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於這個突然的傢伙,讓老和尚十分忌憚。

雖然實力不高。可是他在這個人身上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這個少年絕對不簡單。 ?。

劉俊之掌推出,磅礴的掌力向老和尚襲來。

老和尚身後的韋馱圖像,掌中的降魔杵像劉俊之打來。

降魔杵向劉俊之劈來。

只是瞬間,降魔杵便化為虛無。

石宗毅左眼緊閉,右眼散發出琉璃色的光芒。

劉俊之看降魔杵突然消失,看了身後的石宗毅眼。

果然,石宗毅的右眼發生了質的變化。

由原來的單純回溯時間,變成了扭曲時間。

可以讓物體短暫的消失。

雖然只有瞬間,可已經能讓劉俊之做好判斷。

劉俊之掌向前,然後又是掌。

前有翻天印,後有白虎掌。

看了消失的降魔杵,老和尚愣了愣之後,左手向劉俊之抓來。

我靠,竟然龍爪手。

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

不過,在翻天印面前,好像毫無作用。

只聽噗的下,老和尚整個人被打飛出去。

雖然他憑龍爪手,在劉俊之的左肩上,留下道爪痕,可也僅僅是撕碎了衣襯,留下道白白的爪痕,並未對劉俊之造成任何傷害。

但是劉俊之的那式翻天印加白虎爪,打在老和尚身上的同位置。

將老和尚打得吐血不止,雖然只是武聖留下的虛影,可是經歷了萬年的時間,也逐漸形成了實體。

如果在經歷萬年的時間,這些實體就會轉換成肉體,然後重生。

而對面那個石家武聖,就是為了防止那個老和尚重生,才用畢生精力,凝結成另道虛影,用來阻止老和尚,延緩他重生的時間。

老和尚施展的是佛門的手段,這種方法只適用於他們。

而那個石家武聖,早已經死去。

他的虛影,不會收任何攻擊的傷害。

石昊天擋在這石家武聖面前。手中令牌正對著這位武聖。

雖然只是虛影,可還保持著生前的記憶。

見到這個令牌,這個武聖說道:「你是石家第幾代傳人?」

「石家第523代傳人石昊天,敢問前輩口,可是白玉武聖石九重?」

「天生至尊,果然不凡。石家有你,吾心甚慰。你背後之人,是五華佛宗的住持,黑石長老。望你們擊殺此人。此人重生,對人族而言是個災難。此人有方法,可以規避天地界域之力,不飛升上界,當然十位武聖,聯手擊殺於他,九死重傷,這傢伙的實力是武聖八重。」

白玉武聖緩緩的說道,這個人,是人族的災難,不能讓他脫逃而出。

「你確定他是個人。」劉俊之突然插口問道,因為他感覺這個黑石長老,全身瀰漫的妖氣。

但卻是個人,又有些不對。

又似個妖,卻有些彆扭。

此人應該是半人半妖,是人族與妖族的後裔。

「難道他不是?」 名門隱婚:獨寵囂張小萌妻 白玉武聖驚呼聲。

黑石長老不是人族,那不可能吧。

自己與他相鬥萬年,他不可能是妖族。

不過和黑石對戰的少年,為何要如此問,難道他看出了些許不同。

「雖然我不能肯定它是什麼東西,但他絕對不是單純的人類。」有心眼通,劉俊之能看出很多東西。

雖然不知道黑石長老,擁有哪個妖族的血脈。

但是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單純的人類。

要如何才能逼出他使用妖身,這個有點困難。

如果按照白玉武聖的說法,這個黑石長老是武聖八重的話。

那麼難度就會很大,而且不是般的大。

降魔杵又回到了黑石長老的手中,這次不是韋馱虛影再持杵,而是黑石長老拎的降魔杵。

而且他還口中念念有詞:嗡南謨巴噶瓦得,薩[爾瓦],都爾嘎得,巴哩修達呢,啰渣雅……

我勒個去,大日如來咒。

還讓不讓人活了。

既然你出大日如來咒,那就別怪我下死手。

眾人聽著黑石長老口中念念有詞,而且出來的東西,他們句也聽不懂。

但是黑石長老身上湧出金光,讓他們都十分戒備。

這金光雖然造不成傷害,可是越積越多,甚至影響到他們的心法。

劉俊之定了定神,這老頭是想讓他們都皈依佛教。

不過哪有你想的那麼容易,你有大日如來咒,難道我就沒有對抗你的東西嗎?

