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等進入了墓穴之中,我們聯手將他們擊殺,以報此仇!”

在場的這些人全都是各大勢力的高手,被人暗算,都憋着一股氣,這一句話,頓時激起了所有人的憤怒,衆多強者紛紛露出殺意來。

“通天會的這些人心腸歹毒,自然不能饒過他們,不過,想要滅殺他們,還用不着等到進入墓穴之後。”林夢溪突然開口道。

“他們現在隱藏在禁制之中……”有人疑惑,然而,還沒等這人說完,前方的某處空間突然一震,劍氣迅速消失,竟露出通天會一行人的身影來!

這些人居然還沒走,想要佈置大陣,打碎林夢溪的天紋防護,不過,卻被林夢溪發現。

由此可見,林夢溪的天紋造詣,遠非那唐元能夠相比。

“一起出手,殺了他們!”夜寒大喝一聲,當先將黑暗領域籠罩過去。

通天會已經激起了衆怒,此時陰謀破滅,所有人都不再在乎什麼宗門規矩,只要復仇。

再說,這裏所有人都參與進其中,離開此地之後,誰都不會將此事說出去。

就算通天會猜測是他們所爲,也絕對沒有證據。

這一刻,幾方勢力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同步,各自施展出自己最強的力量,想要將通天會的這些人滅殺。

“該死!那人的天紋造詣比我深厚得多,我的蔽天大陣都被她破了!”唐元憤怒地咆哮着,臉色陰沉到極點,他感覺到了死亡的來臨。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刻畫天紋,將禁制中的劍氣擋住,要不然,劍氣滲透進來,就算不用夜寒等人出手,通天會也要全軍覆沒。

“在我面前,你還想施展天紋?”林夢溪嘴角勾起一絲輕蔑的笑容,幻夢再舞,翩翩如仙子,天紋蔓延出去,一直擴散到禁制的盡頭,將通天會的所有人都包裹了進來。

“嗡!”

天紋之間的碰撞,發出朦朧的光輝,在林夢溪的天紋絕學面前,唐元佈置下的防禦一觸即潰,無數天紋同時崩滅,消散,通天會的衆人直接暴露在古皇墓穴的禁制之中。

“噗噗!”

無數劍氣猛烈地衝擊過來,頓時鮮血四濺,就是劍魂境五階的高手也擋不住這樣的劍氣,霎那間,每個人都同時被數道劍氣洞穿,全身千瘡百孔。

與此同時,諸多強者的攻擊也一起降臨下來,在虛空中匯聚成一片劍芒之海,擁有着毀天滅地之威,融合在禁制之中,向他們壓迫過來。

這一刻,通天會成員臉上都佈滿了絕望的表情,無邊的劍氣中,已經沒有任何人救得了他們。 “自作孽,不可活!”夜寒冷笑一聲,絲毫沒有憐惜之心,殘紅聖劍打出一方世界,要將通天會的所有人都碾碎。

“轟轟!”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諸多強者合力出手,就連禁制中的劍氣都被逼退了幾分,露出一大片真空來。

而通天會的那些人承受了所有人的怒火,在加上禁制的威力,一瞬間全滅,鮮血飛濺,最後被劍氣磨滅,化作虛無。

通天會的一隊強者,就彷彿從來沒有來到過這裏一般。

全軍覆沒!

對於這樣的人物,根本沒有人憐惜,衆強者在林夢溪的天紋防禦之下,開始繼續向深處探索。

劍氣禁制深有百丈,百丈過後,便豁然開朗,大殿聳立在他們的面前,氣勢恢宏。

“這就是當年那位古皇的墓穴了,通過這些劍氣,裏面再沒有天紋禁制的存在,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林夢溪道。

面前的大殿中,皇者的氣息繚繞,讓人情不自禁地產生些許懼意。

這樣的高手,不知道會留下什麼遺寶。

飄渺盟一馬當先,向大殿中行去,這些人中,無論是夜寒,還是天天,靈覺都是異常敏銳,如果有什麼危險,他們可以第一時間感知到。

很快,夜寒便發現,自己丹田中天道無雙劍的波動越來越劇烈了,在那片朦朧的劍內空間中,紫色的神鏈貫穿空間,指向墓穴的深處。

甚至,夜寒都能感覺到天道無雙劍魂傳來的興奮之意。

“神皇紫金……”夜寒嘴角勾起一絲笑容,沿着天道無雙劍感應的方向走去。

大殿門前,白色的臺階宛若白玉雕琢而成,精美絕倫,其中還有劍氣流轉,仔細看去,便會發現在那臺階之上,還有道道劍痕,每一道都帶着深刻的劍意。

“不愧是皇者的遺蹟,就連這石階都是寶物,上面的劍痕蘊含着皇者的感悟,如果能領悟透徹,在劍道修爲上絕對能夠再上一層樓。”夜寒心中思索着,心念一動,便將那些劍痕紋路烙印在識海之中。

