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宋乾的鼓掌讓大家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李秋穎看到宋乾來的時候,李秋穎整個人都愣住了,她完全沒有想到宋乾會來。

但李秋穎更強烈的情緒就是各種委屈。

宋乾一路上就沒有停止過鼓掌,他一邊鼓掌一邊走了過來。

“你這說的真的挺好的,公司有你的確是挺不錯的!”

王翔聽了宋乾的這個話,王翔他就笑了笑,但是王翔還沒有說話,宋乾他又繼續說道。

“你剛剛說的那些話,簡直就在胡扯,我的員工要是能夠能敢跟我這樣拍桌子,我會立馬讓他滾開。”

宋乾這個話語一落,王翔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正在收拾東西的員工,他們的身體全都僵住了,一時之間也開始手足無措起來了。

“李秋穎會挽留你,想來你在東方服裝也有一定的作用,但既然有一定的作用,你還敢這樣說話,那麼又何必要你呢?”

“一個公司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營業,如果說能夠做到這一點,纔可以提其他的要求,東方現在一直都是虧損的狀態,爲了發展而選擇,節約成本,不斷的壓縮人力,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可你卻在這個地方談待遇問題!”

“投資的錢並不是你掏的,你當然不知道賺錢有多麼的辛苦,你就是想把所有的錢全都裝進你的口袋,你便落袋爲安,我給你開多少的工資,那麼是看你有多高的能力!”

“你現在拍拍屁股就離開了,根本就沒有管公司的死活,這就是你的職業道德嗎?如果你現在是這樣的一個人,那麼你根本就沒有資格待在這裏!”

宋乾居高臨下的指着鼻子的罵着王翔,宋乾在罵完這一切了之後,他還是覺得自己心裏面一股怒火沒有發出來,因此宋乾一巴掌就拍在桌子上,直接指着大門說道。

“現在給我滾,我就不信了,我們離了你就不能發展了嗎?真的就是癡人說笑。”

王翔聽了宋乾的話,王翔現在的臉色青一陣紫一陣的,他也想直接破口大罵,但他的話都已經到達了嘴邊,他又活活的嚥了下去。

他很清楚他要是破口大罵了,他可以將心中的怒火全都釋放出來,但是在釋放怒火的同時,接下來他將會陷入萬丈深淵。

王翔他在大家的目光注視下,極其狼狽的離開了,和他一起離開的,還有他手下的團隊。

一開始都是信心百倍想要離開,這支團隊在宋乾的一陣怒罵下,現在已經是垂頭喪氣了。

現在王翔在他們心中的形象也就徹底的倒塌了,這羣人離開了,整個辦公室也就安靜了下來。

留下來的員工他們繼續做着手上的事情,但是大家都是心不在焉的,很多人都偷偷的看着宋乾。

宋乾和李秋穎走進了辦公室裏面了之後,辦公室現在就徹底的沸騰起來了。

“這就是宋乾嗎?氣場真的就是太強大了!”

“不過真的太可怕了,他剛剛罵李總的時候,我真的就是有一種死的感覺!”

“宋乾的氣場真的就是二米八,這真的就是太可怕了,根本就不敢招惹他!”

宋乾的到來就把所有人的八卦之魂給點了起來,大家都在這個地方交頭接耳的打探着情報,根本就沒有心思工作。

在李秋穎的辦公室裏面,剛剛還是怒氣值爆滿的宋乾,現在就霸氣的將李秋穎抱在了自己的懷裏面,他整個人都溫柔了下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沒有想到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宋乾一邊撫摸着李秋穎的頭髮,語氣極其溫柔的安慰着李秋穎。

可就算是這個樣子,李秋穎她也覺得自己特別委屈,等了很久李秋穎她才滿眼通紅的看着宋乾,宋乾看着李秋穎這樣,他就用手輕輕的擦去了李秋穎眼角的淚水。

“別哭了,你看你的妝都花成這個樣了,你要繼續這樣哭下去,都成了一個小花貓了。”

李秋穎聽到宋乾的這個話,李秋穎瞬間就從宋乾的懷抱當中掙脫了出來,她立馬的就抓起了一面鏡子,看着自己已經完全花掉的妝了。

李秋穎現在的表情就特別的着急,她只想找化妝品趕快補妝,宋乾看着她這又急又哭的模樣,宋乾就覺得特別的搞笑。

李秋穎現在就只有一個想法,早知道哭了會那麼的醜,自己一定會忍住眼淚的,可是當時自己看到宋乾的那一瞬間,所有的情緒都爆發了,自己真的就是無法忍受。

“別補了,不管怎麼樣,你在我心裏面都是特美的!”

