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嬴盪半信半疑道:「哦?」

一刻鐘左右,就在世子嬴盪準備放棄回府的時候,嬴虔府邸的門房走了出來。

「世子爺,甘相國,老祖宗有請!」

嬴盪激動地攙扶著甘龍往裏面走,甘龍則一臉淡然。

穿過視屏風,走過長廊,二人來到大堂,老祖宗嬴虔坐在高處,張爍時跪拜在地。

由於老祖宗嬴虔帶着面具,看不清表情,世子嬴盪和甘龍準備行禮。

「行了,行了,休要廢話,有話直說,你們什麼人什麼心思,老朽太知道了。」

見老祖宗開門見山,甘龍倒是見怪不怪,老祖宗有名的臭脾氣,世子則有些不適應,畢竟第一次主動拜訪。

「老祖宗,這讓重孫兒不知道從而處說起。」

世子小心翼翼說的時候看向了張爍時,意思有外人在場不好明說。

甘龍見嬴盪如此說話,險些壞事,趕緊搭腔道:

「世子,有什麼話就直說,你可是老祖宗最喜歡的重孫了,就憑這一點,老祖宗定然護你的短。」

甘龍一語不僅拉近了世子嬴盪和老祖宗嬴虔的距離,順便說出了世子當下礙於張爍時在場不能明說的的窘境。

嬴虔看着甘龍笑道:

「好你個甘龍,這麼多年了,這嘴巴還是那麼能說會道,就你會做人。」

甘龍趕緊低頭回禮:

「老祖宗羞煞我了。」

嬴虔也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微微一抬手,指向張爍時:

「你先退下。」

「諾。」

張爍時一退,世子嬴盪在甘龍眼神的鼓勵下,這才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咚!

嬴虔聽后拿起酒樽摔向地面,嬴盪和甘龍嚇得不敢說話。

尤其是嬴盪,深感老祖宗嬴虔脾氣秉性,估計接下來要把自己媽個狗血淋頭。

「沒想到嬴不識居然是這麼個東西,你家老三殺的好!」

「啊?」

甘龍和世子嬴盪都沒有想到嬴虔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度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師父,這……」

嬴盪小聲嘀咕,甘龍之前還自信滿滿,現在卻也吃不準嬴虔到底在想什麼呢,只是示意嬴盪靜口。

大堂內鴉雀無聲,靜的可以聽到彼此的心跳。

沉寂一會兒后,嬴虔又自言自語道:

「不過一碼歸一碼,死人為大,他嬴不識再不是個東西,一人犯法,卻讓三族陪葬,我這當義父的一定要替他討回公道。」

聽到這裏,世子嬴盪和甘龍懸著的心終於可以落地。

「叫那個什麼張什麼的進來。」

「諾。」

甘龍趕緊出門叫來張爍時。

「老祖宗,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張爍時沒等老祖宗說話,竟然率先發問。

世子嬴盪和甘龍更加確定咸陽發生了特別重要的事情,本以為老祖宗嬴虔會痛斥張爍時。

結果老祖宗嬴虔的話又讓嬴盪和甘龍瞠目結舌。

「你的心情老夫十分理解,替老夫給咸陽嬴四溢傳話。

讓他做好兩手準備,召集所有力量保護好自己。

今晚你就住在這裏吧。

明早隨老夫參加朝議,定要要了嬴天的命!」

張爍時聽后激動不已,這才想起來給世子嬴盪和甘龍行禮,退出后飛鴿傳書給咸陽,告知這邊的情況。

「來人,把東西抬上來。」

嬴虔一聲令下,屋外六個手下抬了三大箱東西,擺在了甘龍和世子之前。

嬴盪指著身前的三個大箱子疑惑道:

「老祖宗,這是何意?」

嬴虔直截了當道:

「別看了不是賞賜給你的。」

「……」

嬴盪吃癟,只能尷尬地低下了頭。

「你們兩個是不是好奇為何咸陽三大家族的代表,那個什麼張什麼的會出現在老朽的府邸?」

嬴盪和甘龍趕緊點頭。

「嬴天那個小東西準備對咸陽三大家族動手了。」

「什麼?」

嬴盪、甘龍聽后如雷穿耳,甘龍年歲大,震驚的差一點沒摔個趔趄。

「瘋了!老三一定是瘋了!咸陽三大家族就是我君父都不敢下手,他嬴天居然有這種心思!

他瘋了!一定是瘋了!」

嬴盪震撼的無以復加,竟然在大堂內喊起來,久久不能平靜,內心狂喜已巔。

「瘋?」

老祖宗嬴虔鄙夷地看向了嬴盪,朗聲道:

「嬴天那個小東西雖然殺了老夫義子,又準備對咸陽的貴族和世族下手。

就這份氣概,就是你爹嬴霸都不能比。

嬴天雖然殺伐過重,對自己親族手足相殘。

但頗有先祖風采,血性十足,老夫很是欣賞,不像你。」

嬴虔斷了一頓,冷哼一聲:

「遇到事情只會求人!」

把亂殺無辜,對自己族人痛下殺手的人稱為血性十足。

老祖宗,你怕是老糊塗了吧?

嬴盪聽后自然不爽,可還是乖乖地裝模作樣,謙虛道:

「重孫兒自會努力,脫胎換骨,一定會成為老祖宗欣賞的人。」

在一旁的甘龍聽着世子的回答十分滿意。

可嬴虔喊了起來。

「努力?哼!

嬴家現在沒幾個像樣的,說得出來的也就是你爹和嬴疾。

出了嬴天這麼東西也是天佑我嬴家。

可惜殺我義子,老夫一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看着嬴盪和甘龍迷茫的樣子,一定是被自己的話給繞暈了。

嬴虔轉過頭看向別處解釋道:

「脫胎換骨,豈在皮囊?

這種血性是天生的,老夫看你只適合當個守成之君,

嬴天倒是個可以開疆擴土的君王,哈哈哈哈!」

大堂內滿是嬴虔得意的嘲笑,嬴盪被說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平時若是聽到別人這麼說點評自己,嬴盪倒也不在乎。

就算是張儀、犀首、商鞅、魏冉等人說出這樣的話來。

嬴盪只會輕輕一笑。

可面對全秦國權勢最大的人的權威點評。

嬴盪差一點就沒忍住,很想上去跟老祖宗辯論一番。

誠然,世子嬴盪在七國諸侯的世子裏面,算是其中翹楚,嬴虔的話着實冤枉了嬴盪。

但是三公子嬴天最近的表現實在太過耀眼,甚至可以說是瘋狂,如隕石墜地。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是何等的氣概! 錢永安剛問完,現場眾人便紛紛開口,表示這個人壓根就沒病。

袁德等人,更是叫囂著辱罵林漠,說林漠壓根就是在這裏嘩眾取寵。

賀千雪低着頭,她的心情也很沉鬱,她實在想不明白,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等眾人聲音落下,錢永安才看着林漠,冷笑道:「林神醫,你剛才說了,每個醫生的評斷是不一樣的。」

「可是,現場這數百個醫生一致認定他沒病。」

「你覺得,會不會發生數百個醫生,都判斷錯誤的情況呢?」

林漠淡淡一笑,輕聲道:「為什麼不會呢?」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