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寧強成功地「敲詐」了師文,當然,這麼說會顯得對我自己的侮辱。不過,在現在的我看來,這一步,完全就是一部臭棋。

可是,劇本既然這麼寫了,那也只能繼續演下去。

下面的故事,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了。這個寧強救下了玉婷,他如願以償地把玉婷變成了自己的女朋友,然後,他們發生了男女朋友之間遲早都要發生的事情。

那一夜,我在旅館的房間里,隔著窗子,看到過去的自己,是如何與曾經心愛的女神上了床。寧強還是那個毛病,總是忘記了關窗。

老實說,看到他們滾床單的時候,我卻感覺不到絲毫的興奮。相反,是一種酸溜溜的味道。

我發現自己竟然吃醋了,還是吃玉婷的醋。難道,我的身體裡帶著雯婷的基因,一個女人的基因,所以我才會嫉妒另一個女人「霸佔」著過去的自己?

我有點混亂了,這種關係真是太複雜了。現在的我,竟然愛上了過去的那個我,而且,還嫉妒我曾經最愛的女人——玉婷?我到底是寧強,還是雯婷呢?

最令我感到可怕的是,有一天晚上,當看到他們在那邊翻雲覆雨的時候,我卻從心底里冒出了一個很恐怖的念頭。

那個女人,為什麼不早點去死呢?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我就嚇了一跳!

天啊,我竟然希望玉婷早點死去?可是,我這無數次的穿越,不就是為了拯救她的生命嗎?然而,現在的我卻希望她早點死去,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不由地想起了之前的那一段插曲。

就在他們兩人還在約會的那一天,是的,那時候他們還沒有發生男女之間的那種關係,我跟蹤了他們。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出這種類似強迫症的行為,而且,我也知道這一次的跟蹤,也必定會被發現。可是,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竟然就一路跟蹤到了公園裡。

當然,後面的事情也不用我多說了,我被發現了,但我也順利逃脫了,劇情就是如此。

可是,同樣的劇情,當你在扮演另一個角色時的體會,卻是截然不同的。

那意天,當我看到寧強在那個女人面前(請原諒我這麼說,可我真的只能這樣形容玉婷)竟然那麼的低三下四的時候,我的心忽然碎了。

寧強,那就是你嚮往的女神嗎?她值得你付出那麼多嗎?你竟然要把手錶給她?

也許,就是這一次的跟蹤,讓我從此有了這種酸溜溜的心理吧?

或許,是因為我現在只是一個人,可能是太孤獨了,所以才會莫名其妙地去嫉妒那個女人吧?

算了,何必嫉妒呢,不用多久,寧強還是會再次回到原點。

他,終究還是要再見到我的,終究還是會愛上我的啊?

當然,除了監視他們之外,我還曾經冒險做過一次偷回手錶的努力,不過,我還是沒有成功。

那一天,也就是我在小樹林跟蹤他們,卻被他們發現的那一天,我灰溜溜地跑回了旅館。

可是,我還是沒有死心,我還在等著一個機會。

終於,在第二天一早,我找到了一個機會。

寧強很早就出去跑步了,我看到他跑到了街上,手腕上似乎並沒有戴著那手錶。

我想到了:自己之前也曾有一次跑上街去,卻忘了帶上手錶。而且,似乎連房門也沒鎖!那一次,我半路折回去,恰好撞見了慌裡慌張從屋裡跑出來的雯婷。

好吧,現在我變成了雯婷,我也有下手的機會了!

機不可失,這是我拿回手錶的最好機會。

於是,我決定採取行動了。可是,因為之前我並沒有記住上次我沒帶手錶上街的時間,所以我毫無準備。我匆忙地穿上那件戴著胸針的衣服,就跑到了對街。在我離開旅館的時候,那個胖女人還在打著呼嚕,門口有個保安在練著太極拳。

我沒有讓他們發現自己,偷偷跑到了對面。

果然,寧強家的門沒有關上,我可以有充分的時間進去「作案」。

可是,進去之後,我卻並沒有在茶几上找到那手錶,沙發上也沒有。

糟糕,他把手錶放到哪裡去了呢?我怎麼突然想不起來呢?最近,我的記憶力是怎麼了,為什麼越來越差?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不好,難道是寧強他跑回來了?

我知道寧強一定在半路折回來的,可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跑回來了?

於是,我蹲下身,藏在沙發後面,緊張地聽著門外的腳步聲。

那腳步聲馬上就到了門前,不過,很快就又走遠了。

原來,只是虛驚一場。

我趕忙站起身來,可心臟卻撲通撲通地直跳。

哎,這「入室盜竊」的活兒可真是不好乾啊,得有一顆大心臟!

可是,我越著急,卻越是找不到那塊手錶。該死,我上次到底把它放到哪裡去了呢?

我走到窗邊,突然,我的臉色都變了。

我看到寧強了,他正在朝這邊跑回來了!

不好,我還是趕快跑了吧,再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撞上我的!

