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了,劉哥,最近生意還行不?”

“還行,老樣子!”

我“恩”了一聲,便也不在去說什麼,自顧自的吃着東西。

“你哥們胖子了?”劉江埋頭吃着東西問道。

我瞬間的有些愣住了:“昂,他會老家發展去了。”

我並不是有意的欺騙劉江的,只不過我不喜歡在外人面前去討論熊雄。

劉江在那邊“哦”了一聲也不在多說。我們兩就喝着悶酒,誰也不說話。

喝到最後一瓶的時候,劉江的眼神已經有些迷離了:“顧南,你現在是在景區裏面幹吧?”

我點了點頭:“是啊!”

“要不,你來跟我一起幹吧!”劉江說這話的時候,兩雙眼睛紅的有些可怕,緊緊的瞪着我不說話。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不知道劉江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的就說出這句話來了,而且毫無徵兆。

我有些吞吞吐吐的:“劉、劉哥,你是不是喝多了啊?”

“我沒喝多,我很認真的,還記得當時你求我幫忙的時候,我怎麼說的嗎?”

我點了點頭:“你說不要錢,只需要以後的一個承諾嘛,你有需要的時候我來幫你。”

“那我現在需要你,你來不?”劉江步步緊逼着說道。

“不是,劉哥,我現在工作的挺好的,再說了,你們裝修這行的話我也不懂啊,你去請一個人也比我懂得多了,我來了那是浪費糧食的。”

劉江這時候看着我不自覺的笑了笑,豎起了食指左右擺了擺:“顧南,我劉江不是那麼胸無大志的人,咱們要做就做大的。”

(PS:**階段的話,慢慢的就會浮現上來了。大家晚安,好夢!) “做大的?”我有些疑惑。

“你過來。”劉江說着對我招了招手,我靠近了劉江幾許。

在燥熱的、能聽見空氣燃燒噼裏啪啦的聲響中,劉江滿口的啤酒味在我鼻尖環繞,他吞吞吐吐的說了幾句話。

我有些驚愕的愣在了原地,劉江指着我笑哈哈的又豪飲了一瓶啤酒,醉眼迷濛的完全不像他,那麼遙遠,觸摸不到的方向。

我點着了一根菸,吞吐了一口:“劉哥,我現在過的挺好的!”

劉江聽着我的話,隨即擺了擺頭:“顧南,你相信我,你肯定會來的。”

“爲什麼?”

“因爲你和我是同一類人。”

我聽着劉江的話沒有說話,我不贊同他的話,而我也不排斥!至於爲什麼,我不知道。

我走的時候,劉江已經喝的差不多了,我也不知道他住哪裏,隨後便給他送回了公司裏。安頓的差不多之後,我才走出了公司門,我不知道這麼小的一個裝修公司小老闆,哪裏來的這麼大的勇氣,哪裏來的這麼大的野心。對於接觸不多的他來說,我們僅僅是滄海一慄,浮生若夢中飄過一段河流的腐葉罷了!

白沙洲大道的煙火一如既往的昏黃,點着一根菸的時候,沒有方向的風也夾雜着一絲絲涼意吹了過來。隨後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

我嘆了一口氣,隨後在茫茫未知中搭上了一輛的士,朝着家的方向奔赴而去。

我打開了窗戶,伸出了右手撫摸着微風。

這夜黑的如此透徹!

回到家裏的時候,莫北卻還沒有回來,我給莫北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那邊卻沒人接。

這時候我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我拿出手機是兩條彩信。

號碼沒有備註,我有些疑惑的將彩信打了開來。

打開第一條彩信的時候,我完全的愣住了,驚愕、差異、迷惑、我不知道該用什麼來形容我的心情。

甚至我的雙手都有些顫抖,我有些站不住靠在了一邊的沙發上,慢慢的坐在了地上。

房間沒有開燈,夜黑的有些讓我喘不過去來。

我就這樣坐在原地,好久好久。

我不知道第二條彩信是什麼內容,我有點不敢打開。

我從口袋裏顫顫巍巍的摸出了一支菸,來緩解心裏的不安。

這張照片就像把我拉入了一個深邃不見底的黑洞,我在裏面無助的伸着雙手擺動着、、、

手裏的香菸並沒有抽幾口,便已經快要熄滅了。

我還是抑制不住心裏的好奇心將第二條彩信打了開,我盯着上面的一字一句,還有那熟悉的名字,眼淚一滴滴的流了下來。

你曾經以爲的真相大白,哪知道全是陰霾!

