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將軍是來看我怎麼死的嗎?”

“不是。”淡然到極點的聲音,鳳知雅心中微微的痠痛,就算當初她做了那麼多的壞事,但是到最後還是沒有得到想要擁有的。“我只是來告訴你,我是誰?”

鳳知雅忽然間伸手一把揮去了自己頭上的繩子,漆黑的髮絲飄蕩在空氣中帶着絕美的風采,她伸手一把揭開了自己臉上的易容。

女子精緻的五官暴露在空氣中,帶着不一樣的絕美四濺開來,光彩奪目。

周素忽然瞪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你是知雅,你怎麼會是鳳知雅呢?”

身後的侍衛一看到將軍忽然化身爲絕美的女子,忍不住驚訝的倒吸了一口氣,難以遮掩臉上的震驚,各個都沸騰了起來。沒想到帶領他們的將軍居然會是女子。

楚少離伸手一揚,身後的侍衛頓時安靜了不少。

“吵——”鳳知雅淡淡的掃過身後,“既然你們決定加入離王的軍隊,那就是我離王妃的軍隊。”

清冷的聲音帶着別具一番的霸氣,周素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是,這樣的風姿,這樣的才華,當年她居然還想要跟知雅鬥,嘴角竟是苦笑,簡直就是可笑。

周素忽然間跪倒在了地上,眼中盡是懇請。“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吧,昔年是被那個假丞相給騙了,纔會幫她做事的,我知道自己曾經對不起你們,但是,這一切,如果說我的一條命能夠補償的話,我願意,我真的願意。”

鳳知雅淡淡的揚手,一把刀就飛到了周素的面前。“我想要看到你的誠意。”她真想看看這個人到底還有沒有心。

冰冷沒有一絲溫度的話語落到了周素耳邊,周素忽然間一笑,努力了這麼多年,渴望得到丈夫的喜歡,卻終究沒有擁有,嘴角的苦笑不斷的醞釀開來,她蒼白的臉色化爲最後的淒涼。

“好。”揚手間毫不猶豫的朝着自己的心臟刺了過去,就在要刺破自己心臟的那一瞬間,鳳知雅忽然間手心一揚,刀劍頓時飛出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帶她離開。”鳳知雅忽然停頓了一下,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話。“爹,還沒死。”這個女人是討厭,但是對爹確實真心的。

平淡的聲音如同天籟落到了周素的耳邊,她顫抖着手,看着風知雅的背影,渾濁的淚水忽然順着面孔滑落在地上。她忽然拉長了聲音朝着鳳知雅吼去:“快點去城外,裴公公帶領十萬大軍殺過來了。”

尖銳的聲音劃破了天際,鳳知雅淡然的雙眸忽然間猛的一怔。

裴公公,十萬!那麼軒轅淵?

“軒轅淵——不會有事——”鳳知雅暗自一語,像是篤定了什麼。她忽然間一轉身,漆黑的長髮劃破四濺出絕美的弧度。

浮塵策馬而來,飛身落在鳳知雅面前:“王妃,所有貪官的府邸已經全部燒燬,等候王妃你的命令。”

“好!”鳳知雅嘴脣一揚,厲聲道:“浮塵你派半邊的人馬,將所有,明宣,你四分之一的人迅速蒐集所有能拿到手的油,跟着我抄小路趕過去。”

“是,王妃。”浮塵,明宣應聲道。

無數的油桶被馬車拉着,朝着小路迅速的衝了過去。

——傲世狂妃——

“報——王爺——”忽然間一聲急促的聲音響起,浮世整個人單膝跪倒在地上。“裴公公從東面率領了十萬兵馬殺過來了,恐怕過不了多久就要殺過來了。”眼眸中難以遮掩的震驚,這次本來就是暗中派兵,不足兩萬的兵馬怎麼能夠對上十萬的兵馬。大批的兵馬趕到恐怕還要一天之後。

