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嬴吉想下床活動一下,剛想動一下腿,就感覺,腿上趴著一個人,頭髮自然垂落在被子上,嬴吉看不清這是誰,頭髮把臉遮住了。

嬴吉慢慢的用手撩開遮在臉上的頭髮,發現原來是曉晨姐。

曉晨還在香甜的睡著,口水都流到嬴吉的被子上了,曉晨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今天困意襲來,就趴在嬴吉的床邊睡著了。

「這個女魔頭,睡相還挺可愛的,還流口水了,我要拍照留念,以此要挾這個女魔頭。」嬴吉看向周圍,要找自己的手機,可是哪有手機的影子。

在這時,趴在嬴吉腿上的曉晨忽然醒了,看見了四處張望的嬴吉,感覺自己的嘴角有點濕,向下一看,臉頓時紅了起來。

這時嬴吉也看見曉晨醒來了,曉晨的臉色微紅,像熟透的蘋果似的,非常誘人,嬴吉的小兄弟就不受控制的抬頭了。

因為是夏天醫院的被子也非常薄,嬴吉的小兄弟抬頭,被曉晨看的一清二楚的。

「你作死啊,受傷了還不老實。」曉晨的臉更紅了,說著伸手就向嬴吉的小兄弟拍了過去。

「啊!!!,你謀殺啊,下手這麼狠。」嬴吉的小兄弟別曉晨重重的拍了一下。

嬴吉疼的臉色都變的慘白了。

曉晨看見嬴吉是真的有問題了,趕忙就說「我又不是故意的,誰讓你受傷了還不老實的。」

「小的時候,就讓你傷害一次,現在又傷害一次,以後不好使了咋辦,我還沒給家留個種呢。」嬴吉用手捂著自己小兄弟說道。

「怎麼的,訛上我了是不?,用不用我現在就跟你試一試好不好使啊?」說著,曉晨就要把嬴吉的被子掀起來。

「我開玩笑呢,沒事,真的沒事,抗造著呢。」嬴吉看曉晨要掀被子,立馬就服軟了,嬴吉可不想還沒用,就報廢了。

就在這個時候,房門被推開了,白山走了進來。

「恢復的不錯么,都能打情罵俏了,看來曉晨照顧的挺好的。」白山對嬴吉打趣道。

「是你?我小時候見過你。」嬴吉看著白山就很眼熟,自己曉得時候,白山來找過自己的老爹。

「對,在你小時候我們見過一次,記憶力不錯,正式介紹下,我是北方宗教調查局的,我叫白山。」白山對著嬴吉做著自我介紹。

說著白山對曉晨使了個眼色,讓曉晨拉攏嬴吉。

「嬴吉,就是我打電話讓白山來的,是他給你送到醫院的。」

「謝謝你給我送到醫院,再有北方宗教調查局是幹什麼的?你們為什麼要救我,我想知道?」嬴吉知道白山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救他,一定是有什麼可求的,才救的。

「曉晨,你先去看看你閨蜜金岑這麼樣了,我跟嬴吉老弟有些話說。」白山故意把曉晨支出去,好有些話不讓曉晨聽到。

因為曉晨就是調查局一個普通的職員,有些話不讓知道是為了曉晨好。

「嗯,那你們慢慢聊,我先去看看金岑了。」曉晨知道,白山是為了自己好,才這麼說的。

曉晨走後,屋子裡就剩白山和嬴吉兩人了。

「有什麼話說吧,曉晨姐走了。」嬴吉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想讓你加入北方宗教調查局。」白山看這嬴吉,也開門見山的說道。

「為什麼?」

「為什麼讓我加入呢?,我修鍊的等級也不高,對你們也幫不上什麼忙?」嬴吉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首先,我先說我們北方宗教調查局,是隸屬於,華夏中央宗教調查局下屬四個機構,我們立志於保護華夏不收國外異教侵入,並且維護國內修鍊界的穩定而設立的,其次,我知道你是先秦練氣士的後人,我們國家調查局正處於一個青黃不接的現狀,急需像你一樣的人加入,再有,國家會提供你一切修鍊的資源,讓你修鍊更加順利。」

「總的來說,維護世界和平,國家安全,就靠你了。怎麼樣,心動不?」

白山急切需要嬴吉加入自己的北方宗教調查局,一是人才短缺,在有,一年之後,四大調查局大比就要開始了,自己的北方宗教調查局,人手還缺。 「別跟我扯那些有的沒的,我加入你們需要做什麼,還有我能實際上得什麼好處?」嬴吉的開口問道。

