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娘娘怎麼知道?”

嫦娥聞言,也是不由一驚,揚起頭來,俏臉上掛着淚花,一臉不解的問道。

“唉,好我的傻孩子,你也不想想,將你視如己出,對你百般疼愛的師父,怎麼會無緣無故,單憑你幾句抱怨,就直接離你而去呢?”

就見林坤一臉的淡然,儼然一幅長輩的模樣。

“當年,在封神大劫之後,七大準聖紛紛歸隱,再求突破,藉助參悟的天道法則,遨遊太虛,破九天,向那大宇宙探尋而去。”

“一時間,三界羣龍無首,祥和再度被打破,諸神開始明爭暗鬥,爭奪地盤,一衆天庭高層沒了主心骨。無奈之下,太白金星假扮乞丐,而下界尋找德才兼備之人,來做這三界大帝,以穩定局勢。”

林坤望着懷中的嫦娥,一臉嚴肅地說道。

“在他的四處尋找之下,終於,在那人界張家灣高山之上,尋到了人稱張百忍的落草寨主張友人,帶回天界,來做了天庭的天帝。”

“當時太白金星和太上老君等衆位天界高層本以爲,這樣就可以穩定局勢,天下太平。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張百忍是個表裏不一,面善心惡的僞君子。”

“剛剛登基不久,他便開始在天界使出他做土匪寨主時慣用的卑劣手段,將一衆居功至偉,但不服與他的天界仙神,都紛紛的打入了天荒囚禁了起來。”

“自然,射日的后羿,也是在其中。”

“你師父太陰星君,如何不明白其中的玄機,當年以她的威望,聯合一衆好友,自然是可以幫你推翻天帝,然後自那天荒之中,救出你的后羿哥哥。”

“但是,她知道,爲了天界大勢,她不能這麼做。”

“她最好的辦法,就是去那天外天的大宇宙,尋回可以掌御諸天的七大準聖。這樣,她方纔可以聯合衆神,推翻天帝,維護大道公義。”

“所以,即便是你當時有萬分的不滿,她也無可奈何,卻又無法向你說明緣由,只能黯然離開!”

“其實,你心裏苦,而她,又何嘗不是痛徹心扉啊!”

此刻的林坤,將大腦運轉到了極致,將之前在那些洪荒流小說之中看到的劇情,結合嫦娥與太陰星君的現實情況,來了個融會貫通。

在說到動情之處時,林坤恍惚間,都是覺得自己就是太陰星君本人,而這一切所講之事,也都是他自己親身經歷一般。

而依偎在懷裏,聽他聲情並茂開示的嫦娥,此刻卻是驚的瞪大了眼睛,滿臉的不可思議。

師父想什麼,女媧娘娘怎麼如此清楚?

難道,她就是師父那句“瓊樓衆仙拜至尊”真言當中,所指的那個衆仙參拜的至尊? 而與此同時,那一邊故作深沉、侃侃而談的林坤,也是下意識的再次將懷裏的人兒,給攬的緊了一些。

不過,就在他低頭的瞬間,卻是猛然間對上了嫦娥那一臉驚駭的俏臉。

頓時,他心中沒來由的一陣慌亂,就連眼神都開始飄忽不定起來。

嗎賣批,難道,我這故事講得不夠生動,邏輯不通,使得這妮子開始懷疑我的來歷了?

不應該啊!

我特麼講的自己都差點相信了,難道還會出意外?

他一邊心中暗暗猜測,一邊微不可查的瞄了一眼不遠處跪伏在地的衆人。

這一看不要緊,直接將他嚇的打了個寒顫。

就見那原本一臉崇敬跪伏在地的衆人,此刻,也都是滿臉的驚駭,一個個的伸長了脖子,就彷彿是動物園裏的長頸鹿一般。

而那一個個驚駭欲絕的目光,也是讓人一時無法看透,他們到底是被這生動具體的故事給深深打動,還是突然間驚訝的發現,自己心目當中地位尊崇的女媧娘娘,居然是個鬼話連篇,徹頭徹尾的大騙子。

瑪德,看這樣子,八成是露餡了!

