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乖則稱是她借給小姐姐的.讓他謝夕月.

墨無塵卻告訴她.他與夕月之間.不需要說謝謝.

小乖撇嘴.不樂意了.當下將這件事說給夕月聽.

夕月愣了半天.直到小乖喚她.才啞然失笑.

他們之間.不用言謝.

不用言謝.是多麼高貴的情誼啊.

然而.他與她.她與他.可能嗎.

他們告別了純樸的族人們.再次上路.要回去了.

小乖被允許外出歷練.雲隱也將尋自己的身世.順便照顧小乖.他們隨夕月一起離開.

直到第三天.他們將離去.太上才出了那道房門.細心的叮囑了小乖和雲隱一些事情.並認真的將他們託付給夕月.

夕月倒沒有多想.一併攬了過來.反正出去之後.他們是要去闖江湖的.不會與自己有多少交集.

再說.她的確很喜歡小乖.若是她能陪著自己.那也挺美的.

讓她奇怪的是.小乖的娘卻沒來送他們.

雲隱是她收養的孩子.但小乖卻是她親生的.為何這般.

讓他們更沒想到的是.剛到外面.就遇上了一波襲殺.

當下大亂.錦瑟、千畫這兩個高手與他們走散.雲隱和小乖也丟了.

夕月和墨無塵對視了一眼.各自換上一身新衣衫.重新上路.

剛出迷霧森林.便又遇上了熟人.而且是他們不樂意見到的熟人.

姬青玄竟然等在此處.

「終於等到兩位了.我還以為你們先走了呢.」姬青玄拱手相讓.依如從前.

墨無塵大笑.「少莊主有心了.那我們走吧.」

說著.做了個請的動作.姬青玄往他們身後望去.微微蹙眉.夕月問道:「難道少莊主不是在等我們.那……」

「夕月姑娘說笑了.請吧.」

夕月見墨無塵的動作.便明白了.姬青玄對水雲珠還不死心.想來在這裡等他們是順便.真正等的人應該是小乖才對.

然而.那批刺客竟然還幫了他們忙.幸好沒有走在一起.不然看姬青玄的陣勢.怕是又要打上一場了.

「墨莊主身體無恙了嗎.」魏仲奇不時看向墨無塵.

「只是能行走而已.提不上內力啊.」墨無塵感慨的說道.

夕月撇嘴看他.

魏仲奇見兩人的互動.倒也不再試探什麼. 這次沒有再走青雲城.姬青玄帶著他們直接到了青雲山莊.那是座落在群山中的雄偉建築.整座山莊都被圍了起來.黑色的牆體.划刻著歲月的痕迹.讓人難已猜測它落成於何時.

周圍鬱鬱蔥蔥的生長著一些高大的植被.因為在深山中.空氣都帶著一絲甜意.

山莊外到處都是歡快的身影.一些不大的小孩跑跑跳跳.在各種植被中穿來穿去.很是開心.

見到姬青玄.都整齊的停下動作.全部跑了過來.甜甜的喊著青玄哥哥.姬青玄則微笑的和他們一一打招呼.很是有耐心.

夕月和墨無塵被安排在一個院子里.姬青玄一回庄.便被人召走了.好似有什麼急事.

他們倒也不急.姬青玄打得什麼算盤.他們一清二楚.看來他對水雲珠還念念不忘.

難得清閑.他們進幽江山脈的時日也不短了.炎熱的夏天來臨.人都有些昏昏欲睡.

一座雅緻美觀的涼亭里.吹著徐徐的風.將兩個昏昏欲睡的人吹出了些許動靜.

只見左邊有個白衣女子慵懶的平躺在竹椅上.來回搖晃.臉上蓋著一片大大的荷葉.右手伸向旁邊的石桌.石桌上.都是時下的水果.甘甜多法的西瓜.味美肉鮮的桃子.開胃生津的楊梅.健身養顏的荔枝.味美可口的葡萄等等.

一顆顆黑色的葡萄如同貓兒眼般.在一堆水果中最是顯眼.雖離她遠一些.但女子的手還是爬到了那裡.輕飄飄的摘下幾個快速剝掉皮.塞進嘴裡.吃得很香甜.

另一邊.一身黑衣的男子與她形成鮮明的對比.他是側著身子.眼睛卻透過石桌下方直直的看著白衣女子.

不時將葡萄向她的手底下推去.以便她快速的拿到.

「墨無塵.你睡著了嗎.」白衣女子正是夕月.她柔柔的聲音透過荷葉傳出.多了一份寧靜.

墨無塵翻過身子.直挺挺的躺好.輕嗯了一聲.帶著濃濃的鼻音.像還在睡夢中的遊魂.

「墨無塵.我們什麼時候離開啊.」

「你想走了.」墨無塵輕笑.這個游猴子終於呆不住了.才三天而已.

夕月拿下臉上的荷葉.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小聲嘀咕道:「我想小乖了.想錦了……」

「那就不想我嗎.」墨無塵開玩笑的問道.

「切.」夕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有些不屑的說道:「你就在這裡.有啥好想的.」

「小夕夕.你這麼說.我傷心了哦.」這幾天兩人時常拌嘴.墨無塵給夕月取了個名字.叫了幾次.夕月抗議無效后就懶得理他了.

「你鐵石心腸.還懂得傷心為何物嗎.」夕月撇嘴.不屑的瞪他.

「哎呀.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自詡情聖的傢伙都是騙子.像本公子這樣看起來鐵石心腸.其實很有愛心的.怎麼樣.要不要看看.」

夕月再度敗下陣來.這幾天她所認識的墨無塵一定是被鬼上身了.無恥、無知、無聊到極點.