「其實平常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主要維護華夏東北地區修鍊界的穩定。有異常情況,需要處理,就這些。」

「再有我只能說進入調查局,好處多多,有一點最主要,這是國家機構,在冥冥之中,有官氣加身心魔不侵,修行更事半功倍。」白山對嬴吉說道。

「好。那我加入。」嬴吉一聽這挺好,平常沒事,還給提供修鍊資源,最關鍵還有官氣加身,不受心魔入侵,這是最主要的,修鍊之人,最怕到關鍵時刻心魔入侵,輕者修為受損,重者則變成心智全失,淪為殺人魔頭,更甚的是當場死亡。

「對了,我們調查出,阿德萊德已經快修鍊到血族的子爵了,你一個開光期殺死他很輕鬆啊?怎麼搞得這麼狼狽。」白山提出疑問,按理說嬴吉弄死兩個男爵境界的吸血鬼,不是一件什麼難事,可是嬴吉給自己弄得都快死了。

「那個叫阿德萊德的吸血鬼,獻祭他們的祖先德古拉伯爵了,力量一下子提升一大塊,要不是我還有些保命的手段,我救得去見我家的先祖了。」現在嬴吉說起來還有點后怕,自己的沸血術實在是太沒有穩定性了,這一次自己的運氣不錯,沒死,不知道下一次還有沒有這樣的運氣了。

「行了,我要說的也跟你說完了,接下來有什麼事就讓曉晨跟你說吧,好好修養,出院之後讓曉晨帶你來調查局。」說完白山起身就離開了嬴吉的病房。

白山在外面跟曉晨說了幾句話之後就離開了,叮囑曉晨這幾天照顧好嬴吉。

「我現在你有點陌生了,你還是我小時候就認識的曉晨姐么。你什麼時候加入宗教調查局的,韓嬸知道么?」嬴吉見曉晨走進病房,彷彿自己是第一次認識一樣,一直以為曉晨就是一個普通的鄰家女孩,在外面混的不錯,通過這一次,覺得曉晨有點陌生了。

「你不要想太多,我還是原先的我,我一隻沒有變,我加入調查局是調過去的,我以前考入國安局工作,一次調查局缺人,一紙調令給我歐調入調查局的,詳細的情況等有時間跟你細說吧。」

「我媽還不知道我加入了調查局,她一直以為我還在國安局做接待呢,你回去之後別給我說漏了。聽到沒!」曉晨威脅嬴吉道。

聽到後來那句威脅的話,嬴吉感覺這才是自己認識曉晨,任性,野蠻。

第二天嬴吉就出院了,連醫生都說這是一個奇迹,嬴吉全身的血失去了將近2000ml,竟然三四天之內就能下地,完好如初了,簡直是醫學史上一個奇迹。

隨後曉晨帶領嬴吉吃了點早餐,之後就打算前往調查局的辦公樓去報到了。

曉晨開車七拐八拐的進入了郊區的一處獨立辦公樓,大樓上寫著國安局特別辦,而不是北方宗教調查局。

「為什麼不掛北方宗教調查局的牌子呢。」嬴吉疑問道。

「掩人耳目罷了,其實掛什麼牌子都一樣。調查局是獨立出來的一個特別系統,現在名義上歸國安局管,其實還是自己管自己,每年國家給調查局撥經費。」曉晨簡單的介紹著調查局的情況。

隨後兩人快步的走進調查局大樓,嬴吉放眼看去,偌大的一樓大廳,就一個保安在那裡打瞌睡,周圍一個人也沒有。

「你們這裡管的這麼鬆懈么,大家都不上班么。」嬴吉問道。

「平常大家沒事的都在自己的辦公室待著,等著下班,有事了你更看不見他們了,都出去處理事情去了,只有我們情報員,有時候在整理情報什麼的,或者接待各地上報的事件。」

正說著,曉晨領著嬴吉已經坐電梯來到了位於四樓局長辦公室了。

曉晨敲了敲門,發現門沒有鎖,曉晨好像想到什麼,臉色變紅,讓嬴吉自己進去,曉晨自己則回自己的辦公室了。

嬴吉推開門,發現白山頭戴耳機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腦,好像電腦里有什麼新奇的東西,吸引著白山。