畢竟是第一次男扮女裝,而對方卻都是在天界生活了許多年的神仙,露餡也是難免的啊!

這可咋整?

想到這裏,林坤頓時急出了一身冷汗。

不過,就在他目光掃過另一隻手中的OPPO Reno手機之時,也是眼前猛地一亮,頓時計上心來。

嘿嘿,都說空口無憑。

既然你們懷疑,那我就給你們下點猛料,給你們好好洗洗腦吧!

想到這裏,他也是說幹就幹,一手仍然溫香軟玉,而另一隻手,則是開始小心翼翼的向之前裝手機的花褲衩摸索而去。

“咦!娘娘這是?”

“這畫風轉的有點突兀啊!”

“難道,娘娘被君上弄得心搖意動,一時興起,這是要與君上大行宮合之事?”

“天吶,君上還未察覺,這可咋辦?”

雖然林坤的動作極其小心,但還是沒有逃過紫煙等一衆月宮神仙的眼睛。

一時間,譁然之聲四起。

而作爲嫦娥貼身侍衛長的紫煙,此刻都是直接驀然的站起身來,手中青虹寶劍寒芒四射,雙目死死的盯着林坤緩緩下滑的左手,大有一種一旦有變,就直接大開殺戒的架勢。

林坤見狀,頓時滿頭黑線。

嗎賣批,這些神仙都是神經過敏還是怎的?

老子取個東西,至於這樣一驚一乍的麼?

本來爲了安慰觸景生情,悲傷欲絕的小娥娥,而挖空心思滿口胡謅,就已經夠辛苦小爺我了,你們再這麼一驚一乍的叫喚,老子那前列縣的縣長,此刻都有點不堪重負,差點開閘放水。

周圍的動靜,也是讓滿臉驚駭的嫦娥,頓時的回過神來。

就見她先是猛地掙脫林坤的懷抱,然後直接憑空舞起一抹輕紗,身體直接的消失在原地,再看時,已然在那三丈之外了。

此刻的她,俏臉一片通紅,秀眉微凝的望着從百褶裙裏找東西的林坤,欲言又止。

不過,就在衆人都以爲,林坤會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來時,就見一臉無奈的林坤,卻是自那百褶裙之中的花褲衩之中,很是吃力的拿出了一個晶瑩剔透的鵝蛋型物體。

就見那東西很是玄妙,其內共分三層,每一層之中,都是雲霧繚繞,亭臺樓閣、日月山川、江河湖海,都是巧妙的匯聚期間,儼然就是一方玄奧莫測的小世界。

哎喲媽呀,嚇死寶寶了!

這女媧娘娘,真不愧是捏泥化生靈的萬物之母啊,這一探手,居然就直接的下出一個孕育一方世界的蛋來!

這樣的手段,可真是驚世駭俗啊!

以後若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的向她學習學習!

嫦娥見狀,這才長長的舒了口氣,玉手輕掩匈口,那原本撲通撲通直跳的小心臟,也是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而四周的衆人,看到那林坤手中晶瑩剔透的蛋時,也都一個個緊繃的神情,瞬間的鬆懈了下來,望向林坤的目光,也再次的變得崇敬起來。

真不愧是遠古大神啊!

這才短短的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是舉手造車,擡腿下蛋,不知道接下來,在她身上還會發生什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來呢!

有這樣的遠古大神做廣寒宮的盟友,那日後咱們的廣寒宮,真的是大興有望啊!

在所有人一片嘖嘖的讚歎聲中,林坤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假裝若無其事的仰起頭來,望着手中有些騷氣的宇宙時空丹,緩緩開口說道:“此物,喚做宇宙時空丹,乃是本座以高級仙煉神術,凝聚周天星辰之力,與大道蒼茫之氣,足足煉製九九八十一載,方纔祭煉而出的先天寶丹。”

“而現在爾等看到的丹內三方世界,正是方纔本座宣講的太陰星君去往搜尋七大準聖的天外天,和目前吾等所處的天界,還有天界下方的凡俗人間界的濃縮形態。”

啊?

