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宋亦珩帶著陸萌進來,眾人的視線,紛紛看了過來。

有人吹起了口哨,調戲著,「亦珩,可以啊!這麼漂亮的女朋友,藏到現在才肯帶出來見人。」

「不是,你們……」宋亦珩立即解釋,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別否認了,我們都懂的。」

陸萌小臉紅撲撲的,害羞的低下頭,一副默認了的表情。

被兩人堵在後面的宋雲遲不樂意了,仗著身高的優勢,刻意揚聲,「麻煩讓一讓。」

他的聲音一出,眾人才回過神來,原來宋大少也來了。

宋亦珩讓到一旁,清了清嗓子,「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萌萌,我朋友的。這是我堂哥,大家都認識的。」

「冒昧過來,打擾大家了。」 「反正劍氣沒了已成事實,造就出一個武師也算有點價值了。」他雖是如此自我安慰的想著,不過卻也氣的咬牙切齒。

這不,他要在這裡好好看看,到底是誰家的熊孩子,把劍氣全都吸收了,必要的時候,更是可以拿這弟子在掌教面前證明自己是無辜的!

聚劍陣將最後劍氣吸收並不停地的灌入古木的百會穴,而隨著白長儉的幾股劍氣被吸收,聚劍陣中沒了絲毫的劍氣,而且不但是這裡,就連外界也沒了,可謂吸收了個徹徹底底,乾乾淨淨!

「嘶!」

最後幾股劍氣在湧入百會穴的瞬間,古木整個身子猛地顫抖,一股難以言喻的刺痛更是傳遍全身,他心中驚道:「好強——好精純的劍氣!」

古木雙眸緊閉的面容上更是猙獰到極點!

白長儉的劍氣雖然被劍閣陣法限制,又在剛才攻擊聚劍陣時淡化了不少威力,但仍然讓武士級別的古木痛苦不堪!

「五行真元訣,給我煉!」

古木忍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同時更是抱元守一,運轉武功,試圖將這強烈劍氣給煉化掉。

待得第一股劍氣被煉化出來,古木扭曲面容下,嘴角竟是艱難的撇出一絲微笑,因為,這股精純劍氣的出現,無疑是雪中送炭!

煉!

煉!

白長儉武王巔峰的劍氣不斷被五行真元訣煉化,一股股比以前更為精純的劍氣出現在經脈中。

「不夠!」

精純劍氣聚集在經脈中,古木並不急於融入丹田,他想把這些強大的劍氣用在最後衝刺的一擊上。

此時的劍氣雖然沒有太大威力,但畢竟是出自武王巔峰強者之手,縱然是五行真元訣可以凈化,但那暴戾之氣仍然難以徹底祛除,所以古木在煉化的過程,仍要忍受著難以想象的痛苦煎熬。

時間推移。

一盞茶時間過去。

幾股劍氣最終在五行真元訣緩慢的煉化下,徹底融在了經脈之中,而此時的古木渾身早已濕透,神色也是極為虛弱狼狽。

不過他仍然在苦苦堅持,最後動用意念,將體內劍氣推向丹田,同時靜下心來,做好衝擊武師的準備!

劍氣入丹田,和那不斷膨脹的劍氣團融合,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澤!

光芒愈演愈烈,就連周圍的火木真元也隨之暗淡了不少!

不過,龜縮在丹田角落裡的那團灰色元素,卻仿若受到刺激,竟也散發出灰褐色的光芒!

古木全身心都在掌控劍氣,根本未曾注意到那在丹田許久且不知名的奇怪屬性,所發生的異樣!

「好!」

「劍氣的量已經達到!」

強大劍氣和自身劍氣融合,古木驀然神台一陣清明,頓時就知道自己這是要晉級的徵兆!

心臟『砰砰』的加速跳躍起來,他的臉上更是充滿了興奮神色!

畢竟晉級武士已有將近兩年時間,如今,終於等來踏入武師境界的這一天啦,他如何不亢奮不欣喜?