蜜枕甜妻:老公,請輕親! 嬴吉都站在白山的辦公桌前面了,可是白山還是沒發現嬴吉。

就在嬴吉想叫白山的時候,忽然聽到從白山的耳機里傳出不可描述的聲音。

嬴吉大跌眼鏡,這白山平時看著挺正派的一個人,沒想到在看動作小電影呢。嬴吉開始後悔答應白山加入了。

「咳咳!」 臉譜下的大明 見白山還沒有起來的意思,嬴吉就咳嗽兩聲,要引起白山的注意。

白山正開看到關鍵時刻的時候,忽然聽到前方有人咳嗽,慌忙就把電腦的電源給拔下來了。

「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我記得我鎖門了?」白山尷尬的說道。

「早就進來了,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嬴吉鄙視的看了白山一眼。

「你聽見的都是見到的,都是幻覺,這件事趕緊忘了,否則你知道的。」白山有深意的看著嬴吉,眼睛散發出威脅的目光。

說著,白山從抽屜里拿出一份文件給了嬴吉。

「拿去看,看完了,把字簽了。」

嬴吉看著手裡的文件,原來是一份合同。

「就是走一個形式,而已,裡面沒什麼實質內容。」白山說道。

「這是這麼回事?一簽200年,開玩笑呢?」嬴吉看著合同上的年限,都懵逼了。

「說了啊,都是一個形式而已,200年,修鍊者修鍊到高深境界,一甲子彈指一揮間啊。」看這嬴吉大驚小怪的,白山都想笑了。

嬴吉看著合同,反正自己也是孤家寡人一個,沒有什麼牽挂了,工資也無所謂了。索性就簽了。

看著嬴吉把合同簽完,白山站起來說「歡迎加入調查局,你會感覺你做這個決定是多麼明智的。」

「你去三樓備品室找匡迪,領取你的證件和裝備。領完東西就回家吧,明早九點上班,我還有事就不跟你說了。」白山說完就把電腦的電源重新插上插板。

嬴吉轉身出來了白山的辦公室,說了句「靠。」

嬴吉來到了三樓,找到備品室,看見門沒有鎖。見到裡面有一個上了年歲的老頭,在看著報紙。

「你好我是今天新來的,白處長讓我來領證件和裝備。」嬴吉看著匡迪說道。

「門口的包里,你自己拿走吧,你的一切的東西都在。」匡迪頭都沒抬一下,跟嬴吉說道。

嬴吉回頭看見門口確實有一個包裹,看著挺大的。

「對了,大叔,情報室在哪裡啊?」嬴吉拿這包裹,想去找曉晨,但又不知道曉晨在哪,就開口問匡迪。

「下樓,右手第一個屋子就是。」匡迪還是沒有抬頭,好像報紙上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在吸引著他。

嬴吉拿著包裹轉身下樓就去找曉晨去了,想問問你曉晨要不要一起回家。

嬴吉剛走到二樓的樓梯口就看見曉晨在情報室的門口站著,想來應該是等自己呢。

「東西領完了?一起回家吧。」曉晨說道。

「正好,我也打算找你一起回家呢,還能做個順風車。嘿嘿。」嬴吉對著曉晨笑道。

嬴吉上車之後,就打開包裹,看見裡面是嬴吉的工作證,和一根不知道什麼金屬材質的棍子。還有就是一套警察的衣服跟手槍。

「曉晨姐,這工作證上寫著的是國安局的工作證,這麼衣服是警察的啊?還有這根棍子就是我的武器了?」嬴吉一臉疑惑的問道。

「嗯,我們是分屬於國安局,工作證當然寫國安局的了,國安局是沒有同意的制服的,所以我們對外就穿警察的制服,還有這根棍子是統一的,我也有一根,但是我是文職,就交還了,聽說是挺厲害的,看見上面的花紋了么,那是陣紋對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都有用的。手槍就是一般的手槍了,小心槍別弄丟了。保管好」曉晨簡單的介紹了這些東西的情況。

