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宋凡並不理會,他之所以追出來,就是想試試自己的實戰能力,這些盜賊想必做了不少壞事,他自然不會留手。

「你們想必做了不少壞事,今日就讓我來教訓你們。」他話音未落,身形疾沖而出,朝著三人沖了過去。

「殺了他。」三名黑衣人眼神一寒,從腰間摸出一把匕首,寒光乍現,宋凡並未出劍,憑藉幻龍蘊含的身法與之周旋。

「這小子,好生古怪。」三人驚嘆,轉眼已過二十招,宋凡並未出劍,卻能遊刃有餘毫髮未傷,反倒是幻龍只攻不守的古怪之處,讓他們被宋凡手中的劍鞘所傷。

「布陣。」未收黑衣人大喝一聲,三人自懷中摸出銀色繩索,繩索交替纏繞,只是眨眼間就形成一張大網,將宋凡困在中央。

「小子,還不乖乖求饒。」三人大喜,這繩索乃是鎢鐵製成,普通刀劍難以斬斷,只要被困住就如同深陷泥潭,根本無法脫身。

宋凡濃眉微皺,「哐啷」一聲,斬虹劍出鞘,似有龍吟傳出,鎢鐵繩索瞬間化為數段,宋凡身形未停,幻龍劍法施展,身形似龍,只是眨眼間就到了為首黑衣人身前。

鎢鐵繩索被斷,三人震驚不已,臉上貪婪之色更勝,但也露出了懼意,眼見斬虹劍到了跟前,他打出三根細針,直刺宋凡胸口,銀針之上帶有劇毒,只要能傷到宋凡,他必死無疑。 如果好人也需要一副面具來掩飾自己的好,那她一定是沉默寡言的、朋友甚少的、甚至偶爾會肆意發泄的人。

不求其他,只為達成心裏的那份不甘,像個混世魔王一般,別無他法。

別人給予的負面標籤,逆反心理使她不斷地順着意思照做;別人對她的敬而遠之,孤僻心理讓她總愛與非生物對話。

劉思琪坐在自家的勞斯萊斯里,看着路邊一閃而過的花草樹木,按下了相機的快門鍵。

六公里的距離只花了短短12分鐘,劉思琪自家的司機一路飛車,把她送來了森林中學。

「讓開!都讓開!我們劉大小姐親自過來選教室座位了!」何必振狗腿子像保鏢一樣撣開了圍觀的同學。

而劉思琪那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像拍洗髮水廣告一般隨風揚起。走過之處,無不被余香環繞;未走之處,也飄散了些許優雅。

「不是吧……什麼鬼陣仗?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大明星來了呢。」李小萌在二班門外人擠人的情況下,用力地墊腳眺望着。

「哎呀,趕緊去打熱水啦。」梁甜甜拽著李小萌就往熱水間走,她還不知道眼前這個來勢洶洶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情敵。

「嘔~這什麼蒸餾水機器啊,自從換了這個機子以後,這裏老是一股惡臭,都不想來了。」李小萌嘟囔著嘴巴,十分委屈。

「我肚子不舒服,必須喝點熱水,不好意思啊,小萌,臭到你了吧。」梁甜甜笑着接水,殊不知方前也在。

「yue~梁甜甜你吃番薯了吧,放的屁這麼臭。」方前捂著鼻子嫌棄道。

「你是……」梁甜甜停下接水,表情很是疑惑,他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管他是誰啊。」李小萌一個轉身,繼續反駁道:「這位同學,你是沒來過熱水間嗎?這個臭,是一直有的好吧。」

突然定睛一看的李小萌,才發現是方前。連忙順了順自己剛洗的劉海,看着地面開始臉紅尷尬起來。

「哦……不好意思啊,今天第一次來,還以為甜甜放屁呢。」方前嗤笑了起來,撓了撓腦袋,順便看了看李小萌。

緊接着,方前的臉竟突然紅了起來,包括他那對長得特別小的招風耳,深吸了一口氣后,說道:「你今天劉海也不油了么,怪好看的。」

李小萌低頭說不出話,不知道是幫着梁甜甜繼續反駁方前,還是接受他的誇獎。

「你怎麼知道我名字?我們不熟吧?」梁甜甜望着眼前這個只有幾面之緣的人,有些憤怒地問道。

「拜託,你胸前的校牌白帶了嗎?況且,你不是跟我家小楊楊熟的很嗎?想要知道你名字,也不難吧?」方前神頭鬼臉地回復著,隨時打算撤離,但又用餘光奮力地看着一旁李小萌的校牌:李…小…