天吶,這……

衆人聞言,一個個頓時驚異出聲。

然後都是不由自主的聚攏而來,一個個難以置信的望着林坤手裏那製作精巧,大道氣息流轉的透明蛋形物體,大氣都不敢出。

報告夫人 ,總裁又發飆了 在所有人的意識當中,真正稱得上先天靈寶的,在當今的三界之中,真的是鳳毛麟角。

大家所熟悉的,莫過於觀音大士的羊脂玉淨瓶,和太上老君的八卦爐、盤龍扁擔,原始天尊的三寶玉如意等一些大羅金仙的單一屬性先天靈寶。

而像此刻女媧娘娘手中這樣,可以直接的演化諸天的超級先天靈寶,他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

可以將整個的諸天各界,都濃縮在方寸之間,那需要多麼強大的大道助力和逆天道行,方纔能夠辦到啊!

這凝練的困難程度,簡直不敢想象。

林坤望着衆人一時間都被徹底的震懾,心中頓時不由的樂了!

嘿嘿,這下,我這女媧娘娘的身份,算是徹底坐實了!

不過,就在衆人都滿臉驚訝的望着那神異的先天靈寶,驚歎連連之時,突然,一道金色的光影,猛地在衆人眼前一閃。

再看時,林坤手中的宇宙時空丹,卻已經徹底的不見了蹤影。 “誰?”

林坤只感覺眼前一花,再看時,就見手掌之中,已然是空空如也,那原本有些騷氣、晶瑩剔透的宇宙時空丹,卻已然徹底的不見了蹤影。

不過,當他猛地轉身,向着那金光閃過的方向望去之時,頓時也是不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臥槽,啥玩意?”

所有人也都是一臉懵逼的轉過身來,都紛紛的順着林坤的目光望去。

就見在距離桂花樹不遠的虛空之中,一隻憨態可掬、足有半米大小的金色大癩蛤蟆,嘴裏叼着那晶瑩剔透、諸天匯聚的宇宙時空丹,此刻正大嘴一鼓一鼓,兩隻眼睛滴溜溜轉動的望着衆人。

此刻的它,就彷彿也是受到了驚嚇一般,兩隻鼓起的大眼珠子滴溜溜的望着人羣之中的林坤,一臉的驚慌失措。

在它的身下,則是有一枚枚方孔金色錢幣,正滴裏噹啷的向大地之上掉落着。

而衆人周圍,也是散落着一堆堆的金色錢幣,就彷彿是一個揹着錢袋逃跑的蟊賊,慌亂之中被刮破了袋子一般。

“唔……”

“蟾車變形化金蟾?”

“這是什麼騷操作?”

“貌似系統沒有任何提示啊?”

“瑪德,這坑爹的山寨系統,這是要坑死我沒商量的節奏啊!”

林坤望着那半空之中驚慌失措的金蟾,然後下意識的回頭,這才發現之前那用阿斯頓馬丁改造而成的怪異蟾車,此刻,已然是憑空消失。

此刻的林坤,頓時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宇宙時空丹可是他用以穿越的必備寶物,如果要是有個閃失,自己可就永遠的回不去了。

這對於他來說,無疑是天大的災難。

而那望着林坤,有些驚疑不定的金蟾,瞥見林坤那突然由晴轉陰,彷彿要直接生吞活剝了它似的眼神後,也是再次一驚,兩隻大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個不停,身體在不停的微微顫抖。

然後,還不待衆人都回過神來,就見它猛地向左一躍,向着不遠處那繁花似錦的桂花樹躍了過去。

衆人頓時大驚,紫煙等人都是紛紛亮出了兵器,就想如果它要借樹逃遁,就直接施法斬了它。

不過,也許是剛剛化形不久,還不太熟練的緣故,就見金蟾在躍起的瞬間,卻是前肢一滑,那金光燦燦、嘀嗒着錢幣的身體頓時失去了平衡,忽然撲通一聲,掉落在了地上,直接摔了個四仰八叉。

而那自白色的肚皮之上,不斷涌動而出的錢幣,則是嘰裏咕嚕的四處揮灑,須臾之間,就將它的身體圍在了中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