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將那謊報軍情的小黃門拉出去打了二十板子後,也氣賈環口無遮攔。

這纔沒給他好臉色看。

不過賈環也早習慣了隆正帝的這個臭臉,沒怎麼在意,起身後,覺得鼻子有些不通氣,吸了吸,道:“陛下,西南之事不是小事,陛下當儘快派黑冰臺精銳之士查清。

文武之分,真真是國朝立朝根基之一,半點大意不得。”

“胡說八道!不過是你妄想爲你那妾室報仇出氣罷了,竟如此歹毒,非要置何大人滿門於死地不可。”

楊順大怒道。

陳壁隆也不悅道:“真要鬧個沸沸揚揚,讓世人得知天府軍團在苗疆燒殺搶掠,國朝顏面何在?體統何在?

豈非讓無數苗民,記恨朝廷?

陛下,臣以爲此事當強按下去。

涉事之人,大多已經被那苗女殺害。

難道還要因此大興牢獄不成?”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賈環正要反擊,就見殿外又進來一人。

卻是忠怡親王贏祥,不知從何處而來。

他一向和隆正帝焦不離孟,孟不離焦,二人君臣兄弟之義,當爲千古美談。

不想今日卻不在一起,賈環方纔就覺得哪裏奇怪,這會兒見到贏祥進來,纔回過神來。

好笑的看着他。

然而,就見贏祥面色鐵青的大踏步走來,一拳捶到了他肩頭。

賈環根本沒有防備,仰身栽倒,一口血噴出。

“好膽!”

“放肆!”

“十三弟住手……”

一連串的驚怒聲炸響,秦樑、牛繼宗、溫嚴正三人齊齊攔在賈環身前,周身煞氣的與贏祥對峙起來。

施世綸雖未動,卻也滿臉凝重不悅的看着贏祥。

隆正帝更是驚詫莫名,從御座上坐起,滿是不解的看着贏祥。

又焦急擔憂的看着賈環。

可贏祥的表情,也讓衆人不解。

他臉上的鐵青色斂去,看了看牛繼宗等人身後吐血的賈環,又垂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面色古怪起來。

他他孃的連一絲內勁都沒用,按理說連推動賈環都不能。

怎麼可能打出這種暴擊效果?

他被碰瓷了?!

爲什麼?

……

ps:我怕你們了,前面已經更了九千字了啊!!

通知一下,今天沒了,真沒了…… “牛伯伯,義父,溫叔叔,沒事……咳咳。?ranwe?n?w?w?w?.?r?a?n?w?ena`com”

見牛繼宗、秦樑三人身上的煞氣越來越重,賈環自個兒掙扎着坐了起來,面色煞白,擦了擦嘴角的血道。

牛繼宗、秦樑回頭看到賈環這幅模樣,兩個軍中巨頭眼睛都隱隱發紅了,到了爆發的邊緣。

贏祥皺着眉頭看着賈環,自然也看出了他不是在裝的碰瓷,只是……

難不成他剛纔真的露了一絲內勁出來?

這邊隆正帝一腦門子的官司,一邊喝着蘇培盛快去傳御醫,一邊走到秦樑、牛繼宗等人與贏祥中間,親自扶起了賈環。

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解決辦法了。

隆正帝知道,此事如果處理不得當,毫無疑問,便是一場驚天動地的政治風暴。

相比之下,西南那點事連疥癬之疾都算不上……

這是他萬萬不能接受的。

“有事沒事?”

他扶起賈環後,沉聲問道,目光關切。

賈環又咳了下,搖搖頭道:“沒事。”

隆正帝看了他一眼,見氣息還算平穩後,放下心來,感受到身旁烈烈的氣氛,緩緩道:“忠怡親王尋日裏待你如何,你心裏有數。

今日事出有因,他也是無心的。

你不要怨恨他。”

https://ptt9.com/110045/ “陛下!”