軒轅淵邪魅的面孔中忽然間揚起一道蠱惑人心的弧度。眼中盡是鎮定的神情。“那又怎麼樣,軒轅浩明可真是會給我驚喜,傳令下去,就算是戰死,也要給本王撐住這一天,拿我的戰袍來,我要親自上沙場。”十萬兵馬又如何,他若真想要着江山,誰能奪得走。

“王爺,不可,你的傷根本就不能太長時間用功力,更何況這裏根本就不是最佳的守衛地點。”浮世竭力想要阻攔,王爺爲了幫王妃,病情肯定惡化了,但是他卻還在撐着。明明知道這裏不是最佳的守衛地點,卻還不肯離開,王爺你到底爲王妃做了多少事情。

“既然是都是戰士,哪有任何的區別!”軒轅淵暗紫的雙眸中忽然溢出紫色的光芒,耀眼的紫色他甚是感覺到渾身沸騰,一股劇痛撲面而來,他緊緊的咬了咬嘴脣。“王妃還在城裏吧?”

“是。”浮世一個停頓,他忽然遮住自己的嘴脣驚呼了出來。“王爺你的頭髮……”

只見軒轅淵漆黑的髮絲飛揚在空氣中,忽然已着一種詭異的速度漸漸化爲了雪白,張揚到極點的雪白色盪漾在空氣中。

“廢話什麼,給我佈陣,準備抗敵!”軒轅淵眼眸中盡是堅定,這一戰,不得不打!就算軒轅皇朝沒有了他還有楚少離。

混亂的局面瞬間被安定下來,無數的士兵迅速整齊的佈陣,站在山坡上的男子一頭白髮飛揚,妖媚至極,神采飛揚。

“那是王爺——”山坡的另一端明宣瞪大了眼睛,甚至不敢相信。山谷的下面那個人真的是王爺嗎?

王爺的頭髮怎麼變成那樣了。

鳳知雅側頭望去,那抹熟悉的身影,狂妄極點的男人此刻卻一頭白色飛揚,眼眸微微的溼潤,鳳知雅咬緊了嘴脣,這個男人,總喜歡一個人承擔這麼多的事情。

軒轅淵,你個笨蛋,說好了要生死與共。

你總喜歡把最好的告訴我,擺在我的面前,但是你是否知道我會擔心你。

你害怕失去我,難道不就能夠失去你嗎?

腦海中纏綿的畫面不斷的涌起,他狂妄的吻,羞澀的笑容,戲佻的眼眸,這個男人,笨蛋。

軒轅淵,你要是真的出事,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鳳知雅忽然狠狠的一揮馬鞭,掉頭不去看那個男人。“給我朝着東面進軍,楚大伯,你率領一部分的人將所有的油都給我散在地上。”

“好,沒問題。”楚少離瞧見了鳳知雅眼中的傷痛,毫不猶豫的點頭。“跟我走。”

鳳知雅朝着另一羣人揚頭,厲聲命令:“剩下的所有人給我隱藏身影在樹林裏,聽到了沒有?”

“是,將軍。”異口同聲的迴應,不爲她的身份,只爲現在眼前的人是他們賴以相信的人。

鳳知雅率領着所有的人隱藏了蹤跡在樹林裏。繁茂的樹葉遮掩住了身影,黯然的眼眸如同天生的獵手。

楚少離立刻派人將燃油倒在了地上,小片的樹林周圍幾乎都是油。雖然說樹林本來就容易點燃,但是卻無法大面積的殺傷,油,便是最好的辦法。

“給我點火!”鳳知雅伸手一揮,身後的將士立刻拿出箭雨用紙摺子點燃。

忽然間大批的腳步聲從遠處漸漸的傳來,凌亂的馬蹄聲時不時的響起。

鳳知雅眼眸一亮,殺手天生的敏銳度讓她比別人發現的剛早。朝着楚少離一揮手,“退——”嘴脣揚起一個字。

楚少離伸手一揚,小批的人馬迅速遮掩了身影。

路,依舊是一片安靜,甚至沒有任何的人影出沒。

就在這時,不遠處軒轅皇朝的旗幟高高揚起,格外的醒目。

裴公公率領着大批的人馬,匆忙的趕過來。

“裴公公!”忽然間一個人駕馬而來,正是周成,臉上盡是汗水,顯然是趕過來很着急。“皇宮中內亂,皇上命公公馬上趕過去。”