「那正好,他名字怎麼寫,你能告訴我嗎?」

「啊?額……你去看他校牌不就好了?」緩過神來的方前才意識到楊亦程平時不愛帶校牌,除了應付檢查。

「那個……我的名字叫:方前。」方前把自己的校服提拉起來,將校牌展示在梁甜甜和李小萌眼前,但主要的還是:李小萌面前~

「要是有什麼事情,直接找我也是一樣的,保證幫你們轉達到位。當然了,要是有什麼感情方面的事兒,你們還是自己問他去吧。今天他大老婆可是轉學過來了,我就不幫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了,免得他老婆找人揍我,溜了。」方前一個華麗轉身,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

「甜甜,他這人~怎麼答非所問啊?說了半天,凈說了些沒用的話,還順帶幫楊某人秀了你一臉恩愛?」李小萌惡狠狠地看着方前的背影,實則內心竊喜,可終於和他說上話了!

上次雖然楊亦程和梁甜甜通過一隻筆而認識,但李小萌和方前卻未有任何交流,方前看都沒看她一眼,就直接走人了……

「沒事,人家老婆都來了。名字是什麼也不重要了,就當我不認識他吧。」梁甜甜失落卻又高傲地快步走回了教室,坐在窗邊眺望着絲絲泛黃的梧桐樹葉,眼神發散又哀傷。

「好好讀書,天天向上。」梁甜甜微笑着、自信滿滿地打開了筆帽,低頭做起了英語作業。卻不禁眉頭緊皺,差點當場去世——太難了,根本看不懂!