你曾經所謂的花謝花開,卻也會一路頹敗。

“夏沫、、、夏沫、、、、”我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

我像一個瘋子一般的跑了出去,沿路奔跑,淚水順着臉頰嘩啦啦的流了下去。

我站在大道上吶喊,奔跑,卻又像一個影子人一般、無人問津。

我攔了一輛的士,朝着夏沫家的方向就奔赴而去了,一路上我給我這個給我發彩信的人打了很多電話,那邊卻一直顯示關機,我呵呵的笑了笑,這個告訴我祕密的人,肯定也不想讓我知道她是誰,只不過這個人是誰了。

到了夏沫小區家的時候,又是那天的那個保安大哥,他還認識我,看見我過來,遞過來了一根白沙:“怎麼,又來找夏小姐了?”

我呵呵的笑了笑,跟着點了點頭。

“你今兒運氣好,這幾天管理的每那麼嚴,你哥我現在也升級了,保安隊隊長,怎麼樣,哥們,今天賣你個面子,隨便進出。”

我點着了手中廉價的白沙,拔了一口,沉吟了一會:“今天不進去了。”

“誒?你不是來找夏小姐的麼?”

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我就是路過這裏,來看看。”

“小夥子撒謊都不會說了,有誰隨便路過這裏搭的士過來的?”

我跟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也沒在去說什麼。

“行吧,你自己看着點,我去給他們招呼一聲,你要是想進去,沒人攔你的,我好有點事情,就先走了。”保安大哥說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轉身便離開了。

我一個人徘徊在門口了好久好久,我不知道該去幹什麼,該說些什麼,該做些什麼。

我該怎麼才能拯救我這顆失去的靈魂。

後來我還是選擇了進去,到了夏沫家門口的時候,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緣分,夏沫剛好的從裏面一個人走出來。

似乎所有相遇的情景,都會帶着音樂的伴奏。

小區道路兩旁的樹葉沙沙作響,帶着悅耳的聲音。

夏沫手裏提着一大包垃圾,走出門轉過身,他理了理耳邊的鬢髮,看見我的一瞬間也愣住了。

我們兩相互盯着好久好久,誰都沒有說話。

望着望着就紅了眼,看着看着就走了神。

還是夏沫手裏的垃圾袋放在地上發出的聲音,我纔有了點意識。

我瞅着夏沫含蓄的笑了笑。

“你、、、怎麼來了?”夏沫笑了笑問道。

“我找你有個事情,想要問下。”

夏沫點了點頭,穿着白色的連衣裙在夜裏飛舞,朝着我就走了過來。

我從兜裏將手機拿了出來,將短信翻找了出來遞了過去:“你看看。”

夏沫看了短信後,安靜的一塌糊塗。不過,她瞞不過我的眼睛,她藏在身後的雙手在顫抖。

“你早就知道了對吧?”

夏沫沒有說話。

“你覺得我是這樣的人嗎?”我忍不住有些抽泣的問道。

“都過去了。”

“什麼都過去了,現在的人都還在,你告訴我過去了,怎麼過去、、、”我有些嘶啞的說道。

“我就想知道,當初你離開我就是因爲這個原因嗎?”我有些氣憤的說道。

夏沫咬着嘴脣,盯着地上沒有說話。

“呵呵、、呵呵、、”我嘲笑似得笑了起來:“這人生還真是一場戲,夢裏現實裏,你們都是一個個的好演員。”

惡魔情深:總裁是仇人 (PS:推薦一首歌,逃跑計劃的《哪裏都是你》,他們並不是只有那首歌很好聽的。) 花了一個鐘開完會,林川開車離開。

剛出大門口,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了眼簾。

金夢祥,金家大少爺,港海城最有錢的公子哥。

身材高挑,氣質不凡的他,穿着極襯他的白色西裝,站在陽光底下,泛着一陣白光,遠遠看去,就彷彿是天神降臨一般。

以林川看來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的氣質和氣場,也是挺罕見了。

可惜,長了一顆小人之心。

本想直接開車走人,見他一直眺望着廠區,也不知道受到了什麼驅使,林川停了車,下車走了過去。

大概,林川是覺得這傢伙是故意在等他的吧!

如果真是那樣,徑直走掉,顯得自己太小家子氣了。

“金先生,這興致勃勃的在看什麼?”林川淡淡開口的問道。

“當然是看我的公司。”金夢祥微笑迴應,笑容裏面,充滿了自信,這也是源自於,出身優越,又才幹出衆,他看上的東西,鮮有失手的。

“呵呵,這永遠不會成爲你的公司,我勸你還是把目光放到別處吧,就當是給自己留點面子。”

“你一個垃圾兒,憑什麼覺得我會輸給你?”

林川淡淡一笑:“說得好像你沒輸過似的,就在眼前這一片空地,衆目睽睽,金家大少爺,你,給我鞠躬道歉,乞求我的原諒,你記性沒那麼差吧?”

看了看眼前的空地,這是一個恥辱,奇恥大辱。

難以忘懷的痛點。

金夢祥臉上肌肉跳動,怒火中燒。

但是,只是一瞬間,他就平息了,控制情緒的能力,簡直是爐火純青。

他配得上港海城青年才俊佼佼者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