於是,我慌不擇路地離開了這個房間。

下了樓,我快步朝著大門口跑去。

可是,就在小區的門口,我卻與迎面而來的寧強撞了個照面。

在這一瞬間,我們都看到了彼此的臉。

「是你?」寧強大叫了起來。

我馬上撒開腿,朝著對面跑去。

就在我跑過去以後,一輛摩托車從我身後飛馳而過,真是好險,只差一點,它就撞上我了!

我下意識地要跑回對面的旅館,但馬上想到這樣做只會把寧強引過來。要是被他發現了我的窩點,那可糟糕了!

於是,我急中生智,朝著小樹林里跑去,假裝自己是從那裡再跑到別的地方去。可其實,我只是虛晃一槍,就躲在了灌木叢里,蹲下身來,大氣也不敢出。

寧強也跑了過來,他朝四處張望著,臉上寫滿了困惑與憤怒。

寧強,你可千萬別過來啊?我嚇得汗都出來了。

我後悔了,我竟然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就貿然出擊?

還好,寧強並沒有過來,而是到了我住的旅館,問了一下那個在門口晨練的保安。他們聊了幾句,大概是那保安說沒看到什麼人吧。於是,寧強看了一下旅館,就轉身離開了。

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我的視野里,我這才離開灌木叢,轉了一圈之後,這才溜回了自己的房間里。

可是,到了屋裡,我卻發現:自己的那枚銀色胸針,竟然就丟在了寧強的家裡!那肯定是我當時蹲下身來,一不小心,胸部太過緊繃,結果胸針被在無意之中被撞開,並掉落了下來。哎,這女人胸大,有時也很麻煩啊!

可是,這胸針被寧強發現了,他不就知道我曾經進過他的屋子了嗎?

哎,這次的行動,真是虧大了!

可是,那手錶呢?

我並不甘心,還是躲在窗帘後面,偷偷地看著寧強的屋裡。

他也在找那手錶,翻來覆去地找,卻怎麼都找不到。

最終,我發現他竟然在床單里找到了那手錶。

該死,我怎麼忘了去翻一下床單啊?是啊,上一次,我不就是在床單里找到那手錶的嗎?

可是,我怎麼好像失憶了,竟然會想不起來了呢······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8月24日這一天又到了。

這段時間以來,我沒有任何可以下手拿回那手錶的機會,因為寧強在發現我侵入他的房間以後,顯然加強了戒備,那手錶是寸步不離。我也沒有進入那房間的鑰匙,只能每天在窗前窺視著寧強的一舉一動。

那天晚上,寧強與玉婷都喝醉了,他們竟然連窗戶都忘了關,就在床上合歡了起來。

我目睹了全過程,當我還是寧強的時候,那天晚上我是喝醉了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這一次,我作為雯婷,卻完完整整地看到了整個過程。

不過,我並沒有感到任何興奮,相反,我覺得很噁心,也對玉婷充滿了嫉妒。

這樣的事情,不只是一次兩次。可奇怪的是,每次我竟然都像強迫症一樣,逼著自己去偷窺。

我在幹嗎呢?我是不是有點變態了?我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人啊?

奇怪的是,我似乎並沒有把對面的那個寧強看成自己,彷彿那就是一個男人的「他」,看著「他」與玉婷在一起纏綿,我竟然會如此的嫉妒?

很自然,時間一久,我就會對2019年8月24日這一天,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覺。

這一天,他們就要結婚了。這一天,寧強就要做那個女人的老公了。

可是,我卻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在這旅館的房間里。

這一天,我再也坐不住了,這裡就像一個鳥籠,我就要被困死在這裡了!

雖然很清楚這一天將會發生什麼事情,並在心裡告誡自己:最好還是留在這裡,不要出門。可是,到了這天下午,我還是忍不住了,離開了房間。

出去透透氣吧,難道,只許他們兩個恩恩愛愛,就不許我四處走走?

我是帶著出去透透氣的心態出門的,這一次,我不用再擔心撞見他們兩人,因為此時的他們已經出發去了酒店。

夕陽即將落下,我散步到了一條街上。

這是一條服裝街,奇怪的是,我以前好像不愛逛街的,可現在,我卻喜歡上了街邊那些服裝店內,那五彩繽紛的女裝。

於是,我走進了一家女裝店裡。

一看到我進來,一個女導購員就熱情地迎了上來。

「您好,小姐,您要購買什麼衣服?」

我看了看著裡面的衣服,雖然五顏六色,卻沒有我喜歡的類型。

我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還是那件黑色連衣裙,多少顯得有點寒磣。

當然了,在這裡住了這麼久,我不可能只穿這一件衣服的,不過,連衣裙卻只有這一條。

突然,我看到在角落裡,有一件淡黃色的連衣裙。

這連衣裙顯得很特別,但也很吸引我。

「這衣服,我能試試嗎?」我問。

「可以。」

於是,導購員把衣服取下,遞給了我。

換上這件黃色連衣裙,在鏡子面前,我感覺特別的舒服。

以前,穿著那黑色連衣裙的我,總是顯得很沉重,很壓抑。

現在,這件淡黃色的連衣裙,卻讓我感覺很青春,彷彿年輕了好幾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