬三也有點詫異,這個林凡居然這麼有錢,看來不僅僅是退役那麼簡單啊。

“這也僅僅代表他有錢而已啊,並沒有什麼有用的信息啊。”

陸緊心裏急了,這還不是有用的信息,當初林家發動那麼大的力度,打壓這家小公司,最後差點把自己搞崩潰。

如果說,這家公司的幕後人,是林凡的話,那麼他的勢力絕對比林家要大啊,一想到這裏心肝有帶你顫,趕緊提醒道。

“三爺,這信息還不重要啊,如果公司是林凡的,您想想當初江州林家,出動那麼大的力度打壓這家公司,最後差點把自己整倒閉了,這不就說明林凡的能力遠在林家之上嗎?”

馬三一驚,對啊,自己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作爲江州的地下王者,他的消息還是很靈通的,雖然林家的崩塌,被很林凡下了死命令,不得大肆傳播。

但是總有一些,閒言碎語傳出來,當初林凡在明月山大發神威的時候,已經給他們那些人嚇了封口令,他可不想被別人影響生活。

林家,江州的龐然大物,馬三有很多產業,跟林家也來往密切,幹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情,可是最近一段時間,林家人的聲音好像從江州消失了。

就算林常山那個老狐狸,也很久都不見了,被陸進這麼一講,好像還真是這麼個道理。

連林家都能悄無聲息的抹殺,這件事就算不是林凡乾的,那肯定也跟他有關係,馬三驚出一身冷汗,如果冒冒失失的出手,恐怕自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

還是要打探清楚,確保萬無一失,錢不好掙啊,這個任務突然感覺好虧啊,必須找機會,讓段風加錢。

收回思緒,趕緊跟陸進說道:“乾的很不錯,繼續在公司待着,多多打探消息。”

段風鬆了一口氣,還好三爺聽進去了,如果不知道情況,頭鐵的衝上去,只有送菜的份。

不過知道這一層關係,想要對付青北公司,就不止要對付楊清然了,還有她背後的林凡,這纔是讓他感覺棘手的存在。

不過他到沒有多害怕,他相信憑藉自己專業手段,還是能夠完成任務的,無非就是多費一點時間,教官只會排陣打仗,這種職場手段,他肯定玩不過自己。

陸進充滿自信,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幹這樣的事情,三爺當初就教過他,不能把自己的勢力放在明面上,要給它套上一層漂亮的外衣。

所以陸進就是沒三爺手上的一隻吸血蟲,如果看上某個公司,就會派遣陸進去佈局,將那家公司吸乾,然後再低價收購,自己鳩佔鵲巢。

他已經爲三爺,拿下了不少的公司,可以說經驗豐富,青北只不過是他經受的公司裏面,中下游的存在。

三爺交代完之後,就掛了電話,他要思考一下,林凡的事情該怎麼解決。

陸進在窗戶別上掛了電話,閒着無事,就點了根菸,剛把煙點着,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面前走過去。

“林凡!”

陸進一驚,沒想到這麼快就見到本尊了,嚇得都掉了。

林凡從他身邊走過,瞟了他一眼,有點疑惑,好像沒在公司見過,公司他很少來,辦公樓裏面大概得印象,他還是有的。

這個人是個新面孔,看樣子好像認識自己啊,反應這麼大,煙掉了都不知道。

陸進趕緊回神,剛纔差點露餡,林凡他只是看過照片,沒想到本尊,林凡他僅僅看過照片。

沒想到剛剛談到他,就出現了,真是無巧不成書。

陸進有點心虛,林凡的資料他看過,這位可是教官級的人物,眼光肯定毒辣,自己可不能讓給識破了,陸進有點心虛。

他做小偷,最怕的就是部隊裏的人,看到這樣一個大佬,離這麼近,他已經趕到自己的皮膚上,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緩緩的轉身,背對着林凡,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林凡今天過來就是來看看清然,最近公司的事情還比較多的,昨晚清然都沒有睡好,所以他還特地煲了湯帶過來。

雖然就是擦肩而過,陸進給他的感覺還是有點奇怪,以後還是要多主意一下。

林凡沒有停留,公司除了新來的大多都認識他。

林凡推開門,楊清然和吳婧都在裏面,兩人都沒有吃飯,還在認真工作。

楊清然看到他,歡喜道:“老公,你怎麼來了?”

林凡擡起手中的食盒,“看你昨晚沒睡好,就煲了點湯給你送過來。”

楊清然馬上接過來,內心充滿了甜蜜。

“我說你們倆能不能不要成天秀恩愛啊,考慮一下我這個單身狗幼小的心靈。”

楊清然有點不好意思,臉色微紅,擰了一下吳婧。

“婧婧,你說什麼呢,趕緊過來一起吃吧。”

“你的愛心便當,有我的份嗎?”林凡輕笑,“放心吧,我做了兩人份的。”

吳婧開心的湊過來,“算你識相,我都快餓死了。”

趁這吃飯,林凡問道:“清然,我過來的時候,發現多了不少新面孔啊!?” 兩人開心的喝着湯,很是滋潤。

楊清然聽到林凡的詢問,放下碗,“你看道了啊,最近確實招聘了不少人,上次那個事情,公司很多的高層缺失,這不就馬上讓人儘快把人招滿,好趕緊讓公司走上正軌,不能總是靠你嘛。”

林凡輕笑,明白了,這是楊清然的好勝心又起來了,公司招人挺好的,她開心就她折騰好了。

“好吧,沒關係,你看着辦就行,但是這些人的根底一定要乾淨,不要引狼入室。”

楊清然皺着眉頭,這些人的底細,她還真不知道,這些都是鄭志勇一手操辦的,就是知道一些學歷和工作經歷,不過他們的身份證,她查過,沒有作奸犯科的,就沒有多心。

楊清然皺着眉頭,還是不確定的問道:“老公,你爲什麼這麼說,是有什麼問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