他現在沒有時間感悟這些,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尋找大殿中的神皇紫金。

不過,這種神金貌似並不好找,天道無雙劍的感應也是晦澀無比,只有一個大致的方向。

與此同時,夜寒注意到,神金盟的三個高手拿出一把奇特的小劍來,那小劍懸在空中,不停轉動,隨後劍尖便停在了某個方向。

正是天道無雙劍所指示神金的方向。

“神金盟的這些人,的確有些本事,鑄煉出來的小劍,居然還有指示神金的功能。”

這樣的煉劍祕術,連萬劍宗的煉劍傳承中都沒有提及。

整座大殿非常空曠,似乎是一片被遺棄的廢墟,衆人穿過這一重大殿,發現在大殿的背後,還有重重殿宇,無邊無際,近乎形成了一片地底世界。

“這不過是外殿,什麼都沒有,那些真正的遺寶,定然都在宮殿羣的深處。”

面對着重重宮殿,各方勢力迅速分散開來,幾人一組,向更深處探索。

夜寒三人則是依照天道無雙劍的指引,直奔深處而去。

地底深處,一片黑暗,只有重重大殿散發着光芒,淡淡的死亡氣息繚繞。

“哧!”

就在夜寒三人深入進去不遠的時候,前方突然傳來刺耳的聲音,彷彿劍刃劃過空氣,向他們襲來。

“什麼人?”夜寒眉毛一豎,猛地跨出一步,擋在林夢溪和天天的面前,手持殘虹聖劍,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精神力擴散出去,他便發現,四周已經有數道身影圍了過來,每一人都散發着皇者威壓,手持各式寶劍,向他們發動攻擊。

“萬劍歸一!”

夜寒心念一動,四把聖劍同時出手,施展天道無雙劍法,劍光如血河浩蕩,將那些攻擊都阻擋了下來。

“他們不是人!”夜寒擋住幾道攻擊之後,突然眼神一凝,他發現,這些人影根本沒有絲毫生命氣息,雖然劍氣中夾雜着皇者威壓,卻根本發揮不出來真正劍皇的威勢來,那些攻擊,也就和劍魂境的高手相差不遠。

“這是那劍皇強者煉製的傀儡,沾染上一絲皇者的氣息,用來守護這片宮殿。”夜寒瞬間就洞悉了一切。

“夜寒,這些傀儡都是珍稀金屬鑄煉而成,快吸收了他們的本源力量!”天天急切地道。

夜寒點點頭,身形一展,頓時幻化出數道影跡,全身上下十道劍氣同時爆發而出,縱橫肆虐,凌厲的劍意勃發,同時向着那些傀儡斬去。

“一刃縱橫天地間,劍指天下不等閒。戰意沖霄連碧落,殺心不改下黃泉。胸納百川凌瀚海!”

十道劍氣,五招劍法,頓時演化出一片浩瀚的世界來,那些傀儡被捲入進去,便被巨大的力量撕扯得支離破碎,隨後被天道無雙劍吸收精華。

片刻之間,這些傀儡就化成了一塊塊廢鐵,而天道無雙劍上各種本源力量的條紋則是再次延伸了一些。

“這些傀儡倒是好東西,也好過我去搜集珍稀金屬。”夜寒得到好處,嘴角漾起笑容,精神力擴散出去,竟是開始尋找這些傀儡來。

“這邊!”夜寒身形一動,便向着某個方向掠去,在那裏,十幾具傀儡正在向這裏走來。

“轟!”