賈環還沒開口,一旁牛繼宗就不願意了,鐵青着臉沉聲道:“忠怡親王無故重傷賈環,此事,一定要有個交代。”

隆正帝聞言,面色登時陰沉了下來,目光刀子一般看向牛繼宗。

牛繼宗卻絲毫不讓,秦樑等人此刻也都同氣連枝。

這件事,天家沒有任何道理。

隆正帝面上雖然震怒,心裏卻又無可奈何。

面對這羣武勳,他到底還是要講道理的。

畢竟,贏秦天家的江山,正是靠他們,和他們的祖宗,用鮮血和性命換來的。

尊嚴不能踐踏。

念及此,隆正帝眼神有些惱火的看向贏祥。

贏祥猶自在納悶中,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懷疑難道真的是自己傷勢漸深,已經控制不住內勁,才傷了賈環?

不過不管如何,這個局勢都不能再惡化下去了。

他嘆息一聲,就要躬身給賈環賠禮。

賈環卻忙連連擺手,乾笑起來,目光閃爍道:“不必不必,真和王爺不相干。這點傷,不值當什麼……”

隆正帝回頭看他,牛繼宗等人也都皺起眉頭來。

傻子都看出了這裏面有問題。

以賈環的性子,真要是被贏祥打成這樣,他不把贏祥的祖宗八輩罵上八遍算沒完!

這會兒子這般大度,一看就知道有鬼。

隆正帝沉聲道:“賈環,你這傷,到底怎麼回事?想仔細了說!”

賈環又幹笑了聲,有些不好意思道:“是這樣,之前蛇娘帶着芝兒進京,要託付給我,然後一個人去報仇,她以爲蒼兒已經沒了……

可誰想到,她看到了蒼兒後,大怒之下,將苗寨覆滅之罪,遷怒到他身上。

想要……殺了他。

我和她鬥了幾百回合,好不容易纔制服了她,給她講道理,帶她進宮面聖。

只是她武功到底只差我一點,我不忍傷她,自己就受了傷。”

“嗤!”

贏祥第一次用看牛皮大王的眼神看着賈環,嗤笑了聲,一臉的嫌棄。

隆正帝剛想問賈環,蛇娘爲何會遷怒賈蒼,可見贏祥如此,奇道:“十三弟因何發笑?”

贏祥道:“皇上不知臣弟之前爲何派蘇培盛調兵吧?”

隆正帝眼神閃爍了下,道:“自有十三弟的道理。”

贏祥躬身道:“臣弟還未請罪……”

隆正帝擺手道:“朕說了,此事必有十三弟的道理……可是那個苗女不妥當?”

贏祥起身道:“正是!皇上,莫說是賈環,縱然是臣弟身體還康健,正面對上那女子,都絕不是她的對手。

這個女子的武功之高,根本超乎想象,聞所未聞。

只憑隱隱流露出的氣勢,她就能壓得臣弟不敢輕舉妄動。

她若含怒出手,光明殿上沒人能攔得住她。

這樣的絕世高手,除了用重兵堆,也沒有其他任何法子。

賈環雖爲武宗,還是半吊子,可別說幾百回合制服她,他連一個回合都擋不住!

是了,他身上的傷,一定是那個苗女留下的。”

此言一出,滿殿人倒吸一口涼氣,面色紛紛一變。

再想起蛇娘和朝廷的血海深仇,無不駭然……

險些天崩地裂!!

隆正帝轉過身,驚怒的眼神刀子般紮在賈環臉上,嘴裏吐出三個字:“你作死!!”

怪道贏祥不顧大忌諱,敢讓蘇培盛去調兵。

儘管有了葉道星前車之鑑,如今宮裏御林軍,尤其是重甲御林軍,徹徹底底的都是隆正帝的心腹。

可是,這件事依舊是犯大忌諱的。

隆正帝方纔一直將此事壓在心裏,準備回頭再料理。

誰曾想到,這邊竟出了這樣大的駭聞。

https://ptt9.com/106570/ 想想之前在光明殿,若是他的話不能讓那蛇娘滿意……

隆正帝身上冷汗都下來了,震怒之下,再也忍不住一腳踹向賈環。

千秋大業,差點毀了在這個沒出息的王八賊羔子身上……

“哎……喲……喂!”