“老奴知道了。”裴公公一笑,笑的那是諂媚。哼,誰知道最後還是誰勝利,他可真怕這一把給賭輸了,要是離王在這裏那決定可就好下了。

“那公公跟本將軍快點趕過去吧。”周成掃過裴公公一眼,不就是個太監,還真以爲他是誰了。

裴公公一揚手,伸手的兵馬迅速加快了速度。

鳳知雅清涼的眼眸望着遠處的一片樹林,五百里,四百米。無數的士兵駕馬,地面上開始產生小幅度的震動。大批的人馬將裴公公跟周成緊緊包圍在身邊。

鳳知雅換間手掌一拍,楚少離立刻會意揮手示意。

急促的掌聲化爲了無聲中最強大的魔咒,帶着血腥的氣息瀰漫開來。

“射——”鳳知雅清冷的聲音劃破了天際,髮絲飄揚在空中,劃出絕美的弧度。

無數的火箭頓時瘋狂的射了下來,如同暴風雨般的密集。兵馬中頓時混亂起來,就算根本沒射到身上,但依舊在地面上迅速燃起的火焰就像是要把人淹沒一樣,迅猛狂妄的野火熾熱的燃燒着。

“救命啊,救命!”

“這是怎麼一回事!”裴公公尖銳的聲音響起。

胡海奮力的想要殺出火海,他忽然間放眼望去,不遠處的女子風華絕代,清冷的眼眸如同劍一般射向他。

那是威武將軍?不,那不是威武將軍,那樣絕美的面孔清冷的氣質,他甚是感覺從她身上看到了另一個離王的影子。

鳳知雅冷冷的看着這羣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神情,如同藐視無能的人類。“全體聽命,給我撤退!”

就算火再大,也難以抵擋住十萬的兵馬。鳳知雅手心一揚,所有的兵馬迅速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

周成瞪了眼睛看着那抹身影,他忽然間腳尖猛地踩到了一個侍衛身上,整個人突破了火海,朝着鳳知雅揚手就射出了一根箭,迅猛的劍氣如同暴風雨狂妄。

鳳知雅卻頭也沒回,手指間輕揚,一道寒冷的藍光射出,頓時將箭化爲烏有。“你還不配做我的對手。”

山谷下面,朝上望去。遠遠望去,對面一片火海,張揚奪目如同地獄奪魂。

軒轅淵望着那片火海,心中不知名爲何一抽搐,眼眸如同如劍射過了過去。他伸手一揮:“給我全體準備應戰!”

忽然間就在這時,一抹白色的身影搶先映入眼簾,女子憔悴的面孔上滿滿的擔心,身上的白衣已經佈滿了血腥,她卻渾然不知。

狂妄的沙場之上,金戈鐵馬。風起塵埃,血肉飛濺。

山谷之上,軒轅淵孤傲的迎風站立,無視身上的傷痕,目光緊鎖那狂沙中一抹白色的身影朝着自己狂奔而來。

看着那張朝思夢想的面孔出現在眼前,眸子卻帶着莫名的血腥,頓時大吼一聲。

“鳳知雅,誰允許你來的!”

