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塵:“我看到了。”

小男孩緩緩走來,在他身邊沒有任何人,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你就是元小塵!?”

小男孩非常平靜,他是白澤,是天道都庇佑的存在,按理說他與殭屍站在一塊,這種不容於世的殭屍應該立刻被紫霄神雷劈成渣渣。

可現在看來,報仇沒那麼簡單。

小白澤的渾身都被白光充斥,他朝着小塵衝擊而來。

一個瞬移,小白澤的身形已經到了元小塵面前,一支白色毛筆朝小塵戳來,目標直指眉心。

小塵感應危機,腳踩太蒼步,立刻躲開。

此刻,小塵決不能託大,他召喚出滅世劍,紅光與白光閃爍。

天色漸暗,紅光與白光糾纏,劍與筆交鋒,碰撞出刺眼火花。

小塵有汗水滴落,小白澤給他帶了極大的危機。這是他替元小塵醒過來後,第一次遇到這麼強大的敵人,他的實力被壓制,彷彿面前這個生靈就是他命中註定的剋星,令他處處受限。

明明滅世劍裏保存的實力比這個小白澤高了不知多少倍,但偏偏因爲對方的氣勢,力量竟無法從劍中釋放出來。

所以小塵只能依靠自身那一丁點的力量對抗。

“此戰,有那麼一點點的難辦!”

這小·白眼狼·白澤,病一康復,就忘了主治醫生!

叮—您的病人已康復,他並未感激你,並手拿一支筆,打算戳穿你的大腦! 火車頭義無反顧衝入大江,血紅大江瞬間將火車頭吞沒。

遠處,爆炸產生的餘波衝擊而起,一股氣浪席捲戰鬥的兩人。

小塵滿頭大汗,白澤也是汗流浹背。

白澤是傳說中的祥瑞神獸,是靠智慧討生活的,本身戰力並不強。

若是完全體的元小塵,在面對白澤的時候,可能連一眼都懶得看,因爲不屑。

即便是天道庇佑的存在又如何,還不是會被他一指頭戳死。

可是現在兩個本不應該有交集的生靈,戰鬥的旗鼓相當,戰鬥的疲倦不堪。

小塵到沒有羞憤之感,他目光平靜,戰鬥意志堅定,再怎麼說,他也有一份戰鬥的本能存在。

這份本能,不只是元小塵原主的,也是源塵自己靈魂深處隱藏的!

兩人一個用毛筆支撐、一個用劍支撐,誰也不想提前倒下。

結果又是一陣大爆炸,氣浪直接把兩人都掀翻在地。

至於某孫玉柱,從火車頭跳下來的那一刻,大腦就撞在了地方,此刻正躺在血江前昏迷呢。

血雨之下,很多江河湖泊都變成了血紅色,這是無法阻止的。

因爲血雨是全球性的。

這血雨並沒有腥味,專家的分析也模棱兩可,令大衆迷糊。

網絡上早就爲了這種事情炸開了鍋。

血雨剛開始下的那幾天,網絡上鋪天蓋地都是這種信息,熱點上了有一個。

可是因爲是局部情況,對人類影響也不大,所以很多人都不是很在意。

即便是東西方也並沒有花大功夫在這上面,甚至西方竟然還開展了一個叫做追血雨的綜藝節目。

經過幾年的發酵,東方人們都養成了帶雨傘的習慣,可事情從來都沒有惡化過。

直到最近幾天。

血雨開始全球範圍的覆蓋,而且越下越大。

好似天漏!

東西方都慌了神,特別是希望,他們還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血雨,上帝信徒們天天跪在教堂裏祈禱,希望上帝原諒他們的過錯。

血雨並非只在陸地出現。

幾天下來,海平面上升了好幾米。

櫻花國此刻都快被淹了,整個島嶼的國土面積本來就少,現在衛星航拍上都快找不到了。

絕大多數人都把血雨當做成一種不祥,接觸就會出現什麼變異。

誰也沒想到,全球降血雨所帶來的影響超乎想象。

“我跟你有仇嗎?”

兩個小男孩都躺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不過小塵是裝的,他雖然累,但身體強度還在。

他之所以躺着,還是爲了套點話出來。

畢竟,白澤這種祥瑞,可遇而不可求。

“哼!什麼事情你自己心裏清楚!”白澤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告知元小塵。

小塵:“嘴硬,等我恢復實力,就把你給抓走。”

“主人,不好了,有人靠近了。”小惡魔飛出來警告。

“怕什麼,一切有我!”小塵很自信。

“他們很多人,而且都帶着殺傷性武器,可以對您造成巨大損傷的那種!”小惡魔嚇得躲回書包,不敢出來。

小塵:“……”

這時候也不是裝的時候,小塵一翻身站了起來,一把抄起小男孩和書包,另一隻手抓住手機,轉身就朝着水裏跳去。

至於,孫玉柱他管不了,這個人質他不要了。

他元小塵就是這麼喜新厭舊!