「龍靈,待我踏入武師境界,就會去守劍城找你!」最後衝刺階段,古木驀然想起自己魂牽夢繞的女人,嘴角一抹微笑,心境更是變得不同了。

丹田劍氣不斷擴大,仿若即將爆炸!

而古木卻絲毫不擔心,因為大境界的每一次晉級,都是吸收足夠多的元素,然後膨脹到極致再進行收縮,而待得濃縮為精純的元素,則代表成功踏入武師境界了!

劍氣擴大,散發出凌厲之勢,而外界,閉目盤坐中的古木,身體更是湧現出無數劍氣。

這是即將晉級的兆頭!

劍氣瘋狂湧出,頓時充斥在整個陣法之中,宛如繚繞的雲霧!

古木並不知外界的情況,而是專心致志的控制劍氣,做著最後努力!

「噗通!」

「噗通!」

陣法之中的劍氣,產生心跳般的跳動。

而隨後,這些外放的劍氣,又融入了古木的體內。

「收縮了!」

目睹丹田中膨脹的劍氣戛然而止,而後在片刻之後就開始呈回縮,古木知道,這是馬上要晉級武師!

離婚男神狠狠愛 不斷回縮,劍氣也在不斷的縮小。

而就在此時,旮旯角落裡的灰色元素卻突兀飛掠而來,在一瞬間便融入了劍氣之中!

古木一直用意念盯著劍氣的變化,而剛才一閃而逝融入劍氣中的灰色元素自然難逃他的觀察,頓時愕然的道:「怎麼回事——」

不過話沒說完,他頓時就感覺到不斷縮小的劍氣驀然收起了凌厲之勢,轉而散發出一股股陰寒之氣!

這陰寒之氣瞬間充斥在丹田之中,讓古木的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好冷——」古木的心神和意念在這股陰寒肆擾下,竟是有些麻木了。

「這股氣息可以影響到我的心神意念?」古木更是駭然不已。

靈魂意念是一種不同於天地元素的屬性,若是沒有特殊手段,根本難以傷到,而古木現在卻感覺到自己的意念乃至靈魂,在這陰冷之下漸漸結冰,仿若就要被凍住!

這如何不讓他心驚膽戰!?

古木暗暗惱火,灰色元素隨儲存紅盒一起出現,始終龜縮在丹田中本本分分,卻沒想到在晉級武師之際,竟徒然出動,融入劍氣之中,更欲要凍結自己的靈魂意念!

「他媽的,灰色元素為何會自行運轉?」

整個過程極快,古木始料未及,而且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無法施展於外界,但始終屬於自己的奇怪元素,會不受自己這個主人控制而擅自行動!

事已至此,無法改變。

古木只好極力的穩定心神,試圖用火木真元來隔絕那陰寒之氣蔓延!

不過待得火木真元剛要伸展蔓延,就看那處於收縮的劍氣,最後徹底凝聚出一道凌厲的劍形劍氣!

「轟!」

劍形劍氣一出,古木整個大腦仿若瞬間爆炸。而丹田中便湧現出強悍的氣息,湧入他的四肢,五臟六腑,十二主脈!劍氣流竄全身,古木的頭腦和意念頓時一陣清爽,那冰冷寒意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感受著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感,他難掩激動,道:「武——師!」 「不可告人的關係?」

宋雲遲微眯起眼,饒有興緻的打量著她,「只要你想,我們的關係,現在就可以告人。」

陸萌一把推開他,「誰要跟你告人,老牛吃嫩草,哼!」

她很是嫌棄的走了。

宋雲遲:「……」

渾身僵硬,他腦子空白了一下。

剛才沒聽錯的話,那個小王八蛋說的是,老牛?

老……牛?

…………

皇家醫院。

喬安跟陸胤通過電話了,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陸胤,陸胤沉默了良久。

過了好半晌,才無奈的說,「算了,你有主見了,我管不了你了。」

「陸胤,不要這麼說嘛。你看,你還是小糯米的粑粑啊。」

「那不一樣。」他再也不是唯一的粑粑了。

想想就心塞。

慕靖西那蠢貨,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地球?