面對着那些散發着皇者威壓的傀儡,夜寒怡然不懼,一碰面就是天道無雙劍法,四把聖劍化作汪洋血海,所到之處,傀儡全都要變成廢鐵,所有的本源力量都要被吸收殆盡。

“這些傀儡似乎遍佈地底,到處都是,不過其他人的戰鬥卻是有些艱難。”夜寒行走之間,便發現這樣的戰鬥幾乎發生在宮殿羣的每一處,甚至有些重要宮殿之中,都有強大的傀儡守護。

那些各方勢力的高手面對這樣的傀儡,一時間竟然難以脫身。

事實上,若非夜寒擁有天道無雙劍,能夠完全無視傀儡身上的皇者威壓,發揮出自身最強的實力來,就連他也不可能這麼輕鬆地在宮殿羣中走動。

“這些傀儡,都是我的補品!”夜寒心中大笑,腳踩鬼影登天步,速度發揮到極限,同時聖劍發動,屠戮四方,所有的傀儡在他的劍下都支持不了三個回合。

而且,有天天在身旁,天地靈氣源源不絕,根本不用擔心真氣的消耗。

在這其中,由於天道無雙劍的恢復,天天這個守護者的修爲也隨之逐漸增長,劍魂境二階的根基徹底穩固,而且還在向劍魂境二階巔峯邁進。

就連林夢溪也在與傀儡的爭鬥中,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對天紋的掌控更加熟練了許多。

在衆多傀儡的阻擋下,這些人的速度就被延緩了下來,而夜寒等人卻是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影響,一直向着宮殿羣最深處衝去。

與此同時,那神金盟的三個高手卻也是沒有受到太大的阻礙,各自施展煉劍祕法,竟然將傀儡中的皇者之氣剝離了出來,剩下的珍稀金屬直接被收入囊中。

夜寒三人一路走來,路過的宮殿全都被他們掠奪一空,儲物袋中,數百萬的靈晶堆積,雖然有些因爲年深日久,靈氣流失,但依舊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而得到的各種劍,則是被天道無雙劍全部吸收,徹底化作本源力量。

對於這三人來說,手中都掌握着極品寶劍,哪怕這劍皇境的煉劍師當年再強,煉製出來的劍他們也未必看得上眼。

“轟!”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巨響,一座宮殿轟然炸開,一尊碩大的傀儡出現在夜寒三人的面前。

“好強大的傀儡!”夜寒心中凜然,這傀儡的力量,似乎已經到了劍魂境的巔峯。

那傀儡一出現,目光就死死地盯着夜寒,似乎從夜寒的身上看到了威脅。

“挑釁?”夜寒冷冷一笑,縱身而上!

畢竟是傀儡而已,被天道無雙劍死死剋制住,哪怕是超越劍魂境的修爲,也沒有什麼!

“胸納百川凌瀚海!”

殘虹聖劍高舉,黑色的巨劍勢大力沉,太古魔山般轟砸而下,劍芒通天徹地,彷彿可以把這片天地都斬成兩段。

“轟!”

那傀儡毫不畏懼,揮出一拳,直接砸在了劍芒之上,頃刻之間,那劍芒竟然被轟碎,向四周暴射而去。

而傀儡的身體,卻是沒有絲毫損傷。

“好強大的身體,這樣的強度,若是鑄煉成劍的話,怕是堪比聖劍了吧?”夜寒心中也是暗暗驚訝,腳踩鬼影登天步,再次上前!

“殘虹,滴血,魔羅,噬靈!”

四把聖劍同時出手,威勢滔天,浩大的世界浮現而出,血光鋪天蓋地,吞沒萬物。

面對這樣鋒銳的劍氣,傀儡依然是機械般地揮動着拳頭,每一次揮動,都非常有力,皇者的威壓散逸出來,君臨天下。

“轟!”

最後一拳,傀儡直接將夜寒的世界打碎,自身毫髮無損,而反觀夜寒,嘴角卻是溢出血跡,竟是被反震出了傷勢。

即使傀儡被天道無雙劍完全剋制,這樣硬拼下來,夜寒也完全不是對手。

赤金法則運轉起來,傷勢即刻恢復,夜寒的嘴角卻是露出一絲詭祕的笑容。 就在傀儡打退夜寒的攻擊之時,巨大的身體突然一顫,在他胸口處,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黑色的短劍,已經穿破了重重防禦,深深刺入他的核心。

而且,在那黑色短劍中傳遞出來強大的吸力,竟將傀儡身體中的本源力量抽取出來,最後反饋到夜寒手中。

“終究是沒有智慧的東西。”夜寒嘴角露出輕笑,手掌一震,冥淵王者劍便回到了他的手中,同時還帶出了金屬傀儡的全身本源。

吸收了這一尊傀儡,天道無雙劍的進步甚至要比吸收十幾個普通的傀儡還要大。

同時,夜寒也感覺到,天道無雙劍的波動更加劇烈了,似乎那神皇紫金就在這附近。

放眼望去,前方一片黑暗,而在極遠的某處,有一點微光滲透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