午飯時間終於到了,梁甜甜在座位里着急地翻找著自己的飯卡,頭還不小心地撞到了課桌沿。

「哈哈~甜甜,一天到晚這麼笨笨的,上了大學怎麼自力更生啊。」梁甜甜的青梅竹馬陳哲浩突然坐在了梁甜甜前面的座位上,看着她犯蠢。

「陳哲浩!又找揍?幹嘛突然過來找我,咱們不是說好了絕交嗎?」

「我們班太吵啦,來了個新同學,老關係戶了,大牌得很呢!不想看見她,煩死了。」陳哲浩托著腮,嘆著氣。

「是……是那個姓楊的女朋友?」

「你怎麼知道?她一來就要跟楊亦程坐同桌,上課都還秀恩愛,老師都不敢管,她家裏有錢到離譜。」

「奧……我也就道聽途說,午飯沒吃吧,我們跟小萌一起去吃吧。」

「好呀,你請我啊,梁老闆。」陳哲浩賤兮兮地看着梁甜甜,還不斷地搖著梁甜甜快散架的桌子。

「你有病吧?吃完飯再次絕交!你的任何行為,在我眼裏都不順眼!」

「搖個桌子而已嘛~至於這麼動氣嗎?」陳哲浩趕忙跟着梁甜甜和李小萌去了食堂。

回來的路上,二班依舊是那麼熱鬧,梁甜甜邊走邊看,望見了坐在窗邊角落裏的楊亦程。

而他身邊的那個女生,也美得驚人。

梁甜甜突然低頭自言自語了起來:「那才配的上他吧,我就像個小丑,學習不好,家境也一般,還想着加人家微信。哎,他們都是大戶人家,還是不要招惹的好。」

一隻烏鴉順勢飛過:「啊……啊……啊……」

「幹嘛,哈哈~你都對我無語嗎?」梁甜甜笑着抬頭看了看已經沒影的烏鴉,楊亦程卻突然出現在面前。

「梁甜甜,你周六一定要記得加我微信,我微信上跟你解釋。」楊亦程十分着急地對梁甜甜說完,就跑去了男廁所。

「豁…怕女朋友還來招惹我。跑這麼快,就是怕被你女朋友看見,然後制裁你唄!反正我是不會加的,愛咋咋地!」梁甜甜憤怒地走回了教室,從抽屜拿出課本的動靜也大了許多。

「啊~爽!怎麼喝個牛奶還能乳糖不耐受,還好拉完了。」楊亦程提着褲子從廁所側門走了出來,腿麻地、一瘸一拐地走回了教室。

「某品牌牛奶果然摻水嚴重啊,我就換個口碑好點的牛奶喝喝,結果上竄下稀,又要少背15個單詞了!」楊亦程暴躁地翻著英語書,開始和尚念單詞了起來。

而透過三班的玻璃,能看到梁甜甜也正嘟囔著嘴,在草稿本上亂塗亂畫——甜甜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青春時的誤會總是俏皮可愛,生氣的緣由也稀奇古怪。女生愛亂想,男生愛直接。如此截然不同的兩類人,總是帶着美好的氣息,穿梭於校園的大小角落間。 路明軒沒回答。反問道:」難道不可以,還是說這你也要管。」

不是,你在遊戲里結婚,只要對方不知道你現實的身份就沒有問題了。不過我有一點有提醒你啊。你不常玩遊戲的,現在遊戲裡面有很多人妖的。對方在現實本來就是個男人。他們會在遊戲裡面偽裝成女人,騙遊戲裡面的玩家。你可要小心一點啊。」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難道你被騙過/

沒想到,一向能說的鄭賀突然沉默寡言了。

「老賀。有情況啊,你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瞞的這麼深,連我都不知道。來說說,兄弟幫你排憂解難。?

路明軒哪裡是想排憂解難,完全是看老賀的笑話了。

但是這件事也憋在鄭賀心裡太久了,一直沒有和別人說過

現在也就趁機說出來。

原來鄭賀以前也玩過一款遊戲,遊戲名就暫時不說了。

他在裡面也像別的玩家一樣找了一個老婆,他們一起玩遊戲,一起做任務。

也加了微信

不過不管老賀怎麼要求,他那個遊戲老婆就是一句語音也不說,更別說視頻了,從來不接。

但是她那個遊戲老婆在遊戲里特別會說

每天把老賀哄的,而老賀就這樣一頭扎了下去。

給遊戲老婆,又是買坐騎,又是買時裝的,送了她不少東西。

老賀還說等他忙這段時間就去找她這個遊戲老婆面基

遊戲老婆也答應了。

沒想到,有一天半夜,老賀正在遊戲裡面等著他這個遊戲老婆上線。

然後

就看到遊戲老婆給他打一溜的5555,老公,我們分手吧。

玩遊戲的人都知道這個555是哭的意思。

老賀急了,遊戲也不玩了。

連忙上微信問遊戲老婆,究竟然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就看到遊戲老婆快速的打的字,老賀就這樣看到一件是個男人都不能接受的事情。

原來,遊戲老婆酒後和人在一起了。

剛醒來,就覺得對不起老賀,所以上線聯繫了他。

然後又不知道怎麼開口中說這事。

而知道真相的老賀此刻頭也大成兩倍

他是真的想和這個女孩在一起的。已經都規劃好兩個人見面後去哪裡玩了。

自從離婚之後,還沒有一個女人讓她心動

沒想到。

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就換來這樣的結果。

不過。

老賀還是強迫自己靜下心來

遊戲老婆出了這樣的事,能找自己,那是對他信任

於是,老賀在微信裡面打道

「老婆,你現在回家了,還是在酒店裡。」

遊戲老婆:」還沒有回家,我身上沒有錢。這個地方離家很遠。」

老賀想了沒想,就給遊戲老婆的支付寶里轉了500元。

「你先回家,我給你轉了錢,其他的等你回家了再說,乖,記得,回家后告訴我一聲。」

「好的,老公。」

遊戲老婆下線了。

一個小時之後,告訴他到家了。

他們互道了晚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