鳳知雅擡起頭來,憔悴的面孔帶着清爽的笑意,爽朗的聲音迴盪空中。

“軒轅淵,你說過我的命是你的,所以,我生死隨你!。”

,沒有任何的理由,只因爲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她唯一愛的,直到永遠。

身影如劍飛到了軒轅淵的馬上,鳳知雅高揚起頭,臉上還懸掛在淚水,晶瑩如同水晶般的絕美。女子嬌小的臉蛋沒有了嗜血的光芒,更沒有了狂妄,有的只是此刻的楚楚動人。

看到這個地方,她就知道,這個笨蛋明明知曉這裏不是最好的防守地方,但卻害怕被攻城而守在了這裏。她忽然間仰頭狠狠的咬住了這張嘴脣,蒼白的面孔上男子張揚的面孔,那雙奪目的紫眸。

這個天下第一的笨蛋。

“小敏——”軒轅淵忽然俯身吻住她,金沙鐵血,哪裏難夠比的上此刻的柔情綻放,這個笨蛋,這個讓他愛恨情仇交織的丫頭。

明宣,浮塵,浮世站在身邊,身體都不由的顫抖着,眼眸中微微的溼潤。

數萬的士兵站在身後,顫抖着肩膀訴說了他們此刻的心情。

“你沒事吧。”鳳知雅伸手拂過軒轅淵紅潤的嘴脣,淡淡的血腥味瀰漫着,她的心莫名的抽搐。

“我沒事。”他低頭親吻着她的額頭,這個丫頭,還是敢過來了。

“全體聽命,退到山坡上去!”軒轅淵將鳳知雅抱在了懷裏。手中的旗幟一揮,數萬個士兵異口同聲相應道,氣衝山河的氣魄,猶如蛟龍飛揚,瞬間震撼了整一片山谷。

“終於衝出來了。”周成拼死拖着裴公公,兩人喘息着跑出了火海。真是該死,居然出師不利。

身後七八萬士兵面如土色,各個鋃鐺的跟着跑了出來,雖然沒有死傷太多,但是各個都氣喘吁吁,臉色焦亂。

“剛纔這邊的兵馬呢?”周成眼中閃過一道疑惑,怎麼剛纔從山谷上望下來還看見有數萬的兵馬,現在這麼一會之後就找不到了呢。

“不知道。”裴公公也一臉詫異,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忽然間一聲號角聲猛的吹響,裴公公仰頭望去,只見山谷的一邊男子身穿鐵血戰袍,白色張揚肆虐的飛舞在空中。

“那是離,離王——”裴公公壓住了心臟,聲音都在顫抖着。“離,離王怎麼頭髮變成這樣了呢,鬼,鬼啊——”

“快到點給奴家進宮!”裴公公整個人快要癱軟在地上

周成憤怒的怒吼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吵什麼吵!”不就是白髮而已,手上的旗幟一揮動。“給我殺——”

忽然間又一聲號角響起,鳳知雅清冷的白袍肆虐的飛舞着,血腥的衣衫如同化爲地獄的沙羅。數百名的侍衛手拿着弓箭居高臨下。

楚少離迎風獨立,儒雅的面孔上卻醞釀出寒冷。浮世站在身邊,他們身後的樹木不斷的搖晃着,隱約浮現出無數的兵馬。唯一的退路唯獨只留下了那條已然化身爲火海的道路。

他們身後的樹葉順風搖晃着,隱隱暴露出大批的人馬。

周成頓時面如土灰,離王的消息過來分明還是在邊關攻城,怎麼忽然會出現這麼多的兵馬在這裏。從樹上面來看,起碼有二十萬的兵馬,簡直讓人吃驚。

難不成,他忽然瞪大了眼睛,那個女子是離王妃,冒充了威武將軍的人是離王妃。

裴公公整個人此刻都快要趴在了地上,他一把骨頭還弄這個渾水乾嘛?死人了,死人了。

身後的士兵早已混亂成了一團,離王毫無疑問是所有士兵心裏的戰神,更何況剛纔的一場大火他們的戰氣已經大大的減弱。

“降,還是不降!”軒轅淵迎風獨立,傲然的聲音劃破天空,鐵血戰袍穿戴在身上,微暗的天空之下,銀色閃爍,如同天生的皇者,俯視着他的子民。

鳳知雅淡淡的勾動着嘴脣,目光暖暖的落在了軒轅淵的臉上。

這不過是誘敵,讓數萬的士兵搖動着樹木壯大聲勢而已。若不是因爲自己衝出了城,軒轅淵恐怕就算是拼死一戰都不肯用這樣的計策。兩萬敵百萬,鬥氣勢其實也不過如此。

周成甚至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瀰漫開來,身後的軍心早已混亂,是,輸了,居然輸給了一名女子,卻還是心服口服。