劉俊之開口,口中的話語擲地有聲。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劉俊之連道德經的第章都沒有念完。

黑石長老身上的金光,雖然強橫,但是只凝聚在他身上。

那四周擴散的金光,早已經被劉俊之的言語擊碎,道道蓮花浮於空中,不斷的侵蝕著金光。

就在金光和蓮花不相上下的時候。

劉俊之又開口了。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篇逍遙遊出口,黑石長老身上的道道金光。

全部支離破碎。

兩篇道家真經,擊不敗大日如來咒。

倘若你再搬出個佛門經義,或許還能維持平局的狀況。

可是現在,趁你病要你命。

金光破裂之際,劉俊之左手翻天,右手覆地。

雙印齊出,紛紛打在黑石長老身上。

而且那個位置,正是翻天印和白虎爪所傷的位置。

「就這種程度嗎?」黑石長老擒住劉俊之的雙手。

然後當面就是腳。

這腳快如疾風,正好踢在在劉俊之的臉上。

不過,黑石長老所期盼的,整個頭都被踢爆的場景並沒有發生。

這是他的左腿整個的扭曲翻轉,整個腿被扭成麻花般。

好硬,真他喵硬。

這少年是武狂重嗎?

怎麼感覺這身體硬度,比他的身體硬度還要硬。

自己的整個左腿都已經報廢了。

是經歷萬年才凝聚成的實體,就這樣煙消雲散了。

魅妃不好養 看著黑石長老消失的左腿,劉俊之的雙手反抓黑石長老的雙腕。

只聽咔嚓聲,劉俊之將黑石長老的雙腕,生生的擰了下來,然後丟在旁。

「我看你沒有了雙手,還如何施展武技?」

劉俊之爆喝聲,整個身體撞在黑石長老的身上,將他撞飛出去。

黑石長老的鮮血,全部撒在了劉俊之的衣服上。

眾人看到這情景,紛紛的愣住了。

這他喵哪兒是對戰,而是全面的碾壓。

武狂重,全面的碾壓武聖八重。

這怎麼可能?

眾人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 ?不僅打了武聖,而且這攻擊手段也忒暴力點了吧。

我這傢伙真的只有武狂一重嗎?

黑石長老站立在空中,他現在這個狀態,十分虛弱,兩條手腕和一條左腿已經全部消失。

雖然已經恢復原樣,可是那是虛影,並不是實體。

他現在腦子裡唯一的想法,就是殺死眼前這個少年,如果沒有這個少年的話,在經歷不到1萬年的時間,他就可以完全的復活。

然後重建佛門,成為神武大陸的最高主宰。

然而現在這一切都是空想,斷掉的部分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復原,自己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復活。

這一切的一切都怪眼前這個少年,一切都拜他所賜,所以他一定要死。

黑石長老用足了元力,然後他們面前的場景一變。

在這個場景中,兩個少年正在攻擊一個胖和尚。

「長河,師父來也。」黑石長老一陣暴喝,擊退了兩個少年。

復仇將軍霸道妻 這兩個少年向後倒飛出去,卻被劉俊之全部接住。

「真狼狽呀。」劉俊之沒有想到就算系統借冷天殊和秦趙歌力量,他們倆還是沒有拿下面前之人。

你確定你們倆是真命天子,不是什麼反派人物。

竟然連一個區區猥瑣的胖和尚都拿不下。

「師父,我重生了,謝謝你。」胖和尚說道。

「好。解決這些人,徹底封印遺迹。再過幾萬年,這天下就是我們的了。」

黑石長老說道,先解決掉這些人,然後再封閉遺迹,隱藏個一兩萬年,然後等自己重生。

等他重生之時,神武大陸就是佛門的天下了。

「是,師父。」胖和尚接到命令后,渾身金光閃耀。

我靠,這傢伙以為自己是誰,耶酥嗎?

頭上背著個金色的光圈。

「所有金劍門的弟子聽令,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保護好自身,然後看戲。」

劉俊之十分嚴肅的說道,這場戰鬥已經不是他們能插手的了,看來還得看自己的。

「我說胖和尚,你確定要跟我打嗎?」

劉俊之看了看這個胖和尚,這傢伙腳底輕浮,明顯是縱慾過度。

身體已經被掏空,

要不給你來個腎寶片試試。

會人腎寶片,要不給你來一片。

保證你狀態滿格,信心滿滿。

不過在這之前,你還是先挨我一掌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