宋乾一邊說着話,他就一把地將李秋穎給摟了過來。

雖然宋乾這樣說,李秋穎還是堅持要補妝,她和宋乾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第一次見面還是這麼醜的話,那麼真的就是太尷尬了。

李秋穎在補妝的時候,宋乾就打量着李秋穎辦公室裏面的物品。

“第一次創業是不是好多地方都不習慣,看你現在都累瘦了。”

宋乾滿眼心疼的看着李秋穎。

李秋穎一開始也沒有想到創業會如此之難,但不管怎樣既然已經做了,那麼自己就絕對不能放棄。

同時今天宋乾的到來也給了李秋穎極大的勇氣。 李秋穎在補妝的時候就一直在想着,王翔臨走的時候說的話,李秋穎就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自己或許真的不適合創業,在公司這方面也許自己真的就是不如他們。

“宋乾,剛剛王翔說的那個話是不是真的,也許我真的不適合做這件事情,你認爲呢?”

李秋穎小心翼翼地詢問着宋乾,李秋穎甚至都不敢從宋乾嘴裏面聽到答案,因爲李秋穎很害怕,自己得到的是宋乾的否定。

宋乾這時就面無表情的回答道:“李秋穎,你做的當然沒有錯,你們兩個在你們兩個站的位置不同,那麼思考問題的方向也就不同,他不在乎錢,那是因爲他是給別人打工,他不知道賺錢的辛苦,等他自己去創業了之後,他就明白這一切了。”

宋乾一邊說話一邊想着這件事,宋乾一時之間就感覺這件事情,其實真的就是挺搞笑的,所有的員工都認爲老闆給的待遇不好,老闆就是一個摳門精。

等他真正自己當了老闆之後,他也許會比原來的老闆更加的苛扣。

這個情況在當代社會發展上是很常見,每個學生都討厭教師和家長讓自己好好學習。

可等他們真正到來了家長這個位置了,他們纔會反應過來,當初家長說的到底是對的,他們做的會比當初自己的家長更加得狠,他們會更加的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龍成鳳。

“但是人力資源這一塊你也沒有必要太省了,人力資源我們是得好好發展的,畢竟人力資源對於一個企業是很重要的,該省的我們可以省,不該省的我們一定不能省,這次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你看看集體跳槽對一個公司的影響多大。”

同樣的話,李秋穎聽着王翔說了,李秋穎就會感覺特別的刺痛和諷刺,可在宋乾這個地方,李秋穎聽着卻特別的順耳。

李秋穎現在也開始思考,自己接下來到底應該怎麼辦了。

“宋乾,王翔他是直接離開了,我現在招人是特別困難的一件事情,就算能夠真的招進來,那麼也需要一段時間的磨合,這個問題我應該怎麼解決?”

李秋穎這個問題一時之間竟讓宋乾語塞了,剛剛發火的確是發的特別的爽,可事後才知道自己剛纔做的那個事情,是有多麼的不理智。

李秋穎其實也想讓王翔留下來,但是在當時的那個情況,李秋穎真的就是做不到,王翔現在的離開直接就讓東方服裝陷入了困境當中。

大多數的骨幹人員離開,一時之間就讓整個公司的人心特別的渙散。

宋乾也緊皺着眉頭在思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宋乾他做的都是佈局方面的事情,對於管理這方面,宋乾還真的沒有怎麼插手。

李秋穎他已經離開了,自己也不可能讓他回來。

現在招人能不能招到是一問題,最重要的是招來的人是否能夠用的合手。

現在他們就走進了一個死衚衕裏面,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現在這樣的一個情況,只能讓員工他們進行一個緊急的加班,同時公司加大補貼。”

宋乾他現在想來想去也只有這樣的一個辦法了。

李秋穎聽到宋乾的話她就搖了搖頭:“現在的員工他都很反感加班這件事情,他寧願不要這個補貼他也想休息,如果我們現在強行的讓員工加班的話,我害怕會有更多的員工辭職。”