「不如.你出去看看.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夕月轉移話題.姬青玄將他們安排在這裡.已經三天了.連個鬼影都沒看到.但還是能感覺到.外面緊張的氣氛.

就連每日送吃食過來的小丫環們都小心翼翼.一問三不知.就怕說錯了什麼似的.問得多了.人家小姑娘都快哭了.

夕月無語.怎麼看.她們都差不多的年紀.她有那麼膽小嗎.

墨無塵突然坐了起來.「我們一起去.」

「好啊.好啊.」夕月早就想出去看看了.可自己的身手在這個如同牢籠般的青雲山莊里.可真不算什麼.她明裡暗裡說過幾次.墨無塵似乎都不感興趣.所以她暗地裡罵了他好幾次.

沒想到.這次他倒是挺乾脆的.

墨無塵看著她.一幅早就知道你丫的想什麼的表情.夕月囧了.默默整理好衣裙.向涼亭外走去.

「晚上我去找你.」

夕月都走遠了.突然聽到墨無塵的聲音.夕月大怒.他是怕別人聽不見嗎.

這麼大聲.怕別人不知道他們要做壞事嗎.啊啊啊…

夜色宜人.月上初梢時.夕月已睡著了.她實在等不下去了.從白天等到夜幕降臨.只好趴下來了.

墨無塵進門.便看到夕月趴在被子上的新造型.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穿得整整齊齊.一條腿搭在被子上.一條腿晃在床邊.抱著枕頭呼呼大睡.

墨無塵本想嚇她一嚇.卻沒想到會看到這麼白痴的一幕.他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輕手輕腳的走到床邊.

拉了個凳子坐在一邊.看著夕月.

這是他第二次看到她的睡相了.很不好.很不好.

本來還想著幫她順順睡姿.不過想起上次被咬的經歷.心有戚戚焉.果斷在一旁看熱鬧.

夕月的臉偏瘦.平日里雖然笑意嫣然.但還是沒什麼肉.

然而此刻的夕月整個頭埋進枕頭裡.只露出半邊臉.肉乎乎的堆在一起.霎是好看.

墨無塵就這樣看著她.看著她……

夕月一睜眼.便看到這樣的場景.墨無塵倚在床頭上.一縷秀髮垂在眼眸前.遮住了那雙深如大海的心思.

沒有白日里的精明和深不可測.留下的只是一派閑散恬靜.平和的眉宇散發著淡淡的柔意.微薄的唇瓣蹺起.唇角一抹笑意映在臉上.整個人看起來是那麼的溫暖.

像極了曾經的他.

他曾給了她十年的寵溺.又給了她六年的痛苦.再相見.已成陌路.

「若只是夢一場.花開花落與君何妨.」夕月輕語.在這無人的夜晚.輕吐自己的心聲.

墨無塵突然睜開雙眼.眼裡平靜無波.如水般溺人心神.夕月還來不及收回那糾結纏綿的眼神.卻醉在其中.愣在原地.

直到……

墨無塵突然伸手擁她入懷.低首垂眸.吻上那讓他心痛的粉唇.

柔柔的情意在兩人唇齒間交錯.深淺不一的呼吸、彼此相屬的氣息.無不訴說著彼此的心意.

夕月的心是醉的.也是碎的.她只感覺一陣烈風襲過心頭.心痛到無法呼吸.只是傻愣愣的看著近在咫尺的男子.唇齒間只餘一聲嘆息.

他與自己心中那個人.終究是不同了.

直到兩人無法呼吸.墨無塵才放開她.「夕月.夕月……」

他一聲聲的喚著她的名字.夕月的心思不停的變幻.垂眸任他擁在懷裡.無動於衷.

「夕月.現在明白.到底誰是鐵石心腸了吧.」

許是剛才太過激動.墨無塵的聲音帶著一股魅惑的潤色之意.渾厚帶著絲絲沙啞.凝重中蘊著點點真心.

讓夕月跳動的心再次失了軌跡.

「你.放開我.」一出聲.夕月也嚇了一跳.這還是她的聲音嗎.

她平靜的聲音下.帶著一絲惱怒.也帶著細細的柔意.溫柔似水.雖然她很努力的想做出一幅事不關已的樣子.然而那微微動情的聲音.卻讓人聞之.更加心動.

感覺到那人沒有動靜.夕月抬頭便望進一片浩瀚的世界.那裡柔情蜜意.那裡真誠執著.那裡寫滿了對眼前人的憐惜.那裡有幾分讓她迷失的光亮.

「無塵……」無意識的吐出他的名字.夕月懊惱的想躲起來.用手去推他.

墨無塵沒有準備.真的被她推倒了.可他的手卻始終圈在她的腰間.這樣一來.兩人同時倒向床上.最讓夕月無語的是.她正壓在他的身上.胸前陣陣熱浪讓她有些羞澀.更多的是不習慣.

「夕月.你喜歡這樣的嗎.」墨無塵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眼神四顧.慌張卻故作鎮定的女子.絲絲笑意溢出紅唇.

夕月怒.瞪了他一眼.快速起身.向後退去.由於動作太快太大.將桌子上的紅燭打翻了.一時間屋子裡黑燈瞎火的.不知為何.夕月突然有些緊張.呼吸也變得不穩.

「墨無塵.」沒有聽到任何動靜的她.心裡忽然有些害怕.她試著喚他.卻沒得到回應.

碰.

窗子被打開.一道黑影沖了進來.月輝灑進來.帶著一股冷意.夕月立刻清醒了.她旋身躲在屏風后.看著那人的動靜.

他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徑自向床邊走去.

隱約間.能看到他的身形.似乎是男子.

不等她細看.墨無塵與那人已經交上手了.

兩人無聲的打鬥.沒過幾招.竟然同時停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