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察明衛柔被看穿小心思,尷尬一笑,:「我只是想要回草原看看阿娘。」

「唉。」

竇姬嘆息,伸手攏了攏鬢髮,風韻猶存。

「曾經我也像你一樣,閑不住,後來險些闖下大禍,好在是陛下垂憐,不嫌棄我這蒲柳之姿,你還年輕,別走姐姐的老路。」

察明衛柔抿了抿紅唇,湛藍色的眸子天生有一種好動因子。

坦誠道:「姐姐,西涼局勢如此嚴峻,我想幫陛下分憂,不想待在後宮做個花瓶。」

竇姬微微一笑。

自通道:「西涼雖嚴峻,但你要相信陛下,這樣的雄偉君王,不可能被打敗的。」

「至少年輕的時候,不可能!」

「你入宮晚,不知道陛下的英武,當初僅僅兩個月,可就扳倒了朝中第一權臣啊!」

說著,她美眸里油然而生一種仰慕與敬畏。

見狀,察明衛柔頗為觸動。

暫時打消了回草原的想法。

……

御書房。

內閣大臣,全然在列。

個個面色嚴肅,正襟危坐。

秦雲道:「信的內容大概就是這樣,王敏接受了朕的鴻門宴,但改了地點。」

趙恆眯眼道:「陛下,她定在草原,谷軋河!」

「此地靠近西涼和游牧民族,離鎮北王的駐地也遠,這王敏是沒安好心啊!」

秦雲笑道:「朕當然也不傻,自然不會去她安排的地方。」

聞言,內閣大臣們表情一松。

「朕只不過一來一回,跟她商量罷了,讓她有個台階下。」

「需要拖時間的可是她王敏跟西涼,不是朕。」

顧春棠道:「陛下,你的意思是還要改地方?」

秦雲站起來:「沒錯。」

「諸位愛卿,來看這個地方!」

說著,他示意喜公公打開了一張地圖。

內閣大臣紛紛靠攏。

只見秦雲的手指指在了一個地方。

趙恆等人面色一凜,紛紛開口:「函谷關?!」

「沒錯!」秦雲笑道。

「不行!!」

大臣們幾乎失態。

「陛下,這絕對不行,我等寧願耗費國力,跟西涼一戰。」

「也不能接受你如此以身涉險!」

顧春棠收斂激動的情緒,嚴肅道:「陛下,函谷關是個天險,雖然也是朝廷的地盤,但如果您去了那裡,情況就不在掌控之中!」

「如果王敏孤注一擲,突然率軍三十萬,包圍函谷關怎麼辦?」「呵呵呵……」

一陣讓江麗意想不到的熟悉笑聲傳來,一道壯碩的身影嬉笑著走進酒店房間,就重重地關上了酒店房間的大門。

「汪……汪亦博,怎,怎麼會是你!」

……

《我無敵以後》第十八章節老闆你忙我先走了! 《保羅喬治,最佳新人王》

《一場屬於年輕人的勝利》

《從賽季前的魚腩,到現在的青年近衛軍,籃網隊的四大改變》

《沒有安東尼,沒有問題》

籃網隊之前的比賽打得再好,也不過是幾家傳媒巨頭和新澤西當地的媒體給與好評。而在TNT這一場全美直播的比賽中打出了高水準,則是全美大大小小的報紙,網站,雜誌都提高了對籃網隊的評價。這便是轉播的價值所在。

當這些稿件被華夏媒體轉載,翻譯之後,籃網隊的流量就更高了。要說什麼美中不足的,那就是易建聯在隊中的表現,稍稍不溫不火了些。林書豪聲名鵲起,江銘亮再高富帥,畢竟還是美籍。

根據秦正威的人幫忙統計的數據,籃網隊在華夏的流量,在NBA球隊中已經殺進了前五,僅次於火箭,湖人,熱火,馬刺。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易建聯的因素,但是江銘亮作為華人高富帥,也沒有少給球隊帶來關注度。