賈環腿上捱了下,誇張的慘叫了聲,再次翻倒在地,努力了下,又咳出一團血來……

見他這幅憊賴模樣,連牛繼宗等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旁的楊順、陳壁隆之流更是看佞幸之臣般看着賈環。

隆正帝氣的又擡起腳,可看着賈環慘白的臉,到底沒踹下去,氣罵道:“你個混賬東西,還不給朕滾起來!”

賈環有些虛弱的嘿嘿一笑,道:“陛下,起……起不來了,真不是作假。”

隆正帝氣的肺疼,臉色鐵青的破口大罵道:“朕恨不得現在就一腳踹死你!你一園子的女人,還缺女人嗎?

爲了這樣一個苗裔女子,你居然……你居然……

你就這麼信她,願意搭上你賈家滿門的性命?!”

那蛇娘如果在光明殿心懷血恨,含怒出手,不管能否擊殺隆正帝,賈家帶她入的皇宮,進的光明殿,都再沒有任何餘地。

賈家都要爲之覆滅。

這件事,莫說隆正帝,連牛繼宗等人都極不贊成的看着賈環。

太過孟浪。

賈環看着暴怒的隆正帝,笑了笑,道:“陛下,臣不是信她,敢將滿門性命交到她手上。

臣是信陛下……

咳,咳咳。

臣堅信陛下,乃明君也。

絕不會做出那等屠戮百姓的事。”

此言說出後,隆正帝身子微微一震,面色動容的看着賈環。

https://ptt9.com/114692/ 贏祥、牛繼宗等人,面色也都變了。

或欣慰,或微妙。

隆正帝臉上的鐵青漸漸斂去,看着賈環的激盪眼神也平靜下來。

他看着賈環那副慘模樣,輕輕出了口長氣,哼了聲,想罵什麼,到底沒罵出口。

轉頭厲聲喝道:“太醫還沒來了嗎?都是一羣廢物!”

一旁處,楊順、陳壁隆還有胡煒三人,差點沒閃了腰。

這……這就完了?

賈環帶來的人,差點幹掉滿朝文武,幹掉你這位皇帝啊!!

真若如此,大秦的江山頃刻間便會分崩離析!

你這個皇帝,縱然不將賈環抄家問斬,總也要給他長個記性吧?

這回是僥倖,那下回呢?

可你轉過身來不是叫御林軍抓人,居然他孃的叫什麼狗屁太醫?!

楊順等人差點抓狂!

贏祥都心有餘悸道:“賈環,你就那樣肯定,那個蛇娘不會狂性大發?”

他今日是真的怕了……

賈環笑了笑,道:“十三爺,我不會讓一個狂性大發的女人,做我孩子的母親的。

蛇娘雖出身外族,沒學過什麼規矩和大道理。

但她還是個心性純良的女子。

否則,你當知道她的武功。

若真想徹底報復,從苗疆一路往北,大秦諸省的大員,一個都剩不下。

但是,除卻相關的人外,她一個都沒殺。”

贏祥聞言,緩緩點點頭,算是被他說服了,只是還是嘆息了聲,道:“無論如何,都不能有下次了。”

賈環點點頭,沒一會兒,就見蘇培盛帶着兩個太醫匆匆趕來。

當場給賈環診脈,兩個太醫的臉都白了,看賈環的眼神恍若看死人……

蛇孃的武功實在太高,高到賈環只攔了一下,就被重創了腑。

尋常人若是這個傷勢,早就斷了氣了。

想想也是,能讓天下第一高手董千海如臨大敵,能讓贏祥冒着大忌諱調動重甲御林軍,蛇孃的武功到底高到什麼程度,可見一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