「對了,還有,大樓的地下室是修鍊和訓練的場所,裡面有很多的修鍊室,平常沒任務,上班就在修鍊室里修鍊就好。」曉晨補充道。

不多時,曉晨和嬴吉回到了家住在的小區里,跟鄰居們打了聲招呼,嬴吉就回家了。

回到家中,嬴吉看著父母的遺像,感慨萬千,前幾天自己還是一個無業游民,女朋友分手,一個星期不到,自己就是國家公務人員了,感嘆道世事無常。

嬴吉躺在自己床上一閉眼,在一睜眼就是第二天早上八點半了。

「完了,自己第一天上班就要遲到了」嬴吉慌忙繚亂的洗漱下就去找曉晨跟她一起上班。

當敲開韓嬸家的門,韓嬸告訴嬴吉,曉晨上班去了的時候,嬴吉就思密達了。

告別了韓嬸,在韓嬸關門那一刻,嬴吉就抓狂了,這個女魔頭上班也不叫自己一聲,看到局裡怎麼收拾她。

嬴吉下樓趕緊買了點早飯,就打車去單位,希望自己別遲到。 嬴吉緊趕慢趕的還是遲到了,到了調查局的門口,看見白山在門口站著。

「可以啊,小夥子,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了。」白山一臉笑呵呵的說道。

「啊,哈哈,第一天上班,身體還沒有恢復好,起來晚了。」嬴吉那身體當理由,準備搪塞過去。

「還讓領導等你,只此一次,下次再遲到,全勤獎金就沒有了。」白山拿獎金威脅嬴吉說道。

「跟我來,領你去地下修鍊室去,熟悉一下。」說完白山就邁步就走進調查局大樓。

嬴吉跟著白山坐電梯向地下室的修鍊室走去。

「這裡面有10個修鍊室,排名越靠前的,裡面的靈力就越高,修鍊速度就越快,在那面區域,是槍械訓練場,有時候,這個槍對付妖精,鬼怪什麼的也挺好使,方便。」白山給嬴吉介紹地下室的一些狀況。

「修鍊室這10個不是免費使用的,是用你出任務的積分來換取修鍊時間的,越靠前就花費越大。 我在三國加個點 只要你努力就能走向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哈哈」

「還有你的槍械射擊,有專門的人教你,出任務,上三樓匡迪那領子彈。」

「威斯,來看我給你帶一個新學生,這是昨天才加入咱們調查局的,好好帶他。」

「行了,我要說的都說完了,你自己先練習槍械射擊吧。」說完白山就坐電梯走了。

「好久沒有進新人了,你是怎麼被白山忽悠進來的。」威斯看著嬴吉問道。

「我也是迷迷糊糊的就被忽悠進來了,對了威斯大哥,修鍊室,只有賺積分才能進入嗎?,我這沒有出任務的,就進不去了唄?」嬴吉疑惑的問道。

「也不是,白山就有權利開啟修鍊室,不用積分。只是一般白山還沒開這個先例。」威斯回答道。

正說著,從二號修鍊室出來一個身著黑色勁裝的長發男子。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質。

這名男子看了嬴吉一眼就上電梯了。

「威斯大哥,他是誰啊,有點感覺生人勿進的樣子呢。」嬴吉看著黑衣男子遠去的身影跟威斯說道。

「他叫龍塘,以前也不這樣,據說好像是修鍊了一種陰冷的功夫,氣質才變成這樣的,以前雖然不太愛說話,可也沒有現在這樣。」威斯解釋道。

「好了,抓緊時間唄,我先教你熟悉下槍械,熟悉完之後,你就抓緊用實彈練習把,沒什麼難的。」威斯一看錶,快11點了。就催促嬴吉趕緊練習起來。

嬴吉不知道怎麼的,對槍械天生有一種陌生感,一上午了,就是練不好,連威斯都說嬴吉沒見過這麼笨的,槍都用不好。

一轉眼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威斯跟嬴吉說休息吧啊,先吃午飯,練習的事,下午再說。

嬴吉放下了槍,就跟威斯去了食堂了。

到了食堂,嬴吉看見曉晨已經在吃上了,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今天早上怎麼不叫我一起上班啊,害得我遲到了,讓猥瑣白批鬥了。」嬴吉看曉晨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自己,什麼氣都發不出來了,沒想到,這個女魔頭,還有這麼可愛的一面呢。

沒想到曉晨接下來的話,讓嬴吉的火氣重新冒了出來。

「我沒有義務早上招呼你一起上班吧,再說了,我就是要你第一天遲到,我在窗戶那都看你吃癟的樣子了,誰讓你昨天凶我的」曉晨一副你干不掉我的表情看著嬴吉。

「哼!算你狠,你贏了,我道歉,我不該昨天凶你。」嬴吉為了每天能有順風車做,只有道歉了。

「好吧,接受你的道歉,不過我知道你想什麼,做順風車,兩球哈根達斯,否則別想做車。」曉晨對嬴吉開出了條件。

「成交,不過要月底的,我現在沒錢。」嬴吉說道。

「好,諒你也不敢不買。」曉晨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

嬴吉中午吃完飯,又回到訓練場練習槍械射擊。

時光飛逝,轉眼三個月過去了,血族也沒了動靜,而嬴吉白天在調查局練習槍械,看資料。晚上回家修鍊家傳的《昊天真經》。

不知不覺中,嬴吉已經到了開光後期了。倒了開光後期,嬴吉遇到了瓶頸,怎麼也到達不了築基期,這讓嬴吉很苦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