有人順風順水,自然有人近況不佳。魔術隊總經理羅伯·亨尼根便是現如今盯着最大壓力的一個人。熱火三巨頭的組建,凱爾特人的老而彌堅,衛冕冠軍湖人隊的持續補強,讓原本還想着利用霍華德的巔峰來衝擊總冠軍的魔術隊行情下滑,而幾筆失敗的交易鎖死了球隊的薪金空間,則給球隊帶來了巨大的麻煩。湖人隊薪金總額逼近8600萬,要交不到3000萬的奢侈稅,但人家身處洛杉磯,兵強馬壯,還有總冠軍希望,人家罰的起。魔術隊薪金總額同樣逼近8000萬,但除非發生奇迹,否則真的沒什麼機會衝擊總冠軍。

劉易斯,卡特,巴斯都上了球隊的兜售清單,羅伯·亨尼根需要主動出擊,找人接盤。而他第一個想到的對象,就是手握大把薪金空間的江銘亮。這很正常,聯盟對於球隊的交易規則有着嚴格的限制,在雙方薪金總額達到工資帽的情況下,涉及到交易的球員,薪水差距不能超過15%,換言之,與其他球隊的交易,魔術隊送走多少包袱,就得接回來多少,省錢的效果不會很好。

江銘亮在布澤爾爽約之後,沒有選擇給球員開溢價合同,而是將薪金空間悉數保留,一是等著等賽季後半段有實力派球員被裁掉之後想辦法撿漏,另一個想法就是等著交不起奢侈稅的球隊來找自己接盤垃圾合同,順便做一些打劫。

魔術隊想清理隊里的垃圾合同,好,簡單,總得付出些什麼吧?

江銘亮和史蒂文斯一合計,魔術隊中包括戈塔特,巴斯,雷德克在內的球員,放到合適的位置,未必就不能使用。他們在魔術隊表現不佳,一定程度上也跟主教練范甘迪的戰術以及球隊老大霍華德的戰術適配性有關。但是籃網隊陣容厚度已經足夠,這些球員對球隊的幫助並不顯著。

「雖然談這個有點早,不過,球隊其實挺缺季後賽經驗的。之前對陣火箭,球隊也吃了缺一個老將的虧。當時那種情況,如果有一名老將在,年輕球員更知道該幹什麼。」史蒂文斯意有所指道。

「卡特的合同就剩不到一年,其實還是個正面的財產,我估計魔術隊不會為了送走他的合同付出什麼其他財產。」好吧,江銘亮其實還是想搶下魔術隊明年的首輪選秀權的,不過看起來是不用想了。

「前提是,卡特來到球隊后要接受第六人的定位,否則我寧可不要做這個交易。」史蒂文斯強調道。

科沃爾在三分線外的威脅是球隊進攻端戰術的前提之一,現階段,球隊不會因為卡特而換掉他。而且,從技術打法來說,卡特打第六人,對替補席的進攻幫助更大。

「當然,我得先跟他的經紀人溝通一下。」

籃網隊送出鮑比西蒙斯,交易得到文斯卡特。這一筆交易可以直接讓魔術隊減少工資支出900萬,奢侈稅900萬。當然,已經被籃網隊完全放棄的鮑比西蒙斯固然已經基本報廢,但是白花花的美刀省下來,那也算自己的業績啊!

江銘亮沒有貪得無厭的浪費時間,提什麼選秀權的事。有時候為三核桃倆棗鬧得不可開交,真的也沒必要。羅伯·亨尼根欣然接受籃網隊的交易條件,不過接下來得先看看卡特的意見。

馬克-斯坦恩伯格,從2000年開始擔任卡特的經紀人,負責打理他各方面的業務。在收到羅伯·亨尼根傳遞過來的消息之後,立刻將消息告知了文斯卡特。

電話那頭的卡特隨即陷入了沉默。

出任替補?全明星賽之外,卡特從來沒有出任過替補。就算是巨星雲集的夢之隊,卡特都是當仁不讓的首發。更不要說,34歲的年紀,大部分的全明星球員,都還牢牢佔據着主力的位置,為什麼他要出任替補?