否則,為什麼這輩子運氣爆棚?

喬喬是他的了,小糯米也是他的了,整個就一人生大贏家!

想想就讓人嫉妒!

是的,嫉妒!

陸胤回想起自己,明明比他先認識喬安,明明陪伴喬安的時間也比他多,自認對喬安,比他好一百倍。

可偏偏造化弄人,喬安最終選擇的人,竟然是他。

「陸胤,你永遠是小糯米唯一的粑粑啊。慕靖西是她爸爸而已。」

陸胤咬牙,怒道,「喬小安!你是在提醒我,慕靖西是小糯米的親生父親么?」

喬安縮了縮脖子,小小聲的嘀咕,「這是……事實啊。」

「你個沒良心的小混球!」

「好了,你別生氣嘛。我是擔心,我以後要是……」喬安舔了舔乾燥的唇瓣,「我怕以後沒有機會親口告訴小糯米她的親生父親是誰。」

一番話,既無奈,又透著些許的哀傷。

她現在的情況,沒有配對的骨髓,就意味著等死。

隨著化療的深入療程,副作用愈發明顯。

眩暈,嘔吐,食欲不振,她已經暴瘦了十斤。

再瘦下去,就脫相了。

這幾天,她也不怎麼允許小糯米來醫院看她,就是怕她看到這麼可怕的麻麻,會留下心理陰影。

「抱歉,寶貝兒。」陸胤很自責,很內疚,「我沒能陪在你身邊,在你最困難的時候。」

「沒關係,我知道你的關心一直在就好。」

她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病情,打擾得大家都亂了生活的軌跡。

更希望他以公事為重,偌大的公司,還靠著他帶領著,繼續前行,擴大版圖。

陸胤妥協了,「好吧,小糯米遲早要知道真相的。只不過,現在真相來得早了一點罷了。」

掛了電話,喬安揚聲,把門外的慕靖西叫了進來。

「瓜瓜!」

男人推開門,俊美的臉上滿是無奈,「說過多少次了,不許這麼叫。」

「我就喜歡這麼叫。」喬安仰著臉,笑意燦爛,「瓜瓜,瓜瓜,我的瓜瓜。」

慕靖西真是拿她沒轍,揉了揉她的腦袋,「電話打安了?」

喬安比了個「OK」的手勢,「可以叫小糯米過來了。」

慕靖西不明所以,但還是給警衛打去電話,讓警衛把小糯米帶到醫院來。 警衛牽著小糯米的小手,帶進了病房。

小糯米穿著一身檸檬黃的連體褲,像一顆帶著水珠的鮮嫩檸檬,清新又漂亮。

「三少,喬小姐,小小姐帶到了。」

警衛鬆開了小糯米的手,小糯米轉頭,對警衛笑嘻嘻的說,「謝謝叔叔~」

「小小姐不用客氣。」

慕靖西一手牽過小糯米,一邊對警衛頷首道,「辛苦了。」

警衛退出病房,小糯米便拖著慕靖西的手,拉著他到床畔,小腦袋一仰,眼眸亮閃閃的瞅著喬安,「麻麻,你想小糯米了嗎?」

這一次,小傢伙罕見的沒有主動爬上床,主動拱進她懷裡要親親要抱抱。

而是帶著一點點傲嬌的問她,是不是想她了。

喬安伸出手,「來,麻麻抱。」

手剛要碰到她小小的身子,小糯米傲嬌的躲開,縮在了慕靖西身邊,抓著他的大手彷彿有了靠山一般。

噘著小嘴巴,氣嘟嘟的問,「麻麻你還沒說有沒有想小糯米呢。」

小傢伙還在為喬安不讓她來醫院看她而生氣。

「乖寶貝,麻麻想死你了。來,快讓麻麻親一口。」

喬安伸出手,不斷的催促著,小糯米終於挪動腳步,笑嘻嘻的滾進她懷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