“他跳進水裏了!快,火箭炮、激光炮射擊!”

巨大的水爆聲,夾雜恐怖的推力,將小塵推得沒有了方向。

“警告警告,有強磁暴中子彈波動,疑似有大輻射,請儘快離開!”手機傳來警告,很顯然外星智能也害怕了。

冰涼的水出奇的舒服,小塵水流而下,飛快遊動。

這羣人簡直瘋了,爲了他殺竟然連有輻射的東西都敢往水裏投。

“未檢查到生命跡象!”

“這邊也沒有!”

超自然生物總部會議室內,部長面色陰沉地盯着面前的年輕人,一把將手裏的照片扔到了他的臉上。

“下落不明!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你犧牲了那麼多無辜生命,就給我看這個?”

年輕人低垂着眼簾,眼神深處潛藏着可怕的力量。

“這件事情你有需要負全責,你的行爲已經嚴重違反了我們超生物的規定。你先下去吧,有什麼事情等上面的通知吧。”

部長擺了擺手,示意這個年輕人下去。

李飛躍沒有走,他擡頭看着一臉後悔之色的部長,突然笑了。

“部長大人,你莫非想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不成?這裏面明明也有你的責任。”李飛躍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部長的脖子,然後將其提了起來。

“你幹什麼!?李飛躍!快放開我。”部長本想施展自己的瞬移能力,結果卻發現自己的力量完全用不了,在被李飛躍扼住要害的時候,他的生命已經不再屬於自己。

“你不是說責任都是我的嗎?好啊,那責任都是李飛躍的好了,我想爲此你也應該做了很多後手吧, 既然如此,那就讓李飛躍去承擔這一切罪責好啊。”李飛躍笑的很詭異。

“還不動手?”

有一道渾身被黑袍籠罩的人出現,他手持魔法棒,不知道唸了什麼咒語,李飛躍和部長王樂腳下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

魔法陣散發着奇異的能量,李飛躍和王樂的體型開始轉變,這種變化是巨大的。

很快在光芒的映襯下,兩人便像是替換了位置一般,都變成了對方的模樣。

“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王樂看着鏡子裏的自己頓時面色蒼白,他無法想象,一個人竟然可以與另一個人互換容貌,而且還是全方位的。

這與換身體有什麼區別?

“你現在是李飛躍,而我是王樂!”李飛躍笑着揮了揮手,那黑袍魔法師便退了下去,消失不見。

待王樂被帶走後,有人問李飛躍,道:“部長,李飛躍他曾經也是個天才,怎麼就突然瘋了,還下達了那麼冷冽的命令,簡直不給自己留後路。”

“應該先送去精神病院治療,他爲了擺脫嫌疑,竟然幻想自己是部長!”

“可惜了,這麼個天才。”

李飛躍嚴肅道:“此事不得再論,李飛躍這個名字我不希望再從你們的嘴裏聽到。”

李飛躍轉身便離開了,只留下一羣懵逼的人。

王樂一路像是開了綠燈,定罪一條龍服務,短短半天,他便已經判了死刑,而且還是立刻執行。

執行當天,槍決!

得到消息的李飛躍眉頭緊皺,他知道王樂沒死,可是槍決的是誰呢?

一個小黑屋內,王樂被困在座位上,等他悠悠醒轉後,立刻看向四周。

忽然,他瞳孔一縮,看到了一個黑影。

“你是什麼人!”王樂感覺自己這一天一夜都很虛幻。

昨天晚上剛訓了李飛躍一頓,然後就被李飛躍那混蛋頂包了,緊接着他的操作起了作用,僅用一天的時間就把他自己給差點玩死。

按照他自己的計劃,現在李飛躍已經死了,也就是說,現在他應該已經死了。

爲什麼他還活着?

光線突然亮起,照的王樂眯起了眼睛。

“姓名。”

“這是什麼地方,我爲什麼會在這裏?”王樂顯然還有些驚動,不會配合回答。

“姓名!”

王樂看不清說話者的面容,但是能夠聽出是個女生在說話。

Leave a Comment