或許從一開始,便是一個錯誤的開始。他忽然間一把揚起手上的刀,猛的刺進了自己的肚子裏。

血花四濺開來,鳳知雅甚至沒有眨一下眼睛,清冷傲然。

成王敗寇,她見過的太多。

“老奴不想死呀,不想死!”裴公公跪倒在地上,拳頭重重的砸了下去,臉上一片憔悴,甚至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忽然間手心一揚,一根銀針朝着軒轅淵的方向射了過去。

軒轅淵身影甚至沒動,只是冷漠的看着他。手一揚起,細如牛毛的針已經轉過了方向,刺進了裴公公的心臟,他瞪大了眼睛,接受着生命中最後一刻的到來。

“我們降!”士兵們凌亂的聲音從山谷中響起,沒有了主帥,更何況離王還率領了這麼多兵馬,投降,這是他們認爲這是唯一的退路。

“收兵!”軒轅淵驀然轉身,鳳知雅伸手一揚鞭,翻身坐到了軒轅淵的身上。他們從不是嗜血的人,都是軒轅的兵馬也沒必要兩敗俱傷。

她仰頭大方的朝着他的面孔落下了一個吻,眼眸中淺淡的笑意一閃,對上軒轅淵的紫眸。

軒轅淵伸手笑着點了點她的鼻子。“不害怕嗎?”就算沒有人說出口,他分明能夠感覺到降服的士兵眼眸中害怕的神情。

“怕?”鳳知雅搖了搖頭,紫眸白髮,她又怎麼會怕呢。嘴角勾起一個俏皮的弧度,懶散的朝着他身上一靠。“很帥!”是很帥,但是這個毒還是要早點處理好,找個時間去隱族去看爹爹,順便找候邵天那個死老頭。

她的男人一定要健康,強悍!

“帥,是什麼意思?”軒轅淵臉色疑惑,小敏的話他總有些聽不懂,或許這是因爲她來自別的地方緣故吧。

“就是本姑娘嫌棄你了。”清冷的面孔上溢出少許的笑意,落在了軒轅淵的眼中,他忽然低低的笑出了聲來,低頭吻住她的嘴脣。這個丫頭此刻的笑容成爲了世界最美麗的光彩。

鐵血的戰場廝殺,卻將溫暖綻放開來。

“出發——”急促的馬蹄聲頓時響起,城門甚至打開的迎接,大批的兵馬朝着皇宮的方向前進。

——傲世狂妃——

皇宮的城門被砰的一聲攻破。鳳巖身穿着一品官服,率領大批兵馬朝着皇宮裏面進軍,眼眸底下一片精光,沒想到軒轅浩明的人這麼不堪一擊。早知道這樣,他又何必委屈當了這麼久的手下,既然是你們皇族欠我的那就必須要一併奪回來。

鳳巖大步邁進皇宮,身邊鳳昔年挺着胸緊跟在身後,大批的人馬頓時涌入到皇宮境內。

軒轅浩明跟太后遠遠的站在門口,身邊甚至沒有一個人,火光閃爍着奪目的光芒。兩人並肩而立,蕭條的氣息從周身瀰漫開來。

“軒轅浩明,你手上是沒兵了嗎,居然帶個老太婆來跟我鬥!”鳳巖冷嘲一聲,目光掃過軒轅浩明。居然騙他騙的這麼慘。

“鳳巖!”軒轅浩明厲聲道:“朕覺得自己對你不錯,你爲何如此對待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