東方服裝辭職率高,留不住人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爲公司雖然給的補貼高,但是因爲高強度的工作,讓員工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法負荷。

還有一部分人他們的重心也都放在了家庭上面,因此他們並不願意爲了錢而忽略家庭。

公司能夠維持正常的運轉,也是因爲公司給的補貼高於其他公司很多倍,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總會有人因爲錢而折腰。

最後無法接受公司這個模式的,他們的選擇就是離開。

“加班又能算什麼,你看看現在大家創業的那些人,程序員他們誰不是每天不分晝夜的在工作,如果連這都適應不了,又何必來上班呢?”

宋乾在說話的時候,他又想到了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錢給夠了,那麼他們肯定會來乾的。”

“錢的確是可以解決問題,但是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我們要做的就是加大公司裏面的人力資源培養,只要人員足夠了,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你也得清楚一點,困難對於我們來說本來就是暫時的,想要解決困難,我們就得想到更好的辦法。”

“同時我看了今天離開的人,大多數都是管理崗的人,雖然有部分技術崗的人,但都構不成什麼很大的影響。”

“因此現在可以在公司裏面設一個制度,管理崗的人全從技術崗裏面的人進行提拔,有了這樣的一個刺激,那麼大家工作的興致也就提高上來了。”

李秋穎聽了宋乾的這個話,李秋穎一下都興奮起來了,宋乾真的就是三言兩語,他就把所有的問題都給解決了。

“這些問題其實你自己也是可以解決的,但是你一直陷入了一個困境當中,走不出來,因此纔會造成這樣的一個情況,你得注意。”

“每個人其實都想要權力,每個人都想去管別人,大家都不願意在別人的手底下工作,這一點你也是明白的,因此我們就可以適當的放權,讓他們有這個競爭力。”

宋乾他要做的就是鼓勵員工有自己的思想,他們想要爬的更高,只有這個樣子,員工們纔會更加的努力,公司的發展纔會更加的好。

這樣做也會面臨着一個問題,管理層的人員過多了之後,大家之間的責任就會越發的模糊,員工之間會互相的推卸責任,這個問題在集團當中是很常見的,李秋穎也得注意這個問題。

宋乾很清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在做事情的時候都希望別人聽自己的,而不是自己聽別人的。 。

這些道理每個人都懂的,但是大家卻做不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宋乾他這樣說,其實也是希望李秋穎可以做得更好,李秋穎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容易鑽進一個死衚衕,進去了之後就出不來,在辦事情的時候也容易小肚雞腸,沒有大氣量。

女人和男人之間的區別就在於,男人注重大局,而女人注重細節。

“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這些話全都是宋乾說的,因此李秋穎就會把這些話當成寶貴的意見。

“公司給出去的股權有多少?”

“30%”

“這已經很多了!”

宋乾聽到了這話後,宋乾他又思考了一下:“線下線上的員工都可以享受這個股份嗎?”

“當然是這個樣子的,否則又會有人認爲不公平!”

“線下的這個股份可以直接的取消了,他們想獲得股份,那麼就得讓我們看到他們的實力!”

“公司一直都是這樣做的,只不過他們會白拿一部分的股份!”

“他們白提的股份有多少?”

“3%~6%”

“你這個給的真的就是太多了,對於一部分人來說,他們完全可以不工作,拿這個股份就可以了。”

“這樣做對於一些業績高的員工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尤其尸位素餐的人來說,他們就是佔了一個大便宜。”

宋乾他在搞清楚了公司所有的狀況了,他就告訴了李秋穎到底應該怎麼做,宋乾四兩撥千斤的就把這個問題給解決了。

宋乾他從未參與過管理層的事情,但是宋乾他也是做企業的,對於這些問題也知道。

他手下有那麼多的公司,很多的公司制度都是需要通過他的審覈意見最終纔可以在公司實行的。

寵愛無度:雙面嬌妻慢慢撩 宋乾他雖然沒有管理的經驗,宋乾卻很清楚如何管好一個公司。

李秋穎在經過了宋乾的點撥了,李秋穎現在也是茅塞頓開,他也就沒有再鑽死衚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