「文斯,魔術隊的薪金壓力很重,交易看起來不可避免。」馬克-斯坦恩伯格低聲提醒道。

有MVP級別的霍華德在身邊,魔術隊不能說完全沒有競爭力,至少是強於籃網的,這沒有懸念。但是一隻甘願用餘威尚存只是性價比不高的球員換取一個徹底報廢的西蒙斯的球隊,怕是已經沒有了競爭總冠軍的心氣了。馬克-斯坦恩伯格的話,另外一個意思是,籃網隊至少願意給卡特尊重,提前告知他這個決定,試探他的反應。如果錯過這個機會,魔術下一個交易對象,未必會這麼給卡特面子。

「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卡特說道。

「我等你的答覆,不過不要太晚。」馬克-斯坦恩伯格回應道。

此時,江銘亮也告知了鮑比西蒙斯這個消息。

這也是江銘亮與其他球隊的總經理很不一樣的做法。他不會讓球員最後才知道自己被交易的消息,他覺得這很不尊重人。

對於球隊提出的交易決定,西蒙斯也表示了理解和接受。事實上來講,對於他這種曾經的3D球員,在霍華德身邊的機會要比在籃網隊要多得多。藍網對於側翼的要求,絕對是要高於一半球隊的。

交易涉及的四方,其中三方已經達成了一致,就等文斯卡特最後的決定了。。 聽着人這樣說兩個人雖然有點失望,可是知道人沒有事之後還是鬆了一口氣的。

白小小看着空氣安靜下來,看了一眼旁邊的兩個人,想了一下幽幽的:「他們兩個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器靈看了一眼人,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笑容,「這個要看他們的實力了,如果天賦一般般那就不用想了。」

白小小看着人那一張白嫩嫩的小臉上面露出了表情,忍了忍沒有忍住,「你可不可以把這一個東西弄破?」

「不可以。」

說完之後器靈就看着人直接倒了下去,「哦,你現在不要和我說話,我想要冷靜一下。」

器靈:「……」

焰莉亞看着人也是直接閉上了眼睛,那沒有在看一眼人,畢竟她真的非常害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把這一個東西給弄破。

器靈看着兩個人這個樣子氣的小臉都鼓了起來,看着兩個人氣的都不知道說什麼,眼睛氣的都有水氣的奶聲奶氣的吼道:「你們兩個太過分了。」

白小小和焰莉亞睜開眼睛就看着人眼睛通紅的離開了,在看着人消失的地方兩個人沉默了一下。

白小小:「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

焰莉亞看着人,語氣也有點無措,「可是我不那個樣子的話,我害怕我忍不住,那你呢?」

白小小看着人幽幽的,「我也是。」

焰莉亞:「……」

與此同時在接受傳承的鹿裕和焰莉亞,兩個人現在所在的空間不是一個樣子的,鹿裕看着自己面前出現的人,目光深深地。

『白小小』一臉笑容的看着鹿裕,語氣裏面都是撒嬌的看着人「夫君,你這麼才回來啊我可是已經等了你好一會兒了。」

說着的時候看着人的還伸手抱着人。

鹿裕看着人這個樣子,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是嗎?」

「當然了,我可是一直在想着你的回家的,可是你這麼長時間才回來,現在還這樣凶我真的太過分了。」

鹿裕看着人眼睛裏面露出了眼淚,靜靜地看着人好一會兒之後突然笑了起來,「如果太也是這樣對我的該多好。」

「夫君,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不知道?」

「你沒有必要知道,因為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白小小『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人,語氣裏面都是驚恐,「你……」

鹿裕沒有什麼表情的看着人,語氣裏面都是冰冷,「你不是她。」

說着自己把插在人身體裏面的刀抽了出來,轉頭裏面了這裏,只不過他才走了一步身體的周圍里立馬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

看着周圍白茫茫一片的地方,鹿裕只是看了一眼之後舉起自己的刀向後面砍了過去。

在他的刀砍出去的一瞬間,原本還白茫茫一片的空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間密室。

「恭喜你,現在你已經通過了考核,這裏是一千本功法傳承,你只能學習一本,學習到什麼就是你自己的本事了。」

在這一道聲音消失之後,鹿裕看着飄在空中裏面的這一些功法,閉着眼睛感受這一些東西,猛然的感受到什麼直接毫不猶豫的伸手抓住了一本功法。

看着自己手上面的這一本功法,鹿裕靜靜的看着手裏面的《吞天決》開始修鍊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